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重返缥缈宗
    眨眼之间,风云无忌就发现了前方正在飞行的一团血光,血遁之术虽然比起一般的飞行之术要快,但是也要分和谁比,和赤炎龙驹比,它的速度就有些不够看了,当然这也因为墨林的修为低的缘故,要是他也有着金丹期的修为,估计赤炎龙驹就不是这么容易就追上的了。

    墨林听到后面传来破空之声,于是扭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右手一拍储物袋,掏出一个传音符,说了几句后,灵力激发,顿时传音符化作了一道火光不见了踪影。

    “小赤,快点!他发出传音符了,我们要在他的援兵来之前,先把他搞定!”风云无忌发现后,急忙一拍赤炎龙驹的屁股道,而赤炎龙驹屁股受痛顿时速度快了三成。

    左手的吸血神藤,一下子就把正在平行飞行的墨林给卷住了,拉向了自己。

    “给我爆!”墨林眼见自己即将落入敌手,于是大喝一声道,想自爆来给风云无忌造成伤害。

    吸血神藤根本就没有给他自爆的机会,直接从他的口中穿了进去,进入他的心脏,眨眼之间,他就变作了一具死尸,从空中飘下,而储物袋也被吸血神藤给顺势卷走了。

    “小赤,我们赶紧走!”风云无忌把储物袋往怀中一塞,调转马头,朝着缥缈宗的方向而去。

    一个时辰后,墨林的尸体旁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竟然有着元婴的修为,是瞬移来的,他仔细的翻看了墨林的尸体,然后喃喃自语道:“全身精血被吸,会是谁干的?难道是天下还有魔宗之人?”说完就再次的闪身不见了。

    却说风云无忌在马背上翻看着墨林的储物袋,从里面拿出了那个自己眼馋的传送令,仔细的翻看着,这是一个黝黑的令牌,上面刻画着一团蓝色的火焰,别的什么都没有,灵力根本无法注入,于是风云无忌就把它放进了黑戒之中,等待进入了中央城,再打问如何使用。

    墨林的储物袋中还有着下品灵石三千多块,以及大量的墨玉,一些符箓和基本修炼的功法,估计墨家的家底大部分的都在这里了,于是把这些东西都导入到了储物手镯之中,把储物袋随手扔进了一处山谷之中。

    一日后,风云无忌来到了刘国的边沿小城云柳城,云柳城地处刘国和云国还有风国三国的边界之处,平时三国的人都是通过此城来互通有无的。

    风云无忌翻出附近几国的地图,仔细的查看,发现要想尽早的回到缥缈宗,那么就需要横穿整个刘国,那么必然就要经过刘国的第一大宗派乾龙派,也不知道刘喜回来了没有,如果他已经回来了,那么自己就不好通过乾龙派的地盘了,但是看了一眼赤炎龙驹,却是又信心百倍了。

    云柳城是一个不足三十万人的小城,风云无忌行走在其中,放慢了脚步,当走到一个上面书写着醉风楼的酒楼时,腹中已经饥渴的他,双腿一夹赤炎龙驹干瘪的肚子就来到了门前。

    来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他点了一桌子的菜,开始吃喝起来,赤炎龙驹幽怨的看着风云无忌风卷残云的狂扫着桌上的菜肴,口水情不自禁的就掉了下来,小花狗也加入了争抢的行列,正抱着一只比他大三四倍的烧鸡狂啃。

    “嗡”的一声,一只烧鹅飞隔着窗户飞到了赤炎龙驹的面前,这是风云无忌看到赤炎龙驹那副馋像,实在忍不住扔给它的。

    赤炎龙驹高兴的打了一个响鼻,大嘴一张,就把半块烧鹅吃进了肚子之中,竟然连骨头都没有吐出来,三两口一只烧鹅就进了肚子之中,然后继续眼巴巴的看着风云无忌,期望他再次的扔来食物,它没想到做熟的食物是这么的好吃,想想以前吃的那些东西,感觉那些东西都是垃圾。

    “小二,给我来三只烤乳猪,十只烤全羊,二十只烤鹅,三十只烧鸡,给我的那匹马吃,顺便在重新来一份给我的小花狗吃。”风云无忌终于吃的差不多了,肚子之中有了饱感,于是吩咐道。

    “看,这个人的马和狗能吃这么多的东西,我看一定不是凡物!”旁边桌上的人小声的说道。

    风云无忌看了他们一眼,顿时他们不敢说话了,而店小二则是傻眼了,因为这些东西他的店中没有这么多,于是只好惶恐的说道:“客官,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食物,因为一般我们从来不准备这么多的食材!”

    “怎么你开饭店的,还怕遇到大肚汉啊!”风云无忌一愣,有些不悦的说道,但是转念一想,觉得没有必要和人生气,于是微微一笑道:“那么这样,你不管是什么吃食,只要是肉食全部给我上,喂饱我的坐骑和宠物就行了。”

    顿时整个的酒楼的后厨开始忙了起来,无数的各种菜肴一一的端了出来,一处放在了小花狗处,一处放在了赤炎龙驹之处。

    顿时两只妖兽的进餐引来了街上无数人的围观,这是风云无忌的目的,他要制造自己在云柳城的证据,这样韦索三人的危险就没有了,虽然自己危险了一点,但是以赤炎龙驹的脚力,就是碰到元婴期的老怪也敢赛一赛。

    黑衣人在墨家没有收获,顿时大为的光火,于是元婴期的实力爆发,一口婴火喷出,霎那之间,墨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无数的人在里面惨嚎着被火焰所吞噬,不一会儿功夫这里变为了一片烧焦了的废墟。

    黑衣人连续的发出了数个传音符,数道火光飞向了四面八方。

    话说风云无忌等待着赤炎龙驹吃饱了喝足了,于是一抓早就吃饱了正在沉睡的小花狗,把它塞入怀中,就骑上马扬长而去了,桌子上放着整齐的三十块下品灵石,顿时店小二和掌柜的眼睛都直了,而街上看热闹的人都赞叹掌柜的运气好,碰到仙人了。

    一路急行,马不停蹄,路经乾龙派的时候,也没有被发现,因为赤炎龙驹的速度太快了,等乾龙派的人发现有人经过,已经不见了踪影,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终于风云无忌赶到了缥缈宗的山下,这里还是像往常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变化,牛头山还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让赤炎龙驹自己去觅食,他却是施展了风翅,朝着牛头山而去。

    站在了白雾区,风云无忌是感慨万千,当年离开的时候,自己还没有恢复记忆,门中师傅云聪,两个师兄和一个师姐的音容笑貌犹如昨天一般,不时的回响在他的耳边。

    双手不停的掐着法诀,这是缥缈宗的白雾区开启法诀,只见双手的灵力结成了一道符直接印在了白雾之上,顿时白雾四散开来,形成了一个通道,风云无忌飞快的穿过通道。

    然后身后的风翅闪动,从小谷中冉冉升起,一直飘到了缥缈宗的大殿之处。

    他顿时愣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竟然是云聪,此时正在晒着太阳,眼镜微眯,一副享受的模样。

    “师傅!”风云无忌有些哽咽的叫道,看着已经有些憔悴苍老的云聪,他脸上满是泪水。

    云聪噌的一下子就从迷糊之中坐起,自言自语道:“又做梦了!看来是想我的弟子和女儿了!”说完又一次的躺下了。

    但是这次他感觉不到太阳的照射了,于是抬眼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自己身旁什么时候有人了,竟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接近自己,自从修为尽失以后,自己的灵感是越来越不如从前了。

    “师傅!是我云风!”风云无忌看云聪还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再次的张口叫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颤抖,以及兴奋之情,他以及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想当年要不是云聪救了他的话,他的命可能就没有了。

    “是云风!”云聪终于看清了半空中屹立的风云无忌,正是他挡住了自己晒着的太阳光,于是颤巍巍的低声说道。

    风云无忌落了下来,拉住云聪的手说道:“师傅,我记起来我叫什么名字了,我叫风云无忌,来自玄武大陆,我这次回来是寻找我的一件兵器的,不知道当年你捡到我的时候,是否看到过。”

    云聪的脸色发黄,浑身冒着冷汗,不能说话,从嘴中颤抖的说道:“云风,你弄痛我了!”

    风云无忌这时才发现云聪的异样,因为刚才他过于兴奋,并没有仔细的探查,现在一看才发现云聪竟然修为尽失,成为了凡人,而且身体的机能在不断的减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云无忌顿时大急问道。

    云聪用手来回的按摩着被风云无忌捏痛的手腕,看着风云无忌焦急的眼神,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他缓了口气说道:“云风,这个事情说来话长,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你不是想要找你的兵器吗?我都统统的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