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惩罚
    “师傅,你就不要为他脸上贴金了,我都没看到师弟修炼,每天咱们缥缈宗的这么多杂事都把他的精力给耗干了,我看师傅你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我们三个身上吧!”刘冲插嘴说道。

    “你知道个屁,你才修炼几年,师傅我修炼多少年了,况且你们三个整天的玩闹,不思进取,门中那么多的典籍你们不看,难怪见识浅薄呢!”云聪喝骂道,对于这三个不成器的弟子是又爱又恨,爱他们懂事,恨他们修为增长太慢,不知道弟子之间的互相团结友爱以及帮助。

    “可是,师傅,你不是常说修真可不是光看灵力的多少,境界和体悟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境界提升了,灵力自然就会增加,提升,精纯,凝炼,而境界不提升,灵力最多也就是把丹田灌满吗?云风即便是灵力存储的再多,但是质量不高,我想也不是我们这些练气十层的对手吧。”刘冲辩解道。

    “师傅,您可以让云风多服用一些丹药,比如养灵丹这种专门提升灵力的丹药,只要把他的丹田给填满了,我估计他的境界就提升了,这样他很快也就是练气二层了啊!”华安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什么插嘴说道。

    “你傻啊!还是没有长脑子!”云聪有些没好气的道:“为师我若是有这么多的练气期的丹药,那么,这些丹药足够你们任何一人突破到筑基期了,为我缥缈宗培养出一个掌门来,也好将我飘渺派的传承给继承下去,或者还可以多收几个弟子,使得我缥缈宗人口兴盛一点,不想现在只有我们五个。”

    “哦。我想起来了,你们这次到底换回了什么?”

    “这个…”三个弟子开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而华安听到自己的话竟然有惹的师傅想起了关于丹药的事,顿时脸色就白了,若不是旁边有刘冲可以靠一靠的话,他几乎想立刻晕倒过去。

    此时,云风已经来到了后山的山峰之上,落下了身形,眼前一个小小的院落,大概有十丈大小,院子的后面是缥缈宗的药园,里面种植了数十亩的各种灵草,云风平时要管理这些药草,所以就干脆住在了这里。

    只是,他并没有进入院子当中,而是走到了院子的门口,后头看了一眼,发现没人后,右手往左手的食指上一抹,右手中就凭空出现了一个玉石做成的瓶子,随着瓶子出现在手中还有一个玉简。

    “咦,怎么会有玉简呢?”云风一愣,随手有把玉简塞进去了,并没有仔细的查看,拿起瓶子,拔开瓶盖,凑到鼻子的下面一闻,点头道:“嘿嘿,还好我这里还藏了一瓶固体丹,否则的话,师兄你就有几天罪受了。

    云风的食指上有一个黑色的戒指,无论云聪想了什么办法也没法从他的手上搞下来,因为这个戒指像极了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后来没有办法就放弃了,而云风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这个戒指可以藏储东西,于是一些他认为重要的东西都被放在里面了。

    取了固体丹的云风再次纵跃而起,径直往大殿的所在而去。

    当他来到云聪身旁的时候,场上的气氛已经没有了他离开那会那般的轻松愉悦了。

    只见云聪铁青着脸,眼睛冷冷的紧紧的盯着云裳,问道:“裳儿,你要知道,说一句谎话非常的容易,但是你为了这一句谎话,就会编出一百句的谎话,来为它圆谎,你以为这所以的谎话没有被拆穿的那一天吗?”

    云裳听了后,脸色大变,“噗通”一声脆响跪倒在地,叫道:“爹爹,请原谅!”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团五彩的光华,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在那五彩的光华中展翅欲飞,在闪动的飞羽之间,一种五彩缤纷的夺目之光,从上面散发出来,着实的美轮美奂,吸引着人的眼睛,正是这次从坊市上淘换的幻鸟凤凰。

    这美丽,高贵,大放,典雅的五彩凤凰,使得云聪都有些一时间的失神,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道:“我缥缈宗的固体丹就是用来换这么个玩意了?”

    “玩物丧志,这个东西再漂亮也不过是一个饰物。”

    “师傅不是这样的,这个小玩意不过只是值一粒固体丹,但是事情的起因确实是因它而起的,当时我们刚到坊市,认为还不是交换的最好时间,于是我们就四处闲逛,在一个小店中,发现了幻鸟凤凰,师弟见小师妹喜欢,就要兑换,于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成功的兑换了幻鸟凤凰。”

    “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预料,谁知道碰上了毒蝎门的人,他们的小师妹也看上了这只幻鸟凤凰,非要让我们卖给她,我们不肯于是就吵了起来。”

    “毒蝎门的弟子竟然开口辱骂我们缥缈宗,说我缥缈宗是千年的练气,万年的筑基,只能是周国的微末小派,永远上不了大台面,门下弟子不过三人,还不如他毒蝎门中做杂务的弟子多呢?”

    “于是气不过的我们就和他们打了起来,最后被他们抢走了所以的丹药,但是幸好被路过的仙草门的少掌门柳明给遇到了,看竟然因为师妹的美色,来了一出英雄救美,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刘冲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哦,这样啊!那么你们觉得是毒蝎门的人说错了吗?我们缥缈宗现在的现状不就是这样吗?”

    “既然你们不服气,那么你们三个练气十层的竟然打不过人家,那么就证明人家没有说错,否则的话,受伤的就不是你们几个了。”

    “师傅,毒蝎门的功法最多能修炼到筑基期,而我缥缈宗的功法却是能够修炼到元婴期的,而且我缥缈宗传承了数万年了,而他毒蝎门不过才区区几百年,怎么能和我们相比,他们有什么资格侮辱我缥缈宗?”刘冲不服气的辩解道。

    “唉,我的徒弟们,让你们平日多读些宗门的典籍,你们就是不听,如果你读了我们宗门的典籍,那么你们就不这么狭隘了,要知道我周国不过是整个朱雀大陆的偏僻一角,就是这么小的地方,还有数个门派,如果算上整个朱雀大陆的话,这个门派加起来至少是以万为计数的,大陆上这么多的门派,那个门派没有自己的传承,我们的能修炼到元婴期,那也是针对一种灵根属性的功法,大的门派可是又全系灵根修炼到分神期的功法的。”

    “我今天就和你说说我们缥缈宗修为最高的那位元婴掌门游历归来后写了关于朱雀大陆的势力划分,朱雀大陆共有四大势力,他们下面管辖着无数像我们一下的小门派,他们分别是雷宵宗,寂灭谷,万妖山,天魔谷。这四大势力传承已经几十万年,甚至是上百万年了,他们的高手如云,在那里金丹遍地走,元婴多如狗,如果不化神,不算是高手,这是那里流出的顺口溜,由此可见,我们这个门派在这些势力的眼中,连根毛的算不上。”

    “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多的,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们讲过这些啊?”华安一脸神往的问道。

    “这些都是我从宗门典籍中闲来无事,翻看到的,具体是不是这样,还要考证,但是外面的修真水平比我们高,这是毋容置疑的,我周国面积不过百万里,三个修真门派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仙草门的门主柳杨了,达到了筑基后期的实力,但是能不能结成金丹还未可知。”

    “那么爹爹你可是这周国的第二高手了!”云裳自豪的道。

    “即便是这样,你爹爹我也不敢去找毒蝎门的麻烦,因为毒蝎门的门主杜展一身是毒,会让人不知不觉中着了道,你不要指望着爹爹我为你出头,要想把失去的面子找回来,就给我抓紧时间修炼,早日筑基,方是正道。”云聪哪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打的什么主意,直接给回绝了。

    云风看到师傅训斥师兄和师姐,于是出声分散他的注意力道:“师傅,丹药取来了,请赶快让他们把丹药服下吧!否则的话,服用晚了,康复的时间就会长了。”

    云聪看了一眼云风,觉得还是这个弟子最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拿两个弟子那么滑头,做什么都喜欢投机取巧,一点也不稳实,就连修炼也是如此,否则以他们的资质,十几年的修行,也早摸到筑基的门槛了。

    于是准备下一剂猛药,严肃的说道:“你们三个,服完了丹药后,从今日起,都给我搬到后山瀑布后面的山洞中,闭关半年,半年之内不许出来,你们的任务就是要在这半年之内把我宗门的所有典籍都看一遍,修为必须的达到练气十层圆满,好为筑基做准备。”

    “师傅不要吧!要知道静心洞可不是那么好呆的,里面有寒泉不停的释放寒气,我们两个皮糙肉厚也就罢了,小师妹就免了吧!”华安一脸委屈的说道,同时很是明白云裳打过来的颜色是什么意思。

    “哼,云裳作为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加罚一个月,你们到时让她住内洞不就得啦,内洞距离寒泉远,不受什么影响的,这事还用我点出来吗?你们真是的!”云聪摇了摇头说道,他也想让女儿舒服点,但是修真界的规则是残酷的,只有实力强大了,才不会被欺负,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庇护他们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