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金土珠
    风云无忌隔着阵法看着不停喷涌的灵气,心中一阵感慨:“周国第一修真门派果然与众不同,光是这个灵脉就能持续的培养出无数筑基之人!”飞龙派的灵脉他没有见过,但是从在门派内感应到灵气的浓郁程度来说,也比不上这个不周山。

    “啊”的一声惊呼,风云无忌的脸立马变的呆滞,他长大着嘴巴,吃惊的看着身体发生的变化,原来从他的丹田之处,漂浮出来一个黄白相间的珠子,足有鸡蛋大小,直接穿透了阵法,落进了灵脉形成的大井之中,没有引起一点的波澜。

    这是他来到朱雀大陆,第一次看到土灵珠的样子,没想到它现在变成了这般模样,竟然还有了白光,回想到自己竟然有了金灵根,顿时明白了,西门傲雪已经不复存在了,她的金灵珠按照当初的誓言给了自己,被自己的土灵珠吞噬了,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是土空间无法打开的真正原因所在。

    看着灵脉大井中的灵气不再冒出,应该是都被土灵珠吞噬了,不!现在应该叫做金土珠,风云无忌顿时觉得要出大事了,这不是在断人家根基吗?于是双手不停的掐诀,默运功法,希望能把金土珠吸引过来,口中念念有词的道:“金土珠,快过来!金土珠,快过来!….”

    但是都是徒劳的,风云无忌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回想起当初在溶洞之中,土灵珠开启时吸收了大量的万年石乳,他明白了过来,现在的金土珠就和当年一样需要大量的灵气吸收,加快融合的速度,从而才能再次的开启。

    金土珠要是有灵智的话,一定能够听到风云无忌心中的哀求之声,因为风云无忌已经发现大井中的灵脉正在慢慢的萎缩,阵法也开始暗淡无光,原来阵法的运转都是建立在了这座灵脉之上的,这座灵脉就是大阵的阵基。

    徒劳无功的风云无忌只好退在了墙壁的石室之中,这是专门给镇守灵脉的弟子准备的修炼之所。

    山峰的外面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因为所有在山峰上修炼之人,都感觉不到往日那如同水流般的灵气了,顿时灵脉的阵法入口处就围上十几个人,都是有着筑基期的修为,当中的一个白面无须的青袍老者,鹤发童颜,左眉之上有着一个蚕豆大小的红色肉瘤,正一脸怒气的对着十几人训话,这个就是不周山的金丹后期高手周不通,只听他呵斥道:“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一个灵脉都镇守不好,害的我突破元婴失败,要不是看在你们是我的弟子的份上,我早一掌把你们都给灭了!”

    十几人中,当即走出一个身着青袍,胸口绣着一座金色山峰的黑发老者,他正是不周山的掌门周顺,只见他躬身施礼,低声道:“师叔不要生气了,我正在安排人破阵,等进入阵法后,自然就知道原因所在了,因为进入阵法的令牌已经交给了周峰前去镇守,师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阵法只能有着一块令牌。”

    “周峰!”周不通听了后,顿时重复了一遍,确认道。

    “弟子在这里!不知道师祖叫我何事?”周峰恰好过来看热闹,当听到师祖叫他,顿时兴奋的用双手拨开人群,上前参拜道,眼神中满是希冀之色,心中不知在想什么美事,嘴角微微弯起,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小酒窝也因为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深。

    周顺脸色顿时大变道:“周峰,你怎么在这里,快把令牌拿来!”

    “令牌!”周峰在周顺那吃人的目光中,顿时傻了,刚才的兴奋之情没有了,只有一脸的木然,脑海中一直响着两字,那就是“令牌”。

    “就是我给你的镇守灵脉的那个阵法开启令牌!”周顺以为周峰没有听明白,于是解释说道,眼神中满是焦急之色,因为现在灵气散发的更弱了。

    “那个令牌我交给周斌师弟了,我因为最近偶有所感,正准备闭关一段时间,恰逢师弟外出归来,我就让他替我了!”周峰看到掌门的眼神,顿时就蔫了,断断续续的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你让周斌替你去镇守灵脉?”周顺听了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语气都提高了不少,用手指着周峰说道:“周峰啊!周峰!我看你最近心浮气躁,修炼没有半点进步,这次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让你进入地底灵脉之处,镇守灵脉,名为镇守灵脉,实则是为了让你稳固修为,打实基础,没想到!没想到….”说着说着周顺的身体就因为气愤而颤抖起来,要不是周峰的师傅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他早一巴掌把周峰给拍死了。

    “轰”的一声巨响,周不通听到后,神识一扫,面色微变道:“你们不用争执了,阵法破了,我们进去一看究竟吧!”说完,飞身进入了地底的通道之中。

    地底,也不知道是不是风云无忌的哀求有效了,还是发生了其他的事情,金土珠突然的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风云无忌顿时悬着的心,就落进了肚子之中。

    于是他来到大井之旁,举目望去,顿时脸色大变,原来在他的视力范围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灵脉的影子,更是感觉不到一丝的灵气了,整个灵脉被吞噬了个一干二净,阵法也没有了,否则的话他是到不了这里的。

    “你就是周斌!”正在风云无忌思索着如何处理此事的时候,一道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风云无忌扭头望去,顿时看到一个白面无须的老者,领着十几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说话之人并不是他,却是他旁边的人,于是他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只好躬身回应道:“弟子正是周斌!”

    “那好,我来问你,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灵脉枯竭呢?”周顺的神识早就把灵脉之处扫了一遍,知道灵脉已经没有了,于是才会问道。

    “这个弟子也是不太清楚,弟子正在修炼之中,被一声轰隆之声惊醒,于是睁眼一看,就是眼前这副摸样了!”风云无忌扯谎道。

    周不通则是在不停的打量着风云无忌,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但是却又感觉不到哪里不对,他只是觉得眼前之人有问题,所以才会一直盯着他看。

    “你不知道?”周峰听了后,明显的一怔道,顿时声音高了八度,指着风云无忌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是来镇守灵脉的吗?你不好好的看着灵脉,你修炼个什么劲啊!这里又没有灵气!”

    “好了,都带到地面之上,我们仔细的询问便是了!”周不通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周顺的表演,于是出声说道。

    于是众人再次的回到了地面之上,在通道中行走的时候,风云无忌被十几个筑基修士夹在了中间,防止他耍花招。

    山峰下,现在已经有着数百的弟子围住了这里,基本上都是练气期的弟子,他们都在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斌!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胆敢有一句的隐瞒,宗门法规等着你!”周顺在来到地面上之后,示意他的师弟们把风云无忌围了起来,用冰冷的眼神盯着风云无忌,冷冷的道。

    风云无忌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被至少五个筑基中后期的修士围住了,而他们神色都是不善,随时准备着对自己出手,于是脑袋急转,看他的眼神扫到周峰的时候,顿时有了主意,于是躬身施礼,微微一笑道:“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我想这件事您最好还是问问周峰,是他让我替他镇守灵脉的,我想他一定是知道灵脉要出事,所以自己不去,拿我来当替罪羊的。”这是风云无忌的祸水东引之计,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周峰的身上。

    效果还真是不错,在风云无忌说完后,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向了周峰,除了周不通,他却是紧盯着风云无忌,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峰一见大家都看着他,顿时背后冷汗直冒,心神慌乱,脸色剧变,于是强作镇定的,指着风云无忌道:“周斌!你快告诉掌门和大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事情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呢?我可是没有在地底灵脉之处。”

    众人又把目光看向了风云无忌,此时的风云无忌已经拿定了主意,要把水搅浑,到时趁机脚底下抹油溜走。

    他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看着气急败坏的周峰,笑着说道:“周峰!今天我就当着大家伙的面,把你们师徒的嘴脸给彻底的揭露出来!”

    周峰和几个筑基期的修士听了脸色顿时苍白无比,而众人却是一头的雾水,不停的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不知道两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周峰,你的师傅周霖,竟然背叛宗门,暗自投靠了一个神秘组织,正是由于这个组织提供的丹药,他才能顺利的结丹,他结丹后,竟然在宗门之中,利用组织给他提供的爆元丹,广结党羽,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本来是无法晋升筑基期的,但是自从服用了周霖师叔的爆元丹后,竟然顺利筑基,但是却是需要从他的手中获取一种解药,因为爆元丹中含有一种慢性的毒药,如果不服用解药的话,就会爆体而亡。”风云无忌一边用眼睛看着众人的反应,一边神态自若的侃侃而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