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云雾山的反应
    这天,进入云雾山必经之地的翡翠谷中,突然从谷外飞进来十几道剑光,剑光的上面都是身着青色衣袍,绣着无数云纹的年轻修士,打头的一个大约有五十上下,白面无须,脸色威严,要不是左脸上有着一颗大痦子,他绝对可以迷倒万千女修,这正是在横断山脉试炼返回的云霭一行。

    “哧哧!”两道遁光拦住了他们几人,于是纷纷收了飞剑,落地对峙,云霭很是气愤,在云雾山的地面上,竟然还有人胆敢拦截云雾山的弟子,于是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云雾山的弟子,你不知道这里是我云雾山的地盘吗?”

    马云看刘喜懒得答话,知道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于是上前大声的喝道:“呔,你没看到我身后的这位是乾龙派的刘喜刘大长老吗?还不赶紧过来拜见,老祖有话问你们!”

    “刘喜?你骗鬼呢?刘喜不在他乾龙派享福,跑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小山谷中喝西北风啊!”云霭看了一眼二人,犹自不信的嘲笑道。

    本来对于马云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刘喜,在听到了云霭的话后,犹如吃了一只苍蝇,噎的他差点喘不上气来,于是金丹期的气息发出,怒喝道:“怎么老夫就不能来你云雾山的地盘了吗?”

    云霭被金丹期的气息吓了一跳,这可是金丹期的气息比起筑基期是强大了数倍,他的脑海中迅速的整理自己知道的信息,寻找为什么三国第一人的刘喜会来这里堵截自己一行。

    “说!云华在哪里?”马云上前狐假虎威的道。

    “云华?我不知道哦!”云霭纳闷道,心说:“这跟云华怎么扯上关系了,她不是在横断山脉失踪了吗?”

    “你不要一句不知道,就一推三六五,推得一干二净,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云雾山的云华协同云风合力击杀了刘喜大长老的嫡系唯一的孙儿刘忙,你回去告诉你们山主,只要有云华的消息,或者是见到了她,一定要把她给绑了送到乾龙派,否则让我们刘大长老知道你们包庇了她,肯定打上你们云雾山,灭了你们云雾山的道统,如果你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就乖乖的照我说的做,否则你们就等着两派刀兵相见吧!”马云冷笑道,样子极为的嚣张,比起在横断山脉来他感觉威风了许多,在哪里出手甚至说话还有看对象,现在跟着刘喜身旁,好像天老大,他老二一般。

    云霭的心中大惊道:“这可是大事件,云华没死早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但是云华竟然杀了刘喜的嫡孙,自己这一路上怎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而且乾龙派的反应也比较奇怪,此事太大还是禀告山主定夺的好。”于是他嘴上服软道:“在下云霭,刚才言语多有冒昧,还请见谅,我这就回山,禀告山主,三日之内肯定给刘大长老一个交代。”

    刘喜点了点头,示意云霭可以离开了。

    云雾山,因为常年被大雾所笼罩而得名,云雾山这个修真门派,是云国皇族建立的门派,门中成员基本上都是皇室的子弟,只有极为稀少的人是云国的天才才会被收入到门下,不过他们进入了云雾山,也会被强制改姓为云,所以在云雾山上,所以的弟子都是姓云的。

    云雾山地处皇都杭城的西面的皇家山脉之中,这天从远处飞来了十几道剑光,正是归来的云霭等人,云霭顾不上和守卫山门的弟子寒暄就直接飞了进去,守卫的弟子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不由的道:“看师叔这火急火燎的样子,肯定是出大事了!”

    山主的修炼之处,平时是没有人敢闯的,今天可是例外,只见云霭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去,连门都不敲。

    “云霭,你这个风风火火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山主云森看到进来的是云霭后,顿时从蒲团之上站起,脸色铁青的呵斥道,刚才差点走火入魔了。

    “师兄,大事不好了,云华闯祸了!”云霭面色焦急的说道。

    “师弟,你慢慢说,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云华闯什么祸了?”云森脸色一变,不再追问刚才云霭的过失了,反而急忙问道。

    云霭喘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紧不慢的把云华失踪,然后在翡翠谷被刘喜截住等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什么?云华杀了刘喜的嫡孙刘忙,刘喜让我们交人,否则就打上云雾山?”云森被这一连串的消息镇住了,面色惊恐道。

    “不错,我就是他们放进来报信的,他们现在在进入我云雾山的必经之地翡翠谷等待着云华自投罗网。”云霭说道。

    “看来此事要惊动老祖了,但是他现在正在闭关冲击金丹期,如果成功了,我们也就不怕这个刘喜了,可是现在如果前去禀告又会耽误老祖,所以我现在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云森在房间内踱着步,左右为难的道。

    “师兄,你是有些被刘喜给吓住了,小弟这一路上都在琢磨这个事,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我想到了一个人,我就不在害怕了,只要师兄让他给我们出个主意,保证此事能够化险为夷!”云霭微微一笑道。

    “谁?有这么大能耐?”云森很是惊奇,在云雾山还有比自己适合当门主的人,能妥善的处理好此事。

    “师兄,你忘啦,老祖曾经说过遇到无法决断的事情问云鸣啊!虽然他是外姓改姓为云的,但是当年他可是一鸣惊人,否则老祖也不会亲自赐名为云鸣了。”云霭神秘的一笑,低声说道。

    “他啊!”云森想起来了,于是赶紧的一拍储物袋,打出一道传音符,让云鸣过来帮忙出主意。

    不一会儿,一个三十上下,一脸精明的中年男子,摇着羽扇进入了云森的修炼密室。

    于是云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然后和云森都眼巴巴的看着云鸣等着他拿主意。

    云鸣微闭着他那本来就狭小的眼睛,斜坐在椅子上,羽扇有规律的不停的摇晃着,听着云霭把事情说完后,才睁开了他那狭小的眼睛,微微一笑道:“就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两位师兄给难住了,在我看来小事一桩,我们这么办…”

    于是第二天,云雾山通告三国所以修真门派,云华因私杀刘喜的嫡孙,被云雾山直接逐出山门,凡是见到的人都可以截杀。

    这个就是云鸣的主意,把云华逐出山门,广告天下,如果云华听到了必然是不会再回山门,那么刘喜在翡翠谷就相当于白等了,所以他就不会等了,其二刘喜也没有由头找云雾山的麻烦,其三也不用惊动老祖,打扰老祖冲击金丹期,其四只要翡翠谷中的刘喜离开,就可以派出弟子暗中寻找云华,找到了秘密送往他国,等待老祖成就金丹后,再把她给接回来就是了,其五借着这件事也磨磨云华的性子,为她以后能够有能力执掌云雾山打打基础。

    这一招使得云森和云霭都感觉自愧不如,于是就把此事全权委托云鸣处理了,云森更是大手一挥,把山门的诸多对外的大事都交给了云鸣处理,自己只负责门中弟子的修炼事宜,说实话他已经对那种门派之间的互相勾心斗角烦透了。

    当云风和云华还有小吕伟三人进入到牛城的时候,已经是十天后了,在路上他们是没有听到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的,可是当他们回到人类的聚集地,顿时就听到了无数关于云华被云雾山逐出山门的消息。

    于是两人为了证实消息的准确性,还偷偷的偷袭了一个练气六层的小散修,从他的口中,云华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客栈中,云华哭泣道:“云大哥,你说云雾山是不是太软弱了啊!我们不就是教训了一下那个姓刘的吗?又没有杀了他,可是这个可恶的刘喜竟然敢颠倒是非黑白,还武力威胁云雾山!这都是我的错。”

    “云华,你不要伤心,我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我估计杀死刘忙的另有其人,他嫁祸给你,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需要我们慢慢的去探查,还有你云雾山此举实属无奈,你要理解他们,否则的话你云雾山要倒大霉了。”云风从听到消息后就一直的思索,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肯定有着阴谋在里面。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以后云雾山我也回不去了。”云华止住了泪眼,但是身体还在抽泣着,带着一丝哭腔道。

    “我觉得我们目前最主要的是不被乾龙派和云雾山的人找到,所以我们要低调,最好是不引起人们的注意,所以我的想法是暂时离开三国,等着这件事情平静了下来,我们再回来,在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们要加紧修炼,争取回来的时候,有能力保命!”云风最后拿主意道。

    “好,我一切都听云大哥你的。”云华已经乱了方寸,只好听从云风的安排,于是答应道。

    云风的房间,他已经尝试了无数的方法帮吕伟打开从石屋中得到了玉简,但是始终无法读取里面的内容,而且这个事情他又不能和云华说,所以只好把玉简拿了个绳子绑在了吕伟的脖子之中,等待将来寻找到破解的方法再说,从云华那里得到了一本云雾山打基础的练气术先让吕伟修炼着,但是吕伟好像是不开窍一般,十几天了始终无法入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