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云风
    看了一眼在旁边,脸色微红和有些不好意思的云裳,华安接着说道:“大师兄,那个小玩意确实是漂亮好玩,用法力一催,就会出现一只五彩的凤凰,就是我看了都心醉不已,更何况是小师妹了,拿一颗固体丹换取那个东西,只要小师妹喜欢,我就觉得值得,师傅炼制的丹药不就是为了我们吗?再说了丹药还可以再炼,但是这个小玩意就不一定能再次碰到了。”

    云裳低头承认错误道:“大师兄,你不要责怪二师兄了,都是我不应该任性,非要买这个-幻鸟凤凰,否则也不会这样的。”

    “唉,我也没说要怪罪你们的意思,只是我们要不是后面碰到了毒蝎门的弟子,也不会这样的。”

    “就是,要不是仙草门的白痴出来搅局,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的。”华安附和道。

    “算了,还是别说了,等见了师傅再说吧!希望师傅不会惩罚我们。”刘冲不想说了,最后说道:“师妹你灵力充沛,就由你打开大阵吧。”

    听到仙草门的白痴二字后,云裳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闪亮着的珠子,托在手中,灵力慢慢注入,随即珠子发出朦胧的光华,云裳眼睛盯着珠子,转身一圈后,低声喝道:“四周一里之内没人,应该是没有被跟踪!”

    华安和刘冲点了点头,示意云裳可以打开法阵了。

    只见云裳,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立马一个泛着黄色光芒的令牌出现在她的手中,她双目微闭,嘴中念念有词,灵力直接灌注进去,顿时令牌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华,把白雾慢慢的驱散开来,显出一条一人多高,一丈多宽的通道来,于是三人并排着进去了,当他们过去后,白雾又慢慢的汇拢了过来,把通道掩盖住了,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要不是地上有着一滴血迹,是无法知道这里是通往缥缈宗的法阵。

    且说三人进入到了白雾通道后,往前走了几步后,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鸟语花香的山谷,三人对此好像早就熟识一般,根本就没有看,直接来到了一处高台之上。

    云裳灵力激发,分别激发在高台的四个角上,顿时一道白光包裹着他们消失在了这个幽静的小山谷中。

    “哈哈,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当白光在大殿门前的传送阵亮起的时候,他们三人就听到了高处传来云聪爽朗的笑声:“是不是我的丹药在坊市上大受欢迎,所以你们很快就卖完了。”

    可惜的是,还不等他闭上嘴巴,就发现三人竟然都受了伤,于是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了呢?”

    随即,一道蓝色的光华从半空划过,正是云聪脚下的飞剑发出的,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闲情逸致,一改刚才懒散的模样,稳稳的站立在飞剑之上,陕飞吹过,衣襟飞扬,灰白色的头发随风起舞,虽然云聪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但是他的风度和气质看起来最多也就四十多岁。

    “爹…”云裳听到云聪关切的声音,顿时再也忍耐不住,话还没说,眼圈就红了,泪珠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云聪上前用右手掏出一条锦帕,给自己的宝贝闺女擦了擦眼泪,眼睛却是盯着刘冲和华安。

    “师傅…”刘冲和华安,在云聪的目光下,顿时脸色通红,把原来的淤青都给遮住了,眼中却是满含歉意和不安。

    “受了伤为什么不及时的治疗,拖到了这里。”看着华安和刘冲的神情,云聪再没有问为什么受伤,反而低声的呵斥道。

    “师傅,是这样的,我们的固体丹没有了。”华安硬气心肠低声说道。

    “哦,都换完了,好事啊,没想到我云聪炼制的固体丹这么受欢迎啊!”云聪一愣,双目放光道。

    接着自以为是的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们是怎么受的伤了,肯定是争抢丹药的人太多,你们无法维持秩序,得罪了人,才被打伤的。”

    “看来我以后要多炼制几炉丹药了,这样我缥缈宗的资源就会多起来,那么这个云风就可以快速的修炼了。”

    “爹爹”云裳叫道,把云聪从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中叫了过来,焦急的说道:“快把固体丹拿出了,给二师兄服用,他肉体上的伤不能再拖了,否则的话就会失血过多的。”

    “哦,好的!”云聪一拍腰间,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箓,灵力灌注,说了一声:“云风,快点把为师的固体丹拿来!”随后,大手一挥,拿到黄色的符箓化作了一道亮光直冲着正在和大地较劲的云风。

    “爹爹,你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粒不就是了,还用传音符,真是奢侈!”云裳看到云聪的动作,不满的说道。

    “你以为你爹爹我的储物袋中什么都装啊!在山门我装固体丹干嘛啊?”云聪没好气的说道。

    云裳的脸有些微红,看着脸上表情古怪的两个师兄,有些无语。

    云聪确实不在意这些,袖袍一卷,灵力勃发,带着四人落在了大殿之中,然后蹲下身来,仔细的查看两个弟子的伤势。

    这时从后山,飞奔上来一个年纪只有二十上下,个子瘦高的年轻人,只见这个年轻人是脸型微圆,鼻梁高高的,两只眼睛有些狭长,眉毛很细,但是却是很浓郁,斜斜的插入鬓角之中,犹如两柄利剑,双眼之中目光炯炯有神,只是在转动间有着一丝的迷茫的味道,这个正是从后山的丹房中取药归来的云风。

    他纵跃之间,速度神快,步伐很大,甚至都堪比练气期顶峰的速度了,到了大殿后,看到四人很是诧异,躬身施礼道:“见过掌门,见过师兄师姐!”

    云裳见到这人近前后,赶紧的对着他挤眉弄眼,打着暗号,好像是要告诉他什么似得,但是还不等到云风醒悟过来,云聪就皱眉道:“云风,为师让你拿的固体丹呢?”

    “这个…”云风一愣,顿时就明白刚才云裳的那番动作是什么意思了,眉头紧锁,嘴上却是不假思索道:“启禀掌门,昨天晚上,师姐拿着你的令牌,来到丹房之中,把所有的丹药都拿走了。”

    “唉”的一声叹息,云裳和刘冲以及华安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中都在说道:“完了!”

    听了云风的话后,云聪是脸色一沉,他对云风的话是一点都不怀疑,转身呵斥道:“裳儿,为父让你拿走六成前去交换,你居然敢全部都拿走,真是胆子大的没边了,都怪爹爹平时太娇惯你了。”

    “爹爹,你有所不知,你的丹药在坊市是异常的受欢迎,每次都是供不应求,前几次我和师兄都被人拿刀逼着催着要,所以这次女儿我就擅作主张,把所有的固体丹都拿走了,想着与其放到下一次坊市,不如一次卖个够,这样我们就可以少跑几次坊市,有时间修炼了。”云裳乖巧的辩解道。

    “恩,我的女儿长大了,终于知道修炼了,也明白修炼的好处了,为父很是高兴。”云聪拍了拍云裳的肩膀老怀大开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的,那么你们一定是换了不少的灵石和药草,回头给我交到丹房去。”

    看着刘冲和华安的伤势,云聪皱了皱眉道:“看来我要立即炼制丹药了,否则的你们两人的伤势,不是一天半天能好的,但是你们要坚持一下,我争取三天的时间把丹药给你们炼制出来。”

    “没关系的。”听到云聪不在追究他们取走全部灵丹的事情,云裳顿时高兴了,冲着华安和刘冲使了个眼色,道:“大师兄和二师兄的身体一向健壮,这点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

    华安苦着脸,强装出笑容说道:“小师妹说的极是,我没事儿,我现在还能修炼我们缥缈宗的飞剑之术呢!”

    云风这时说道:“两位师兄,我刚才想起来了,我的房间还有几粒师傅给的固体丹,我一直没有服用,但是刚才你们都说了,你们不用服用,那么就不要浪费了吧!”

    云裳一拳打在了云风的身上,小拳头登时一片红肿,说道:“小师弟,你的身体怎么这么硬啊!比石头还硬。”说完后接着说道:“你也不看看你的两个师兄都伤成什么样了,你还在这里开玩笑,速度回去把丹药取回来给你的两位师兄服用,当然还有我一粒,我的手也受伤了。”

    云风笑着说道:“是,师姐,我这就去。”说完,转身双脚跺地,腾空而起,双脚在虚空连登,就去了后山。

    看着云风走远,云聪说道:“裳儿,你快把换来的灵石和药草,给我看看,我迫切的想知道,这次收获有多少。”

    云裳却是没有答话,说道:“爹爹,你看小师弟的轻身术越发的精纯了,速度都快赶上我们了,你说他都半年多了,怎么还是停留在练气一层?”

    云聪的思路被带偏了,看着消失的云风道:“其实云风的资质是你们三个加起来都比不上的,要不是没有好的修炼法诀,只能修炼我门中低级的金土诀,灵气进入体内,只能被炼化三成,否则的话他现在也练气二层,你们还不知道吧,他可是双属性的极品灵根,就是丹田比常人大了百倍,这种人修炼的速度慢,但是灵力深厚,同样的练气一层,他可以一人战胜百人,他练气一层,但是灵力如果圆满的话,可是堪比你们三个加起来的总和,况且你们的灵根资质最高不过是上品而已。”

    “所以,以后你们要多照顾着他点,等他那天一飞冲天了,你们也能跟着占点光,修为更进一步,达到为师我无法达到的高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