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茅山派
    望江城地处风源城的东南八千里之外,是一个由修真门派茅山派控制的凡人城市,这里临江而建,水路运输发达,因此这里是一个商业气息很浓的城市,而且由于商业发达,所以这里人口密集,是一个近百万人的城市,无数的人都是靠码头吃饭的,码头上有着一个最大的帮派叫做漕帮,基本上吃码头饭的人都是漕帮的人。

    茅山派是一个制符门派,已经有无数年的历史了,茅山派的历史上出现过金丹期高手的,所以茅山派的地位在风国也是很高的,仅次于季凤宗,主要是因为附近几个国家的修真门派需要的符箓有着将近八成是来自茅山派之手,而无数修真人士的到来,使得望江城的修真气息很是浓烈,无数附近有着修炼天赋的孩童都会选择加入到茅山派进行修炼制符之术,因此茅山派的弟子也是众多,足足有着上千人之多。

    茅山派坐落在望江城外三十里的茅山之上,茅山派符箓的材料类型包括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境界也最高,消耗的灵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茅山弟子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炼制和使用黄色符箓上,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灵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中灵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身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符箓的法术类型与施法者掌握的法术大部分是一致的,因为施法者施法时必须配合相应的符箓才可以施展,当然也有些不需要符箓的法术或者不需要道行的符箓,不需要灵力的符箓普通大众都可以使用,属于普及型符箓,都是一些保佑平安,清心凝神类的符箓。

    茅山派由于实力的原因,炼制的符箓最高等级为蓝色的符箓,是筑基期使用的符箓,但是他们符箓中销量最大的却是黄色的符箓,主要是练气期使用的符箓,这些符箓都是用黄色的符纸篆写而成,统称为黄符。

    茅山派的山门前今天迎来了三位衣着褴褛,蓬头垢面御剑飞行之人,这三个正是连续逃了十几天的沈仲一行,他们一路马不停蹄,在路上和追杀之人拼斗数次,都依仗着一些特殊手段,逃得了性命,当然还有飞龙王不时的暗自相助,因为沈仲曾经到过茅山派为宗门购买过符箓,和茅山派的掌门于茂有过一面之缘,所以他们打算到茅山派暂避风头,等待着飞龙派的援兵出现。

    “来着何人?”三人被茅山派的守门弟子拦住询问。

    沈仲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块雕刻着飞龙的玉牌交个了守门弟子,道:“飞龙派掌门大弟子沈仲携两位师弟前来拜见贵派掌门于茂道友!”

    “你稍等,我这就去通传!”一个守门弟子接了玉牌,仔细翻看后回应道,并示意另一个人看好他们,自己则是转身进入了门派之中。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从里面出来一个身穿红袍,头戴道冠,面如紫枣,眼如黑星的圆脸道士,只听他用爽朗的声音说道:“哎呦!是那阵风把我们飞龙派的大弟子沈仲沈大师兄从飞龙派给刮来了!”他拿眼睛上下打量着三人的狼狈模样,脸上憋着笑,终于忍不住笑道:“我说沈仲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的这么的狼狈,好像十几天没有洗澡换衣了吧!这么远就让我闻到馊味了!”

    沈仲见到来人,脸色终于平静下来,没有了紧张之感抱拳施礼道:“不瞒于茂道兄,我们是被人追杀而来,无处可去,想到贵派暂避风头。”

    “这样啊!”于茂想了想答应道:“好吧!”他也想抱住飞龙派这颗大树,毕竟飞龙派有着一位元婴高手,和飞龙派交好,以后自己门派有什么事也好张口。

    于是三人随着于茂进入了飞龙派,自不必提。

    且说风云无忌和华凤二人易容改装,一路尾随着沈仲三人,途中发现他们战斗好几次,华凤都要上前去帮忙都被风云无忌给制止了,而飞龙王却是在他的暗示下出手几次阻拦黑衣人,才使得三人能顺利逃脱,当他看到三人进入到了茅山派后,顿时一颗心落了下去。

    茅山外的一片树林中,八人席地而坐,其中为首的说道:“此次追杀我们竟然没有杀死一人,没想到每次我们快要得手之时都有人暗中出手相助,看来我们此次行动失败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回去,禀告主上,领取惩罚!”

    为首之人见七人都低头不语,于是继续说道:“此事我想主上不会怪罪我等,关键是我们这次如何撤离,我想暗自出手之人,就是想知道我们的根脚,所以我们这次撤离各自选择一个方向,独自撤离,万一被发现捉住了,记得长老说过的毁容丹,幸好此次出来大家没有带着各自门派的信物,否则的话就大事不妙了!”

    “都散了吧!”说完,八人分了八个方向四散而去,片刻之间没有了踪迹。

    “主人,他们分散逃了,怎么办?”飞龙王用鳞片给风云无忌传音道。

    风云无忌想了想道:“抓那个领头的过来见我!”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黑衣人被飞龙王直接扔在风云无忌的面前,而飞龙王并没现身。

    风云无忌上前,打开黑衣人的面巾,顿时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出现在了风云无忌的面前,他被吓了一大跳,一探脉搏发现已经死去多时了,顿时对着空中喝道:“好你个小飞飞,你把人弄成这样,你让我怎么辨别和询问。”

    飞龙王甚是委屈的传音道:“主人,我一现身他就自尽了,我也没有办法。”

    华凤在看到那张脸后,蹲在地上开始呕吐不已,而风云无忌听了传音后,开始仔细的检查起来,发现黑衣人除了一把飞剑外,别的身无长物,用小黑剑撬开了嘴巴发现他的两颗牙齿就做过了手脚,想必他的死了毁容与这两颗牙齿有关,于是暗暗记在了心头。

    茅山派门口风云无忌和华凤恢复了本来装束和面目,正在和守山的的弟子攀谈。

    不一会儿的功夫,沈仲和杨阳还有魏曲都从里面出来了,沈仲看到华凤后,惊喜的道:“小师妹,你没事!太好了。”

    杨阳更是兴奋上来就想给华凤一个拥抱,被风云无忌直接上前给抱住了,说道:“杨阳,你是不是身上痒痒了,这么喜欢往别人的身上蹭!”

    本以为香玉满怀的杨阳正闭着眼睛,面带笑容的自我陶醉,身体更是不停的扭来扭去,却是听到风云无忌这个讨厌声音后,睁开眼睛看着抱着的风云无忌正盯着他,顿时“啊”的大叫一声,不见了踪影,引起众人的哈哈大笑。

    “小师妹,你是怎么脱险的?”沈仲关心的问道,丝毫没有当初放弃营救华凤而悔恨,暗叹老天开眼,又把女神送到自己面前。

    华凤看了风云无忌一眼后,按照商量好的说道:“我是被一位前辈给救的,半路上碰到了寻找我的云大哥,于是我们回到土地庙,没有发现你们,在风源城也没有你们,于是我们就独自上路前往九幽谷,途径茅山派的时候,云大哥想来买几张符箓,因为他练气期的修为,战力太低,希望弄些符箓好在关键的时刻保命,谁知守门的弟子却是说你们在茅山派,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缘由。”

    沈仲三人对视一眼,顿时了然,三人知道他们能够平安到达茅山派也是托了这位高人的暗自帮助,于是沈仲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都到茅山派休息几日吧!想来邱全已经把消息送回门派了,我们坐等他的消息吧。”于是众人在茅山派安顿了下来。

    且说邱全一路风餐露宿,马不停蹄终于赶回了飞龙派,在飞龙派的大殿中,他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梁宇在听了邱全的话后,顿时陷入了沉思,自己没有派人暗自保护,而且这次派人前去九幽谷的事情很是隐秘,况且在附近的几个大的修真门派并没有和自己门派过不去,他也搞不明白了,挥了挥手示意邱全下去休息。

    元婴长老东方成听了梁宇的话,顿时联想到了前不久飞龙王说的黑水巨蟒一事,以及自己在山洞中的发现,知道自己的门派被人给盯上了,但是敌人是谁却是搞不清楚,于是说道:“此次的九幽谷之行还是要进行的,你派个金丹长老前去保护他们一路顺利到达,然后你在派中暗自调查,我想他们既然对我们的任何行动都了如指掌,门派中肯定有着他们的内应,查出后不要声张,告诉我让我来揪出幕后之人。”随后脸色一变,狠狠的说道:“我好多年没有出手,看来是有人想见识一下元婴高手的手段了。”

    大殿中,所以的金丹长老都在,掌门梁宇把消息一说,周静顿时就跳了起来道:“掌门师兄,我的弟子华凤现在生死不明,我希望你派我前去。”

    邱全的师傅史涧西却是说道:“掌门师兄,师妹去不合适,他的心态不对,恐怕不能照顾好沈仲等人,我看还是由我前去,我可以带着我的弟子邱全去,毕竟他了解情况,再说了我的修为也是在坐的众人中除了掌门你最高的,我去最是合适!”

    梁宇看了一下众人的反应后,决定道:“那就有劳史师弟你辛苦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