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血魔谷
    收了九阴真水后,池子中的老者哈哈大笑说道:“好小子,没想到你能用这个方法把九阴真水弄干净,要知道这些九阴真水可是能冰冻住神识的,无法装到储物法宝之中的,就是不知道你把它们弄到哪里去了,不过,这是你的隐私,我是不会过问的,我脱困还需要一段时间,毕竟上百年没有灵力运行在身体中了,恢复如常是需要时间的,不过我这间牢房已经有数年没有人来过了,倒是安全的很。”

    “前辈我有一个储物法宝,可以存放生灵,而且不影响生灵修炼,我看前辈就到里面恢复吧,我这里还有几粒恢复灵力的丹药,希望对你有所帮助。”风云无忌边说,边在土空间的荒僻之处,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房间,足有数百丈大小,四周全部的封闭掉,只留一扇小门,没有自己的神识控制,谁也无法打开。

    “好小子,没想到你的宝贝还不少,你也不怕我杀你夺宝啊!”老者邵兵笑着说道,独目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当然怕,不过我不是在前辈那里下了禁制了吗?就是以防万一的。”风云无忌微微一笑说道,然后接着又说道:“再说了,我相信前辈是不会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再说了前辈即使能脱困,没有我也打不开牢房的阵法,更别提能否从这地牢之中,逃离噬魂宗了。”

    “有勇有谋,不错!”老者对风云无忌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于是风云无忌就把邵兵给放入了土空间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内,然后从土空间取出一枚炸弹,还有数枚手雷放在牢房的四角,准备在逃离后,把整个地牢炸毁。

    再次的利用小白龟打开另一个牢房,经过一阵交谈,风云无忌了解到这是血魔谷的一个金丹后期高手,两人很快达成了协议,被风云无忌下了魂印,然后解开他被封的灵力,接着安放好炮弹和手雷后,继续下一间的牢房。

    就这样风云无忌的队伍越来越强大,好些伤势严重的和名望低的都被他直接收到了土空间,身边只留下了三个人一个是血魔谷的薛平,还有一个阴尸宗的女修姬飞花,最后一个是万剑宗的郝天,他们都是金丹后期的高手,而且伤势不严重,有了他们做榜样,进行劝说和收服变的容易了许多,解救的速度顿时快了不少。

    当子夜来临的时候,整个地牢已经被风云无忌光顾了一遍,所有的人都被他放进来土空间之中,总共有着一百二十五位金丹修士,而且大都是金丹后期的高手,不过都被噬魂宗折磨的浑身是伤,而整个地牢也被他放置了数百的灵力手雷,一百多灵力炮弹。

    风云无忌在一个灵力炮处设置了一个机关,这是一个延时的开关,时间设置在一个时辰后,到时炮弹从灵力炮中发出会击中另一枚炮弹,两个炮弹爆炸后,会把牢房中的阵法炸碎了,从而引发放置在各个牢房中的炸弹,为了保险起见,每个牢房中还放置了四枚手雷,以备万全。

    做好这些的风云无忌,很快来到了噬魂宗的宝库,这里是轻车熟路,到了里面,再次被噬魂宗的能力吓了一跳,这才多久时间,这里面竟然再次的充满了各种材料和修炼资源,看来噬魂宗吞并的四大势力的资源大部分都在这里了,风云无忌把所有的人都放出,每人一个储物袋,或者是储物手镯和储物戒指,开始飞快的搜刮,在这里还发现无数炼阁的东西。

    半个时辰后,宝库就空了,风云无忌再次的把他们放入土空间后,在宝库中大笔一挥写道:风云无忌到此一游!谢谢噬魂宗慷慨解囊!

    离爆炸还有不到半个时辰,风云无忌利用土遁和小白龟的能力,很快的逃出噬魂宗,在离着不远的一座山峰之上,等待着看噬魂宗的笑话。

    “轰”的一声炸响,从噬魂宗的地牢中响起,因为地牢在噬魂宗的内部,而且阵法重重,所以这里是没有守卫的,只不过偶尔有人送来犯人,或者是审讯犯人。

    在这声巨响后,离得近的噬魂宗弟子全部都跑到地牢之中,准备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紧接着一声声的爆炸之声,不绝于耳,地面都颤抖了,噬魂宗的山峰就像是在跳舞,而进入地牢的弟子在第一时间就被炸死,随着随后一声巨响,地牢上面的山峰倒坍了,顿时被砸死砸伤的弟子,甚至掩埋在地牢的弟子无数,临近的几座山峰也都或多或少的被倒塌的山峰所牵连。

    好多正在闭关的长老和弟子都被这爆炸弄的心神巨震,受了内伤。一声怒喝响遍了周围无数的山脉:“谁?到底是谁?竟敢来我噬魂宗撒野。视我噬魂宗无人吗?”

    “是你家风云爷爷,这只是开始,你们就等着我风云无忌的报复吧!”风云无忌对着噬魂宗的山门大喝道,然后迅速的利用土遁术逃走了,现在的噬魂宗如果发现了他肯定是不死不休的,他现在可没有实力去单挑整个噬魂宗。

    噬魂宗一片狼藉,最后统计下来,元婴期受到间接伤害的三人,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恢复战力,金丹期,死二十四人,受伤五十八人,筑基期死一百三十六人,伤二百六十八人,练气期死三百多人,伤五百多人,整个噬魂宗的整体战力下降了至少三分之一,当他们看到宝库中空空如也,墙壁上的大字后,当场吐血受伤的又增加了数人。

    万无常被从闭关中叫了出来,这个事太大了,几个长老无法处理,只好打断万无常的闭关,当万无常看了地牢处的一片废墟,还有空空的宝库,不由的仰面大喊:“风云无忌,我与你势不两立,这是你自己找死!”他本打算从风云无忌的身上得到仙人传承的,可是被风云无忌的这次袭击彻底激怒了。

    万无常被打断晋升,使得他的晋升之路至少要推迟半年之久,万无常下了必杀令,派出了三位元婴,五十位金丹去追杀风云无忌,更是悬赏一粒结婴丹给击杀风云无忌的人。

    登时整个玄武大陆沸腾了,大家都在猜测风云无忌到底干了什么事,使得噬魂宗下如此大的本钱,那可是结婴丹,这对于金丹后期的修士有着致命的诱惑之力。

    此时的风云无忌正在前往血魔谷的路上,因为从地牢中解救的一个血魔谷的金丹期修士薛平告诉他,噬魂宗并没有全部的收编血魔谷,在血魔谷的内谷中还有着一百多金丹修士,是血魔谷秘密培养的精锐,他就是其中之一,在出来打探消息的时候,被噬魂宗发现并活捉,一直想从他的嘴中得到这些人的位置,因为这些人还负责守护血魔谷的秘密宝库,据说那是血魔宗数万年的积累,向来是只进不出的。

    这个地方就是噬魂宗都束手无策了一年多,对他严加拷问,就是为了能够得到进出的方法。

    就在所有追杀风云无忌的人,以为他一定是回到了万剑宗来躲避追杀,所以他们选择的方向就是万剑宗的方向,使得他们一下扑了空。

    这时从噬魂宗的各个分舵传来消息,连续七八个分舵都被人给挑了,金丹期和筑基期的留守弟子全部被击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个消息使得噬魂宗雪上加霜,更是郁闷和愤怒了,好像噬魂宗是任人捏扁捏圆的柿子,谁都可以捏上一捏。

    其实这些事情是百善老人崔千川和万剑宗的宗主吴玉清做的,他们毕竟是元婴期的修士,在偷袭的情况下,连续挑了几个噬魂宗的分舵,杀了无数的弟子,而且不留活口,使得噬魂宗的人消息得到的晚了很多。

    血魔谷,作为传承了数万年的老牌势力,它地处滴血山脉之中,因为这处山脉在高空之中看去,就像是一滴鲜红的血滴而得名,其实这血色是山中的一种植物的颜色,血魔谷坐落在山脉的中央,此处山谷像一个血红色躺在地上的人,所以人称血魔谷。

    这天两个人来到了血魔谷外,这就是连续赶了一天路的风云无忌和血魔谷的薛平二人,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两天的时间,风云无忌在一个偏僻之处,利用小白龟顺利的进入了血魔谷。

    在薛平的带领下,二人一路来没有遇到一人,很快到了一处悬崖前,薛平说道:“洞口在悬崖下的中部,我们从此处跳下去,就可以看见了。”说着率先跳了下去。

    风云无忌张开风翅,也跳了下去,下落的速度在风翅的控制下,很是缓慢,风云无忌发现这个悬崖下面到处充满了血红色的雾气,伸手不见五指,于是神识勃发,顿时发现身下五丈处薛平也在缓缓的下降。

    在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后,终于风云无忌发现了一处血红色的漩涡,雾气都被漩涡吸收了,在悬崖壁上长满了一种长长的血红色长藤,他们开着血红色的巨花.

    一个飞鹰从巨花旁掠过,顿时就见巨花猛的张开大嘴一下子就把飞鹰吞入花朵之中,然后变成了一个花骨朵,一丝丝的血滴从花瓣中淌出,滴落在山谷之中,风云无忌看到后,顿时神色剧变,但是看到薛平却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于是也继续随着他下降。

    随着薛平的身形,风云无忌也安全的降落在了悬崖中部的洞穴之中,风云无忌问道:“薛前辈,洞口外面的是什么植物,怎么可以吞噬妖兽的血肉,我可是搜遍记忆也没找到相应的植物。”

    薛平微微一笑说道:“那是我血魔谷密谷的最后一道屏障吸血藤,它就是靠吸收血肉来生长的,外面血魔谷的敌人都是他们的肥料,现在经过几万年的生长,已经有了灵智,刚才是我和它沟通后,我们才进来的,否则就是元婴期的也别想逃脱它的攻击。”

    风云无忌不仅又望了吸血藤一眼,心中暗自说道:“没想到,它竟然这么厉害,看来这就是血魔谷数万年来传承能够保留下来的缘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