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八十章 太虚剑宗白晶
    风云无忌背后风翅一闪,就来到了距离他十丈的周海和周清面前,剑海自动的给他让出了一条通道,看着两人的面色,他悠悠的说道:“今天我不杀你们二人,只是烦请你们回去禀告你们的大长老周不通,你们不周山灵脉的事,确实是我干的,但是为了脱身我才没有承认,你告诉他总有一天我风云无忌会还他的,当然如果他还是不想放过我,那么我不介意把他给杀了!”说完剑诀一收,顿时剑气全部入体,然后不理呆滞的二人直接飞走了。

    风云无忌本来想到不周山看看周斌口中说的神迹,但是因为灵脉事件却是没有了机会,因此他开始朝着周国的边界飞去,去寻找赤炎龙驹去了。

    且说不周山经过一场大战,周不通受了点轻伤,还死了四个筑基修士,才把周霖好和周峰当场击杀,当他听了周海的汇报了,也是一阵有心无力,只好放弃了对风云无忌的追杀,重新的整合不周山。

    单说风云无忌经过连续三日的连续飞行,终于到达了周国和宋国的交界之处。

    只见一匹红色的马,如同闪电一般的来到了风云无忌的身旁,打了个响鼻,说道:“主人,你可让我等的好不耐烦,为了等你我可是一直饿着肚子的。”

    “你就知道吃,也不怕给撑死!”风云无忌飞身上了赤炎龙驹的背上,一拍他的屁股,调侃道,他黑戒中的九幽谷妖兽的尸体早就让赤炎龙驹和小花狗给消灭干净了,小花狗最近陷入了沉睡,一直没有醒来,也不进食,估计是正在进化,而赤炎龙驹自从吃了风云无忌的烤肉后,已经对生的食物失去了兴趣了。

    黑戒中的妖兽之皮,全部被风云无忌在缥缈宗的时候炼制成了符箓,交给了六人,让他们留着防身之用,否则的话在和三个筑基中期修士大战的时候,只要扔出去几把符箓,还不就搞定了。

    宋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按照从周斌储物袋中的地图上记载,它的版图起码是飞龙国的两倍大,在宋国的最为强大的修真门派是一个剑修的门派叫做太虚剑宗,里面有着元婴期的高手坐镇,威慑着附近数十个国家,甚至飞龙派的东方成也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太虚剑宗坐落在宋国的中心太虚山脉之中,这里有着最好的灵脉,而且此处人杰地灵,诞生出不少太虚剑派的弟子。

    风云无忌一路急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来到了距离太虚剑宗不远的天墉城。

    当他伫立在天墉城下的时候,顿时被天墉城的气势所影响,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进城,而是双目发出奇异的目光盯着天墉城。

    原来天墉城的城门之上竟然是用汉字写了两个字邕城,这使得他不由的奇怪起来,究竟是什么人,来到了这里,留下这两个字,原因是什么,一时之间他陷入了无限遐想之中。

    “喂!你走不走,不走也不要当着路!”一个身背短剑,一身紧身的短打打扮的少女,用她那清脆的声音对着风云无忌说道。

    当风云无忌转过了头,看她的时候,她却是地下了头,神态有些扭捏,小脚不停的踢着地下的小石块,脸红彤彤的,身材在紧身衣的衬托下显得尤为的好,尤其是胸部更是异常的突出,使得她低下的头差点栽进里面去。

    “你是在和我说话?”风云无忌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于这个小姑娘的反应有些摸不着头脑。

    周围的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风云无忌,心中暗自说道:“小子,你惹到了太虚剑宗的掌门之女白晶,有你好看的了!”

    “不是你还是谁?”

    这个少女正是白晶,她今天奉命前来天墉城招收弟子,谁知刚到城门就被人给挡路了,一项不太喜欢和男人说话的她,说一句就会脸红,这也是她老低着头的缘故。

    “哦!那姑娘你先请!”风云无忌一拨马头,给白晶让开了道路。

    “哼”的一声,白晶小嘴一撅道:“你认为挡了我白晶的路,就只是让一下就行了的吗?我看你这匹马不错,就送给我当做赔礼了。”

    白晶的目光盯向了赤炎龙驹,她发现这匹马长相不凡,是难得的良驹。

    “我才不让女人骑呢?”赤炎龙驹打了个响鼻,悠悠的说道。

    白晶的眼中顿时冒出了小星星,开始围着赤炎龙驹上下的看着,嘴中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

    风云无忌伸手就在赤炎龙驹的脖子上来了一巴掌,说道:“这么不听话,不是告诉你不要说话了吗?”

    说完后,对着白晶说道:“姑娘对不起,这匹马它不太听话,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行,这匹马我是要定了!”白晶这次说话没有脸红,而是抬起了头,睁着她那如同紫葡萄一样美丽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赤炎龙驹,眼神中满是占有的欲望。

    风云无忌顿时面色一变,冷冷的说道:“姑娘你这是要抢啊!”

    白晶微微一笑道:“在我太虚剑宗的地盘上,还没有我白晶看上的东西搞不到手的。”说完后扭头看着周围的人,笑着问道:“你们说是不是?”

    顿时围观的人,全部后撤,好像是生怕和白晶有什么挂扯一般,都躲得远远的,同时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风云无忌。

    “看来你太虚剑宗在这里凶威很盛啊!”风云无忌看了四周人的反应后,顿时明白了过来,他是不怕得罪太虚剑宗,因为他是路过的,大不了一走了之。于是盯着白晶的胸部,玩味的调侃道。

    “你无耻!”白晶看着风云无忌的目光,顿时脸色微红,怒喝道,她从来还没有碰到对她大不敬的人。

    “有没有牙齿,你管的着吗?”风云无忌嘟囔道,然后一拨马头就进入了城中,不再理会白晶。

    “你给我站住!”白晶的速度怎么是赤炎龙驹的对手,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风云无忌就没有了踪影,只剩下白晶一人跺着小脚,冲着风云无忌的背影大喊道。

    天墉城不愧是太虚剑宗管辖下的第一城,里面修真的气息很是浓厚,到处都可以看到一些练气期的修士身着一件银色长袍,上面绣着一把黄色长剑,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在街上闲逛着。

    风云无忌下了马,也开始随意的闲逛着,赤炎龙驹则是不停的在各种吃食了闻来闻去,嘴中流着口水,这些风云无忌并不知道,因为赤炎龙驹跟在了他的身后。

    “哧溜”一声,一道火焰传音符出现在了风云无忌前方不远的一个太虚剑宗弟子的手中。

    那名弟子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开始飞速的用眼神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当他看到赤炎龙驹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随手发出了一道传音符后,就朝着风云无忌走来。

    风云无忌正低着头看一家地摊上的特产,正在翻来覆去的挑拣,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外面发生的事情。

    赤炎龙驹看到了朝着风云无忌来的太虚剑宗的弟子,顿时用头一拱风云无忌低声道:“主人,我们的麻烦来了!”

    风云无忌一愣,扭头一看,正对上了赶过来的太虚剑宗弟子的目光,顿时感觉不好,于是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半空中有着数十道的剑光呼啸而来,上面还站着人。

    “你就是得罪我们大姐大的人?”来人一脸愤怒的盯着风云无忌说道,看架势好像随时都有上来把风云无忌撕扒了的意思。

    “你谁啊?有病吧!”风云无忌随口说道,他知道今天这劫是躲不过了,于是说话是毫无顾忌,丝毫不怕得罪了太虚剑宗。

    “他是谁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我今天让你知道一下姑奶奶是谁?”白晶踏剑而来,根本不避讳行人,气焰嚣张至极,柳眉一竖,接话道。

    “你怎么阴魂不散?”风云无忌冷冷的说道,脸上满是厌恶之情。

    白晶站在地面之上,那如同葡萄般美丽的眼睛中,射出了一阵阵愤怒的火焰,脸罩寒霜,冷冷的说道:“你倒是跑啊!我告诉过你,在我太虚剑宗的地盘上,还没有我白晶得不到的东西!”

    “就是,让我们大姐大看上的东西,是你的福分,还不乖乖的把东西献上来!”周围的太虚剑宗的弟子起哄道,眼神在看白晶的时候,就如同看着心爱已久的宝物一般,充满着贪婪。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今天就来试试你太虚剑宗的剑术有什么独到之处!”风云无忌见不能善了,于是神色一变,冷酷的说道,从他嘴中冒出的话,就如同是腊月的飞雪,不仅能吹进你怀中,还能使得你的心也感觉到一阵寒意。

    “好,那我们就一战定胜负,胜者就是那匹马,怎么样?”白晶俏脸一正,干脆的说道。

    风云无忌呵呵一笑道:“姑娘你打的好算盘,胜负你都没有损失,我输了输匹马,我赢了什么也得不到!”

    “你想怎样?”白晶也是觉得不好意思,于是随口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