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29章 晋升内门弟子考核3
    “飞针?飞针都是作为攻击法器的,难道是舞姐拿错了?”魏青如此想到。

    舞翩跹看到魏青的表情,自然也猜到了他内心的想法。

    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止他一个。

    舞翩跹淡淡一笑,从魏青掌中捻起那枚飞针,介绍道:“这应该是本店唯一一个伪宝器——幻影遁空针”

    语不惊人死不休!

    魏青大吃一惊,伪宝器是上品凡器与下品宝器之间的存在,严格来讲,应该算是极品凡器。

    只是,修行界并没有极品一说,所以才会用“伪”字代替。

    “伪宝器!”在魏青的记忆中,还没见过驭虫门的那位长老拥有。

    “不过它不是防御型发起,而是飞遁类的。”舞翩跹解释道。

    飞遁类的法宝对筑基期修士来说,没有太多意义。因为这个层次的修士可以御物飞行,速度已经不弱于一般的飞遁法宝了。

    所以,这类法宝只适用于练气期修士。

    但是,练气期修士一般都囊中羞涩,如何能买得起。

    “姐姐也是考虑到你现在的修为,碰到强敌防御强是不行的,只有先逃掉性命才是上策。”舞翩跹劝解道。

    魏青对这类飞遁类法宝也是比较喜欢,他自己就有一个蜻蜓傀儡,速度很一般,却也让他方便了很多。

    “不知道速度如何?”魏青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舞翩跹莞尔一笑,说道:“很快,全力催发下,相当于筑基修士全力飞遁的速度,可以维持约一小时时间,一天可以使用三次。如果强行使用第四次的话,会导致法宝破损。”

    魏青心中一动,这样的速度可是非常惊人的。

    既然没有选到合适的防御发起,这件飞遁法宝也是不错的。

    再次从舞翩跹的手中接过幻影遁空针,仔细打量起来,越看越是喜欢,随即决定买下来。

    于是,问道:“幻影遁空针与《小五行剑阵》分别价值多少?这两件我都要了。”

    舞翩跹开怀了笑了起来,回答道:“幻影遁空针是不可多得的伪宝器,价值不用我说,你也清楚,作价两千下品灵石;至于《小五行剑阵》,价值更高一些,作价四千下品灵石;弟弟还剩下四千下品灵石,还需要其他的东西吗?”

    魏青苦笑一下,原本以为一万下品灵石很多了,没想打眨眼间就用去一大半。

    将两件东西收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舞姐,你们这里有没有提升修为的丹药,效果比较强的?类似于破障丹......”

    魏青的软肋在哪里?自然是灵根太差,修炼速度慢。想要更快的提升境界,就不需要好的丹药辅助,才有此一问。

    舞翩跹听完,苦笑道:“弟弟可是为难姐姐了,破障丹虽然比不上筑基丹的价格,但也是五十年一遇的珍宝,很少会从门派中流出来。虽然我们斜月阁也有自己的丹药大师,但那也只会供应大城。我们这个小镇分阁,那有那么容易获得。”

    魏青想了想也是,他没指望能够有破障丹,毕竟也已经有获得的眉目。

    有此一问,只是打听一下,有没有类似的丹药以供修炼。

    舞翩跹沉默了一下,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破障丹没有,不过我们有一种很霸道的丹药,名叫幻魔丹”

    “幻魔丹?”魏青愕然,他从未听过此丹。

    “不错,幻魔丹是一种会让人产生环境的丹药,用以磨练心智,从而提升修为。”舞翩跹轻抚额间的秀发,继续说道,“十枚下品灵石一颗,一个人服用十颗就已经是极限了,再服用也不会有效果了,弟弟要不要。姐姐可是丑话说在前面,服用幻魔丹有一定的风险,弟弟要仔细考虑了。”

    魏青淡然一笑,说道:“修行之路本就步步风险,如果时时考虑风险,也不用修炼了,就拿十颗吧。”

    舞翩跹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对这位弟弟的评价无形之中又高了几分。

    舞翩跹也不再多说,再聊了片刻之后,起身离去。

    魏青坐在那里沉吟起来,自从进入练气五层之后,修炼更加的举步维艰。

    到现在这么多天过去了,都没有感觉到修为有哪怕一丝增加,这让他有种危机的感觉。

    所以,破障丹他必须要得到手。

    一盏茶的功夫,舞翩跹走进包间,将一瓶丹药和一个纳物袋递给魏青。

    “这是你要的幻魔丹,还有余下的灵石。”随后想到了什么,有慎重的告诫道:“记住,幻魔丹三天之内只能服用一颗,否则会让心灵产生裂痕,会影响今后的修炼。”

    魏青心中产生出一股暖流,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又交谈了片刻,魏青便告辞离开。

    就在他离开之后,舞翩跹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老妇的身影。

    “小姐,为何对这小子如此器重?将这次用来拍卖的两件压轴卖品,全都卖给了这小子。”老妇疑惑的问道。

    舞翩跹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已经得到了金丝铁背蜈卵,还在乎这两件东西吗?”

    老妇也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再次说道:“但是,这两件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同样能拍卖出一个很好的价格,对我们斜月阁分阁也是很有利的。”

    舞翩跹摇了摇头,颇有深意的说道:“云姨,不能光看表面,我这位弟弟可不简单。”

    “哦!”云姨有些意外的望着眼前美丽的女子。

    “如果没猜错的话,青弟应该是驭虫门的弟子,他前后两次出售铁背蜈卵,说明这两枚应该是同一个母体产下了。原本他应该是将金丝铁背蜈卵留给自己用的。这些天不见,恐怕得到了更好了,所以才......”

    她的话没说完,云姨已经明白了。

    “想不到,他一个驭虫门的小小弟子,居然有如此造化。”云姨有些不以为然。

    舞翩跹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纠缠,而是说道:“我之所以真心去结交他,也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

    云姨心中一惊,说道:“小姐居然如此看重他!”

    舞翩跹也没在多说,而是望着窗外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