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9章 焚天熔日炉1
    “你杀了我,就别想得到筑基丹。”林天佑将他妹妹护在身后,朝着谢庆华怒吼出声。对方的实力也出乎他意料之外,已经受伤。

    “虽然我才苏醒没多久,还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不过没关系......”谢庆华嘴角泛出诡异的笑容,“只要将你们吞了,就能更快的提升修为,本就不需要什么筑基丹。”

    “至于,眼前的丹炉......”

    “桀桀桀......”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吗,它是你们林家先辈留下来镇守这里的灵器,焚天熔日炉。”谢庆华轻蔑的望着林天佑说道,“凡是非林家血脉者,贸然打开它,必定会被这里的地火焚灭神魂,是不是这样?”

    “你......”还没等林天佑说话,便被魏青打断。

    “你到底是谁?”魏青不想不明不白的卷入二者之间的战斗,主动开口询问。

    谢庆华神色诡异,没有血色的嘴唇,裂开一笑,说道:“你一定有很多的疑问,没关系,用你那套护体法决与我交换十个问题就可以了,或者,我在你尸体上去取。”

    魏青神色凝重,周身气势膨胀开来。九道护体剑气飞快在身体外旋转,用来减少对方施加在身上的压力。

    同时,心念一动,金木两种属性剑气旋转飞回,环绕在他指尖,引而不发。

    谢庆华,是他目前碰到的强敌中,最具威胁的一个,让他生出难以应付之感。

    “想要法决,自己来取!”魏青不想激怒他,也不想束手就擒,只有手段尽出硬拼一途了。

    就在这时,林天佑开口说话了:“据我林家流传下来的典籍记载,一百年前,林家先祖偶然发现了这处地火脉,便携带本门至宝上品灵气焚天熔日炉炼制筑基丹。谁想,就在丹成之日,竟被不明生物偷袭,身受重伤,无奈之下先祖只得将丹炉封印于此,待后人前来开启。”

    谢庆华眼神闪烁,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们都没有派人过来取走丹炉吗?”魏青发现其中的疑点,说道。

    林天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怎么没有,只不过,前来之人,不管修为多高,全部都死于非命,从此了无音讯,不知所踪。”

    “什么?”魏青惊呆了,魔傀门属于上三门,门内修为最高者,外界传言有金丹期老怪。

    “难道连金丹期前辈也......”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我们林家唯一一位金丹期老祖,就在三十年前来此失踪,之后林家就开始没落。”林天佑有些感慨的说道。

    然后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被我偶然间发现,老祖留下来的讯息,这才得知,原来......”说到这,他看了谢庆华一眼,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很显然,林家老祖留下来的讯息可能就跟眼前的谢庆华有关。

    根据前面这些线索,魏青也梳理出了一个大概的事件轮廓。只是,其中还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不过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毕竟强敌当前,也不好详细询问。

    也就在这个时候,谢庆华突然咦了一声,散布在周围的气息也为之一顿。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躲在林天佑背后的林雪柔,神色从茫然变成惊讶,最后又变成狂喜,甚至是癫狂。

    魏青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人表情变化也太快了,让人都跟不上节奏。

    林天佑也是大吃一惊,心中有不妙的感觉。

    林雪柔也是吓得花容失色,乱了方寸。

    林天佑顿觉不妙,看向魏青的眼神也变得急切起来,吼道:“只要道友帮助鄙兄妹抵御强敌,我赠送一半的筑基丹作为酬劳。”

    魏青伸出两根手指,淡然道:“两瓶”。

    林天佑眼神闪过一丝厉色,咬牙狠声答道:“好!只要帮助我们度过这次危急,给你两瓶筑基丹也无妨。”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内心却在想,“魔傀门的筑基丹可是那么好拿的,现在给你,等我出去,迟早要拿回来的。”

    魏青自然是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不过猜也能猜到一些,心中冷笑,也不多言,心念一动,剑匣中再次飞出两道剑气,正是已经达到十成威力的土属性剑气与毒属性剑气。再加上之前的金属性剑气与木属性剑气,一共四道,可谓杀招尽出。

    他没有考虑使用其他属性的剑气,威力不够,也是浪费,不如不用。

    谢庆华好似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一般,依旧盯着林雪柔喃喃自语道:“居然是玄煞魔阴体,我主之幸事,我主之幸事……”

    “我一定要得到她,将她的身体献给我主,我主定会赐下永生之水……永生之水……”

    谢庆华癫狂大笑,浑身的黑气翻涌,练气十二层强大的气息顿时爆发出来。

    “血魔鬼爪!”

    一只遮天巨手朝着前方抓去,目标直指林雪柔。

    林雪柔毕竟是女子,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魏青心知,想得到筑基丹,最大的阻碍就是这个谢庆华。

    此时危急关头,也不再保留,九道剑气护住己身,朝着谢庆华飞掠而去。

    同时,双手连动,数枚火球朝着对方飞射而去。

    火球的威力虽然很弱,也能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

    谢庆华轻蔑一笑,也不闪躲,依旧朝着林雪柔的脖颈抓去。

    林天佑一声怒吼,运起傀儡护身罩,周身金光大放,同时一直在身侧的钢铁豺狼怒吼一声,飞扑而去。

    黑色的大手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改抓为拍,直接拍在钢铁豺狼的头颅之上。

    只听见一声咔嚓,钢铁豺狼的头颅从中爆裂,一枚晶莹剔透的晶石滚落在地,顿时报废,瘫软在地。

    谢庆华阴冷的怪笑一声,再次朝前飘飞而去,身前巨大的手掌,高高抬起,像一只毒舌,要食人鲜血一般,充满了凶厉之气。

    魏青双手飞快掐决,然后重重的按在地上,流沙术发动。

    同时,右手朝前一点,两道剑气,一道为木属性,一道为土属性,化作一串残影,直取谢庆华的后脑与后心。

    做完这些,剑气护体决运转到极致,九道护体剑气中的七道飞射而出,抵挡在大手的前方。随着他一声历喝,七道剑气融合唯一,化作一柄一丈高,两尺宽的巨大剑盾。

    这就是剑气护体决的妙用之一,不仅可以用来防护自身,还能将防御加持在别人身上。

    “嘭”的一声巨响,大手与剑盾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又是一声咔嚓,剑盾瞬间破碎。

    剑盾毕竟只是七道护体剑气合一,防御力还远没有达到现在的极限,难以抵挡巨手的强大攻击。

    不过,这样也让谢庆华的身体为之一顿。

    随后的两道剑气,已经临近。同时,林天佑右臂发出一连串的咔嚓声,一柄三尺长刀出现在手中。灌注灵气的长刀散发出锋利的气息,朝着谢庆华当头劈下。

    谢庆华此时腹背受敌,依旧没有慌张。

    而且,魏青似乎在他眼中看到了讥嘲。

    心中顿时暗叫不好,再次催发剑气护体决,将自身保护在内。

    谢庆华右脚点地,滴溜溜的旋转一周,身上的黑气,猛然间暴射而出,整个人就化作一道黑烟,倒卷而回。竟直接绕到了魏青的身后,一只漆黑如墨的手指已经按在了护体剑气上。

    魏青顿时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这是一种死亡的威胁。

    耳边同时传来谢庆华的桀桀怪笑和护体剑气的破随声,对方的手指已经破开了护体剑气,直指后脑。

    一种冰冷的杀意,从后脑处传遍全身。

    就在这无比危急的关头,一点亮光出现在那根指头的前方。

    正是魏青扣在左手掌心的两道剑气中的一道,目前攻击力最强的金属性剑气。

    谢庆华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点亮光,但自持修为强大,直接按了上去。

    噗的一声轻响,金属性剑气宛如一道金丝,在手指上绕了一圈,整根手指都被切下来。

    做完这些,剑气没有丝毫停顿,从黑雾中洞穿而过。

    只听见一声惨叫,一个狼狈的身影在黑雾中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攻击一气呵成,都在顺瞬息之间完成。

    之前射出去的两道剑气,都还没有来得及返回,谢庆华就已经被重创倒地。

    “你……”谢庆华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一副难以执行的模样。

    这也难怪,其实,魏青在一开始就在算计他。

    之前看他出手过一次,直到对方的速度远在自己之上,仅仅比剑气的速度慢上一点,仅凭剑气是很难伤到他。

    所以,他一开始就打算用自己为诱饵,吸引对方率先攻击自己,否则又岂会傻到孤军深入?

    魏青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攻击吗?当然不是,防御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不要忘了,他背后还背着几乎一人高的剑匣做后盾。

    所以,他只要防护前胸要害和后脑就成,后背心就交给剑匣来保护了。

    根据他的猜测,如果对方想要偷袭,有很大程度会依仗速度绕到背后攻击。

    便将金属性剑气事前隐藏在脑后的发梢之中,而左手则依旧扣住最后一道剑气,挡在胸口位置。

    结局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发展,如此进的距离,被十成威力的金属性剑气正面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魏青右手一招,之前飞出去的两道剑气飞入右手掌心,金属性剑气也悄然飞回。

    神识一扫,心中暗叹,仅仅一击,居然就耗去了一成威力。

    九成威力的剑气已经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魏青无奈的将其收入剑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