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缥缈宗
    朱雀大陆,是一个灵气比玄武大陆浓郁百倍的地方,而且面积也是玄武大陆的百倍以上。

    大陆的一角,一处风景秀丽的所在,有着无数绵延的群山和郁郁苍苍的山林,在这恍如仙境的地方,数万年来一直有着无数光怪陆离的神仙鬼怪的故事及传说。

    可惜的是,如此一个看起来极像仙境的地方,却是有着一个极为庸俗不堪的名字-牛头山。

    牛头山,听起来很是庸俗不堪,但是却是无法阻挡它的名气,在牛头山的山脉中,有一处地势低洼的低谷,这里始终有着异常浓郁的白雾,山风吹了无数年,却是怎么也吹不走,它阻挡着无数凡人想到牛头山上山寻仙问道的路,让人无法知道这白雾的背后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和传说。

    神秘的雾气,虽然阻断了凡人脚下的路,但是却是无法阻挡他们的心,于是这一带,关于山上有仙人,有妖魔,有鬼怪的传说和故事被无数的山脚下的村民流传着,一代代的传了下去,越是传说,越是神奇。

    常人口中的故事和传说,大多是寄托了他们的一些美好意愿或者是愿望,大多是信口开河,胡编乱造的,但是牛头山下的村民永远无法知道的是,在这个牛头山上,确实是有着一个修真的门派,这是一个真正的修仙门派,因为它有着一个既有仙气,古朴,典雅,神秘的名字-缥缈宗,这和牛头山庸俗的的名字是截然相反的。

    缥缈宗是如何得名的已经无从考证了,即便是现在缥缈宗的第三百五十六代掌门云聪曾经无聊间翻遍了所有门中无数的典籍,也没有找到关于门派为何叫缥缈宗的记载,至于为何云聪这般无聊,看看他正在干的事就知道。

    此时正午,太阳已经偏西了,云聪正趴在牛头山的一个一座大殿的墙角之处,屁股高高撅起,不知在修炼什么功法,如果离得近了就会发现,此时的他正右手拿着一个带着一片叶子的树枝,正在撩拨地上忙碌的蚂蚁,而随着太阳的慢慢偏西,他屁股的方向也随着挪动着,好让暖暖的太阳照射他那高高撅起的屁股。

    由此可见,云聪能干出寻找缥缈宗由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正在这时,大殿之下传来“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似乎是石头互相撞击的声音。

    抬起头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往山下的平地上看了一眼,砸吧了一下嘴,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嘴中嘟囔道:“唉,这个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笨,就不知道用法力啊!卖什么傻力气啊!要知道你是练气期的修士,做事情要用法力的!”

    “云风,你天天这么折腾,就不能长进一点啊!不就是开出一块药田,好种植药草啊!你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啊,要不是我牛头山还有护山大阵,山下的人早就知道我们这里住着人了。”云聪喝道。

    云聪口中的云风是缥缈宗的杂务弟子,他主要负责缥缈宗的做饭,挑水,砍柴,种植灵草灵菜,甚至还负责晚上的警戒工作。

    云风是云聪在一年前在牛头山脉的深处捡到的,当时是一个雷雨天,天雷响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跑去采蘑菇的云聪发现了一个昏迷不醒,似乎生命危在旦夕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云聪给他做了全身的检查,发现除了身体被泥水泡的发白外,并没有什么伤口,脖子上挂着一件玉佩,上面从左往右刻着云风二字,于是他只好把这个男子带上了牛头山,奇怪的是,三天后,云风突然自动醒来了,只是醒来的云风失忆了,问什么都是一句不知道。

    云聪本想把云风送下山的,但是见到他力气大,还会做饭,洗衣,砍柴等诸多自己不愿做的杂务,于是就把他留了下来,根据玉佩上的字,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云风。

    云风在这里已经一年多了,起先云聪还有些戒心,暗暗的留意,怕是别的门派送过来的奸细,可是观察了半年后,没有什么发现后,就不再追查了。

    随后,云聪在云风干杂活的时候,开始接受种植药草和炼丹房的事,因为这些事情需要灵力,所以,云聪在检测了他的灵根后,发现竟然是罕见的双灵根,分别是金灵根和土灵根,而且还是极品的灵根,这就是在大宗派中也是罕见的。

    于是云聪就开始在典籍中翻找,寻找适合两系灵根修炼的法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三天的翻箱倒柜的寻找,还真让他找到了一本名为金土诀的功法,修炼了三天后,就修炼出了第一缕的灵力,当时可是把云聪高兴坏了,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宝贝徒弟,还差点给缥缈宗的历代仙人膜拜,好叩谢先祖先辈九天之上有灵,缥缈宗有望发达了。

    只是在朱雀大陆有着一个不成文的修真规矩,那就是练气三层是个分界岭,练气三层之前的弟子在门派之中只是见习弟子,只有通过了练气三层,才会收入到门下,真正成为门派的正式弟子,所以刚开始云聪的期望很高,天天督促云风修炼,各种丹药和灵菜都是好不吝啬的用在了云风的身上。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因为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云风还是在练气一层,按理说以他的资质,加上丹药的辅助早就达到了练气三层,因为他其他的两个弟子就是这么过练气三层的,一个用了两个月,一个用了两个半月,自己的女儿更是只用了一个半月。

    于是云聪不得不给云山做了全面的检查,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原来风云无忌的丹田是常人是百倍大小,所以别人十缕灵力就能晋升练气二层,他就需要两千缕的灵力才能晋升,十缕灵力好修炼,但是两千缕的灵力就不是那么好修炼的了。于是他也就放弃了,以现在飘渺派的资源,无法供养这么一个需要这么多灵力才会晋升的弟子,于是就不在管他了。

    云聪口中的两个弟子,分别是大弟子刘冲,二弟子华安,加上自己的女儿云裳,还有云风,就组成了整个缥缈宗。

    云风因为人勤快,所以缥缈宗的一应杂务都被他包圆了,一个人比四个人干的都多,所以云聪也舍不得这个弟子,于是干脆就留在了山门中。

    今天是云聪的女儿云裳和另外两个弟子刘冲,华安前去周国国都汉城进行交易的日子,每三个月周国的各个修真门派都会到都城去交易,所以每三个月的头三天被定为交易日,今天因为自己懒得去,于是就委派了自己的弟子和女儿去了,他们带着牛头山特有的药草,还有缥缈宗炼制的丹药,前去和其他的门派交换灵石,和修炼用的丹药,以及一些没有的灵草。

    平时都是自己去,所以刘冲三人甚是少下山,而且都城繁华,交易会更是热闹非凡,所以他们都是玩尽兴了才会回来。

    远在牛头山外,那个终年不散的白雾之处,三道遁光歪歪斜斜的落在了地上,两男一女的身形从中显现了出啦,左边的是一个高高的男子,年纪有着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着苍青色的道袍,脸色白皙,脸型也是瘦长,星目浓眉,显得极其的有精神,只是现在他的两个眼圈乌黑,左脸上还有一道淤青,嘴角也是破了,流着一丝鲜血,苍青色的道袍好像是自腰间被利器划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露出里面月白色的内衫,内衫之上竟然有着殷红色的斑斑血迹,想必是受了伤,这个真是缥缈宗的大弟子刘冲。

    右边的是一个个子稍微矮点的男子,胖嘟嘟的脸型,身形也有一点点的发福,脸上小小的眼睛,淡淡的美貌,几颗麻子零星的长在了左边的脸上,这个不用说,就是缥缈宗的二弟子华安,此时的他比起刘冲更加的狼狈不堪。

    只见他头上的发髻已经被削掉了,头发披散开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整张脸,脸颊鼓得老高,像一个猪头,鼻子中还流着半干的血迹,胳膊上,腿上都是血迹斑斑,最为厉害的是他双手紧捉着裤子,否则就会脱落掉。

    中间的女子,就是云聪的唯一爱女云裳,只见她只有二十一二的年纪,杏眼柳眉,琼鼻高挺,长的颇有几分姿色,身着蓝色的衣装,身上索然有些尘土,但是身上却是没有血迹和伤痕。

    只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中带着愤怒和不屈,牙齿咬着下嘴唇,显然是心情不能平静。

    她右手扶着刘冲,左手扶着华安,嘴上说道:“两位师兄,你们没事吧,要不我们歇息一下。”

    华安听了后,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后,展颜笑着说道:“师妹,没事儿,就是点皮外伤而已,休息两天就好了。”

    旁边的刘冲听了就不高兴了,拿出大师兄的架势说道:“什么没事,一路上,你的伤口都在流血,当初,若不是你非要将固体丹拿去换取拿无用之物,你的外伤早好了。”

    顿时华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还不是师妹喜欢,好不容易来一趟,大家开心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