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墨林
    “哼”的一声冷哼,石万仇有些不太高兴,但是还是解说道:“好了,不要哭了,成何体统!我还要提醒你这块令牌有效期是五十年,而且你们这里距离中央城以你筑基中期的飞行速度,不眠不休的话也要三十年,所以我劝你等你墨家有金丹修士了,再安排人去吧!否则即使到了天空之城,也是那里的最底层,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你要知道天空之城的金丹期修士就如同地面上练气期修士一样多。”

    风云无忌看着墨林手中的令牌,顿时心中一热,心中想着如何也搞到一块,这样就可以进入天空之城,否则的话至少也要元婴期才行。

    看到了风云无忌火热的眼神,石万仇笑了笑说道:“小兄弟,你也眼馋啊!可惜的是这种令牌不好搞,否则的话送你个十个八个的又有何妨!”

    墨林听了顿时一阵愕然,看着两人,心中不免就把风云无忌给恨上了,因为石万仇他可是不敢得罪的。

    “墨家主,你要好好的招待我这位小兄弟,我走了!”石万仇好像是有着急事,看了二人一眼后,就直接消失,风云无忌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元婴期修士的神通瞬移。

    一道火光这时正好从外面飞进了大殿之中,墨林伸手接住,顿时里面传出一句话:“截杀骑着一匹独角马之人!”

    风云无忌顿时大惊,没想到黑衣人的势力这么大,自己本以为已经摆脱了他们了,没想到这个墨家也是他们的一个势力点。

    墨林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风云无忌,心中在做着挣扎,好一会儿好像是下定了决定,冷冷的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你简直是我墨家的福星,今天我不仅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传送令,还能把你杀了,在主上那里得到奖赏,从而金丹有望了!”

    “墨家主!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组织,这样我死也瞑目了!”风云无忌想打问对方的底细,于是问道,现在他的心已经安定了下来,既然躲不过,那么他不介意在这里大开杀戒。

    “什么组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听命令行事,否则的话就没有丹药吞服,那样的话我将全身经脉断裂,生不如死,每天都要接受万蚁蚀心之苦。”墨林随口回应道,他今天确实是有些高兴的过头了,如果在平时他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因为组织的头一条就是泄露一丝组织秘密者,将受到整个组织的追杀。

    风云无忌顿时一愣,想到这是拿丹药控制人,估计这个跟万药谷脱不了干系,顿时一阵头疼,自己还没到天空之城,就被万药谷的人给盯上了,看来前途坎坷啊!

    “小子,你受死吧!希望你到了那边,不要怪我!”墨林身为筑基中期的高手,大喝一声,双手飞快的掐诀,一道道的灵力刃飞行了风云无忌。

    风云无忌五行不灭体运转,双手紧握成拳,连环出击,顿时只听一阵“嘭嘭”声,从他的拳头和灵力刃之间发出,他大喝道:“墨家主,这是你逼我的,今天你死了不要怨我心狠手辣!”

    “你是修炼的是魔界的炼体之法?”墨林见到风云无忌竟然能用肉身对抗自己的灵力攻击,于是发问道。

    “怎么修士不可以炼体吗?”风云无忌还是头一次被人叫破修炼魔界的炼体之法,所以有些纳闷,反问道。

    “据我所知整个朱雀大陆就没有炼体之人,我也是在一本典籍上看到过这样的记载,才会知道,难道你是魔界之人?”墨林上下的打量着风云无忌,想从他的身上找出点什么。

    “既然撕破了脸皮,多说无益,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风云无忌冷冷的说道,手上的拳头飞快的击打着灵力刃,顿时他的身前一阵灵力爆破之声。

    脚步紧跟之上前,现在他距离墨林不足一丈远,他的每一拳发出,都会带出嘶嘶的撕裂空气的风声,脸上面色坚毅。

    大殿外的人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都跑了进来,当他们看到练气期的风云无忌竟然开始慢慢的压制住了自己的家主后,顿时纷纷出手攻击。

    顿时无数的符箓漫天的飞起,发出无数的冰箭攻击,风刃攻击,还有火焰攻击,包裹向了风云无忌。

    这些人的修为都不高大部分是练气期的,只有一人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他双手掐诀也是激发一道道的灵力攻击,灵力变化成刀枪剑戟飞向了风云无忌。

    “墨家主,既然今天你想灭门,那么我就成全你们!”风云无忌大喝一声,因为无数的攻击已经扰乱了他的攻击节奏,因为每一拳只能打破一道灵力攻击,但是面对着上百道的符箓灵力攻击,他有些手忙脚乱,目不暇接,几十道的攻击都打在了他的身上,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是也是一阵阵的疼痛,甚至有时发力的时候都会受到影响。于是他停下了肉身攻击,双手一番,顿时各自握着一把风刃乱舞符,估计每只手中至少是五张,灵力激发,直接甩向了墨家之人。

    “看我的-风刃乱舞符!”风云无忌一声怒喝,顿时十几道风刃漩涡形成,开始切割着攻击来的符箓形成的灵力攻击,这些冰箭之类的符箓顿时被风刃乱舞给绞了个粉碎,根本近不了风云无忌的身。

    “再接我的-暴风骤雨符!”又是十几张的符箓打出去了,只见无数的小型冰箭慢慢凝结在空中,被风力一吹,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射向了墨家之人。

    “休要伤我墨家之人!”墨林见风云无忌的符箓威力巨大,堪比自己发出的灵力攻击,甚至还要厉害一点,不由的面色大急,双手一拍储物袋,各自握住了一把吴钩剑,飞身劈向了风云无忌。

    “来的好!”风云无忌低喝一声,右手的小黑剑顿时射出了一道一米多长的剑芒,直接扫向了墨林攻击来的吴钩剑之上。

    “咔咔”两声轻微的响声,墨林的吴钩剑就被削的之上下一小半了,而剩下的两节还悬浮在半空之中,去势不减的飞向了风云无忌,他见到飞来的两节剑尖,于是左手握拳,连续的两拳就把两只剑尖击飞,而且因为用力巧妙,剑尖改变了方向,在他的巨力之下以更快的速度飞向了墨家的两个离他近的人。

    以小黑剑的锋利程度,就是结了妖丹的独角蟒王,一向以肉身防御著称的妖兽之皮,都被它轻松的割裂,何况区区两把灵器呢?

    “噗”的一声,墨林灵器被毁,导致心神受伤,喷出了一口鲜血,神色顿时萎靡了不少,大叫道:“不可能!你的小剑怎么会这么厉害!”

    “家主!”墨家之人看到墨林受伤后,顿时大急叫道,根本不管身前即将到来的风刃乱舞符和暴风骤雨符的攻击。

    顿时风刃漩涡把他们的身体都绞碎了,无数的冰钉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不到眨眼之间,他们都死于非命,地面上满是绞碎的血肉,甚至还有一些骨头的碎片在里面,泛出一点白光,这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了,都被搅合在了一起。

    风刃乱舞符和暴风骤雨符的威力不减,都击在了大殿的墙壁之上,顿时墙壁轰然倒塌了,两半截剑尖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威力来,就直接穿出了大殿,不见了踪影。

    “我与你势不两立!”墨林见到自己墨家子弟能修真的就剩下自己后,顿时急怒攻心,再次的喷出一口鲜血道。

    “我说过,这是你逼我的,你既然在修真界混,就应该知道修真界的残酷,既然我们已经是敌对的了,那么不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话,那我们不是白在修真界混了吗?”风云无忌面无表情的冷冷说道,他自从风云家被灭了门,就已经变的对于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了,灭杀噬魂宗的时候,自己也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鬼族也是如此。

    墨林用他那即将喷出火的斗鸡眼盯着风云无忌,色厉内荏的道:“难道你就不怕万火山追究吗?你就不怕我的组织对你进行整个大陆的围杀吗?”

    “哈哈哈”的一阵大笑,风云无忌道:“你以为你墨家在万火山的眼中是一根葱了,我告诉你没有了你墨家,就会有李家,张家,马家等这些人来为万火山服务,你的组织本来就在和我敌对,我还怕什么?何况他们知道是我杀的吗?”

    墨林等的就是风云无忌放松的机会,只见他大喝一声:“血遁!”就见他变作了一团血雾,呼啸而去。原来他见打不过风云无忌,所以想等回到组织之中报信,让组织出手。

    “小赤!”风云无忌见到墨林跑了,顿时暗恨不已,自己刚才大意了,于是大声的呼喊道。

    一道火光闪过,赤炎龙驹就出现在了风云无忌的面前,只见他双脚一跺地,就跨上了马背,然后喝道:“给我追!”赤炎龙驹就载着他化作了一团火光,追向了墨林消失的方向,风云无忌知道血遁术激发需要消耗一半的精血,而且以墨林的修为,估计最多跑出三五十里,自己有着赤炎龙驹在,肯定能够追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