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山洞之战
    风云无忌为了不让华凤看出什么蹊跷,迅速的收回了吸血神藤,这样夏操的面色只是看起来有些苍白而已,那是因为吸血神藤一下把他体内的血液吸干的缘故,要不是及时收回,他就会成为一副骨架了。

    风云无忌上去准备解开华凤被封的修为,却是无法解开,看来金丹期的封印手法,只有金丹期的人才能解开了。

    “我的乖徒儿!为师进来了!”就在这时苍鹤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风云无忌脸色顿时一变,抬眼四望,寻找出路,却发现这是一个只有一处洞口的洞穴,当他的眼睛看到地上的夏操时,顿时计上心头,顾不得避嫌,迅速的把他身上的衣服扒掉,换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他的尸体则是收到了黑戒之中。

    “乖徒儿,你害的为师好找,要不是为师在你平日穿的衣服上做了手脚,我还不知道你私藏了这么多的练功炉鼎,我说你的修为怎么修炼的比我还快,原来是有着这些可人儿帮助啊!”苍鹤进洞后,扫了眼洞中的情形,对着风云无忌埋怨道,眼神却是甚是奇怪。

    风云无忌不知道夏操一般是和苍鹤怎么说话的,所以没有答话,而是那眼神指了指华凤。

    “还是我的徒儿怪,没有枉我疼你一场,放心只要吸收了这个女修的元阴之力,我就会突破元婴了,我一直在我师弟面前示弱就是为了有一天,突然超过他,从他的手上把纯阳门的传承给抢到手,当年我们一人得到一半的纯阳功法,导致我们只能采用这种手段练功,枉负了纯阳门的名声啊!”苍鹤有些感慨道。

    “你到洞口给师傅警戒,防止我行功的时候,被你师叔突然闯进来,那样我就要费一番手脚了。”苍鹤觉得今天的夏操有些奇怪但是却是说不上来,现在心急着吸取元阴的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期盼着晋级元婴数十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现在有着大好的机会在面前,他有些着急了,于是吩咐道。

    风云无忌一愣,脑中开始飞速闪现着无数的念头,不知如何处理,登时僵立在了当场。

    “师兄,你也太不地道了,要不是我在你身上留下了神识标记,我可是找不到这么隐秘的地方,这个女修是我抢来的,怎么能便宜了你呢?”恰在此时邝驲从洞口处转身出来了,解了风云无忌的围。

    苍鹤以为刚才夏操没动是因为被师弟施展了手段,于是没有在意,而是说道:“师弟好手段!竟然也能趁乱逃走!”

    “师兄,你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安排了人来救我们,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是对方的援兵呢?随手杀了几个,后来才发现人家是冲着飞龙派的弟子来的,而当我反应过来,才发现师兄你已经不见了踪影,要不是我做事谨慎,喜欢留一手,今天这个筑基期的女修元阴就被你给得去了,那么我不是给你帮忙了吗?”邝驲脸色极为的奇怪,眼睛扫视了一下洞穴中的情况,口上却是带着几分埋怨道。

    “师弟,我们这么争来争去的,不就是争功法吗?不如手底下见真章如何?你我也几十年没交手了,也不知道师弟你的修为如何了?”苍鹤不愿多说废话,想早点吸取元阴好突破元婴。

    邝驲好像是不急,呵呵一笑道:“师兄,你好算计啊!你对我隐瞒了一年多,你修为比我要高的多,这可是我在刚才的战斗中发现的,你的战力可是比起我来至少高出一成,你想把我杀了好独自的享用这个女修!”

    “师兄,我也忘了告诉你,其实我这十几年也没有闲着,我只差一个筑基女修的处子元阴之力,也就破丹结婴了!”

    “什么?”苍鹤闻言后大惊道。

    邝驲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说道:“师兄,你还是那么的笨,如果刚才你趁我立足未稳,而且和飞龙派的人战斗消耗了不少灵力之际出手的话,我说不准就丧命在你手下了,现在我已经恢复了,看来这次是老天开眼让我既得到纯阳功法,又得到这个女修进而破丹结婴吧!”

    “你休想!”说着,苍鹤就是一道灵力攻击,而邝驲则是一个闪身跑出洞外,边走边说道:“师兄,我们到外面打,外面宽敞,在里面我可是施展不开手脚的。”

    苍鹤应声追了出去,在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在风云无忌的身上下了禁制,防止夏操趁他们不在捷足先登。

    风云无忌顿时无法动弹了,身上的灵力被封,而且还被使用了束缚术。

    洞外苍鹤和邝驲开始了大战,因为两人都是熟悉无比的师兄弟,所以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

    再说土地庙的战斗情况,本来一切都在沈仲的计划之内,可是不知从哪里窜出了七八个黑衣蒙面之人,专门朝着飞龙派的弟子招呼,有一个内门弟子在悴不及防之下,命丧黄泉了,这时被围着的苍鹤和邝驲突然神勇异常,逃出了包围圈,而他们又被黑衣蒙面人缠住,无法追赶。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杀我飞龙派的弟子!”沈仲边斗边喝问道。

    和他缠斗之人,明显是这伙人的头,阴沉沉的笑着道:“我们是专门屠杀飞龙的屠龙者!”

    “屠龙者!”沈仲翻遍了脑海,以及所有知道的势力名字,也没有对上号,于是问道:“你们黑衣蒙面,肯定是熟悉我们飞龙派之人,怕我们认出来,屠龙者是你们随口胡诌的。你们最好说出你们是谁?受什么人指使?否则的话别怪我辣手无情!”

    对方不再答话,开始飞速的进攻起来,他们竟然都有着筑基后期的实力,几个内门弟子修为不够的转眼之间就死在了他们的剑下,顿时场上只剩下沈仲,杨阳以及魏曲和邱全了,要不是他们的修为都在筑基后期,而且有着保命手段,也早就命丧黄泉了,但是他们现在都有些捉肘见襟了,因为现在是他们一人应付两人,根本就是顾此失彼,时间一长必然也随他们的师弟而去。

    飞龙王此时正在半空中和一个黑衣蒙面的金丹期老者战斗,为什么说是老者,那是因为在面巾的下面露出了他颚下发白的胡须,而飞龙王怕暴露了身份,一直是用肉身和他战斗,他的肉身因为穿了灵甲,加上他本身的变态防御,竟然可以硬接对方的灵力攻击,一时半刻之间对方奈何不了他,要是化为本体估计用不了几个照面就能置人于死地。。

    本来在苍鹤和邝驲逃走后,他是要跟上去,但是却是被黑衣蒙面的老者给缠住了,所以无法前去营救此时处在危险中的风云无忌。

    洞外的大战,持续了半个时辰,终于邝驲成功的击杀了苍鹤,顾不上去检查苍鹤的尸体,只是把他的储物袋收走了,因为他这招基本上从来没有留下过活口,他对于自己的招式威力有着深刻的认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吸取元阴之力,好早日结成元婴,到达真正的朱雀大陆天空之城,因为在上面可能还有着他纯阳门的后续传承在。

    洞内,邝驲踉跄着走了进来,目露淫光朝着华凤走来,嘴上笑着说道:“你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我已经吸取了近万个处子元阴,有着丰富的经验,你只要助我成就了元婴,我就带你去真正的朱雀大陆去,那里可是金丹遍地走,元婴多如狗的,丹药和灵器,甚至法宝遍地的地方。”

    华凤顿时无语,不知怎么办好,有些被吓到了,最有可能救自己的风云无忌也被制住了,顿时脸如死灰,目光散乱。

    一道黑影,突然从洞外飞了进来,一掌印在了邝驲的背后,顿时邝驲就被打的口吐鲜血,“嘭”的一声,身体四分五裂,死于非命了,一粒金丹掉在了地上。

    等黑影站定了,风云无忌发现竟然是苍鹤,他竟然没有被邝驲给杀死,不由的大奇。

    苍鹤得意的大笑道:“师弟啊!师弟!枉你小心谨慎一辈子,最终不是栽在了我的手上,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我这十几年的时间,一直才思索和你怎么斗,要不是我这个好徒儿把他的炼体术教给了我,使得我的肉身能够经受起你的最后一击而不碎,我早死了,也怪你粗细大意,竟然对自己的绝招充满了自信。”

    “师弟,你的金丹我收起来了,一会儿给我的徒儿服下,经过他炼化后,也会晋级金丹的,哦,对了!还有完整的纯阳功法,我也收了,有了它,我就可以练成纯阳真火,这可是比异火还有厉害的火焰,异火需要吞噬炼化,而纯阳真火可是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提升啊!关键是他还能吞噬异火,融合异火的特性,要知道我们纯阳门可是出过仙人的门派,仙界的纯阳真仙据典籍记载战力可是直逼仙帝的,想想以后我也可以飞升仙界,我就高兴不已,师弟都是你做的好事啊!”苍鹤有些癫狂的说道,可见邝驲的死对他的刺激有多大。

    “乖徒儿,为师要行功了,你在这里不好,我把你背到洞外,等我晋升元婴后,一定好好的报答你,起码助你成就金丹!”苍鹤走到了风云无忌的身边,笑着说道,同时俯身扛起了风云无忌的身体朝着洞外走去。

    洞外因为邝驲和苍鹤的战斗,导致一片面目全非,到处是灵力爆炸留下的大坑,以及倒地的树木。

    当苍鹤把风云无忌往地下扔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让风云无忌的左掌贴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虽然风云无忌被束缚术给束缚住了,灵力也被封了,但是他的血灵力还能动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血灵力催动,吸血神藤的小红芽顺着苍鹤的肩膀就进入了他的心脏之中。

    “啊”的一声,苍鹤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本就和邝驲大战已经虚弱不堪的他,为了发动最后一击更是消耗了他最后积攒的那点灵力,所以才会被风云无忌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