<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62章 许清河
    “朱明杨师叔,手下留情!”一道光芒从那人手中射出,落在一旁的魏青身上,挡在两人之间,将朱明杨的手弹了开去。

    朱明杨脸色一沉,正待呵斥,在见到那人的瞬间,表情一滞。

    没开口,也没有再次出手。

    “师叔,弟子传太上长老法旨而来。”等这人身上的光芒散去,魏青才看清来人,居然是许清河。

    此时的他,站立的半空,衣物随风飘荡,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难言的韵味。

    相貌不是非常俊美,却给人一种出尘飘逸之感。

    如此出众的气质,就在是本门掌门都不曾有过。

    许清河资质超凡,二十几岁便已经筑基成功。虽然修为还比不上朱明杨,但地位已经相差无几,见面也不用行礼。

    朱明杨心念百转,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手。

    太上长老是谁?乃是驭虫门的假丹境界长老,当代掌门之师,上一代门派掌权者。

    他的法旨,朱明杨是万万不敢忤逆的。

    不过,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收手。

    此时也是再考虑利弊和真假。

    如果发现对方在骗他的话,就算是当着许清河的面,也要讲魏青搜魂。

    看到朱明杨脸上的表情,许清河淡淡一笑,说道:“师叔稍等片刻,太上长老的传音玉简即刻便到。”

    果然,在他话音刚落,一道流光从远处飞来,眨眼间便来到朱明杨的眼前。

    朱明杨伸手一捞,将其抓在手中,捏碎。

    光芒没入其眉心之中,半响之后,他的表情极具变化,手中的驭虫幡一扬,周围遍布的冥王蜂,纷纷回到虫幡之中。

    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冷哼一声,然后拂袖而去。

    许清河目送他离开,眼神中露出似有若无的笑意,摇了摇头,这才转过身来,看向还倒在一旁的魏青。

    “师弟果然是机缘加身,有福缘之人,段段几个月不见,修为再次提升,可喜可贺!”

    魏青还难以动弹,只能向他点头示意,感谢道:“多谢大师兄相救,来日必有厚报。”

    他这次可谓险死还生,要不是许清河突然意外出现,这次恐怕真的会被炼魂抽魄了。

    对许清河的感激无以复加,经过这次事情,魏青看得出他却是没有歹意,能感受到期话语间的真诚。

    “师弟不必多礼,让师兄看看你的伤势如何。”许清河淡淡一笑,说道。

    然后上前,检查魏青的伤势。

    这次的伤势非常重,裸露的皮肤上布满了总很交错的伤口,有些深可见骨。

    更加严重的是,全身的血肉失去了三成,一个不好,就可能会伤筋动骨,对今后的修炼大有影响。

    许清河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朱师叔下手还真重,丝毫不留情面,要不是我及时赶来,师弟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魏青也是苦笑不已,说道:“师弟刚回到洞府,朱长老不是为何突然上门逼迫。师弟都觉得莫名其妙......”

    许清河颇有深意的看了魏青一眼,没在多说,而是在腰间一抹,一个玉瓶出现在手中。

    打开瓶塞,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在四周,从中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药丸来,低到魏青的眼前,说道:“这是师傅赐予的疗伤圣药,益气补血丸,对于内伤和灵力亏空最是有效。”

    说完,看了看魏青的外伤,再次说道:“至于外伤,对我们来说这些都不致命,等内伤好了之后,外伤自然也会逐渐恢复。”

    魏青点了点头表示知晓,从对方手中接过药丸,再次表示感谢,然后一口吞服下去,没有丝毫犹豫。

    许清河眼神中满是赞许,然后就静静的战立在一旁,为他护法。

    半个时程之后,魏青才睁开眼睛,勉强的站起身来。

    益气补血丸不亏是疗伤圣药,这会儿功夫全身的灵力已经回复大半,内伤也已无大碍。

    朝着许清河深施一礼,说道:“多谢大师兄。”他的语气中充满的真诚。

    许清河摆了摆手说道:“你不必谢我,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少出门,免得被跟踪,再遇之前的危机。”

    魏青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师兄怎知师弟的处境,在危机时刻赶来相救?”

    不是他生性多疑,而是这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

    他与许清河只有一面之缘,与本门太上长老更是从未见过,怎么可能会让这两人出手相救呢?

    “这些师弟日后自会知晓,现在只要知道我们没有恶意便可。”许清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缘由说出来。

    见他这么说,魏青也不好再多问。

    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问道:“大师兄,师弟还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不当讲?”

    许清河温和一笑,说道:“师弟不必如此客气,直接询问便可,只要师兄知道的,定会回答。”

    也不再客气,魏青开口问道:“不知道师弟能不能学习本门驭虫幡的炼制之法?”

    问出这句话也是他深思熟路的结果,他现在受伤颇重,需要很长的时间养伤,而且必须要改变之前的计划,留在山门一段时间。

    加上之前的战斗,让他剑匣中剑气威力削弱近半,而且金豆自从上次服用了鳅王的虫核之后一直在沉睡当中,此消彼长。

    如果遇到比他修为高两个层次以上的人,恐怕连自保都有问题,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寻找另一种增强修为的方法。

    而驭虫幡就是他的首选,所以才有此一问。

    许清河淡淡一笑,说道:“师弟自然是可以学习的,不过......”

    稍微停顿了一下,在见到魏青期盼的表情时,失笑道:“师弟不必紧张;只是,想要学习虫幡的炼制之法,必须要成为长老的记名弟子才可修习。”

    沉吟了片刻,他再次说道:“这样吧,为兄就代师傅收师弟为记名弟子吧,这样师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学习此方法了。”

    魏青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可行?掌门他会不会......”

    许清河摆了摆手说道:“师傅不会在意这些的,我会处理,你只要好好修炼便可。”

    魏青见他不似说假,便爽快的点头答应。

    其实,在问出这个问题时,他何尝不是在试探许清河。

    因为他总觉得许清河和掌门对他有些特殊,以前在外门的时候不觉得,但是进入内门后,就一直有这种感觉。

    而现在面对他的要求,许清河居然直接就答应了,更加验证了魏青的猜测,心中不免提高了几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