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周山
    0000白雾区外,两伙人正在对峙之中,看服饰正是仙草门和毒蝎门的人,风云无忌直接飞到了两群人的中间,筑基期的威压迸发,顿时两群人不由的大惊失色,都一下子散开了。

    “在下仙草门的柳明,敢问前辈是?”一个身着青绿色道袍,一脸和善的青年,脚踏飞剑躬身施礼道。

    “你就是柳明?”风云无忌想起来了,当年师姐在都城中就是被他给英雄救美的,顿时多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个柳明长的还确实是不错,眉清目秀,彬彬有礼,自带一股书卷之气,恰是女修心目中的伴侣。

    “前辈,他就是柳明,我是毒蝎门的杜力,我怀疑他仙草门杀了我们的掌门!”另一个身着土黄色衣袍的一脸阴厉的青年站了出来说道。

    风云无忌顿时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了,因为这里是两派掌门杜展和柳杨的葬身之地,他们能找到这里也不足为怪,于是开口道:“当日你们两派的掌门在这里得罪了一个黑衣组织,被人给杀了灭口,此事我亲眼所见,你们都散去吧!以后这缥缈宗方圆百里之内不要再踏入了,否则后果自负!”

    “我看是你杀了他们吧!”杜力听了脸色一变,但是看了一下身后之人,顿时指着风云无忌说道。

    柳明听了后,顿时脸色大变,也凝神戒备双目紧紧的盯着风云无忌道:“果真是你?”

    风云无忌不由的洒然一笑,厉声喝道:“如果是我的话,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里吗?我是念你们的门派在这里存活不易,才没有出手的,不要逼我把你们都给灭杀了,断了你们的传承!”

    柳明听了后,明显的一愣,然后对着身后之人一挥手,带着仙草门的弟子飞走了,杜力见自己独木难支,于是也是一挥手,带着毒蝎门弟子飞走了。

    “主人你怎么不把他们给杀了,这样你留在缥缈宗的六人不就安全多了吗?”赤炎龙驹有些不解的问道,马头微扬。

    风云无忌没有回答赤炎龙驹的话,而是看着两群离去的人影,自言自语的说道:“柳明你毕竟帮助过师姐,你的命就留下了,杜力你是我留给他们六个的磨刀石,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说完一夹马腹,就离开了。

    赶路的日子是苦闷的,所以风云无忌就一直处于修炼状态,达到筑基后,已经不需要刻意的进食了,已经可以短时间的辟谷了,靠吸收天地灵气来维持身体的需要。

    盘坐在赤炎龙驹的背上,还是相当的安稳的,但是赤炎龙驹却是心中不满了,边跑边嘴中嘟囔着什么,但是当它看到前蹄上的储物手镯时,好像一切幽怨之色尽去,脸上顿时又挂上了笑容,跟它的大马脸很是不配,牙齿都露出来了,还留着口水。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距离不周山不足千里了,风云无忌经过三个月的修炼彻底的稳固住了筑基期的修为,他试着去感应体内四肢百骸的灵力,发现已经没有了,应该是被身体全部吸收了,按理说达到了筑基期神识就会开启,但是风云无忌发现却是没有,于是他开始修炼元神录,心中想到:“既然神识封闭,那么就修炼出来神识!”

    你还别说经过三个月的修炼,他竟然真的修炼出来一丝的神识之力,虽然不多,但是聊胜于无,于是元神录修炼的更加的起劲了,纯阳功自从诞生了纯阳真气后,在筑基后,也没有什么变化,离变成纯阳真液还有一段距离,倒是血灵诀有了长足的进步,血灵力大涨,估计和吸血神藤吞噬了西方亮的精血有关,五行不灭体经过天劫后更加的强大了,单臂已经有了一百三十万斤的力气了,而且防御更加的变态,他曾拿着炼制出来的极品灵器劈砍,发现只是留下一个白印,自己炼制的符箓更是伤不了自己分毫。

    万剑诀这次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已经分离出了一千多道的剑气,在丹田中形成了剑海,小黑剑最近在疯狂的进补,甚至不用风云无忌使用养剑诀,它自己就可以通过进补恢复灵性,所以风云无忌就把从飞龙派大湖中得到的那些材料全部给了小黑剑吞噬,经过三个月的温养,它也恢复了过来。

    风云无忌在一处无人之处,爆发了全力,发现他现在的战力,应该能够在金丹期的手中不吃亏,如果操作的好的话,甚至能够战胜,因为他有着小黑剑的锋利,吸血神藤的变态吸血能力,甚至还有着三力合一爆发的强大攻击,这可是连元婴期的西方亮都没法招架的。

    变化成周斌的模样后,风云无忌果然没有再碰到黑衣人的截杀,一路极为顺当的来到了不周山。

    不周山,因为地处偏远的周国而闻名,这里有着整个周国最好的灵脉,所以建立的修真门派为了纪念灵脉的功劳,就把门派的名字取名为不周山。

    风云无忌来到了不周山的山门处,打量着这个古朴的山门,发现这里的灵气果然比起其他的地方浓郁的多,甚至在飞龙派都没有这么浓郁的灵气,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的多了,赤炎龙驹让他给安排着先去边界等着他了。

    “周师叔,你回来了!”看守山门的是两个练气期的弟子,在见到风云无忌矗立在山门前的时候,顿时躬身施礼道。

    “呃”风云无忌回应了一声,直接进入了山门。

    “周师叔,这次出去试炼,回来后怎么性情大变呢?没有原来那么热情了?”守门的弟子暗自的嘀咕道,他不知道此周斌非彼周斌,已经换了人了,所以才会感觉到奇怪。

    “周师弟,你回来了!正好,掌门安排我去镇守灵脉一个月,我正愁着没人替我去呢?就看到你了,你在宗门可是出了名的好人,你就帮我镇守一个月吧!”迎面一个脸如重枣,眼如铜铃,高挺的鼻梁,方口的汉子,一把拉住风云无忌的手,满脸笑容的说道。

    “这个……”风云无忌虽然冒充了周斌的身份,但是在不周山中是一个人也不认识,所以他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只能支支吾吾的道。

    幸好对方没有警惕,而是拉着风云无忌的手就朝着一个方向走,边走边说道:“周师弟,你可真好,作为你的师兄,我周峰以后一定好好的照顾你,你放心在宗门中由我罩着你,包你活的滋润!”

    “周师兄,这样不好吧?”风云无忌急忙开口道。

    “什么好不好的,你在宗门没有靠山,你不靠着我,你靠谁啊!要不是我师傅给了你粒爆元丹,你会进入筑基期?”周峰顿时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风云无忌顿时明白了,原来周峰的师傅就是周斌的上级,周斌因为在宗门中没有靠山,所以在练气期十层停留了足足八年,都没有分到一粒筑基丹,最后是周峰的师傅周霖给了他一粒爆元丹,他借助爆元丹爆发出来的灵力一举晋升到了筑基期,但是爆元丹有着一个后遗症,需要服食大量的解药,而且下次突破境界还是需要更加高级的爆元丹,才能维持境界不掉落,一旦停止服食,就会经脉断裂,灵力爆体而亡。

    “周师叔,最近怎么样?”风云无忌开口问道,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周霖的状况,好制定下步的计划。

    “我师傅出去了,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了,你再去参拜吧!”周峰眉头一皱,随口说道,他也感觉到今天周斌的异常了,但是没有往心里去,而是接着说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你帮我镇守一个月的灵脉!”说完拉着风云无忌就御空而行了,幸好风云无忌御空术也会那么一点点,才没有暴露出来风翅。

    地底的灵脉是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之处,溶洞有着无数的微小的洞口,灵脉散发的灵气就是从这些微小的洞口之中冒出去了,进入地底灵脉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拿着掌门的令牌,打开地底的阵法,否则的话是无法进入了,因为有着阵法的保护,你一旦使用土遁之术,就会被发现的。

    地底的灵脉上坐落着一座不是很高的山峰,山峰虽然不高,但是却是灵气十足,树木郁郁葱葱长得格外的茂盛,半山腰一处飞泉凌空而下,给这座山峰带了一丝活意,在山峰上住的都是修为达到筑基期以上的修士,他们就是靠吸收地底灵脉的灵气来修炼的,周峰就是因为要修炼,才不镇守灵脉的,据说在地底是感应不到灵气的,灵脉被阵法保护着,根本就吸收不到灵脉的灵气,只能吸收灵石中的灵力修炼。

    独自拿着开启阵法的令牌,风云无忌一路缓缓的前行着,随着前进,一道一尺多宽的光门出现,只能允许一人进人,这是一个光的世界,各色的光芒充斥在通道的四周,使人看了头晕目眩,在流动着的五色光芒的脚下,风云无忌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徐徐的向前走着。

    大约走了有一刻多钟,终于到底了,其实这个地底的灵脉并不深,只是距离地面四五里的样子。

    风云无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地底灵脉,在缥缈宗灵脉修炼过的他,发现这个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缥缈宗的灵脉就如同一道胳膊粗的泉水,不停的咕嘟咕嘟的冒着灵气,而眼前的分明就是一条三丈宽的大井,灵气喷出的量至少是缥缈宗的数万倍还还要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