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斗
    风云无忌笑了笑,丝毫没有因为武三思的话而停止攻击,反而欺身而进,五行不灭体发动,身上开始闪烁起五色的光芒,笼罩着他的肉身,口中却是说道:“武三思,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在和我的傀儡战斗的时候,运用了法宝,想必灵力消耗的不少了吧,我看你能接我几下攻击。”

    武三思也是有名的金丹后期高手,要不是因为结婴丹实在是稀少,他现在也是元婴期的高手了,至于为了能够晋升元婴,投靠噬魂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见他双脚猛的一跺地,“呔”开气纳声,双掌平推,一道一丈多宽的灵力墙就在双掌之间形成,向着风云无忌而去,同时口中喝道:“看我的土盾之墙!”他的这招是纯防御的招式,在身前形成一个灵力墙,只要灵力不散的话,就可以一直的阻挡对方的灵力攻击,这样他就有时间准备绝招了。

    在武三思的战斗计划之中,有着土盾之墙做防御,凭借风云无忌筑基初期的修为就是战力再逆天,也是破不了防的,而他自己是不能和对方长时间的消耗下去的,只有使出杀手锏,才能尽快的结束战斗,他准备用出藏锋谷的绝技藏锋十三击,这是一个大招,但是准备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它所需要的灵力是普通招式的二十倍,当然威力也是普通招式的数十倍。

    藏锋十三击,顾名思义,这种法术一旦施展出来,灵力将会持续十三次的攻击,而且一次比一次威力大,最后的一击就是元婴期的修士也不敢硬接,因为在藏锋谷的历史上,死在这种法术下的元婴期修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种法术的施展对于释放者也是有着极高的要求的,武三思在藏锋谷也是能够释放此法术的十人之一,不过现在应该说是唯一的一位了,其他的都已经死了。

    “武三思,我们此次的成败就看你的了,你只要击杀了风云无忌,他的傀儡不攻自破,到时我们一人一具,你看如何?”江鹤看到风云无忌没有进攻自己,而是派出傀儡围困自己,不由的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于是心头一动,手上攻击的速度和力量都慢了下来,只求保命,不求伤敌,因为他想让风云无忌和武三思及尹志平三人拼个两败俱伤后,自己好渔翁得利,为了稳住武三思,于是说道。

    尹志平用弓箭不停的射出灵力箭,来化解风云无忌的灵力招式攻击,因为风云无忌的灵力招式学自于白家老祖,所以各种灵力凝结的兵器很是难缠,只有硬碰硬一途,因为他也曾试着躲避,可是风云无忌发出的灵力攻击好像长着眼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追着他继续攻击,其实这是风云无忌根据白家老七的金光乱舞而改良的招式,使得自己发出的每一个灵力攻击,在没有灵力消耗完毕前,都不会停止攻击的,可以说风云无忌随手发出的灵力招式都带有了金光乱舞的影子。

    尹志平很是郁闷不已,从没有见过这么怪异的灵力攻击,风云无忌的灵力攻击竟然还会拐弯,最为关键的是他发现风云无忌的灵力不仅精纯度和他不相上下,就是凝练度比他还要高,要不是他仗着自己的金丹之力比起风云无忌的筑基期灵力强大一个层次,今天谁胜谁败还在未知之间,所以他也把希望寄托在了师兄武三思的身上,因为他的修为战力在现如今的藏锋谷是最强的。

    于是尹志平在听到江鹤的话后,也接腔说道:“师兄,这个风云无忌的灵力怪异,你小心为妙,我在这里拖住他,你赶紧的发出你的绝技来,成败在此一举了!”

    武三思不禁暗自吐血道:“这TM的都是什么人啊!都来指望我,你们倒是出工不出力,到时好处大家一起分,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到时我杀了他,一定先抢了他的储物袋逃走,让你们两个喝西北风去吧!”

    同时观看自己的土盾之墙是否阻挡住了风云无忌的攻击,因为他听到师弟尹志平说风云无忌的灵力怪异,怕自己在准备大招的时候,无法出招,最后被风云无忌给偷袭了。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原来自己的灵力墙在风云无忌的八道血灵力下,如同腐朽的槁木,不堪一击,飞快的被瓦解了,而风云无忌手持一把双刃大戟,只朝自己劈砍而来。

    “什么?我的土盾之墙,就是元婴初期的修士想要攻破没有一刻钟的时间也是不行的,没想到你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竟然转瞬之间给攻破了,看来是我小看了你,你修炼的功法肯定极为强大,难道你已经通过虚渺令得到传承了?”武三思大脑飞速的运转,同时说道。

    “什么传承,你的土盾之墙,对于小爷我来说,不堪一击,小爷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有用出来。”风云无忌边行进边回答道,土盾之墙四散的灵力撞击在风云无忌身上,连一点波澜都没有起,可见风云无忌五行不灭体的强大之处。

    武三思脑中盘算着风云无忌肯定已经得到了传承,否则的话怎么会才筑基初期就有如此的战力,力战两大金丹后期的修士而不落下风,于是心中盘算着如何从风云无忌的手上把传承搞到手。

    而江鹤在和三具傀儡打斗时,也在注意着这边的战斗,当他看到风云无忌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武三思的土盾之墙后,不由的也在思虑,尤其是听到武三思说风云无忌得到了虚渺令的传承后,心中也是火热了起来。思讨着怎么把传承搞到手。

    当风云无忌近了武三思的身后,顿时通天棍法和血戟十二式轮流发出,当然这是他运用的纯肉体之力发出的,因为如果用上灵力的话,武三思是支持不了几招的。

    风云无忌是拿武三思在给自己喂招,同时磨练自己对于棍法和戟法的掌控,因为接下来自己要干的事,那场都是自己以弱战强的战斗,自己只有现在熟悉了,才能有备无患,虽然自己也和元婴甚至金丹期的交过手,但是真正的搏杀,领悟都应该是在生死之间,因为风云无忌感觉自己学习的这两种招式,越是修炼越发的发觉其博大精深,自己只是学到了皮毛,想想也是一个是前世天下武功出少林中走出的和尚留下的棍法,一个是神界的戟法,来历都极为的强大,神秘。

    而武三思应付风云无忌就需要发出灵力,这对于一个本来就灵力消耗严重的人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不过一袋烟的功夫,武三思就被风云无忌的大戟给扫中了好几下,要不是风云无忌控制着力道,武三思早就去和小鬼喝酒了。

    风云无忌见武三思没有了什么价值,于是一招血海漫天,把他包裹在血海之中,眨眼之间,只听一声惨呼过后,血海撤去,只剩下了一堆枯骨从空中散落下来,而他一身的精血都通过血魔戟传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心脏中的精血结晶体(以后简称血晶体),在吸收了这些精血后,上面的那滴精血更加的圆润饱满了,随时都可能形成而掉下来。

    可怜的武三思竟然没有机会施展出藏锋谷的绝技,就一命呜呼了,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会是一个多大的笑话啊!

    “风云无忌,你果然非同一般,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你把我放了,我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看到武三思这么短的时间就丧命在风云无忌的手下,尹志平不禁大急,一边应付风云无忌的灵力攻击,一边说道,因为他自己连风云无忌的一只手发出的攻击都无法战胜,现在风云无忌腾出了手,那么下一个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风云无忌把武三思的储物戒指从手骨上拿下,直接放到了土空间之中,然后好整以暇的看着尹志平和江鹤,对于尹志平的话丝毫不理,在他的眼中,对方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见风云无忌没有理会自己,于是尹志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蒜的说道:“风云公子,你就放过我吧,我拿条件来换,我知道我藏锋谷有着一件仙器,而且全谷只有我能打开,因为我一直掌管着禁地的钥匙。”他想着为了保命,什么都顾不得了,就连风云无忌发出的灵力攻击也不再阻挡了。

    “仙器!”没想到风云无忌还没有说话,江鹤就惊叫道,他万万没有想到藏锋谷竟然还藏有一件仙器,早知道有这事,自己直接拿了仙器走人,到时这个天下,那里还去不得。于是出声说道:“尹志平,你不必求他,你过来我江鹤来保你性命,但是那个仙器你要拿来送给我。”

    江鹤此时不由的心中暗爽,当初在谁来藏锋谷的时候,大家都推脱,最后甚至是大家都举手表决让自己来,没想到这里不但有着风云无忌,还有仙器,自己不仅可以得到仙人的传承,还有仙器可拿。

    风云无忌没有说话,仙器他已经有了一件了,万鸟朝凤炉,就在他的土空间火山之中躺着呢!而且他知道仙器是无法动用的,除非你修炼出了仙力,所以他倒是不眼红,而是看着尹志平的抉择,如果尹志平倒向了江鹤,他不介意多杀一人。

    尹志平抬头看看江鹤,又看了看风云无忌,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边都有灭杀他的实力,刚才就在千钧一发之极,风云无忌竟然收回了对于他的灵力攻击,看着风云无忌脸上挂着的淡淡笑容,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说道:“风云公子,求你保命,我愿将仙器相送。”

    “好你个尹志平,竟然如此,我就先杀了你,我相信在藏锋谷我还是能找到这件仙器的。”江鹤在尹志平作出了选择后,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