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50章 阴脉潮汐5
    魏青来到崖顶,辨识了一下方向之后,朝着东南方疾行而去。

    他对阴脉潮汐并不了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他并没有走多远,地面就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震动,一圈一圈,如同波浪一样,从阴灵山脉内部向外扩散。

    一条贯穿阴灵山脉中心的银河突然只见出现在天空之中,如同跨越空间的距离从遥远的星空而来。

    魏青远远的望着,内心震颤。

    “这就是阴脉潮汐?”这条河流出现得太过诡异,让人难以置信。

    这是一条悬挂在空中的河流,一条无根之水化作的河流,一条连接着天地的河流。

    让人看着,就产生出想要去膜拜的感觉。

    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息,从河流中扩散,让这里的空气变得更加的阴冷和可怕。

    那种纯白至极的雾气,让人感觉极度可怕。

    随着一声悠长的海浪声,一道波浪从阴灵山脉深处响起。

    紧接着,一堵十丈高的水浪,从天边的尽头涌来。

    一浪一浪的向外奔涌,狂涛连天。

    霎时间,震耳欲聋的海涛声震动整个山脉。

    河流极具扩散,几息功夫就变成了三十丈宽。

    像一条水蓝色的地毯,从天边逐渐接近。

    魏青脸色一变,幻影遁光针瞬间被激发,化作一道流光冲向远处。

    沿路的阴魂从躲藏的位置四散奔逃。

    这是一场灾难,异常阴魂的灾难。

    所有阴魂只要结束到哪怕是一滴水花,就会被瞬间击溃,化作河流的一部分。

    魏青已经顾不得往后看了,而是全速疾行。

    只是,他这个速度与怒浪的河流完全无法相比,还没有掏出百丈。

    就只觉得眼前一黑,在他头顶一道水蓝色的水幕架空而过,向着更远的方向席卷而去。

    一滴冷汗从额角滑落,双腿打颤。

    “好可怕的气息!”魏青内心极度恐惧,刚才那一刻仿佛在地府中走了一圈。

    就在他松了口气的时候,一只附近的二级阴魂向他发动了偷袭。

    魏青心中一惊刚想有所动作,他就看到,一滴水珠在空中缓缓落下。

    正好落在那头表情狰狞的阴魂手臂之上,它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气化,化作一道白光,涌入半空中的河流中。

    魏青一愣,同时,脸色变得煞白,因为就在他身边正有数滴水花落下。

    连呼吸都不敢,脚步挪动,慢慢的避开。

    他十分小心,要是稍不留神碰到水花,就会和那头阴魂一样的下场。

    也怪他倒霉,不清楚阴脉潮汐的可怕,随便乱闯。

    地火脉附近之所以有一大片修士聚集地,都是在等阴脉潮汐过去,再进入阴灵山脉。

    哪像魏青这般傻不拉唧的就往里面闯,还差点被阴脉潮汐给杀死。

    魏青躲开几滴水花,定了定身,朝着头顶的河流望去,此时的河流已经恢复了平静,正在缓慢的流淌。

    而河流之中,居然漂浮着一块块白色的晶石,随水流一起前进流淌。

    “阴灵石?”魏青知道,这就是考核任务中提到的任务物品。

    不过他却没有奢望能从河流之中捞到一两块,这个层次的东西不是靠运气就能得到的。

    他自信不属于练气期十一二层的修士,但也没有自大到目空一切。

    转念一想,反正还有很多时间,也不急在一时。

    便朝着外面疾行而去,一直走出了一里地,才停下脚步,遥遥的望着远处的阴脉潮汐。

    这次事情对他有不小的冲击,这时才真正明白,修行的艰难,可谓处处危急,稍不留神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

    远远的,沿着河流流淌的方向,缓慢前进。

    一直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才陆陆续续的看到有人与他一样,沿着河流放先走。

    这些人都是默默的走着,相互之间也不打招呼,修为也都在练气期层次。

    这些人显然已经经历过阴脉潮汐,或者听长辈们提过,面对着河水中无数的阴灵石,都强忍着贪念没有出手。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闪烁着金光的人,从东面飞驰而来,在河流前停下。

    “是何凯!筑基期第三层的高手。”

    “居然是他,他想染指何种的阴灵石不成。”

    “快看,他动手了!”

    随着周围人的一声惊呼,何凯从腰间掏出条锁链,这条锁链的材质显然不凡,还没有注入灵力,本身就已经有气势散发出来。

    “是下品宝器,好强大的气势。”周围又是一阵惊呼。

    何凯淡淡一笑,手腕一抖,手中的铁链化作一道金光,朝着河水中最大的一块阴灵石卷去。

    就在他志得意满的时候,河流中突然渐起一道水花,朝着铁链泼洒过来。

    何凯一声冷哼,手中光芒大作,又是一道光芒打了出去。

    是一道符箓。

    符箓在空中燃成灰烬,化作一道光芒附着在铁链上,将铁链完全包裹住。

    只是,他的一切准备在水花面前都是徒劳。

    先是光罩被破开,接着铁链如同碰到烈焰一般,瞬间化成铁水,然后变成冰冷的铁块,掉落在地,碎成粉末。

    何凯一呆,身上气势再次暴涨,还想再次出手。

    但是,河水显然不想给他机会,一个浪涛打来。

    他哼都没哼一声,就消失在河水之中,变成了河水的一部分。

    周围人,全部木目瞪口呆,这可是筑基期的高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于非命。

    魏青也是心中一惊,再次体会到了河水的可怕。

    不再停留,继续向下游走去。

    就这样,一直走了一天半,魏青才走到了河流的尽头。

    这里人山人海,聚集着无数的修士,各个层次的修士都有。

    最醒目的有六处聚集点,分别在六个高台之上。

    最中间的也是最高的地方,站立着一群紫衣人,带头那位,年约六十,白须无发,浑身紫光缭绕。

    “居然是雷鸣山的人。”

    雷鸣山与魔傀门一样属于上三门,而且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

    带头的那位老者,恐怕已经达到了金丹期,是邱州最顶尖的修士之一。

    分散在两边的高台上的,左边是魔傀门,右边则是上三门最后一个门派,阴鬼宗。

    阴鬼宗乃是正统的魔道修士,与魔傀门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