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49章 阴脉潮汐4
    “你到底是谁?”徐彻凡脸色阴沉,已经没有了漫不经心的神情。

    明明对方只有练气期第六层的实力,却能轻易的挡住自己全力一击。

    “难道是筑基期修士不成,否则怎么看不出他的真实修为?”徐彻凡的脸色非常难看,内心已经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就连思维也变得迟钝。

    魏青看出了徐彻凡内心的不平静,此时对方的犹豫不决正中他下怀。

    他之前在与阴魂的战斗中已经受伤,体内灵力也只剩下十之五六,最多还能发动三次小五行剑阵。

    如果徐彻凡全力施为,魏青未必能抵挡得住。

    “你不用管我是谁?看在月华仙子的面子上饶你一命。”魏青这句话说得模棱两可,听在对方耳边却不易于晴空霹雳。

    “你......你是筑基修士?”徐彻凡再次后退数步,吃惊的望着魏青说不出话来。

    魏青看起来非常年轻,如此年轻的筑基期修士,他从未听过,心中难以置信。

    但不是的话,却能够发出比他全力一击还要强大的攻击,因此也不由相信了几分。

    “前辈......在下......在下无意冒犯。”徐彻凡哆哆嗦嗦的说道。

    魏青不再管他,而是转过头来看着已经能够站起身的慕容灵。

    慕容灵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她非常清楚,眼前的男子应该只有练气期第六层的修为没错。

    就在她看过来的瞬间,魏青朝着她做了一个鬼脸。

    慕容灵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子,忍着伤势欠身一礼,恭谨的说道:“再次见过前辈。”

    她的话也非常巧妙,在前面加了一个“再”字。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但是,此话听在徐彻凡耳中就大为不同了。

    对自己的猜测有肯定了几分,“此人居然真是筑基修士,而且还与此女认识,难道是月华师叔的熟人?”

    越是如此想,就越觉得可能,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勇气了。

    练气期各层次间的实力并不是很大,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弥补。但是练气期与筑基期就天差地别了,十个练气期十二层的高手,也不是筑基期第一层修士的一招之敌。

    “你还不走,难道要......”魏青强忍着笑意,一声冷哼,五道五色剑气再次腾空,作势出手。

    “前辈不要误会,在下这就走。”当下不再犹豫,收起巨月剑,转身飞奔而去,眨眼间便消失无踪。

    见他远去,魏青才将剑气收回剑匣之后,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你......没事吧?”慕容灵上前一步,问道。

    魏青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赶紧走吧,要是等他回过神来,我们恐怕都走不掉了。”

    “你随我来吧,我在阴灵山脉呆了不短是时间,知道一处安全之地。”慕容灵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魏青一喜,说道:“我们赶紧动身吧,聚集地是不能回了,碰见他将会是一场恶战。”

    慕容灵也不再说话,转身带着魏青飞快离去。

    大概一个多时辰,他们来到了一处山崖边,从山崖上望去,崖下被一层浓雾笼罩,与之前的魏青到过的山谷有些类似。

    魏青疑惑的问道:“这里不会有二级阴魂吧?”

    慕容灵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里是小女子偶尔发现的地方,那边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崖底。”

    想了一下,又说道:“崖底的迷雾非常诡异,能够屏蔽神识探查,用作藏身之地再合适不过了。”

    果然,正如慕容灵所言,两人沿着旁边的小道走到一般的距离之时,魏青就感觉自己的神识被限制一般。

    等走到崖底,神识已经被压缩到一尺范围。

    慕容灵轻车熟路,将魏青带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之中。

    山洞不大,正好能容两人相对而坐。

    慕容灵犹豫了一下,坐在地上,准备调息养伤。

    她之前就伤势颇重,又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赶路,现在已经精疲力竭,要不是她意志坚定,早就昏死过去了。

    魏青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而是走到了外面洞口处,盘坐调息。

    孤男寡女在山郊野外,他还是需要避讳一下。

    他这次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已经率先将猎魂使第二个考核任务完成。

    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阴脉潮汐,从中获取阴灵尸。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慕容灵从修炼之地走出来的时候,魏青已经在练功了。

    走了过来,慕容灵问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

    魏青见她已经醒来,也不再修炼,回答道:“在下魏青,慕容道友客气了,我们互不相欠。”

    慕容灵莞尔一笑,她原本身穿粗制麻衣,在这一笑之下,却让人见之难忘。

    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只是淡淡一笑,仿佛能将山崖下,这片浓雾都驱散了,让它丝毫遮挡不了其绝美的红颜。

    魏青内心一颤,心中生出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强忍着内心的悸动,问道:“不知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

    慕容灵向四周看了看,回答道:“小女子准备在这个地方待一段时间,魏道友......”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着说道:“魏道友走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在这里见到我。”

    魏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慕容灵诧异的问道:“魏道友不问问,我为什么被追杀吗?”

    魏青飒然一笑,说道:“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不想再添麻烦了。”

    这个问题被他轻描淡写的撇过去了。

    经过这次事情,他隐隐有种感觉,他的麻烦就要来了。

    特别是林雪柔,此女表面上看起来柔弱不必,实则内心狠辣果决。

    那件事情恐怕不会就此善了,总有种让他心惊肉跳的感觉。

    既然时间已到,魏青不打算再逗留,准备告别离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慕容灵也不挽留,只是在魏青走时,说道:“魏道友,如果十年之后......我是说如果。”

    她强调如果两个字,也就是表明她也不肯定。

    “如果面临大劫,可以来这里寻我。”

    她这话落在魏青耳中,后者只是莞尔一笑,并没有当真,挥了挥手,消失在浓雾之中。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慕容灵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回到山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