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刘忙的下场
    “是乾龙派的长老!”云华惊呼道,接着又忽然想通了什么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乾龙派的长老,他们也在这里试炼,我听师门师叔说过。”

    “哦,乾龙派是什么门派,你又是什么宗门呢?”云风除了对周国了解外,其他的地方都不知道。

    “乾龙派是周国,刘国和云国三国中实力最为强大的门派,门中有着金丹长老坐镇,门中弟子上千,至于我来自云国的第一修真门派-云雾山,这是我云家的宗门,实力堪比乾龙派,就是没有金丹期长老的坐镇,我们门中的弟子比起乾龙派来还要多哦!”云华介绍说道,当说到自己宗门的时候,更是满脸的自豪之情。

    “哦,对了你说你是来参加试炼的,那么你肯定有其他的师兄弟和带领你们的师叔了。”云风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不错,他们就在横断山脉中,不过他们是从断头城进入的,估计是不会来这里的,我们还是要绕道回去的。”

    “那你联系一下吧!”云风想把这个包袱给早日摆脱,于是催促她联系宗门的人。

    “师叔给的传音符,已经被我给发完了,但是情况紧急,我只好不停的给师叔发传音符求救,可是好多都被横山双煞给击落了,也不知道师叔收到没有。”云华有些心虚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护送你回云国了?”云风看着云华祈求的眼神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没什么紧急的事情的话,我希望你和我作伴,毕竟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人而已。”

    云风想了想,自己的身世查找可能还需要他帮忙,于是只好答应下来,准备在她恢复后就起程,路线在云华拿出的一份地图上标记出来了,这是两人商量的结果。

    三天后,收拾停当的两人买了马匹,踏上了回归云国的路。

    横断山脉中,云雾山的筑基修士云霭正在气急败坏的发脾气,下面十几个练气期的弟子都低头不语,只听他说道:“五天了,你们足足找了五天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你们连根毛都没找到,你让我回去怎么和老祖宗交代,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孙女了,他老人家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如果没有她的消息我们就不要回去了,在这里找,直到找到为止。”

    “师叔,我打听到有人看见她被两个蓝衣的人追杀,说那两个是横山双煞,我估计小师妹她凶多吉少了,横山双煞是这里出了名的恶煞,肯定是他们杀了小师妹,怕我们发现所以就毁尸灭迹了。”一个鹰钩鼻的年轻男子站出来说道。

    “横山双煞,他们是没这个胆子的,他们的修为还不到筑基期,在这里他们也就是欺负那些没有地位和势力的小虾米,像云华这样地位的,就是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师叔,如果他们并不知道师妹的身份呢?”该弟子不死心道。

    “你以为你师妹像你一样傻啊!就她那古怪精灵劲,加上老祖宗给她的不少逃命的玩意儿,就是我都不敢说能拿她怎么样,所以我坚信她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你们要全力的给我找。”云霭双目圆睁,口沫四溅的发飙道。

    于是云雾山的弟子再次的四散开了,前去寻找,而云霭则是仔细的思考起来。

    这次搜寻收获是巨大的,众人发现了云华逃跑时一路留下的标记,于是大家一路沿着标记搜寻,还看到不少燃烧到一半的传音符,最后标记断在了原来云风和云华相遇的地方。

    于是众人开始仔细的搜查,却是一点的信息都没有,好像所有的线索在这里都断了。

    最后云霭判定,要么云华就是葬身横山双煞之手,要么就是被妖兽给分食了,最好的一种可能就是被人给救走了,于是决定返回宗门。

    就在半路上碰到了风风火火直奔横断山脉的乾龙派的张超,于是两人一阵寒暄,都没有说实质性的东西,就互相告别了。

    且说云风和云华二人,骑着高头大马,奔驰的宽阔的大道之上,引的路人不停的驻足观看,都被两人的气质所吸引,大呼道:“好一对金童玉女!”

    云华听了后,羞红了脸,马鞭打的更快了,而云风从没有学过骑马,只不过是仗着修为把自己固定的马身上,况且这马早被他身上的那股击杀妖兽的煞气所慑服,不敢跑的快了,所以云风落在了后面。

    眼看着云华的身影越来越远,云风干脆放慢了脚步,任由马儿自己走,幸好的是这两匹马都是从一家的手中买的,都能寻找到对方,所以云风的路到是没有差。

    当云风赶上云华的时候,发现云华正双目圆睁的和一群人对峙着,只听云华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道:“你们这些不识好歹的下流坯子,你不打问一下姑奶奶我是谁,就敢拦我的路,要不是看你们是凡人,姑奶奶我早就大开杀戒了!”

    当中为首的白面公子哥,一扬马鞭,指着云华道:“这个小妞好烈的性子,弄回去,玩的时候肯定爽,我就是喜欢骑烈马,太温顺的反而没意思。”

    “就是,能被我们刘公子看中,那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修士怎么了,女修士我们刘公子上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是不是刘公子!”旁边的人拍马道。

    “不错,据我们刘公子的经验,女修士的味道更是好,兄弟们大家一会加把劲,到时刘公子享受完了,说不准一高兴,我们也能尝尝味道。”另一个狗腿子高声呼喊道。

    顿时,他们身后的人一阵呼啸之声。

    “今天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能活着从这里离开,我就不姓云!”云华是彻底的怒了,要不是被师门严令不得以修为欺压凡人,早就出手了。

    “我们管你姓什么!你只要知道我们公子姓刘就行,我们公子刘忙可是乾龙派金丹长老刘喜的嫡系孙儿,也是唯一的孙儿,你敢杀他,你就不怕金丹长老灭了你的门派,如果你不想这样的话,今天晚上就乖乖的给我们公子暖被窝。”刘忙身旁的狗腿子嚣张的说道,脸上带着淫笑。

    “流氓!这个名字起的好,果然是人如其名,名如其人啊!”云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于是打马向前嘲笑道。

    “你大胆,你竟敢在我们公子面前,直呼公子的名讳,而且还曲解公子的名字,我们公子是忙碌的的忙,不是流氓的氓。”

    “你都说你公子是流氓的氓了,我看你也该死!”

    刘忙抬手就是一马鞭打在了刚才出声解释的人头上,说道:“你傻啊!他就在等着你呢!你是越描越黑。”

    挨打的手下捂着脸退到了后面,心中却是把刘忙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你是什么人?这里的闲事不要管,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后悔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的。”刘忙马鞭一指,斜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那么正好,我打了人的话,你也不知道找谁去报仇了吧?”云风笑着说道,身形却是从马上一跃而下,然后直冲刘忙而去。

    “给我打,往死里打,让你欺负本姑娘!”云华兴高采烈的喊道。

    只见云风上去,拳头是上下翻飞,专找着大腿打,一个个的大腿都被他一拳下去就粉碎性骨折了,甚至为了折磨他们几个,把重点说话的几个都打的四肢全废了,呈大字型扔在了地上,把他们的马都赶走了。

    对付这几个凡人,云风连一成的力量都没用出来,而且他们的反击自己根本就没有感觉,顿时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地上已经哀嚎遍野了,临完事之际,还一脚跺在了刘忙的裆部,笑着说道:“我让你以后没有欺负女人的本事!”。

    云风一招手,就上了马和云华扬长而去了,只留下地下的人不停的哭喊着:“我要报仇!老祖宗会为我们报仇的。”

    等云风和云华远去了,从围观的人中走出一个麻衣打扮的汉子,他阴测测的说道:“正愁着,无处躲藏呢?云华你就给我送了一份大礼,看着这份大礼的面子上,我马云就饶你一次性命!”这个正是从横断山脉中出来的横山双煞中的老大马云。

    只见他从储物袋中翻出一柄云雾山的长剑,然后开始杀人,以他练气顶峰的实力,眨眼之间地上就只剩下刘忙一人了,就连围观之人也没有放过一个。

    “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杀他们?我求你饶了我,我回去让老祖宗收你为亲传弟子,只要你把我安全的送回去。”刘忙有原来的惊吓,到后来干脆直接求饶了。

    “你一个凡人,竟然已经上了无数女修的身体,你可知道你家马爷我做梦都想上,却从来不敢上,尤其是大门派的弟子,而你一个小小的凡人,仗着有个好祖宗,竟然能在乾龙派里面混的如鱼得水,想上谁就上谁,今天我就替那些被人上的女修们报仇雪恨,不过你放心,我会告诉你的老祖宗,杀你的是云雾山的云华。”马云满脸扭曲,阴狠的说道。

    “你饶了我吧!”四肢被废,只能说话的刘忙只有一句话。

    “噗”的一声,刘忙就做了剑下之鬼了,一道火光从他的身上飞起,只朝乾龙派而去。

    马云把刘忙的尸身放入储物袋,把剩下的人毁尸灭迹后,追着火光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