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救人
    小花狗还在睡,当风云无忌骑着赤炎龙驹回来的时候,它正睡的香甜,还禁不住的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睡姿,继续沉睡着去寻找属于它的周公。

    风云无忌一把把小花狗抄起来,放入了怀中,心中暗自腹诽不已道:“这收的三个小弟竟然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把小花狗带走,就知道顾着自己!”

    当风云无忌骑着赤炎龙驹来到客栈的时候,发现客栈中竟然围着数十个人在议论纷纷,而且店老板正在嚎啕大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客官你可回来了!出大事了!你的那三个朋友被人劫走了,这是给你留下的信!”店小二最是眼尖,看到了骑着马的风云无忌,于是立马分开人群走的他面前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风云无忌可是知道韦索三人就是金丹期的修士也不能毫无声息的把他们带走,但是看这里竟然没有打斗的痕迹,于是禁不住问道。

    店小二整理了一下思路,稳了稳神,神色慢慢的平缓下来,缓缓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时辰前,一伙黑衣蒙面之人包围了我们客栈,扬言只要风云出来,并交出来什么东西,就放过这个镇子,否则就杀光这个镇子上所有的人,你的三位朋友气不过,出来和他们理论,没想到其中一个黑衣人一出手就把他们制住了,然后就留下了这封信,还勒令我们掌柜的天亮之前找到你,否则的话就会烧光客栈,杀光镇上所有的人。”

    风云无忌顿时明白为何掌柜的嚎啕大哭了,伸手接过了一个信封,打开发现里面只是写着一句话:“交出兽皮残图!”落款是一个鬼面的印记,于是问道:“他们没有说让我到哪里赎人吗?”

    “说了,好像是叫做什么潜龙渊,在此处东北千里之处的郎芒山中,还说了时间是三天之内。”店小二双眉微皱像是在极力的回想,然后以有些不太确定的口吻说道,。

    “小赤,我们走吧!说不准以你的速度还能追上他们!”风云无忌一拍赤炎龙驹的屁股说道,同时心中暗自想着自己到底是哪里泄露了行迹,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了。

    一道火光闪过,一人一马朝着东北的方向而去,按照赤炎龙驹的速度,风云无忌估计不到半个时辰绝对能够追上这帮人。

    一边走风云无忌一边思考如何的救人,当他看到身下的赤炎龙驹的时候,顿时就有了主意,于是对着赤炎龙驹耳语了一番。

    当风云无忌看到一群足有十几个黑衣人正在御剑而行的时候,时间不过才过去了一刻多一点,赤炎龙驹一个加速就超过了他们,并拦住他们的去路,双方御空对峙着。

    “大哥,你来救我们来了!”麻杆和肥猫本来垂头丧气的样子在感觉到队伍停了下来,不由的抬头一看,发现了前方拦路风云无忌,顿时变的很是兴奋大声的呼喊道。

    韦索被麻杆和肥猫的呼喊之声从沮丧中叫醒过来,看到风云无忌后也是双目放光道:“大哥,我就知道你最是仗义,不会放下刚认的小弟不管的!”

    “都给我闭嘴!”一个黑衣人站了出了对着三人严厉的喝道,同时扭头看着骑在马背上的风云无忌道:“想必你就是风云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追来了,既然这样就把我们要的东西交出来吧!”

    “你们要的是什么东西,风云又是谁,我过来是让你们放了我的兄弟的至于你说的这个人我不认识。”风云无忌脸上神色不变的说道,他可不想被人认出来,因为有着两大势力在寻找自己,一明一暗,想必眼前的就是暗中之人了。

    “哼!”的一声,黑衣人冷冷的道:“风云,你不用装了,我们的势力范围之广大,能力之大,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在这个朱雀大陆,就是一只苍蝇都有它的出处,而你不过是在前面不远处突然冒出来的,所以你一定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错不了!只不过你的易容之术甚是高明,否则的话我们早就找的你了!”

    看着眼前黑衣人笃定的认为自己就是风云,而且从他的话中知道,他们的势力是极其的强大的,否则自己的行踪他们怎么会这么清楚,就连自己易容他们都了解的这么清楚,于是他索性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道:“没想到,你们势力这么大,我自认为自己的易容之术,天下人很难看的出来,没想到倒是漏了一个最主要的,那就是突然出现的身份问题,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势力?”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既然你承认自己是风云的话,那么就请你把东西交出来吧!”

    “我不交又如何?给你们这些藏头露尾之辈,我还不如直接还给飞龙派呢?好歹我也是飞龙派的外门弟子。”风云无忌见对方不回答自己的话,反而是对自己的兽皮残图很是感兴趣,于是微微一笑道。

    “大哥,什么东西?你就交给他们吧!这东西能有我们兄弟的命重要啊!”韦索听的一头的雾水,但是他现在急于想被救出去,于是开口说道。

    “看你兄弟都说了,东西哪里有命重要,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黑衣人盯着风云无忌冷冷的说道,同时暗自的看了一眼韦索,感觉这个小子竟然是这么的可爱,帮着自己说话。

    “东西交给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你先放了我的三位兄弟,我把兽皮残图挂在我这个坐骑的角上,等你们放人,我就交东西,否则的话我就毁了它。”风云无忌把早就想好的主意说了出来,同时手中的火焰冒出,烧向了兽皮残图。

    “住手!我答应了!”黑衣人看着兽皮残图竟然在风云无忌手中的火焰下慢慢的变形了,暗叹风云无忌的火焰变态,赶紧的出声制止道。

    “这才乖!先把人放了,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跑了不成。”风云无忌继续说道,手中的火焰再次的接近兽皮残图。

    “放人!”黑衣人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大哥,你太有才了,我太佩服你了!竟然敢孤身一人前来救我们,让我感激的五体投地。”韦索在一恢复自由后就跑到了风云无忌的身后,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大哥,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大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麻杆也是一脸的贱笑,来拍风云无忌的马屁。

    “你们都没事吧!”风云无忌问道,但是眼神还是紧紧的盯着黑衣人,怕他们突然实施袭击。

    “大哥没事!”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小赤他们就交给你了!”风云无忌一拍赤炎龙驹的屁股道。

    顿时一道火光闪过,三人被赤炎龙驹就给带走了,场上只剩下了风云无忌一人。

    “老大,那个兽皮残图还在那匹马的角上挂着呢?”一个机灵的黑衣人顿时反应过来说道。

    “那还不快去追,留下一个人,给我把他杀了!”黑衣人顿时大急,吩咐道,然后都御剑去追赤炎龙驹。

    “小子,受死吧!”留下的黑衣人御剑来到了风云无忌前方三丈之处,阴笑道。

    只见他右手飞快的在掐着法诀,身后灵力波动,一支支灵力箭散发着浓郁的灵力波动,上面的点点寒光使人见了遍体生寒。

    风云无忌微微一笑道:“我们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看你最多也就是筑基中期的实力。”

    双手一番,各自握住了三张符箓,灵力催动直接甩向了黑衣人,顿时六团红红的火焰就把黑衣人给包裹住了,六朵异常鲜艳的火莲花缓缓的舒开了它的花瓣,散发出炙热的气息。

    “啊!”的一声惨叫,黑衣人从半空中摔了下去,准备激发的灵力攻击因为半途强行终止,造成了灵力的反噬,使得他没有做好准备,就被烈焰莲花符给烧了正着,最为关键的是这符箓竟然有着六张之多,使得他上下左右前后都无法躲避。

    风云无忌背后的双翅一震,跟着下来了,看着已经被烧得有些面目全非的黑衣人,身上还冒着丝丝的火苗,不停的在地上翻滚着,于是说道:“怎么样?我说过我们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你卑鄙,竟然用符箓攻击,而且也不打个招呼,让我做好防备!”黑衣人嘶哑的带着异常怨恨的声音从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嘴上发出了,同时还喷出一股黑烟。

    “我傻,还是你傻!怎么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到我的智商一下子跟不上了,我们是在生死战,你有没有搞错,这不是宗门比武,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风云无忌有些发笑,于是调侃道。

    “我死不瞑目!”一声大吼从黑衣人的嘴中发出,然后就听“嘭”的一声,他竟然自爆了,幸好风云无忌离得远,而且筑基期修士自爆威力不是很大,否则的话风云无忌也会受伤的。

    风云无忌捡起了他的储物袋,打开把东西都放进了自己的储物手镯中,然后往地下一扔,就飞走了,现在储物袋已经不被他看在眼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