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七十章 许阳
    “其实当年我没有说实话,当年和我一起发现你的还有一人,他是天空之城下来历练的人,叫做陆达,有着元婴期的修为,他把你的兵器拿走了,那是一把泛着血色光芒的大戟,我是在他走后,才发现的你,也不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竟然没有对你下杀手,也许是怕当时的天雷劈他吧!”云聪缓缓的说道,双目微眯陷入了回忆之中。

    “这个陆达是什么来头?”风云无忌问道。

    云聪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也是后来打听到了,说他原本是天空之城下来历练的弟子,因为得罪了什么人,一直在被追杀!其他的就没有消息了。”

    “师傅,你又是怎么一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风云无忌听了云聪的话,知道短时间内,血魔戟是不会被找到了,于是开始关心起来云聪的伤势来。

    云聪微微一笑道:“云风,不要难过,我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我本来以为你们四人我这辈子是见不到了,谁知老天开眼,让我在即将临死之际,见到了你,我心甚慰,起码有人给我收尸了,不至于让我暴尸荒野,以后有时间回来在我的坟头上柱香就行了!”

    风云无忌发现云聪对生死已经看的很开了,丝毫没有对于死亡的恐惧,于是安慰道:“师傅,你放心,我一定能够找到两位师兄和师姐,让他们回来给你上柱香的。”

    “咳…咳…咳…”云聪一阵咳嗽声,使得他暂时无法说话,风云无忌连忙在他的胸口按摩了几下,使得他吸气顺利。

    “我估计我挺不过今天了,我现在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你,将来你见到了你的师兄和师姐,就告诉他们,并告诫他们不到元婴不要回来给我上香。”云聪缓过来慢慢的说道。

    “恩!”风云无忌用力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事情还要从我们的那位元婴祖师说起,当年他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张兽皮残图,带回了宗门,至于这张兽皮残图中有着什么秘密却是没有说,只是说让妥善的保管,将来有一天缥缈宗将因为它而崛起!”云聪断断续续的说道。

    风云无忌左手一翻,一张兽皮残图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递给云聪说道:“你说的可是这块兽皮残图?”

    云聪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兽皮残图,然后打开一看,摇了摇头说道:“兽皮的材料一样,但是里面的线不一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这块兽皮残图应该和我的那块是一起的,只不过被人给分开了,具体被分成几份我就不知道了!”

    “师傅,这么说来你的伤和兽皮残图有关?”风云无忌问道。

    “不错,有着一个秘密的势力一直的暗中查找兽皮残图,也怪当年我心慈手软,没有把我那个不成器的师弟给杀了,使得他竟然进入这个秘密势力,当他知道兽皮残图的事情后,竟然数次来缥缈宗偷取,但是幸好他修为没有我高,都没有成功,谁知这次他竟然结成了金丹,所以我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废了修为。”云聪说道。

    “我这个师叔是谁?我一定要找他为你报仇!”风云无忌打断了云聪的话,说道。

    “你的这个师叔叫做许阳,不过他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兽皮残图,因为我已经把它藏在了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地方,他拿走的是我仿制的一块,里面的路线都是错误的。”

    “真正的兽皮残图其实一直在我的胃里面,等我死后,你把它取出来吧!记得千万不要让别人得到!”说完云聪头一歪,没有声息。

    风云无忌拿手一探鼻息,确认云聪死亡后,顿时嚎啕大哭,就是在风云家的坟前他都没有哭出来,也许是没有亲身的经历的原因吧。

    “师兄!我就知道你会给我留一手的,你没有想到你师弟我已经在这里整整的监视了你一年了吧!”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背后响起,这个正是云聪口中的许阳,只见他一身土黄色的衣服,身上还有数根野草插着,三角眼,八字眉,软塌的鼻子,方片嘴,一脸阴沉之相。

    “你就是我的便宜师叔许阳?”风云无忌扭过了头,眼中冒着熊熊烈火,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就如同寒冬的冷风,可以吹透衣服,吹进肌肤和心中,使人不自觉的感到一阵冷意。

    “哈哈哈!”许阳一阵狂笑,徐徐的说道:“看在你的到来使得我顺利的得到真正的兽皮残图,而且还送上另一块的份上,今天我就饶了你,我和云聪同门师兄弟一场,怎么也要让他有个收尸之人不是。”

    风云无忌右手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好像随时都能发出致命的一击,他冷冷的道:“今天我就让你给我的师傅陪葬!”然后就冲了过去。

    许阳看着风云无忌冲了过来,丝毫没有害怕,因为凭借着金丹期的修为在这周国是可以横着走的,眼神之中满是不屑之色,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不想活着了,那么今天我就成全你,这样我师兄在那边也有一个说话之人,不至于寂寞无聊!”右手轻轻一挥,就是一道灵力攻击。

    “嘭”的一声,风云无忌一拳就把灵力攻击给打散了,去势不减的朝着许阳而来。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把刷子,竟然能够徒手接下我的灵力攻击,不过那只是我的随手一击,威力不到我全力的三成,本来一个连筑基都不到的小子,我以为你也就一下的事!”许阳对于风云无忌竟然能够接住自己的灵力攻击而惊讶不已,于是面露惊奇之色的说道。

    “小爷的厉害,你还没有尝到呢?今天我就让你一一尝尝!”风云无忌一声大喝道,身体腾空而起,拳头紧握带着丝丝风声,直接击向了许阳的脑袋。

    “马王爷不发威,你以为没有三只眼!看我的绝招-灵力风暴!”许阳有些生气,对于风云无忌竟然敢直接和自己对战,而恼怒不休,于是也是大喝一声,手中灵力转动,一道灵力漩涡在他的灵力操控下急速的成型,飞向了身在半空之中风云无忌,要把他给吞噬掉。

    “嘭”的一声,近百万斤的力气,直接砸在了灵力漩涡之上,顿时漩涡被击了个粉碎,灵力四散而去。

    风云无忌的拳头去势不减,许阳只好伸出左手前去格挡,“咔嚓”一声异响在他的胳膊上发出,“啊!”紧接着他发出一声震天的惨叫,他的左臂如同面条一般垂了下来,他的左臂一下被风云无忌的拳头给打的骨头粉碎了。

    “好大的力量!你是妖兽啊?”许阳额头上冒着冷汗,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本来可以一剑结果了你的,可是那样就太便宜你了,我要把你的全身骨头都打烂了,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为止!”风云无忌停下攻击,冷冷的看着许阳说道。

    “哼”的一声,许阳右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一拍,顿时手中多出了数张符箓,只见他一脸的肉痛道:“今天就让你尝尝我从茅山派得来的符箓的威力。”说完手中灵力运转,那几张符箓化作了一团燃烧的火焰,呼啸着飞向了风云无忌。

    风云无忌右掌轻舒,体内融炎诀运转,一团明亮带着五颜六色的火焰就从手掌之内冒出,这个正是融合八种异火后的异火,顿时那几张火焰符发出的火焰攻击全部被异火所吸收,根本就没有近的了风云无忌的身。

    “你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手段啊!我看你根本就不像是金丹期的修士,你结成金丹肯定投机取巧了,否则的话你的战力怎么还不如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呢?”风云无忌感觉到许阳的战力并不像自己曾经接触的那些金丹修士的战力,于是嘲笑道。

    许阳像是被说道了痛处,顿时脸色有些难看道:“你管我如何晋升金丹的,起码我比我的师兄强,我已经金丹了,而他能却是已经去地下去见我那个死鬼师傅去了。”

    风云无忌傲然道:“在我看来你离我师傅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纯粹小人,而师傅为了发扬光大缥缈宗,可谓是劳心劳力,不辞辛苦,他随便收的一个弟子我就可以打的你满地找牙。”

    “你放屁,在修真界都是一样的,人人都是为了长生不老,争资源,谁占有的资源越多,谁的境界就突破的越快,只有修为提高了,才能占有更多的资源,从而上升的空间也就越广阔。”许阳一直以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于是大声的说道。

    风云无忌并不急着要他的性命,想先把他的道心摧毁,于是说道:“个人的力量在这个修真界是渺小的,你实力高,还有比你更高的,你说的不错,在修真界就是争的是修炼的资源,但是一个门派的力量怎么是一个人能比的了的,你看那些实力强大之辈,有几个是散修,那个背后不是有着一个强大的势力在支撑,他们那个不是伴随着门派的强大而强大的,所以要想走的远,那么不仅要靠个人的天资与努力,还要看你为门派的崛起付出了怎么样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