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五十章 季凤宗
    只见空中两只十丈大小的飞龙之上,各自站立着一个金丹期的修士,他们都身着飞龙派的服饰,胸前绣着一条金色的飞龙,其中一个看起来五十上下,脸如玉盘,眉如柳梢,眼如杏仁的中年老妇,正是华凤的师傅周静,因为修炼的缘故,原本已经二百多岁的她看起来像是五十岁,而另一个浓眉大眼,脸如磐石,左眼的眼皮之上长着一个大黑痣的正是杨阳的师傅马英,他们对着史涧西怒目而指,驾驭着飞龙拦在了史涧西飞龙的前方。

    “马师弟,周师妹!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怎么成奸细了,而且你们说的什么兽皮残图是什么东西?”史涧西一副被冤枉的表情道。

    周静和马英把史涧西分两个方向包抄了起来,周静说道:“史师兄,你可敢把你的储物手镯拿来给我们检查?”

    史涧西微微一笑道:“有何不敢!你们随便的检查?”心中却是庆幸万分,他在为自己昨晚把兽皮残图交了出去而暗呼侥幸。说着他褪下左手胳膊上的储物手镯交给了周静。

    沈仲等人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三位师叔,从他们的对话中,好像是知道了点什么,而此时风云无忌也知道昨晚得到兽皮残图竟然是飞龙派的宝物,于是开始犹豫是否把兽皮残图交出来,揭穿史涧西的真面目,但是又怕他们不信自己,被史涧西给栽赃陷害,到时就得不偿失了,最后决定静观其变。

    于茂更是不解了,这是干什么呢?怎么闹起来内讧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处理。

    周静在检查完了储物手镯后,脸上的表情顿时不自然起来,把手镯递给了马英道:“师兄,你看一下吧!”

    “怎么会没有呢?”马英检查完了后一脸不信的道,随后眼神飘向了沈仲五人,于是好像是明白了什么道:“史师兄你好算计,你一定是把它给藏起来了!我不仅要检查你的储物手镯,还要搜身,以及他们五人也不能幸免!”

    “师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史师伯拿了什么东西啊!”华凤乖巧的到周静的身边小声的问道。

    “小凤,你没事儿啊!为师担心死你了!”周静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徒儿还完好无损的活着,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微笑道。

    “马师弟,你我相处这么多年,为兄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非要做的这么绝吗?”这时史涧西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之色,冷冷的道。

    马英看着史涧西的脸,有着一丝的犹豫,但是好像听到了什么,于是下定了决心道:“实话告诉你,兽皮残图关乎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是祖师遗留之物,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这样的话念在我们师兄弟上百年交情的份上,我会向掌门为你求情的,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师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既然师弟你不相信,那么为了表示清白,我同意你搜身,但是他们几个是否同意你搜他们的储物袋就是他们的事了!”史涧西摆出一副自身清白的样子道。

    “师傅,为了你的清白,我们兄弟二人同意师叔的检查。”魏曲和邱全站了出来说道,同时一脸怒气的看着马英对于他很是不满。

    沈仲觉得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于是说道:“两位师叔,我也同意搜身和检查储物袋!”

    杨阳则是看着师傅马英道:“师傅我是你的弟子就不必如此了吧!”

    马英顿时拿眼瞪了他一下,道:“就从你开始!为了避嫌你就由你大师兄沈仲搜身了。”

    风云无忌一看现在就剩下自己了,于是赶紧上前把储物袋从腰间解下来道:“为了摆脱嫌疑,我也进行检查吧!”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检查完毕了,没有发现一丝兽皮残图的踪影,马英和周静不禁皱起了眉头,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在他们的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一个发须皆白,面如童子的老者,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风云无忌的黑戒在看。

    “见过大长老!”认识的人全都拜倒在地了,只剩下风云无忌和于茂不知所措,在看到大家拜倒后,也都拜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东方成指着风云无忌道。

    “启禀大长老,他是外门弟子风云,就是三年前和吕伟还有华凤一起加入门派的那个人!”沈仲作为首席大弟子和东方成是经常的见面,于是他出来回话道。

    东风成狐疑道:“你就是风云,那么你左手上的黑戒能摘下来让我看看嘛?”

    风云无忌心中咯噔一声,以为黑戒的秘密被发现了,但是面上却是不露声色道:“启禀大长老,这个是在下祖传之物,自小带着手上的,已经和身体融为了一体无法摘下来。”说着用右手试着摘了几下,给东方成看。

    “嗖”的一声,东方成就来到了风云无忌的身边,速度之快,就在眨眼之间,这就是元婴期高手掌握的瞬移,可以在神识锁定的任何位置突然的现身。

    拿起风云无忌的左手,右手在他的黑戒上摸来摸去,闭目仔细的感应着,而风云无忌现在只好听天由命了,反而冷静了下来。

    “你这个戒指像极了储物戒指,所以我才会怀疑,但是刚才我仔细的查看后发现,它只不过是材质比较奇特而已,没有丝毫的空间之力。”东方成检查完毕后,下结论道,黑戒的器灵小黑则是在戒指中一脸鄙视道:“我堂堂的神器,凭你也能看得出来,那么怎么对的起我神器之名!这个主人还没有筑基,还有大把的时间挥霍啊,闲着无事还是继续睡大觉吧,被人搅了好梦真是郁闷。”

    “多谢大长老指点!”风云无忌躬身施礼道。

    “好了!大家一场误会,这样吧!周静你和马英也前去九幽谷吧!我先回去了!”东方成下结论道。

    其实东方成的心中还是有怀疑的,因为在来的路上,他竟然被一个元婴期的高手给拖住了一天之久,来人不和他硬拼,一直是在和他缠斗,像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所以他怀疑兽皮残图已经不在史涧西的手中,而为此史涧西才不怕搜查的,因为他把兽皮残图已经交了出去,为今之计应当先稳住史涧西,自己随后注意他,他一定还会和背后之人联系的,自己到时就可以顺藤摸瓜揪出幕后黑手了。

    于是这次四只飞龙升空而去,本想着和飞龙派的元婴修士攀谈一下的于茂也没有机会了,人家根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有了三大金丹期高手的护送,路上安全多了,众人一路平安的抵达了九幽谷外的季凤宗中。

    季凤宗也是有着上万年的历史了,它是一个纯女修的门派,修炼的功法是有名的鸾凤玉心诀,历史上出过不少元婴修士的门派,但是最近几百年门中修为最高的不过是金丹后期而已,门中有弟子一千多人,各个都是貌美如花,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其中尤其是掌门大弟子风玉春最是出众,有着风国修真界第一美女之称。

    风玉春是风国国主风不平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自小就被发现具有灵根被送进了季凤宗修炼,现在二十出头已经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了,因为其天赋异常,身份特殊,所以在季凤宗的地位是相当的高,从而养成了眼高于顶,飞扬跋扈的性格。

    话说风云无忌跟着三大金丹长老进入了季凤宗,三大长老自热是和季凤宗的金丹长老们交流修炼心得去了,而沈仲四人则是被无数的季凤宗女弟子围了起来,询问他们一路上来的奇闻异事。

    而风云无忌是练气期的修为,季凤宗的女弟子都看不上眼,而华凤则是她们眼中的敌人,更是不受待见,于是二人干脆都闭门不出,专心的修炼起来。

    “蓝枫宗主,可以说说九幽谷的事情了吧?”交流完修炼心得的众人开始品着灵茶谈起了正事,史涧西首先打破沉默道。

    “史长老,是这样的,此次事件我们不仅请了贵宗前来相助,还请了乾龙派和云雾山两大门派,因为他们路途稍远,而且没有像你们这样的交通工具,可能过两天才会到,我们等他们来了后一起商议吧!”蓝枫微微一笑,用她那如同黄莺出谷的声音,温柔的说道,不带一丝的烟火气息,让人听了全身的放松,舒服极了。

    季凤宗的宗主蓝枫,是一个身着一身蓝衣,头戴一条蓝巾,面如皓月,眼如流星,鼻梁略高,肤如凝雪的半老徐娘,但是风韵犹存,想当年也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美女。

    “好,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就回去修炼了,刚才的交流使得我们在修炼上略有所得。”史涧西起身告辞道。

    风云无忌在房间中一直的修炼,除了鸿蒙诀这个主功法之外,他还修炼五行不灭体,以及刚刚得到了纯阳功法,因为像血灵力需要吸收别人的精血才能强大,而万剑诀只有境界上去了,才成分离出更多的剑气,识海封闭使得元神录不能修炼,佛识修炼需要愿力,在这里自己没有根基,愿力无法收集,所以也暂不考虑。

    在目前的情况下,风云无忌决定尽早的筑基成功,否则的话在这里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虽然吸血神藤能够发挥威力,而小黑剑也锋利无比,但是这些毕竟都是外物,修炼的本身就是修炼自身,于是风云无忌一有时间就抓紧了修炼。

    早在玄武大陆的时候,他的鸿蒙诀就修炼到了,不用专门修炼就可以自己运转,只是速度慢点没有专门打坐速度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