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被擒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你的侄女没有告诉你,我有一把小黑剑,专门克制你们的飞剑吗?”风云无忌笑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道。

    “在我太虚剑宗的地盘上,怎能容你猖狂!”白丕炼阴狠着脸,喝道,手中顿时激发出了一道传音符,然后指着风云无忌道:“小子,你就等着我太虚剑宗的追杀吧!”

    说完后,左手一翻,从储物手镯中重新的取出一把飞剑,踏了上去,转身就飞走了。

    风云无忌顿时愣了一下,本来以为白丕炼掏出飞剑要重新战斗,但是却是转身跑了,于是手中法诀一收,剑气回笼,嘴中对着远处的赤炎龙驹喝道:“小赤,我们追!”

    顿时一道火光闪过,赤炎龙驹就到了风云无忌的身边,背后风翅一扇,飞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赤炎龙驹化作了一道火红的闪电飞向了白丕炼飞走的方向。

    “哪里逃!”风云无忌在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追上了白丕炼,可见赤炎龙驹速度之快,要知道白丕炼作为剑修,利用飞剑飞行的速度是很快的,何况他还是金丹期的修士。

    “好快的速度,这就是我侄女看上的马,果然非同凡响!”白丕炼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生死,而是对着赤炎龙驹上下的打量着,口中喃喃自语的夸奖道。

    “小赤,今天又可以给你搞粒金丹吃了!你还真是有口福!”风云无忌看白丕炼盯着赤炎龙驹不住的看,于是一拍赤炎龙驹的脖子,笑着说道。

    赤炎龙驹听了顿时兴奋的只打响鼻,四肢蹄子来回的跺着虚空,大嘴一张道:“主人,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白丕炼没有动手的意思,好像是在耗时间,风云无忌顿时惊醒了,想起刚才他发出的传音符,于是率先发出了攻击。

    双腿一夹马腹,右拳紧握,五行不灭体,血灵诀,融炎诀同时运行,顿时一团火焰包裹着带着血红色的拳头,被他放在腰间,口中喝道:“白丕炼,拿命来!”

    顿时赤炎龙驹化作一道火光,冲着白丕炼而去,此时的白丕炼不想和风云无忌硬拼,因为他在等太虚剑宗的援兵,所以看到风云无忌发动攻击,顿时驾着飞剑开始在空中乱飞。

    但是他的速度怎么能和赤炎龙驹比呢!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被追上,风云无忌的拳头从腰间发力,一式黑虎掏心,朝着白丕炼的胸膛击去,拳头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噗”的一声,白丕炼口中喷出了一道血泉,他的胸膛发出噼里啪啦的骨头碎裂之声,然后就从飞剑上掉了下去。

    风云无忌一夹马腹,顿时赤炎龙驹就缓缓的落向了地面,地面上白丕炼已经摔的不成样子,四肢骨头皆碎了,仰躺在地上,如同一张肉饼,四周全是鲜血。

    伸手一弹,一团异火飞向了白丕炼,眨眼之间,地面上就剩下一柄飞剑,一粒散发着夺目光辉的金丹,还有一个黑黝黝的储物手镯。

    风云无忌灵力一卷,就都收入囊中,把金丹抛给了赤炎龙驹,自己则是把储物手镯塞入了怀中,飞剑早被小黑剑给劈成了几节,吸收完了灵性。

    “看来我们要赶紧跑路了,否则太虚剑宗的元婴高手赶到的话,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风云无忌处理完了后,一拨马头,对着赤炎龙驹说道。

    顿时赤炎龙驹撒开蹄子,飞奔而去。

    在他们刚走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一道剑光如同闪电般的划过天空,上面站立着一个年轻的白衣男子,长得极为的英武不凡,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飞行的时候,飘散在空中,这个就是太虚剑宗的元婴后期大长老白天宇。

    白天宇查看了一下四周,又掐了个法诀,顿时发现了风云无忌逃走的方向,于是神识激发而出,锁定了他逃走的路线,连续发动了几个瞬移。

    “想跑!你跑的了吗?”白天宇在几个呼吸后,拦在了风云无忌的身前,笑着对他说道。

    “好快的速度!”风云无忌看到拦在身前的白衣人后,不由的暗呼一声,凝神戒备。

    只见白天宇双手掐诀,顿时周围一里的天地灵气都被他控制了,风云无忌被禁制在空中,一动也不能动了。

    “我的大束缚术!怎么样?凡是比我低一个大境界的人,都会被我束缚术给困住,除非你有着元婴期的实力。”白天宇在控制了风云无忌后缓缓的说道。

    “哼,你太虚剑宗真是牛啊!打了小的来老的,你们就是这么处事的吗?”风云无忌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于是恨恨的说道,心中在琢磨着逃走的办法。

    “我太虚剑宗有着这个实力,等你有了这个实力,你也可以为所欲为啊!”白天宇笑着回答道,眼睛却是不停的打量着赤炎龙驹。

    “没想到竟然是天下第一速度的赤炎龙驹!真是天助我太虚剑宗啊!”白天宇想起了赤炎龙驹的出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大呼道。

    风云无忌此时,趁着白天宇分神的时候,五行不灭体,融炎诀,血灵诀暗自运行,右拳紧握直接击向身前的虚空。

    “嘭”的一声,虚空一阵颤抖,风云无忌顿时感觉到了自己自由了,于是一夹马腹,就准备逃。

    “想逃,没门!你的一切都在我的监控之下。”白天宇双手一挥,风云无忌再次的被禁锢住了。

    这次白天宇学乖了,双手不停的在风云无忌的身上打入灵力,用来禁制他的灵力的运行,彻底的禁锢住了他的修为。

    然后伸手一招,一条灵力绳缠绕在了风云无忌身上,脚踏飞剑拽着他飞向了太虚剑宗的宗门,就连赤炎龙驹都没有逃得了。

    太虚剑宗坐落在太虚山脉之中,这是一个有着上千弟子的大门派,当风云无忌被白天宇带到太虚剑宗的时候,他发现此处的灵气极为的浓郁丝毫不下于不周山,同时他丹田中的金土珠又在不安分的跳动起来了,于是默运法诀安抚,虽然修为被封,但是却是不影响他修炼。

    “老祖,你回来了,我叔叔呢?”白晶在太虚剑宗的广场门口之处已经等了好久了,当看到白天宇带着风云无忌和赤炎龙驹回来后,没见到自己的叔叔白丕炼,于是不禁问道。

    白天宇看了白晶一眼,眼神中满是慈爱之意,缓缓的说道:“你叔叔回不来了,被这个小子给杀了!”

    白晶顿时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喃喃的说道:“都是因为我,我的师弟们死了,现在连最疼我的叔叔也死了!”当她的目光转到风云无忌身上的时候,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从眼神中射出仇恨的火焰,狠狠的道:“都是因为你,我要把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你怪我!哈哈哈!”风云无忌一阵大笑,用戏谑的眼神看着白晶缓缓的道:“你不怪你的任性,害死了你的同门以及你的叔叔,你倒是怪我,你不招惹我的话,他们会死吗?”

    广场的中央也屹立着一个巨大的雕像,和天墉城上屹立的那座相貌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在这个雕像的脚下有着一块巨石,上面刻着一行字。

    当风云无忌被白天宇凌空带到太虚剑宗的广场上准备公开处决的时候,风云无忌发现了巨石上的字。

    “你叫什么名字?”巨石上的字是用汉字写成,字体隽秀,龙飞凤舞,要不是风云无忌有点文化功底,还真的不认识。

    “我叫风云无忌!”风云无忌眼看就要被砍头了,于是对着雕像用汉语大喊道。

    “你鬼嚎什么?”白天宇正在集聚太虚剑宗的弟子,准备让他们观礼,好确定自己在宗门中的地位,听到风云无忌说了一句听不懂的话,顿时怒喝道。

    雕像的眼中顿时射出一道光芒,把风云无忌整个的包裹了起来,身上的禁制也解开了。

    “咦”的一声从雕像的口中发出,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祖师显灵了!”无数的太虚剑宗的弟子,在看到雕像射出的光芒后,顿时跪倒在地,口中大呼道,就连白天宇都没有例外。

    半个时辰后,风云无忌发现自己修为恢复了,最为关键的是识海竟然开启了,神识一扫,顿时整个广场的所有人都进入了他的神识范围内。

    脑海中多出了一篇叫做凝剑术的法诀,他顿时明白造成这一切的就是眼前的雕像,于是躬身施礼,用汉语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想必也和我一样来自同一个地方,谢谢你给的馈赠!”

    “我叫白灵,我的肉身已经死了,这是我的元神,现在依附在临死时建造的这座雕像上,也快消散了,在临死之际能够看到老乡也是一种缘分,看在是同乡的份上,送你一场造化,凝剑术是我修炼的一种剑诀,威力奇大,希望你能走的更远,再见!”雕像中发出一道只有风云无忌能够听的懂的声音,然后就归于沉寂了。

    风云无忌再次的施礼道:“多谢前辈!”

    雕像轰然倒坍,整个广场上是烟尘弥漫,风云无忌顿时背后风翅一震,就想要趁乱逃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