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61章 最后杀招,冰属性剑气出
    朱明杨乃是筑基期第八层的高手,全力出手之下,厚重的威压扩散开来。

    魏青只觉得被一股大力死死的压在地上,全身骨骼爆响,仿佛随时都要碎裂一般。

    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体内灵力鼓荡。

    但是,面对修为远高于他的对手,这也不过是挣扎罢了。

    朱明杨露出戏谑的表情,冥王蜂幻化的大手,一把将魏青抓住,整个身体被包裹。

    嗡嗡的轰鸣声,震耳欲聋,魏青只觉得周身被一股旋风割裂,血肉横飞。

    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连连怒吼。

    那种身体被割裂的感觉,那种血肉被虫子吞噬的感觉,没来由得让他生出一股怨气。

    他一直都是低调寡言的人,对驭虫门的感情也很深,对任何事情也抱着忍忍就过去了的心态,即便是别人想要他的命,他也很少真的会动杀招。

    可以现在,被人一刀一刀的在身上刮肉,喂虫子。

    让他才真正的醒悟,实力才是第一位的。

    没有强大的实力,只能任人凌辱,任人宰割,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他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想要动用最后的手段,可是,这根本就起不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实力相差太悬殊,任何的取巧和手段,都是徒劳。

    不甘、屈辱、愤怒,让他的内心彻底燃烧。

    他想反抗,他要变强......

    朱明杨见到魏青狰狞的表情,嘿嘿笑道:“小子,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要将你抽魂,仔细查找你脑海中的一切东西。”

    魏青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紧咬舌尖,让自己清醒。

    勉强的运起体内的灵力,剑气护体决终于发动。

    可是,护体剑气刚刚离体,就被无数的冥王蜂撕碎,根本就组织不起防御力来。

    魏青真的绝望了,手指轻颤,金属性剑气从剑匣中飞出,直接洞穿了一直冥王蜂。

    但是,剑气虽强,冥王蜂更多。

    几息的功夫,十成威力的金属性剑气,居然被一群冥王蜂消耗殆尽。

    又是两道剑气出现,这次是雷属性与火属性。

    一大片一大片的冥王蜂被斩杀,掉落一地,却从驭虫幡中用处更多的数量。

    一千驭虫幡并不是指只有一千的数量,而是指一千到九千之间。

    而朱明杨的这个驭虫幡乃是他耗费三十年的心血,数量达到了恐怖的八千。

    一波一波的冥王蜂铺天盖地涌来,将他淹没,仿佛无穷无尽。

    这时,他在真正的体会到驭虫幡的可怕。

    那种数量的灵虫,绝对会让人绝望。

    魏青已经将九种剑气的五种都消耗了,却依旧被虫群团团围住,身上的伤口深可见骨。

    “我不甘!”魏青将身体内最后一股力量化成了这句无奈的吼叫,缓缓倒地。

    朱明杨眼睛一亮,单手一招,冥王蜂将魏青带到他面前。

    不过,再看到原本魏青倒地的地方时,脸色大变。

    神识一扫,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居然毁掉了老夫近千的冥王蜂,该死,实在该死!”朱明杨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声来。

    他这件法宝,马上就要进阶到一万驭虫幡的层次,到时威力何止翻一倍,可现在就一会儿工夫就损失了如此数量,怎能让他不怒呢?

    伸手将魏青脖子抓在手中,冰冷的眼神几乎要将对方撕碎。如果不是有图谋的话,他早就下杀手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魏青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一道寒光从背后的剑匣上飞掠而出。

    异常冰冷的气息,让朱明杨打了个冷颤。

    连忙将手中的魏青甩开。

    可是,晚了,如此近的距离被偷袭,就算他实力不凡,也是反应不及。

    这道寒光真是吸收了阴灵山脉中得到了阴灵石,从而被剑匣凝练出的冰属性剑气。

    这道剑气与其他剑气不同,魏青提供的阴灵石实在太多。

    剑匣通过这段时间的吸收,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只有一个空间,现在出现了两个,一个是之前的,里面还是之前的个属性剑气。

    还有一个空间,只有冰属性的剑气,不仅如此,当阴灵石完全被吸收后,这个空间中的剑气凝练出了足足三道。

    每道剑气的威力都是十成。

    同时,剑匣的外表也发生了变化。

    不仅匣身充满了金属的光泽,最下面还出现了一个雪花的图案。

    魏青原本是没注意这些的,但是当他动用金属性的剑气的时候,剑匣的一切变化,便明朗于心。

    朱明杨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那道寒光剑气肆意,让他也产生了威胁感。

    来不及多想,眉心处一亮。

    一只芝麻大小的虫子飞出,随风见长,瞬间变成了一尺来长。

    一对透明的羽翼频频煽动,金色的甲壳上,散发出道道金光。

    “本命金蝉!”魏青倒地的瞬间,看清了从朱明杨额间飞出的东西。

    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金蝉属于金属性的灵虫,尤其擅长防御和攻击。

    又是本命灵虫,被对方的灵气滋养了无数年,其防御根本就不是冰属性剑气可以破开的。

    魏青一咬牙,一口鲜血喷出。

    又是两道寒光一道直取对方****要害,一道绕到身后,目标正是后脑。

    就在这危机的关头,朱明杨脸上闪过一丝痛惜之色,身上光芒一闪。

    袭击他的另外两道剑气被瞬间弹开。

    在魏青的神识中,他赫然发现,三道剑气的威力陡降一般,失去了再攻击的能力。

    “三阶符箓!”魏青露出一丝苦笑,嘴角动了动,躺在地上不再反抗。

    朱明杨此时,各种表情交织在一起。

    不过,仔细看的话,发现他眼底的兴奋。

    眼神盯着魏青背后的剑匣,极具贪婪之色,他恐怕是第一个发现剑匣秘密的人。

    被如此近距离偷袭,如果还不能发现一丝蛛丝马迹,那他就不是筑基期的修士了。

    魏青躺在地上无喜无忧,真的面对死亡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内心也变得古井无波。

    朱明杨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脸上的褶子都在笑,迫不及待想要搜魂,手臂再次前探,就准备要将魏青抓住的时候。

    一个身影在不远处缓缓浮现,同时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