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识海开启
    “来人,先把此人关入我太虚剑宗的大牢之中,等从他的口中得知祖师传承,再杀不迟!”风云无忌的举动怎么能瞒过元婴后期的白天宇,只见他双手飞快的掐诀,道道灵力打在他的身上,再次的禁制住了他的修为,直接甩给了身旁的几个太虚剑宗的弟子,冷冷的说道。

    就这样风云无忌的命暂时算是保住了,被关在了一间黑暗的牢房之中,伸手不见五指,要不是风云无忌神识恢复的话,对于牢房的大小和样子也摸不清楚。

    赤炎龙驹被白晶给带走了,白天宇在赤炎龙驹的身上加了禁制,使得它无法反抗。

    牢房内,风云无忌正在熟悉识海,识海的再次开启,他估计是白灵帮的忙,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启呢。

    识海中,雷池越发的平静了,形成了一个十丈大小的水池,里面都是雷液,晶莹剔透,散发着丝丝雷电之力。

    温神莲还是老样子,在徐徐的旋转着,吞吐着识海中的神识,倒是上面的噬魂灵蛊多出了不少,估计至少有着数百之多,有几只大个的,翅膀上都带着丝丝雷电之力。

    魂树还是老样子,只不过越发的黝黑了些,那些链接着魂奴的枝条,还是原来粗细,看来魂奴的修为没有怎么提高,也不知道他们在土空间之中,因为金灵珠和土灵珠的融合对他们造没造成影响。

    神识之火倒是长大了一点,躲在了一角徐徐的燃烧着,暂时风云无忌还没有掌握神识之火的使用方法。

    佛识金身盘坐在莲花之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金身上金光流转,使得金身如同披着一件金色的外衣,金身不停的禅唱着般若波罗蜜心经和往生咒,洗涤着识海之中的神识之力。

    神识勃发而出,扫描着自己的身体,首先发现异常的是心脏,因为他的心脏竟然变的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红色的鲜血在心脏的颤动下,很是清晰的在这个水晶中的血管中飞速的流淌。

    吸血神藤也终于被发现了,原来它把根扎在了风云无忌的心脏之中,成为和他的共生体,它吸收的精血全部被水晶般的心脏给炼化吸收,和它分享了,在心脏上,它看起来只有豆芽那般粗细,但是生机盎然。

    放下心脏不再理会,神识扫过丹田,顿时被丹田的巨大给震惊了,这要比他的玄武大陆的时候,丹田大了至少四五倍,云聪其实说错了,因为现在他的丹田至少是常人的千倍,而且还在慢慢的扩大着。

    小黑剑处在剑海的中央,一千多道的剑气在围绕着它不停的旋转,当它感觉到风云无忌的神识在看它的时候,甚至还点了点头,表示欢迎。

    丹田中的雷池只有拳头大小,要不是风云无忌的神识强悍的话,估计是不会发现的,在它的上方,一个黄白相间的鸡蛋大小的珠子,发出耀眼的光芒,徐徐的旋转着,照亮了整个丹田,这正是正在融合的土灵珠和金灵珠。

    风云无忌用神识去碰触金土珠,却是发现进本无法像原来那样进入土空间,于是神识回归识海。

    “既然你太虚剑宗不仁在前,那么别怪我不义了!”风云无忌喃喃自语道,不在使用法诀压制金土珠。

    顿时金土珠就从风云无忌的丹田之中浮出,散发着豪光,沉入了地下,不见了踪迹。

    试着运行了一下血灵诀,发现血灵力并没有被禁制住,但是丹田中的灵力却是被禁制了,还有就是五行不灭体的力量也没有被禁锢住,识海也是如此。

    这是牢房外响起了脚步声,风云无忌顿时神色一禀,端着好等待着来人。

    “咯吱”一声,白光从牢房外照射进来,使得风云无忌的眼睛睁了几下,才适应过来,抬头一看,竟然是白天宇。

    “小子,我来和你谈笔买卖怎么样?”白天宇首先开口,以商量的口气说道,丝毫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

    风云无忌眼睛斜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免谈!”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但是从你层出不穷的手段上看,你一定不是出身名门,你一定是个散修!”白天宇并没有因为风云无忌的态度而生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散修又如何?”风云无忌回应道。

    “只要你把从祖师雕像那里得到了法诀交出来,我就可以收你为关门弟子!”

    “我没有得到什么法诀,你让我交出什么来!”风云无忌矢口否认道。

    白天宇顿时面色微变道:“小子,你不说是吧!我会想办法让你说的,你要知道雕像中含有祖师修炼的法诀,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当年祖师临终之前是有交代的。你休想瞒我!”

    风云无忌听了白天宇的话后,顿时知道自己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于是神色顿时放松不少,微微一笑,调侃道:“肯定是你们这帮弟子没有一个可造之材,所以你们的祖师才没有把法诀传给你们!”

    “哼,想我白天宇五岁开始修真,二十筑基,五十金丹,百岁元婴,现在仅仅二百岁就元婴后期了,我的天资就是比起天空之城的那些大势力的弟子都不差,为什么会没有资格呢?”风云无忌的话显然是戳到了白天宇的痛处,顿时神色无比愤怒的大声喊道。

    “果然被我猜中了,你也不是可造之才!”风云无忌继续火上浇油道。

    “你才不是可造之才!”白天宇顿时神色陷入了疯狂之中,手中飞快的掐诀,一道道的灵力攻击打在了风云无忌的身上。

    “啊”的一声惨叫,风云无忌陷入了昏迷之中,一道道的灵力切割着进入了他的身体,破坏着他的肉体和经脉,弄的他是遍体鳞伤,全身没有了一块好肉,痛醒了又昏了过去,数次后,风云无忌干脆昏迷不醒了,因为在白天宇的面前他不想显露五行不灭体和血灵诀。

    一刻钟后,心情大好的白天宇看着风云无忌卷曲的躺倒在地上,悠悠的说道:“今天才是开始,从明天起每天一次,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说完,转身出了牢房。

    “好你个白天宇,等小爷我能打过你了,我必十倍,百倍,千倍的偿还给你!”风云无忌醒来的头一句话就是仰天大骂,根本不顾身体的伤痛,其实身体上的上早就在血灵诀和五行不灭体的自动运转下好的差不多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快醒来。

    让风云无忌没有想到的是,经过白天宇的折磨,使得藏在他四肢百骸无法寻找到的灵力再次的涌出来了,注入到了他的丹田之中,顿时丹田中灵力翻涌,灵力的储备量直线上升,竟然快要达到筑基中期了。

    风云无忌欣喜不已,这次竟然因祸得福了,于是盘膝坐好,开始飞快的进入修炼状态,希望早日突破筑基中期,破解身上的禁制,从而逃出太虚剑宗。

    “老祖,那匹马它自己跑了!”白晶慌慌张张的跑来,见到白天宇后,躬身下拜道。

    “什么?跑了!”白天宇顿时火冒三丈,他其实也是非常眼热那匹赤炎龙驹的,因为赤炎龙驹才刚刚金丹初期,等它结成了妖婴,速度就快一倍,到时自己靠着它就可以自由的出入天空之城和太虚剑宗了,本来是先让白晶玩几天,等把风云无忌脑海中的法诀套出来,再处理赤炎龙驹,谁知让白晶给弄跑了,他能不发火吗?到嘴的鸭子飞了。

    “老祖是这样的,这匹马会人语,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我和它谈的也很开心,谁知它一只哀求我给它解开禁制,我一心软就照做了,谁知它一恢复自由,立马翻脸不认人,甩开蹄子跑了。”白晶吓得唯唯诺诺的带着哭腔说道。

    “你个没脑子的丫头!”白天宇不由得去气急了笑骂道。

    白天宇自己知道,以他现在的速度,其实也是追不上一心想逃的赤炎龙驹,于是摆了摆手道:“算了,你还是到牢房中看着那个小子吧!这次千万不要让他给跑了!”

    “是!”白晶急忙一抹眼泪,恭敬的回答道。

    单说风云无忌不知道赤炎龙驹已经逃走了,而是神识全开寻找着金土珠的踪影,你还别说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靠着对金土珠特有的感应之力,他终于找到了。

    只见金土珠就悬浮在自己身下一千多丈的地底一处空间处,不停的吸食着从地底冒出的大量灵气,要不是他的神识极为的强大堪比元婴,也是无法发现的。

    地底的灵脉已经被金土珠吞噬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小小的一道泉眼了,甚至和缥缈宗的灵脉大小差不多了,于是风云无忌运转神识召唤金土珠,却是没有反应,于是又运转鸿蒙诀的金土篇,还是没有反应,如同金土珠就不是自己的一样。

    风云无忌也别无他法,只能任由金土珠施为,本来想看在白灵传授他凝剑术的面子上,给太虚剑宗留点灵脉,没想到事情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于是喃喃自语道:“你可千万不要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