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十章 合力探险
    早在魏青散发出气息的时候,这三人就发现了他的到来。

    无奈,自顾不暇,分身乏术,只能警惕的看着这边。

    见只是一个练气四层的小修士,才齐齐的舒了一口气。三人分神之下,让情况更加的岌岌可危了。

    “这位道友,我们是剑月门的弟子,可否助我们一臂之力,收获平分,如何?”带头中年男子,急忙开口说道。

    如此决定也是无奈之举,多一个战力,或许就能扭转颓势。

    他的决定,让另外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有些不悦,刚想开口,就被他凶狠的瞪了一眼。

    魏青听闻,眉头一挑。心道:“剑月门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和散修抢生意。”

    “可以!”魏青本来就是想要分一杯羹,爽快答应。

    双手掐决,几个繁复的法决打出。

    一道圆形波纹在金甲虫的脚下出现。

    “流沙术。”

    金甲虫也感觉到脚下的异常,四肢用力一蹬,如同大水牛一般的躯体弹跳而起,一对蝉翼一般的翅膀猛的张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朝着中年男子的头顶压下。

    那位唯一的女子居然是罕见的冰属性灵根,只见她一声娇叱,双手间一团冰花出现,朝着金甲虫飞去。

    只是,她的修为太弱,金甲虫完全无视攻击,前腿化作刀芒狠狠斩下。

    中年男子大惊,在身前张开一张铁盾,企图将金甲虫弹开。

    金甲虫的力量岂是人类可比,一股庞大的力道从铁盾上传来,咔嚓一声铁盾应声而断。男子倒飞出去,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

    魏青眉头一皱,这只金甲虫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一些。

    不再保留,右手一指,一道雷霆剑气从剑匣中激射而出,直接弹射在金甲虫的头部。

    击中之处一片焦黑,电弧四射。

    金甲虫被这记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措手不及,两眼冒金花,头晕目眩。

    魏青右手一招,将剩余的雷属性剑气召回。

    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一愣之下,居然忘记了攻击。

    魏青那能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双手再次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双手间一团火球凝聚而成,爆裂的火属性能量散发开来,气势浩大,居然散发出不亚于练气五层修为修士的气息。

    “去!”

    魏青单手一点,火球朝着金甲虫激射而出,撞击在金甲虫的身上,火花四溅。

    金甲虫发出一声悲鸣,剧烈的疼痛让它暴怒不已。

    中年男子见状,再次飞身而下,一柄巨大的长剑,当头罩下。

    年轻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右手连点,三道剑气从指间射出。

    娇小少女同样一声娇叱,一个冰球脱手飞出。

    四道攻击接二连三的落在金甲虫的身上,让它嘶鸣不已。

    金甲虫移动速度很慢,但是背后的翅膀让它具有短暂的飞行能力,身形居然异常的灵活。

    不顾其他三人,朝着魏青飞扑而来。

    之前它觉得中年男子最具威胁,魏青出现之后,让它觉得更加危险,随即将攻击目标转移。

    魏青毫不慌张,迅速后撤,环绕在身前的一道剑气弹射而出。

    这道剑气正是剑气护体决修炼而来的七道剑气融合而成。

    “散!”

    魏青一声轻喝,这道剑气突然炸开,化作七道剑气直扑金甲虫而去,全部挡在金甲虫的前面。

    金甲虫撞击在剑气之上,身形一顿。

    “流沙术!”

    魏青再次发动流沙术,金甲虫只觉脚下一空,居然有下陷的趋势。

    双翅一展,想要借机飞起。

    中年男子的对敌经验颇为不俗,抓住这个空档,举剑狠狠一斩。

    金甲虫再也飞不起来,朝着地上落了下去,身体一半都陷入泥沙之中。

    “快使用冰封术。”中年男子朝着那名女子喊道。

    女子也反应过来,连忙手掐法决,一道冰封术打出,将金甲虫陷入泥沙中的身体冰封。

    年轻男子明显的慢了半拍,随后再次打出几道剑气,打在金甲虫的身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居然丝毫无损。

    魏青和其他两人毕竟修为不够,很难对金甲虫造成致命伤。

    无奈之下,魏青只得使出杀手锏,毒属性的剑气,用毒气重伤金甲虫。

    金甲虫没有毒属性,对毒性的抵抗很弱,毒属性剑气应该能够杀死它。

    但是,毒属性剑气穿透力差,很难破防。他又不想动用金属性剑气,毕竟这是最后的保命手段,他不想暴露。

    中年男子也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只见他,一声怒喝,浑身的气息暴涨。

    一道磅礴的剑气从剑身上呼啸而出......

    “好惊人的气息,难道是用了瞬间提升修为的秘法?”魏青内心震惊。

    他的猜测没有错。

    中年男子确实是用了某种秘法,再打出这剑之后,顿时萎靡下来。

    好在,这一剑威力巨大,在金甲虫的腹部隔开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汩汩而涌。

    魏青乘机将毒属性的剑气射出,没入金甲虫的腹部,绞杀一圈之后返回剑匣之中。

    金甲虫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想要展翅飞起,却再次被众人的攻击压制住。

    在所有人的联手轰击下,金甲虫终于毒发,倒在地上,没了生气。

    魏青暗道侥幸,四人联合对付二品金甲虫还是非常勉强,要是中年男子突然爆发,鹿死谁手还不可知呢。

    “鄙人张全,多谢道友援手。”中年男子提精神,走过来,对魏青拱手说道。

    魏青摆了摆手说道:“道友不必多礼,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吧了。”

    此时,魏青看似平静,内心早就警惕起来。

    刚才这三人被迫需要合作,答应平分所得,可是现在危机已过,难保不会翻脸不认人。

    “是啊,要好好谢谢道友。我叫姚霞,要不是道友相助,怕我们几人都要丧生在金甲虫的攻击之下了。”在场唯一的女子悦耳的声音响起,也颇为客气的说道。

    年轻男子却是警惕的望着魏青,一脸戒备。

    魏青没想过与他们深交,拿到自己的那份之后就走人,所以也就没有耐心应付他们,说道:“多谢就不必了,我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张全也看出了魏青的戒备和不耐,没再多说,而是开始解剖金甲虫。

    姚霞则是一脸好奇的走到魏青附近仔细打量他。

    魏青要不是头戴斗笠,铁定会被看得面红耳赤。

    轻轻咳嗽一声,后退几步,身上的防御剑气也收敛起来。

    姚霞咯咯娇笑,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越发觉得眼前这人挺有意思。

    金甲虫最珍贵的地方就是背甲,一共四块。

    “金甲虫的背甲一共四块,刚好每人一块。”

    张全将四块背甲拿过来,分别递给三人。

    魏青接过扔进储物手镯之中,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张全忙喊住魏青。

    “什么事?”魏青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沉声问道,浑身的气息都开始鼓动。

    见状,张全忙摆手说道:“道友不要误会,我不过是有笔生意想要与道友合作罢了。”

    “张师兄。”年轻男子脸色一变,急切喊道。

    “谢庆华,你给我住嘴,我自有分寸。”张全阴沉着脸,开口呵斥道。

    谢庆华脸色红白交替,最终还是没有再开口。

    张全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姚师妹偶然得到一份假丹修士的洞府地图。”

    听到假丹境界,魏青内心巨震不已。

    修行界的修为划分依次为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以及后面的元婴期,这些就算是低阶修士也都知道的。至于后面的,魏青也不了解。

    练气期分为十二层、筑基期分为十层。

    而假丹境界,便是处于筑基大圆满与金丹期之间的一个境界。

    具魏青所知,似乎驭虫门的太上长老便是假丹境界。

    假丹修士的洞府?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以魏青的沉稳性格也不禁怦然心动。

    “假丹修士的洞府?”

    先不说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们如果真得到了那份地图,又岂能与别人分享。

    换位思考一下,魏青自觉不会如此做。

    或许看出了魏青内心的疑惑,张全微微一笑说道:“道友不必多虑,根据我们前几次的探查,已经初步确定方位,消息准确率有八成。”

    “八成?”魏青沉吟了一下,觉得这个准确率还是蛮高的,或许有必要冒险一次。

    “为什么找我?你们三人大可找熟人帮忙,岂不是更好。”魏青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我也想啊,可是在门派中,我们也没有其他交好之人,而且牵连盛大,说不得到头来我们什么都不能捞到。还不如找个陌生人,完了之后各奔东西来得安全。”张全无奈的解释到。

    “是啊,就加入我们吧。”姚霞也哀求的说道,“我们都来过很多次的,都不敢太过深入,也只能在外围探查一番,每次都收获甚微。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殒命,这次要不是道友援手,我们就......”说完还留下两行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魏青自然不会因此就爽快答应下来,他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自幼父母双亡,本身的心性就要比同龄人成熟稳重。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谁能保证你们到时不会翻脸不认人。”魏青一针见血的说道。

    他身上可有不少秘密,被人发现一丝,难保对方不见财起意,联手对付他。一拳难敌四手,他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有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