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战许阳
    “不,你说的是错误的,我现在的实力是周国的第一高手,缥缈宗就要成为周国的第一大派了!”许阳已经心神摇动,但是还是强自说道。

    “我的师傅虽然不及你的修为高,但是他收的弟子却是各个都是出类拔萃之辈,你孤家寡人一个,几年后你还是我们的对手吗?”风云无忌继续火上浇油道。

    “我不认输,我怎么会输给你那个笨蛋师傅!我要得到兽皮残图,换取更加强大的丹药,我将是缥缈宗历史上的第二个元婴修士。”许阳有些疯狂了,神智都有些不太清楚,嘴里絮叨着,右手却是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把飞剑,朝着风云无忌砍去。

    “那么就让我打到你服为止!”风云无忌说完,右手一伸,小黑剑突然出现在手中,直接迎向了迎面而来的飞剑。

    “咔嚓”一声脆响,飞剑被小黑剑就给割断了,化为了两节,一节掉在了地上,插入到了地面之中。

    “不可能!我的法宝飞风剑,怎么会这么脆弱!”许阳满脸不可置信之色,这可是他刚刚得到不久的法宝,他就是靠着它轻松的战胜了云聪,从而废了他的修为的。

    风云无忌趁此机会,左手一把就抓住了许阳的脖子,右手的小黑剑收回,一拳就砸在了许阳的右脸之上,顿时许阳的右脸就肿起来老高,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还带着几颗牙齿。

    左掌的吸血神藤伸出一段小红芽直接进入了他的丹田之中,刺破了丹田,废了他的修为,顿时许阳就如同被抽了筋一般,变成了一根软面条。

    左掌一松,许阳掉在了地上,风云无忌趁势,左右开弓,无数记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不一会儿的功夫,许阳的脸就如同吹了气的气球鼓了起来,而口腔中的牙齿全部的被打了出来,嘴角的鲜血顺着脖子流到了地上,此时的许阳已经陷入了呆滞之中,好像全身的精气神都没有了。

    “全完了…全完了……”许阳喃喃自语,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

    风云无忌不再理会许阳,而是转身来到了云聪的身边,低身双臂轻舒,把云聪抱起来,看着他那安详的睡容,心中不由的一阵绞痛,步履踉跄的,向着埋葬缥缈宗历代掌门的墓地走去。

    墓地中的杂草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一个早就挖好的坑,坐落在墓地的一旁,想必这里就是云聪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安葬之处吧,风云无忌暗自的猜想到。

    走进了一看,发现坑有着一米多深,里面有着一个石头做成的棺材,盖子是虚掩着,从缝隙之处可以看到里面是空空如也,在旁边的土堆上,斜着放置着一个玉石的墓碑,上面书写着:“云聪之墓!”。

    风云无忌没有想到师傅云聪已经把自己的后事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有一天不行了,直接进入棺材等死。

    把云聪轻轻的放在了地面上,左手一翻手中出现了数百块的墨玉,右手的张开,异火在融炎诀的催动下,腾的一下冒出了一尺多高,一块接一块的墨玉投入到了异火之中,当一块墨玉进入异火的时候,立马就被异火融化为了一团拇指大小的黑色的玉液,随着墨玉的持续投入,墨玉液团越来越大,最后有着足球那么大。

    左手停止了投放墨玉块,而是开始不停的掐诀,灵力在法诀的操控下慢慢的流转,随后法诀一收,左手一挥,一大团的灵力进入了墨玉团中,顿时墨玉团就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

    风云无忌的右手异火一收,小黑剑随即出现在了手掌之中,等墨玉液团慢慢的稳定成型后,就形成了一个圆柱体,大概有着半米多长,通体散发着墨玉那种黝黑发亮的光芒,小黑剑飞速的在墨玉柱子上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一个惟妙惟肖的缩小版的云聪就出现在了地上。

    右手灵力发出,对着云聪的尸体一招,顿时云聪的尸体飞了起来,异火再次的在右手之中出现,迅速的包裹了云聪的尸体。

    “呼”的一声,云聪的尸体就变为了团白灰,并从里面掉出来一个兽皮残图,左手一翻一个玉瓶出现,骨灰在灵力的操控下,徐徐的飞入了玉瓶之中。

    右手一招玉瓶飞入了风云无忌的右手之中,然后轻轻的把玉瓶放在了墨玉像的右手之中,两手轻轻的把墨玉像放入了棺材之中,右手轻轻一挥,棺材盖子盖上。

    双手飞速的掐诀,一股灵力旋风,裹着大量的泥土慢慢的把棺材覆盖,形成了一个圆圆的鼓包,把云聪刻好的墓碑,直接戳立在了坟头之上。

    小黑剑飞速的在墓碑之上,刻下了“弟子风云无忌立!”的字样,然后小黑剑收回体内,对着墓碑跪倒在地,“嘭嘭嘭”三声,额头因为磕在了泥土之上,竟然沾染了许多的黄泥。

    “师傅!你的仇我给你报了,你放心我对找到两个师兄和师姐的,并发扬广大缥缈宗的。”风云无忌对着墓碑喃喃自语道。

    把掉在地上的兽皮残图拿起直接放在了黑戒之中,起身飞向了许阳所在的地方。

    此时的许阳已经恢复了神智,用阴狠的眼神盯着风云无忌慢慢的走近了自己,当离他还有三尺的时候,他色厉内荏的问道:“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希望你能老实回答!”风云无忌对他背后的组织极为的感兴趣,他冥冥中有着感觉,这个组织将是自己在朱雀大陆的最大敌人,而魂天魔尊和万无常肯定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

    “我告诉你,你就放过我好吗?”许阳像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希冀,语气顿时一软,哀求道。

    “害死我师傅的仇,我是不会不报的,所以我可以让你死的没有一丝的痛苦!”风云无忌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许阳,脸色阴柔的说道。

    许阳一听知道今日难逃一死,于是冷冷的说道:“你也甭想从我的口中得知什么,我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说完用早就藏在袖口的一把小匕首,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没想到,你临死之前倒是足够的硬气,不过你不配死在我缥缈宗的地界上!”说着右手一挥,一团异火直接把许阳的尸体焚烧了个干净,右手随后掐了个法诀,一道灵力旋风吹过,顿时许阳存在的痕迹彻底的抹杀了。

    缥缈宗的山门外,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看身形就知道这个正是一直追踪风云无忌的黑衣人,他正站在了白雾区外,上下的打量着这个牛头山,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小小的山脉之中竟然还有如此高明的阵法,看来这里就是那个风云的老巢了。”

    正在他束手无策之时,白雾一阵翻涌,露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风云无忌一脸落寞的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风云,你果然在这里!”黑衣人在看到风云无忌的时候,不禁呵呵一笑道。

    风云无忌听到声音后,从自己的思绪中迅速的恢复过来,抬头一看,顿时脸色微变,故作镇定的说道:“是你!没想到你追的这么紧,竟然能够追上我的赤炎龙驹。”

    “哈哈哈!”的一阵大笑,黑衣人徐徐的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还没有走!”

    风云无忌知道今天的这一场大战,肯定是避免不了了,于是心神迅速的稳定了下来,淡定的说道:“既然让我死,那么起码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你是什么人,又是什么组织?”

    “既然你要死了,看在兽皮残图的份上,我也就让你明白我们组织的冰山一角。”黑衣人觉得风云无忌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而兽皮残图到手后,主上一定会赐给自己更多的丹药,使得自己甚至能够踏入化神也说不定,于是得意的说道。

    “我的组织叫什么名字,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组织的势力却是极为的强大的,你知道你的行踪我是怎么掌握的吗?实话告诉你就是因为我组织中的无数人为我提供消息,我才能准确的掌握你的行踪,否则天下之大,找一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黑衣人徐徐的解说道。

    “这么强大的组织,那么天空之城的各大势力就不管吗?就允许它存在下去!”风云无忌提出了疑问道。

    “说起来我还是要佩服我的主上的手段的,他竟然能够隐忍了上百年,还不走到前台,整个朱雀大陆除了组织内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知道的已经彻底的被灭杀了,我们组织在各个势力,不论你势力大小,是修真之人还是凡夫俗子都有着我们组织之人,一是打探消息,二是准备响应主上的大计划。”黑衣人一脸崇拜的说道,眼神之中满是狂热之意。

    “既然你不想说你组织的事,那么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谁?这样我死了后,也会瞑目的,还有这个兽皮残图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风云无忌见从黑衣人的口中套不出一点关于他们组织内部的有用消息,于是转念一想,改变话题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