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城主劳钱
    一日后,云风终于再次的回到了华城,云风按照记忆来到了原来住着的客栈之中。

    “鬼啊!”当店小二看到云风的第一眼就惊叫道,然后转身就跑,生怕跑慢了,被云风给吃掉似的。

    云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还是原来那张易容后的脸型,再看衣服,只不过是换了一身新的,旧的包着枯骨自己给埋掉了,于是大喊道:“云华!”

    一道红色的身影,在云风喊出声后,从一间房间中冲了出来扑到了云风的怀中,云风甚至能感受到胸腔处有着两团温热的软肉,在随着身体的抖动而上下跳动。

    “云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十天了,你失踪正正十天了,可把我给急毁了,我派了无数的人在江中打捞你的尸首,甚至还派人顺着下游找你,看你是不是被冲到下游去了。”云华一脸兴奋的说道,脸上洋溢着好久没有的出现的笑容,甚至有着红晕的出现。

    闻讯出来的无数年轻书生,无不大跌眼镜,心目中的女神啊!你能不能有点节操啊!光天化日之下,这样搂搂抱抱有害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

    这些人都是来追求这位他们心目中的仙子的,他们刚开始围堵客栈,等云华苏醒后,很是教训了几个桀骜不驯之辈,于是这些人就学乖了,花高价租住在这个客栈,打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主意,因此这个客栈的老板高兴了,离得近的房间价格已经炒到了天价,一天相当于一年的房钱。

    云风只是看了这些人一眼,就没有在意,搂着云华道:“我的徒儿吕伟呢?”云风感觉这种感觉很好,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搂得更加紧了。

    云华在感受到云风手臂上传来的力量,才反应过来,脸色微红,推开云风跑进了房间之中,也不回答云风的话。

    “喂,你小子是谁啊?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你这样横插一杠子不好吧!”终于有一个住的最近的书生样的公子对着云风问道。

    “莫名其妙!”云风自言自语道,丝毫不理睬,径直进入了云华的房间。

    “好嚣张啊!你以为你是谁?你可知道我可是城主的三儿子,我爹可是练气十层的修士,动一动指头就能捏碎了你。”该人见云风不理睬自己,顿时觉得扫了面子,在华城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待自己的。

    “三公子,你小点声,你知道你惹了什么人物了吗?”掌柜的正好赶到,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于是赶紧的一拉三公子,低声说道。

    “哦,难道还有什么来历?”三公子一脸的不信道,再有来历到了华城,也得看他的眼色行事。

    “三公子,你难道不知道,前段时间市坊之中传的鱼怪的事,这个事中,和鱼怪大战的就是这位,你也不想想,那个鱼怪就是城主都不敢惹,这位主可是敢下江和鱼怪大战,况且现在他回来了,而鱼怪没出现,显而易见,鱼怪是死在了他的手上,你想啊!这样的主咱们还是不惹的好不是!”掌柜的小声的解释,并低声规劝道。

    顿时三公子的后背冷汗直冒,双股大战,牙齿上下不听使唤的咯咯乱响,脚下流出一股水来,顿时四周的人都鄙夷的看着这位三公子,发现他已经如同面条一般软瘫在地了,几个家丁正在手忙脚乱的抬他。

    而住在云华附近的人,都开始找掌柜的退房了,掌柜的要知道是这个结果,肯定是不会说的,甚至会连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因为照着前几天的生意进项他自己再过两天就可以回家养老了。

    云华的房间中,吕伟在看到云风的时候,顿时眉开眼笑了,过来拉着他的胳膊一个劲的在小脸上蹭。

    看到安然无恙,浑身干净的吕伟,云风不由的想到了石屋中的枯骨,看来要找个时间把传承给他了。

    云华的脸上还挂着红晕,甚至耳根处也有一点点的羞红,脸蛋就如同熟透了苹果,娇艳欲滴,看到云风跟了进来,羞羞的带有幽怨的低声道:“云大哥一回来就知道欺负人!”

    “是你先抱我的好不好,我可是受害者,你要搞搞清楚的啦!”云风揶揄道。

    云华看着坏笑的云风,顿时一阵无力之感,赶紧的转移话题道:“云大哥,你快说说,你是怎么从鱼怪的口中脱险的?”

    云风想了想把在路上编好的话拿出来说道:“当时你不知道有多么的凶险,我被鱼怪拍入了水中,幸好你云大哥的力气大,我在水中抱住了它的背鳍,一直不松手,它在水中窜上蹿下的好不欢腾,于是我抱得更加的紧了,为此我可是喝了不少的江水,这个鱼怪见拿我没有办法于是就朝着下游游去,原来在下游有着一个巨大的瀑布,它带着我一跃而下,想把我摔死在瀑布之下的乱石滩中,幸好我也不傻,我从它下落的背上站起,跳了起来抓住了瀑布中生长的一颗歪脖子树,而这个鱼怪则是直接给摔死了,我费了好大劲才来到了瀑布下,原来那里是一个死谷,幸好有着这个鱼怪的血肉,否则我也会被饿死在那里的,这几天的时间我就是靠着吃了这头鱼怪才活了下来,和鱼怪搏斗时留下的伤也好了,于是我就顺着大江慢慢的走了回来。”

    “这么说你杀了那头鱼怪?”云华听了后顿时感觉到了惊险刺激,恨不得事件的主人就是自己,兴奋的问道。

    “当然,这个地方太小,我没法给拿给你看,不过我有它的内丹,你可以看看!”说着,从黑戒中把内丹取了出来递给了云华。

    云华顿时被这颗流着七彩光芒的内丹给迷惑住了,嘴中说道:“太漂亮了!”

    云风看到她很是喜欢就说道:“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了!”

    云华登时清醒过来,把内丹递给了云风道:“这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我不能要!”

    “我送出去的东西,向来没有收回的习惯!”云风没有接,反而坚定的说道。

    “你们谁也不要,就给我吧!我身为华城的城主,势必要收回出产自华城的东西。”一个中年的身着官服的汉子从外面径直进来说道。

    “你是谁?这是我云大哥拿生命换来的,怎么能你空口白牙一说,就是你的了。”云华很是生气,冷冷的说道。

    “此言差异,本人劳钱,身为本地的父母官,管理着这个三十多万人口的华城,官府中有着明文规定,凡是在我华城的范围内找到的宝物,都要交由官府来处置,这鱼怪是我华城的,鱼怪死的地方也属于我华城管辖,而鱼怪不是这位兄弟打死的,而是它自己摔死的,只不过是这位小兄弟运气好,恰巧在那里,因此他才会捡到内丹,我不问他不经官府同意,就私自吃了鱼怪的肉的罪过就不错了,所以这个内丹一定要充公。”劳钱颠倒是非,强词夺理道,经过他的一番说辞,这内丹竟然跟云风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你….”云华气的说不出话来。

    “劳钱,你确实是挺会捞的,没理你也能搅三分,我看在这里你有点屈才了,你应该在京城,那么我估计你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云华嘲笑道。

    “小子,我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叫做云风吗?我查了你的根底,你在刘国无权无势,活该就是挨欺负的命,今天本官心情好,就饶了你的小命,你领着这个女的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劳钱轻蔑的说道,他本来是想过来结交一下杀死鱼怪的高手,没想到听到云风说鱼怪是自己摔死的,于是计上心头,准备把这个内丹搞到手,有了这粒内丹,自己贡献给乾龙派,说不准能得到一枚筑基丹,这样自己筑基就有望了。

    “是你自己知道,还是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云风问道。

    “这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了,你放心,只要你把内丹交给我,我就出榜通告全城,说你云风是杀掉鱼怪的大英雄,同时我再给你一万块灵石,你看怎么样?”劳钱还是有些不忍心,于是加大筹码道。

    “我看不怎么样!华城有你这样的父母官,实在是华城的不幸,今天我就为华城的百姓出一口恶气。”说着云风左手突然出手,捏住了劳钱的脖子,把他提留在了半空之中。

    他不知道的是,左手的小红芽,竟然再次的发威,直接从劳钱的脑后穿入,吸收了他的全身精血。

    劳钱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一命归西了,这时的云风才发现不对,于是把他往床上一扔,摘了他的储物袋,把他直接收到了黑戒之中,然后出了客栈,只朝城外而去。

    在华城进出都需要坐船,云风三人上了船后,就直接出城了,在经过一段激流的时候,云风把劳钱的尸体直接沉入了江中喂鱼了,这样一时半会儿只见是无人发现劳钱已经死了的。

    出了城的三人,捡了一条小路全力狂奔,吕伟被他背在了身后,途径一片树林的时候,两人都恢复了本来的面貌,重新换过了衣物,朝着下一个城市牛城进发。

    劳钱死的消息是一日后传出来的,有人在下游的一处滩涂地发现了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劳钱,数处已经被鱼给咬的面目全非,要不是他身上的城主服装,根本就无法辨认,仵作来验过伤后,无法断定是何物所为,因为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全身精血被抽干的现象,于是成为了一个谜。而从那以后,这里再也没有鱼怪做乱了,云风的雕像被沿岸的百姓膜拜着。

    当刘喜收到华城出现了一男一女,分别叫做云风和云华的消息后,他更加肯定马云的话,相信是他们二人杀了忙儿,于是愈发的坚定了他要前往云雾山必经之处守株待兔的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