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赤炎龙驹中毒
    连续的三日时间,风云无忌一直在小花的指引下,寻找着赤炎龙驹,但是始终是没有见到赤炎龙驹的影子,而且现在已经开始偏离前去中央城的路线了,朝着宋国的北部而去了,在询问了数次小花后,得到是它确定的回答,风云无忌也只有一路猛追了。

    十天后,一片密林之中,一群身着花衣的修士,正围着赤炎龙驹,而赤炎龙驹已经无法奔跑了,嘴中喘着粗气,心中暗自喝骂道:“你们这群卑鄙的家伙,竟然给老子我下套!”它可不敢显露自己会说话的本事了,白晶的事已经给了它教训了

    当风云无忌赶到这里的时候,正看到赤炎龙驹被一张大网给网住了,身体不能动弹,它的身周有着两个花衣的修士,看修为不过是筑基初期,于是大喝道:“放下我的宠物!”

    风云无忌的一声大喝,顿时惊起了林中无数的鸟儿,扑楞着翅膀四散而去,同时从密林中窜出了十几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着花衣,面目极为丑陋的中年汉子,看气息估计至少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剩下的还有三人也是金丹期修为,其余的都是筑基期修为。

    要说为什么这个中年汉子丑陋,那是因为他不仅张了一张阴阳脸,眼睛还一个大一个小,鼻子更是缺了一块,嘴也是三瓣的。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丑陋汉子的身边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站出来说道,眼神中满是不屑,同时一握手中的灵器,准备随时出手。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竟然敢抓了我的宠物!”风云无忌剑眉一横,皱着眉头冷冷的说道,丝毫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你说这是你的宠物就是你的了,你叫它,它会答应吗?”另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笑着说道。

    赤炎龙驹在风云无忌现身的时候,就开始双目含泪,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暗自琢磨道:“真是一个好主人啊!我赤炎龙驹对不住你,在被抓后,竟然只顾自己跑,把你独自一人留在了太虚剑宗,我太自私了,没想到你脱困后还来找我,我…”

    风云无忌微微一笑对着赤炎龙驹道:“小赤,你告诉他们我是不是你的主人!”

    赤炎龙驹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还是在风云无忌的允许下,顿时用力的打了个响鼻,大嘴一张道:“你们这帮瘪犊子听着,大爷我赤炎龙驹是有主人的,他就是你们面前这位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风云无忌!”

    赤炎龙驹把自己能想到的赞美之词都一股气的说了出来,现在正是表忠心的时候,所以它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

    “这个臭贫的马,缺少管教!”小花努着嘴,嘟囔道,眼神中很是不屑。

    十几个花衣修士顿时面色微变,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匹马竟然会说话,而且确实是眼前之人的宠物。

    “在下是宋国御兽宗的宗主于让,不知这赤炎龙驹是有主之物,还请海涵!”居中的金丹后期修士说道,他在听了赤炎龙驹的话后,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所以才会如此的和颜悦色,低声下气。

    看着这个面目丑陋的于让,风云无忌眉头微皱道:“既然是场误会,那么就请于宗主放了我的赤炎龙驹。”

    于让满脸笑容的说道:“此事不急,它中了我御兽宗的毒,还需要到我御兽宗进行精心医治,十天半月后,就会恢复如初了,风云公子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御兽宗住上一段时间如何?”

    风云无忌盯着赤炎龙驹仔细的用神识打量着,发现赤炎龙驹果真是中毒了,在它的眼瞳的深处,有着一抹绿色,于是谦让道:“解毒这种小事,怎么敢劳烦宗主大驾,在下粗通岐黄之术,自信还能为它解毒,还请宗主放开赤炎龙驹。”

    于让微微一笑,脸色中带着一丝得意,对着身后的御兽宗弟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放了赤炎龙驹,他自信御兽宗的这种毒药天下也只有他御兽宗能解,风云无忌在试过后,还是会来求他的,所以才会如此的大方,同意放了赤炎龙驹。

    赤炎龙驹挣脱了大网,化为了一道火光就来到了风云无忌的身边,紧紧只有十几丈的距离,它竟然开始气喘吁吁,浑身大汗冒个不停。

    风云无忌一看,顿时知道赤炎龙驹中毒已深,需要马上解毒,顿时左手一翻,从独角蟒王身上得到的解毒珠就出现在了他的左手之中,直接塞到了赤炎龙驹的口中,说道:“含住!自会解去你所中之毒!”

    于让看着风云无忌往赤炎龙驹嘴中塞了一个珠子就再也没有下文了,顿时有些不解,于是说道:“风云公子,你这样是不能解毒的,你要知道我这种毒药弱心散,那可是专门对付妖兽的,只要妖兽吃了后,就会全身酸软无力,时间长了就会心脉衰竭而亡,这种毒只要我御兽宗能解,我看你们还是随我到御兽宗吧!”

    “不必劳烦于宗主了,我的解毒珠能解天下万毒,想必你的这个毒也能解了!”风云无忌推脱道,他可不想进入御兽宗,要知道进了人家的地盘,还不是成为了鱼肉,任人宰割了。

    “可解万毒的解毒珠!”于让听后,顿时眼瞳一缩,低声道,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这是赤炎龙驹开口了,它虚弱的说道:“主人,这个解毒珠怎么对我的毒没有效果呢?根本就没有吸走一点毒素。”

    风云无忌顿时面色一变,神识仔细的扫描了赤炎龙驹的全身,发现在它的血液中有着一丝的绿意,解毒珠根本对这丝绿意不起作用,于是伸手把解毒珠收回黑戒之中,对着于让抱拳说道:“御兽宗的丹药之术,果然神妙,在下佩服,看来的确让于宗主给说中了,我果真解不了这个毒,需要宗主帮忙了!”

    “风云老弟,说哪里话,你的马是我们给弄伤的,理应由我们负责医治,这样风云老弟你和我一起回御兽宗如何?”于让眉头一松,笑呵呵的说道,连称呼都变了。

    “那就叨扰于宗主了!”风云无忌抱拳说道,他现在也只能如此了,等到了御兽宗在见机行事吧,因为他想到自己的识海开启后,只要不是元婴期的老怪物,自己就有把握战胜。

    “噗通”一声,赤炎龙驹全身一软,躺倒在了地面上。

    风云无忌面色顿时大急,顾不上施礼,开口就说道:“于宗主!快来看看!”

    于让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赤炎龙驹的面前,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粒丹药,直接塞入了赤炎龙驹的嘴中,然后对着站立在一旁的御兽宗弟子道:“马群!你和杨圈过来把赤炎龙驹带走,我们这就抓紧时间回去,否则这个赤炎龙驹就有性命之忧!”

    顿时一高一矮的两个筑基期修士走了过来,用大网把赤炎龙驹兜住了,飞身而起朝着东面飞去。

    于是众人也不废话了,全部都御剑或者是御器飞行起来,甚至有的还御兽而行,他的兽是一只飞行的妖兽震天鹞,飞行速度还是蛮快的,风云无忌的风翅也就刚刚能赶上。

    于让和风云无忌并排着飞行,他直接是利用身体飞行,速度也很快,在飞行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风云无忌聊着天,探听着风云无忌的消息。

    风云无忌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了,于是就说他是一个破落门派的弟子,在门派彻底败落了沦为了散修,在历练期间,遇到了受伤的赤炎龙驹,看着卖相不错,就收养了它,谁知前段时间,它突然跑了,不知所踪了,这才有了这一场。

    于让也没有听出他话中的真假,倒是双眼不停的打量着坐在他肩头小花,好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最终终于憋不住了问道:“风云老弟,你肩上的是妖兽吧?”

    风云无忌顿时一愣,上下打量着于让,暗自叹道:不愧是御兽宗的宗主,这个眼光就是毒辣,于是微微一笑道:“宗主,你看错了,这是我收养的一个婴儿,叫做小花。”说完后,拿手指一碰小花训斥道:“小花,见了于宗主也不说话,这么没有礼貌,平时怎么教你的!”

    小花本来正好奇的打量着赤炎龙驹,在想以后怎么骑呢,突然被风云无忌训斥,顿时一脸委屈的说道:“爸爸,你就知道欺负我!”说完后开始嚎啕大哭。

    于让顿时傻眼了,这个婴孩也太奇葩了吧,个头这么小不说,还有着一股妖兽的气息,而且这么点就会说话,古灵精鬼,长大了还了得,他头一次对自己的眼力产生了怀疑。

    “小花,来叫于伯伯!”风云无忌感觉不能自己吃亏,也要让于让当当兽伯伯,于是教唆着小花喊于让伯伯。

    小花脸蛋一沉,说道:“哼,我才不干没有好处的事,我叫他伯伯,他又不能送我见面礼,我才不叫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