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石涧西之死
    山洞中连续三天的时间,风云无忌都在炼制符箓,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三天的时间里他炼制成了风刃乱舞符一百张,烈焰莲花符三百张,暴风骤雨符三百张,看着地上一堆的符箓,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暴风骤雨符的威力一般,但是烈焰莲花符的威力却是要大的多,这是他试验过后得出的结论。

    三天的时间里,小花狗也吃了三天的饱饭,一只水属性的妖兽和一只火属性的妖兽都进入它的小肚子之中,每次吃完一只妖兽后,都会打一个饱嗝,然后倒头就睡。

    “史涧西,你个奸细这次证据确凿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一声大喝从山洞外面传了进来,风云无忌听到后,迅速的把地上的符箓都收入到了储物袋,昏睡的小花狗也被他一把抄起放入到了怀中,然后举步出了山洞。

    只见半空中一前一后飞着两个人,到了距离山峰百丈的时候,前面的人停了下来,转身后一脸忧郁的对着后来之人说道:“马英,你有必要这样穷追不舍吗?你这不是逼着我向你下杀手吗?本来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把我放了,既成全了我们师兄弟一场的感情,又可以得以活命,你何乐而不为呢?”

    “史涧西!都怪我瞎了眼,错看了你,宗门之中就属你我的关系好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是奸细,竟然偷盗了宗门的宝物兽皮残图,你说吧,你把兽皮残图藏哪里了?”马英追了上来怒喝道,他们都没有发现百丈外隐在山洞中的风云无忌,所以说话的声音很大,被山风直接吹进了风云无忌的耳朵。

    “实话我已经说了无数遍了,我已经交给了和我接头之人,不在我的手中了。即使你杀了我也得不到兽皮残图了!”史涧西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你既然已经交了给了接头之人,那么为什么那个黑衣人还朝你要,甚至还要击杀你?”马英一脸的戾气,说话的声音拔得很高,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的手中没有兽皮残图!”史涧西双手一摊,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他也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组织在杀人灭口呢。

    “既然你不主动交出来,那么我就先杀了,这样即便你有兽皮残图在手,也没有性命去享受它带来的好处了!”马英见史涧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顿时急了恨恨的说道。

    只见他浮身在半空之中,双手不停的掐诀,顿时无数的灵气开始朝着他汇集而去,等灵气汇集成一个巨大了灵气团的时候,他大喝一声道:“史涧西,你去死吧!接我的终极绝招-灵气风魔爆!”

    “马英,你的招式作为师兄,我清楚的很,根本是奈何不了我的!”史涧西微微一笑道,只见他双手也在飞快的掐诀,身后的长剑“锵”的一声,从剑鞘之中飞出,然后朝着灵气团直劈而下,长剑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拖着长长的灵光。

    “给我爆!”马英大喝一声,灵气团还没有到史涧西的身前,就“轰”的一声爆裂了,顿时灵气气浪从爆炸的中心之处蔓延开来,吹得马英和史涧西的衣服猎猎作响,身形也被气浪冲出了数丈远,从而史涧西的飞剑一击也落了空。

    这时只见马英双手握着一杆长枪,全身灵力激射,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直接飞向了史涧西,在枪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灵力团,呈梭形,当临近史涧西的时候,大喝道:“史涧西,你以为我的灵气风魔爆是杀招吗?真正的杀招是我的下品法宝-子午回龙枪,发出的子午灵力梭!”

    刚刚收回飞剑的史涧西,猝不及防之下,只好双手连挥,一层层的灵力护盾不停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口中喝道:“好你个马英,竟然和我耍心眼!”

    “嘭…嘭…嘭”的声音响起,子午回龙枪迅速的穿透了一道道的灵力护盾,直追身形不断后退的史涧西。

    风云无忌本想现身,把自己得到的兽皮残图交出来,可是看了他们的架势,就灭了心思,心中暗自琢磨这个兽皮残图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是你逼我的!”史涧西一时处于下风,不由的焦急的大喝道,全身灵力运转,一颗鸽蛋大小的金色珠子从他的口中喷出来,直接砸向了马英。

    “史涧西,只要我能拖到大长老来了,就是胜利,你即使用出本命金丹,也不能奈何我!”马英对于史涧西喷出的金丹置之不理,一脸轻松的说道。

    “给我爆!”史涧西大喝一声,顿时金丹在距离马英不足三尺的地方爆炸开来。

    “你不要命了,竟然自爆金丹…….”马英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声音都有些发颤道。

    “这样你总比我先死不是!”史涧西一脸惨笑的说道。

    金丹的爆炸使得马英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金丹之力炸去了半截身子,只留下了一条左腿和左臂,加上一颗脑袋,金丹期的修士生命力就是顽强,即便是这样了,他也没有死,而是对着风云无忌所在的山洞道:“里面的朋友,热闹已经看完了,出来吧!”

    风云无忌听到声音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于是转身从山洞之中出来了,看着半空中已经两败俱伤的二人,缓缓的道:“两位长老,你们这是又何必呢?只要你们告诉我你们说的兽皮残图有什么秘密,我不介意把它送给你们!”由于战斗二人距离风云无忌所在的山洞很近,所以他才会被发现。

    “兽皮残图竟然在你的手中!”最先反应过来的史涧西用虚弱的声音问道。

    “不错,当日你交出了兽皮残图后,我尾随了黑衣人,把他给灭杀了,从他的手中得到了兽皮残图,可是他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史长老你可以告诉我你加入的是什么组织,要这兽皮残图干什么用?”

    “这个我不能说,不过既然知道了兽皮残图的下落,我劝你还是赶紧的把它交出来,否则的话,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的。”

    “嗖”的一声,一道火光从马英的左手之中发出,然后头子一歪,从半空之中掉了下去。

    “坏了,他一定是通知东方成了,我们快跑吧!”史涧西见到后顿时大惊,因为东方成过来的话,他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史长老,我劝你还是说出来的好,否则的话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风云无忌没有一丝的惧怕,大不了把兽皮残图交出来,但是里面的秘密自己却是想知道,于是威胁道。

    “哼”的一声,史涧西冷冷的道:“是谁的葬身之地还不一定呢!我杀了你正好可以得到兽皮残卷,将功补过!”

    说完就开始双手掐诀,而此时的风云无忌则是大喝一声道:“看我的符箓攻击-烈焰莲花!”双手各自攥着十几张符箓,灵力灌注进去,顿时火光一闪,数十团的符箓燃烧起来,形成了数十个足有脸盆大小的莲花,分前后顺序的飞向了史涧西。

    “区区几张火焰符,连我的肉身防御都破不掉!”史涧西很是自傲的说道,一点也看不起风云无忌的符箓攻击。

    “再接我的风刃乱舞!”又是数十张的符箓激发出去,同时右手的小黑剑倒握在手,双脚一蹬地,飞到了半空中,背后的风翅伸出忽闪着,加快他前进的速度。

    “这么厉害的符箓!每张都竟然有着筑基期修士的一击之力!”史涧西在接了一张符箓攻击后,不由的大惊道,他现在失去了金丹,实力最多也就是相当于筑基后期,近百张的符箓弄的他是一阵手忙脚乱,根本没有注意到隐藏的符箓后风云无忌已经近身了。

    “噗”的一声,小黑剑直接划过了史涧西的脖子,头被割了下来,从胸腔中喷出一股鲜血,左手的吸血神藤顿时冒了出来,一个回环就把所以的鲜血吸了进去,然后回到了风云凤的身体之中。

    风云无忌右手的手指连弹出两朵异火,把二人的尸体都烧了个干净,然后捡起储物手镯,一手一个戴了上去,并把马英的金丹和两人的法宝塞入到了黑戒中,然后找了个人烟稀少的方向直奔而去。

    不一会儿,东方成和周静的身形就在刚才的大战之处停留了下来,东方成的神识四扫没有发现风云无忌的身影,于是不由的怒吼道:“马英,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一个都没有拖住,全跑了!”

    “长老,既然我们知道兽皮残图是在风云的手中,那么我们就可以发动全宗的弟子进行寻找,他一个练气期的弟子,能躲藏到哪里去。”周静安慰道。

    “好,你回去传令全宗,所以的筑基期修士全部去寻找风云,谁能把他活捉了,我就收为亲传弟子!”东方成听了周静的话,略一思索后,吩咐道。

    然后自己寻了方向就追去了,而周静也赶回飞龙派了,此地一片寂静,此时一个黑衣人慢慢的从地下冒出,他那黑布遮着的面孔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是他那狡黠的眼神表示他是一个非常狡猾之人,他喃喃自语道:“风云,我不管你逃到那里,你就等着整个朱雀大陆的追杀吧!东方成!看是你先得到兽皮残图,还是我们主上得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