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缥缈宗没了
    一夜无果,云风连续跑了十来趟才把他们闭关的东西都准备全,此时洞中已经不再那么空旷了,外洞支起了两个帐篷,内洞也支了一个,锅碗瓢盆堆放在其中的一个角落,一个炉灶就在它们的旁边,在两个帐篷的中间有着两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典籍和玉简。

    “小师弟,过来到师姐这里,师姐有话对你说。”云裳狡黠的说道。

    “师姐,你可不能叫我小师弟,我还没有被师傅正式收入门墙呢?我现在只是师傅的杂役弟子,跑腿打杂还行,别的可就不行了。”看着云裳脸上奇怪的笑容,云风感觉到自己要被算计了,于是赶紧说道。

    “云风,师姐命令你,把你珍藏的丹药都统统的给我交出来,我知道你有私藏丹药的习惯,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师傅,你没有服用丹药修炼的。”云裳变脸严肃的威胁说道。

    “师姐,师傅没说让你们服用丹药修炼,再说了我就有固体丹,还都给你们服用了。”云风委屈道。

    “既然,没有丹药,那么你就每天给我们送一只你烤的野兽肉,说实话,师姐我是想吃你的野兽肉了,你可不要让师姐我失望哦!”

    “好吧!既然你们喜欢吃,我每天给你们送就是,反正来回这里也不过半个时辰,这个时间我还是有的。”云风欣喜的答应道。

    返回到牛头山,云风继续开始自己开垦药田的大业,要想在一片山坡上,开垦出一块药田,就需要把所有的不平整的石块给弄掉,幸好云风的力气大,所以倒也干的很快。

    这天晚上,云风又像往常一样,打坐修炼金土诀,但是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脑海中一直有着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停的诉说着一篇不知名的功法,云风听后,只是觉得浑身的舒泰,身体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于是他干脆就放弃了修炼金土诀,而是开始修炼脑海中的那篇功法,没有想到的这篇功法好像自己已经修炼了无数遍,很是熟悉,灵力在经脉中的运行路线也是那么的熟悉,只是后半部分的灵力路线就不是那么熟悉了,好像是从没有修炼过。

    但是运行了一个周天的云风发现,自己丹田中的灵力竟然多出了几道,这可是以往修炼金土诀十日之功啊!

    欣喜不已的云风加快了修炼的速度,顿时感觉到空气中灵气如同流水一样进入到了自己的经脉之中,使得经脉一阵凉爽舒泰。

    云风的身上,黑雾闪动,一团黑雾慢慢的凝成了人形,注视着云风的身体,呐呐自语道:“我是谁?我怎么会在他的身上,我又是什么?为什么他能修炼,而我不能,我怎么感觉他能控制我。”

    看来附身在风云无忌身上的老鬼也失去了记忆,而云风正是被西门傲雪送入朱雀大陆的风云无忌。

    只不过在玄武大陆的雷电天罚并没有放过他,在朱雀大陆,照样一下不拉的把他劈了个遍,要不是最后土灵珠和金灵珠共同护着他,他早被天罚给劈死了,这也导致他的修为尽失,识海关闭,两个灵珠吸收了大量的天罚雷电,正在互相的融合。

    互相融合后的灵珠,等融合后就称之为金土珠了,这也导致风云无忌原来修炼的土篇鸿蒙诀得到了补全,变成了金土篇,这也是他脑海中不停出现的功法。

    老鬼被天雷洗礼后,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小鬼,原来的灵智直接被抹杀了,这也就是黑雾的迷茫的原因了。

    翌日,云风一跃而起,顿时感觉体内的灵力充盈,一夜修炼抵得上原来三四个月的修炼,不由的欣喜不已。

    来到大殿,本想把这个高兴的告诉师傅云聪,但是看到师傅正在对着一个玉简发呆,就没有说。

    “云风,你过来了!”云聪看到了云风后,把玉简收到怀中,说道。

    “正好,我正想去找你,既然你过来了,我也就省劲不少,这是一个储物袋,你把它交给你的师姐后,就下山去吧!”云聪长叹一声,落寞的说道,从怀中取出一个储物袋交了云风的手中。

    “师傅,可是弟子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要赶弟子下山啊!”云风大急,跪下哀求道。

    “徒儿,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为师这次恐怕是无法保护你们了,你在我门中,从未下过山,所以无人认识你,所以你是最容易活命的,而云裳,刘冲和华安他们三个就不知道,我在这个信封中有交代,你去交给他们吧。”云聪昂首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中流出来。

    “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吧!”云风哀求道。

    “云风,往日里你最是听师傅的话了,这次你也要听话,记得告诉你的两个师兄和师姐,不到元婴不要回来。”说完灵力一裹,把风云无忌抛向了后山,自言自语道:“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师傅是护佑不了你们了。”

    云风飞速的奔驰的山峰只见,速度是平日的一倍还多,不一会儿就到了瀑布处,抬手打出了一道传音符,这是他们每个缥缈宗弟子必备的。

    洞口打开,云风进入洞中,把书信交给了云裳,同时把掌门的话说了一遍。

    云裳打开书信,看完后,大呼一声:“爹,是我害了你啊!”就晕了过去。

    华安赶紧的上前进行急救,右手掐向云裳的人中,而刘冲则是拿起书信念道:“裳儿,请你转告你的师兄,为师去赴约了,此去可能凶多吉少,为了不使我缥缈宗的传承断绝,我把门中所以的资源都装在云风给你们的储物袋中,你们见到这封书信后,立刻离开周国,前往他国,也可以重新投入其他门派,修炼自身,记住不到元婴不要回来,师傅如果平安无事,自会前去寻找,如果有何不测,你们不要给师傅报仇,因为那是你们惹不起的存在。记住一定要谨记我让你们平时记忆的那份地图,当你们达到元婴期后,就可以尝试着按图索骥,我缥缈宗的振兴就靠它了,云聪绝笔!”

    “师傅没有提我怎么安排吗?”云风自始至终没有听到关于自己的安排,于是问道。

    “书信上没有,师傅没有对你说什么吗?”刘冲最是冷静,说话也很平静。

    “师傅说,让我自己下山去,然后就没有了。”

    “那就是师傅对你的安排,你还是照着师傅的话做吧!我们也要收拾行装出发了,我们兵分两路,你向南,我们向北。”刘冲作出决定,他知道现在即便是去寻找师傅,也找不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听师傅的安排,作为缥缈宗的大师兄,他有权利和义务去做这个决定。

    四人收拾好,在瀑布处分手,然后开始各奔东西了。

    云风往南去了,当刘冲三人出了牛头山,再次的和华安与云裳分道扬镳,三人各选了一个方向走了,三人的心中都不平静,也不知道还有再见的可能没有。

    单说云风,他回到了药园之中,看了看房间,发现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到时药园的药草还有不少,于是干脆把所以的药草都收到了左手食指上的黑戒之中了。

    收拾完毕的云风,直接下了牛头山,穿过了白雾区,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是一个不足百人的村庄,上午的时间是村落中的汉子打猎耕田的时间,所以云风进入村庄看到的都是抱着小孩的妇女和老人,他并没有和她们说话,而是直接穿过了村庄,一路向南而去。

    时间过的很快,这十几天的赶路使得云风早就离开了周国的国界,来到了刘国的地界,途中他见到村镇都绕了过去,就是为了不暴露行踪,饿了就采摘些野果,渴了就掘地找水喝,或者是找些山泉水,后来为了方便,干脆用捡到的一个酒葫芦来盛水,这样就免去了找水的时间。

    这十几天,每天晚上他都会找到僻静之所,打坐修炼,而丹田中的灵力也逐渐的充盈起来,他感觉最多再有一个月的时间,灵力就会充满,到时就能晋升下一个境界了。

    仙草门,由于在这里曾经有人采摘到一株千年的灵草后,没当时的一个散修看中了,在这里立了山门,从而这里因为灵脉的缘故,药草在这里生长比别的地方药性要强上那么三分,不久后就有人慕名上山求取,多年后这里发展成了一个以种植药草为生的修真门派。

    这天,一个弟子慌张的拿着一封书信风风火火的进入门主的修炼之地,说道:“师傅,山下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柳杨是一个看起来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白面无须老者,一件青绿色的道袍穿在身上,更显飘渺的气质,只见他徐徐的打开书信看了下去,等他看完后,不由的昂首长叹道:“天不助我,非我柳杨无能啊!想不到,飘渺派还有如此厉害的仇家,我儿无福,我仙草门无福啊!可以修炼到元婴境界的功法与我仙草门失之交臂啊!本想过两天就去缥缈宗提亲,没想到你缥缈宗竟然人去楼空了,给我来了招釜底抽薪,云聪你果然好算计!”

    原来书信是云聪托人送来的,里面说缥缈宗得罪了大仇家,现在全宗解散都去避难了,嘱托柳杨多保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