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云华
    “师弟言重了,你能把这个妖丹带回来也是大功一件,等炼制成功丹药后,我给你留两成,算作是奖励!”掌门秦浩知道不能一味的埋怨,要适当的表扬,这样有利于他对门派的忠心。

    “师兄,我这就回去横断山脉,我估计他还会在那里,不把这位元婴前辈请回来,誓不回来!”张超顿时拜服倒地道。

    秦浩想了想道:“也好,只有你和这位前辈见过面,并且有着交情,这样你到账房支取十万灵石,一则是付给他欠他的五万七千灵石,二则是用剩下的灵石来邀请他加入我乾龙派,做我派的太上长老。”

    “还有,这件事情不要张扬,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否则的话让其他门派得手对我们来说就是什么好事了。”

    “师兄放心,我这次一定保密!”

    断头城,云风已经没有了初来此地的陌生,而是对于任何的事情都门清了,刚开始还有店铺收取妖兽材料时黑他,压低价格,可是到了后来就再也不敢了,因为他会拿着好东西到你的对头那里售卖。

    这天,云风像往常一样,进入了横断山脉,一个月以来,横断山脉靠近断头城的这一带,基本上是妖兽绝迹了,妖兽们也知道断头城出了一个专杀妖兽的主,而且都是捡着有妖丹的杀,于是有妖丹的妖兽都逃到了横断山脉的深处。

    进山已经两天了,云风妖兽的毛都没见到一根,原来妖兽的嗅觉特别的灵敏,嗅到是他后,都躲的远远的,于是云风越走越是深入。

    一个多月的修炼,使得云风的修为稳步突破到了练气二层,尤其是在横断山脉修炼,灵气更加的浓郁一点,所以晚上修炼的时候他都是在靠近断头城的山脉中修炼的,而且小鬼也给他警戒。

    在其中的某一天,他突然脑海中多出了一片法诀,竟然是修炼神识的法诀,和小鬼交流后,发现小鬼也能修炼,于是就教给了小鬼,而自己在闲暇时也会修炼一番。

    “站住,你跑不掉的!”一声大喝打断了云风寻找妖兽的行动,云风循声望去,只见在山谷中,一道红色的身影在前,两道蓝色的身影在后,正在追逐之中。

    那道红色的身影好像是发现了这里的云风,于是转向,朝着自己这边飞来。

    “站住,你要是不停下来,等我们横山双煞抓住你,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面追杀的人看到目标转向后,更是看到半山腰的云风于是大喝道,因为他们知道既然敢独自一人到这里来的,修为至少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前辈!救我!”

    等云风看到红色的身影竟然是一个年芳二八的少女时不由的一愣,并没有接话。

    红衣少女直接到了他的身后,藏在了云风的身后,嘴中哀求道:“前辈,求求你,救我!”

    “你我素不相识,再说了我的修为还没有你高,我看你还是快跑吧!”云风不想惹麻烦事,冷冷的说道,这是云聪每天必讲的处世准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出门在外,千万不要多管闲事,强出头。

    “前辈,我是云国的公主云华,前来这横断山脉参加试炼,和门派中的人走散了,没想到碰到了有名的横山双煞,他们可是修真界的败类,在横断山脉害了无数前来试炼的弟子。”云华看着越来越近的横山双煞,把自己的出身说了一遍,她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云风的身上,因为她已经没有灵力飞行了,刚才那么快是因为她动用了云国国主送给她的一枚飞行符,否则以她练气十层的修为,早就遭了毒手了。

    “你也姓云?”云风没想到遇到一个和自己同姓之人。

    “难道前辈也姓云,是我云国的出生的修士,太好了,只有你救了我,我会回去禀告父王,你想要什么都行,封疆裂土都行,要知道我可是父王唯一的女儿。”云华高兴的许诺道。

    云风没注意她下面的话,他注意到的是头两句,因为云聪说过他是捡来的,不由的摸了摸脖子中的玉佩,看来自己的身份可以到云国去查询了,于是说道:“你快跑吧!”

    “我跑不动了!”云华虚弱的说道。

    “你可不能死,我还想求你帮忙呢?”云风说道。

    可是云华已经昏迷过去了,无法回答了,云风看着越来越近的横山双煞,知道自己绝对的不是其对手,于是抱起云华,双脚跺地,纵身跃向了横断山脉的深处。

    顿时四周的树林中开始哗哗作响,无数的妖兽四散而逃。

    “你们给我站住!”横山双煞也很是郁闷,为了不追丢云华,他们可是使用了秘术,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见到云风抱着云华跑进了深山之中,只能停下脚步大喝道。

    四散的妖兽开始围向了横山双煞,它们怕云风,可不代表怕横山双煞,尤其是这里面不少都是结了妖丹的妖兽,实力堪比金丹期的修士。

    横山双煞看着越来越多的妖兽,其中的高个子的埋怨说道:“老大,我就说不要接这单买卖吧,你看我们都要把命葬送在这里了,现在我们灵力消耗严重,这么多的妖兽,我们是冲不出去了,刚才我就说我们直接冲出横断山脉,那个小姑娘在横断山脉的深处是没法存活的,你不听,结果我们都要葬身妖兽之口了。”

    “你给我闭嘴,我这里还有两道土遁符,一会儿你我一人一张,各朝一个方向,土遁逃跑吧,这两个土遁符足够支持我们逃离横断山脉了。”矮个的被称作老大的人呵斥道,同时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还是老大英明,我看我们要换个地方了,即便我们逃离了这里,估计也会被委托我们的人追杀的。”

    “不错,我们抢的东西,足够我们修炼几十年了,我们就此别过,各奔东西吧!”说完,递给了高个男子一枚闪烁着黄光的玉符。

    一阵黄光闪过,地面上的两人消失了身影。

    再说云风带着云华一直的跑,最后竟然穿过了横断山脉,来到了一个城市,叫做英雄城,意思是凡是能顺利穿越横断山脉的修士,都是修士中的英雄。在这里将受到无数人民的膜拜。

    一间客栈的上房中,云风坐在桌旁等待着床上的云华苏醒,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检测过,云华只是脱力而已,只要休息几天就会苏醒的。

    一天后,云华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纱帐,知道自己命保住了,翻身坐起,突然感觉肚子一阵咕噜,于是说道:“好饿,快给本小姐准备好吃的。”

    “你醒了,这里有一点粥,快吃了吧!对你恢复体力有帮助。”云风一推桌子上放着的一碗粥说道。

    “前辈是你救了我!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云华顾不上饥饿了,翻身就拜。

    云风看了一眼云华,伸手把她扶起来,坐到了椅子之上,示意她把粥给吃了。

    云华抱住大碗,三口两口就把一大碗的肉粥给吃进了肚子当中,一点公主的形象也没有,吃完后斜躺在椅子上,双手交替的抚摸着肚子说道:“好久没有吃的这么舒服了,好饱啊!”

    “你到底是公主不是?就你这形象,距离书本上说的公主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云风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哪里有公主这种形象的,抚摸自己的小腹,好像是在安抚里面的孩子一般,于是轻蔑的冷笑道。

    云华顿时就要发作,可是看到云风后,突然又蔫了下来,弱弱的说道:“让前辈见笑了,不过我确实是云国的公主,你看这是我的身份令牌,还有若是前辈不信的话,大可以随我回到云国证实啊!”右手在左手的镯子上一抹,一块雕刻着金龙的令牌就出现在她的右手之中。

    “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的前辈,你看我修为不过练气二层,怎么会是你的前辈呢?”云风无奈的说道。

    “不对,你既然敢独自在横断山脉的深处,你的修为不会这么低的,否则的话早就被妖兽给吃了。”云华一脸的不信,分析道。

    “我有点相信你是公主了,我能在横断山脉深处,不被妖兽攻击,是有秘诀的,这个秘诀只有是常年在横断山脉混的都知道,那就是我身上携带了一张高阶妖兽的皮,而且还在身上涂抹了它的血液,只要实力低于它的妖兽都不敢攻击我的。”云风解释说道,这是他从断头城学习到的。

    “竟然可以这样,那么我们宗门的试炼怎么不告诉我们,害的我们被妖兽追杀。”云华恍然大悟,开始埋怨起宗门来,因为宗门的人肯定是知道这个方法的。

    “当然事情不是这么绝对,主意看你身上涂抹的高阶妖兽的血的级别,如果遇见更加高阶的,小命不玩完了,所以这个还是看运气的,所以你们宗门才不会使用,况且那样你们也得不到锻炼不是?”云风继续补充道。

    “不是你救的我,那么会是谁呢?”

    “事情是这样的,在你昏迷后,飞来一个踏着飞剑的身着月白色长衫,胸口绣着一条银龙的中年修士,他把横山双煞给赶走了,并用飞剑把我们送到了这里,然后就飞走了。”云风把救人的事按在了张超的身上,谁让他在横断山脉只见过这么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