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乾龙派
    “云大哥,刚才你真威武,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打倒在地,我看你根本就没有用灵力,好像用的是纯粹肉体的力量,难道你还修炼了炼体术,可是看你的身体不像炼体的那些人,他们可是各个都是高大威武,全身肌肉爆满,长得就像是一头头狗熊一样。”云华现在放慢了速度,高兴的赞美说道,她的声音就如同出谷的黄莺一般清脆悦耳动听。

    “我只是身体比一般人强壮一点而已,不值一提的!倒是那个姓刘的刘忙还真是来头不小,金丹期老怪物的嫡孙,如果让他知道是我们把他给废了,我估计我们就有危险了。”云风洒然一笑,有些担忧的说道。

    云华也是一阵后怕,捂着嘴轻轻的说道:“幸好我只是说我姓云,天下姓云的修士何止千万,希望不会给云雾山带来麻烦!”

    “说你笨你还是真笨,趁着他们不认识你,你可以大打出手,教训一顿,让后扬长而去,这样他们想报仇都没地方去,你们这些大门派的弟子,就是喜欢把自己的门派挂在嘴边,迟早有一天,会给门派带去灾祸的。”云风笑着教训道,他为自己刚才的聪明举动而沾沾自喜。

    “噢!原来还可以这样啊!”想了想刚才云风的表现后,云华恍然大悟道。

    “再教你一招,我们到了前面找个地方,马上把衣服换了,把马扔了,我们乔装打扮一下,再把路线稍微做一下更改,我估计即使那个姓刘的能量大,有着筑基期的修士跟着,我们换了衣装,他要想按照描述找到我们,估计要到猴年马月了,这是身为修士在惹祸后必须学会的伎俩。”云风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怎么会这样,竟然这么灵光,能想到这么多后续的保护措施。

    “云大哥,你太伟大了,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要告诉我你本身就会。”云华双眼冒出了小星星,极为佩服的说道道。

    于是在前方的一个小树林中,二人下马,把马驱赶跑了后,开始寻找地方整理衣装,云风想着改变一下面貌最好,顿时脸部五色灵光一阵闪动,一个丰神俊朗的翩翩公子出现在了当地,配上一身书生装,活脱脱就是一个游山玩水的文人雅士。这个书生装可是他在断头城买的,不知为何他很是偏爱这种衣服,当时一连买了好几套,放在黑戒中备用,而进山却是穿着他那件洗的发白的藏青色道袍,因为这种衣物在断头城是最为常见的。

    “你是谁?”云华看到云风的头一眼,顿时神色紧张,灵力蓄势待发问道,并朝他的身后看了看。

    “我是你的云大哥啊!我不过是换了件衣服,你就不认识了,你不会记性这么差吧!”云风脸色一怔,不解的说道。

    云华随手凝结了一个灵力水镜,放在他的面前道:“你自己看!”

    看着水镜中的自己的面容整个大变样,不由的面色微变,内心翻腾,心道:怎么会这样?但是嘴上却是说道:“不就是变化了一下容貌吗?难道你的师门没有教给你这最基本的化妆之术。”

    “没有,看了你的化妆,我感觉自己的装扮太差劲了,你就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吗?”云华有些羞愧的说道。

    云风看着只是换了一下发型,换了一身衣服的云华,顿时有些无语道:“这个还真是差!”随后脑中就出现了一段口诀,于是他随口就念了出来。

    “易容诀!”云华听完后,惊呼道。

    “不错,就是易容诀!”云风心中更是惊涛骇浪,自己怎么会这种法诀的,但是脸上却极是镇定道。

    “你传授我易容诀,你怎么会有这么偏门的法诀,我也只是听到头三个字才知道这是易容诀的,你的师门不会怪罪你?”云华一脸的震惊道,按她的理解法诀这种东西,不会轻易间私相授受的,必须经过师门的同意才行。

    “我没有师门,再说了这篇法诀是我偶然在横断山脉捡到的一本书上学到的,我想传给谁就传给谁!”云风为自己的易容诀编出一个出处道,反正又没有人去核实。

    这篇法诀修炼很是容易,就是掌握用灵力改变面部的肌肉排列,从而达到改变容貌的目的,冰雪聪明的云华只是一袋烟的功夫就掌握了。

    “云大哥,这易容诀是瞒不过金丹期高手的眼睛的,只能骗过高自己一个大境界的筑基期高手。不过,有这个也就够了,想必我们不会倒霉到直接碰到金丹期的老怪物吧!”云华尝试完了易容诀后,很是兴奋的说道。

    “既然你已经化妆好了,我们就装作游山玩水的游客就行了,我们不去柳城,改道去华城,虽然绕远一点,但是胜在安全不是。”云风说出自己的打算道。

    “我无所谓啊!这次出来,好不容易没有人管着了,我一定痛痛快快的玩够了才回去。所以以后走路的事情你来安排,我只管吃喝玩乐。”云华听了后更是兴奋了,高兴的蹦起来道,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在云雾山虽然有着无数人围着她转,但是却不能干自己想干的事,她觉得跟着云风不错,想干嘛就干嘛,体会到从所没有的自由,在宗门不是修炼就是修炼,好不容易出来试炼吧,还这不让去,那不让干的。

    看着如同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云华,风云的心中好像对于这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于是干脆就不再想了,拉着云华出了树林,朝着华城的方向而去。

    且说乾龙派后山的禁地中,突然飞出一道身影,仰天长啸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刘喜的唯一孙儿!”说完朝着一个方向飞走了。

    顿时乾龙派凌乱了,无数的长老和弟子奔走相告,有的听到这个消息惶恐不安的,有拍手称快的,有啼啼哭哭的,有长吁短叹的,正是世间百相都在此刻体现了出来。

    掌门秦浩正在和几个师弟商议如何处理这件事,大殿中十几个筑基期的长老,都端坐在大殿之中。

    一个火爆脾气的长老正满脸怒容的嚷道:“掌门师兄,我看刘忙死是活该,就他那样的整天仗着有个好爷爷,欺男霸女,坏事做尽,被人杀了我觉得我们不要理会就是了,如果不是惧怕他爷爷,十个他这样的我也拍死了。”

    “烈师弟,你这火爆的性子怎么就不能改一改呢?你早晚得毁在这个火爆脾气上,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传到刘喜的耳朵里,你可没有好果子吃,我们只要心里明白就好了。”一个筑基长老出声劝解道。

    “就是你们这些人的纵容,才导致他刘喜的张狂气焰,什么都由着他,他不就是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吗?我们乾龙派每年一半的收入都落到了他的口袋中,我们这是请了个祖宗供着,况且宗门内不少的女弟子都被他的孙子给糟蹋了,而且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我们这还是正道的门派吗?”烈姓的长老越说越是生气道,旁边的桌子拍的山响。

    “烈师弟,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没有老祖在的话,我们乾龙派能有今天三国第一宗派的实力,的确我们门中一半的资源都给了他,可是有着他的坐镇,我们少了多少麻烦,我们的弟子在外行走又安全了多少?”一个亲近刘喜的筑基长老愤愤不平道。然后接着说道:“我建议我们全派的人都要帮助刘喜大长老去寻找凶犯,将之找到后,交由大长老发落,这样大长老会对我乾龙派更加的忠心的。”

    “花师弟,你不觉得这样做,有些对不住我们正道修真门派的名声啊?要知道门派的名声可是比起一个金丹长老重要的多,我建议此事冷处理。”一个和花师弟不太对眼的长老,紧盯着刚才说话的花长老说道。

    “好了大家都别说了,为了门派的名声,我们确实是不该管此事,但是如果不管恐怕会寒了大长老的心,这样吧!我们派出十个筑基长老前去私下探查,首先看看是谁下的手,如果没有什么实力背景的话,就抓了交给刘大长老,如果有很深的背景的话,我们就不要鲁莽行动了,这样即挽回来了我乾龙派的面子,也给足了刘喜的面子,他也不会因为此事而离去。”秦浩最后拍板道。

    “你们谁爱去就我,反正我是不会去!”烈长老没好气的道,显然是对掌门的决定不太满意。

    “我也不去,我的弟子刚刚试炼回来,还需要我去督促修炼,争取早日突破。”一个长老找借口道。

    ……

    一时间大殿内分成了三派,一派是坚决不去的,一派是拍刘喜马屁,和他走的近的,还有一派是骑墙派,左右摇摆不定的。

    最后,还是秦浩直接点名才凑够了人数,为此还惊扰了一批闭关的长老,一时间乾龙派是鸡飞狗跳,大家都在看着掌门如何处理此事,好为自己将来站队提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