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欢合宗
    “师兄,不如让我出马,我一定灭杀了风云无忌,为你把虚渺令牌给带回来。”另一个元婴修士在万无常的眼神扫过他的时候,出声表忠心说道。

    “诸位师弟,此事实在是关系重大,虚渺令牌在我宗的典籍中记载,是当年虚渺真人飞升之时留下的一处修炼洞府,里面的传承可是能够修炼飞升成仙的,最为关键的是里面有着无数的宝贝,得到这些东西,我估计我们几个飞升成仙不再是梦想。”万无常摆了摆手说道。

    “想必师兄已经有了对策!”

    “不错,我的主意就是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发动全天下的人寻找风云无忌,到时这个虚渺令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全天下的目光也都会聚集在风云无忌身上,对于我们暗中对其他势力动手提供掩护,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征服整个玄武大陆,到时候,区区一个风云无忌还不是手到擒来,虚渺令还不是囊中之物。”万无常笑着说道,对于他来说,现在噬魂宗的霸业最为重要,他如果完成了一统玄武大陆,将是噬魂宗历史上的第一人,至于风云无忌他从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以为自己只要一出手必然能够手到擒来。

    其余四人听了后,很是高兴,对万无常的计谋不由的竖起大拇指,连声说道:“高,高,实在是高!”

    其实,万无常早就暗中派人寻找风云无忌,一旦有了他的消息,他必然第一个赶过去,得到虚渺令,毕竟那个诱惑太大了,至今为止数万年来还没有人能够在玄武大陆飞升成仙的。万一得到虚渺令,他有可能成为这数万来的第一人。

    三天后,整个噬魂宗控制的区域内都流出了一个消息,说风云无忌手中持有的是数万年前修仙界第一人虚渺真人,飞升时留下的宝藏开启的钥匙,里面有着可以飞升成仙的传承,还有着无尽丹药和法宝,甚至可能有着仙器等等,而且消息越是传,传的越是邪乎。

    风云无忌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发现噬魂宗的这招还真是的毒,自己不能随便的露行迹了,甚至和自己交好的势力,估计也有不少其他的心思在里面,都想得到这个木牌。

    同时,他也知道这个木牌的来历了,竟然和数万年前的修仙界第一人有着重要的关系,他不禁拿出来看着这块毫无奇特之处的木牌,研究了半天,还是不知所以,没有结果。

    果然,不出风云无忌的所料,十天后,他忌收到了数条消息,都是其他四大势力通过一些手段发出的公告,说自己可以给他提供庇护,但是要他和他们共享虚渺令,共同的开发宝藏。

    风云无忌对于这些人是嗤之以鼻,决定不再管他们的事情了,噬魂宗灭了他们,自己在灭掉噬魂宗就是了,为今之计,当先杀杀噬魂宗的威风,并且暗中发展势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风云无忌变化了身形,在欢合宗的地盘之上,见到落单的噬魂宗弟子,只要是元婴期以下的,金丹后期都不是他对手,都以雷霆的手段灭杀了,然后在他身旁写上-杀人者风云无忌是也。

    这天风云无忌再次的跟踪了两名筑基初期的噬魂宗修士,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是要进入欢合宗,提取欢合宗宝库中的东西的,因为噬魂宗的金丹以上修士的动作,都有灭魂盟注意,派这两个人来是想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把欢合宗的宝库中东西全部搬到噬魂宗去。

    风云无忌在一个僻静之处,迅速的抓住了二人,为了不影响自己代替他们进入欢合宗的计划,只好废了二人修为,把他们扔在了地下千丈之处,换了其中一个叫做梁飞的筑基初期修士的衣物,五行不灭体变化,一会儿功夫就成功的变成了梁飞的模样。

    按照路线,风云无忌朝着欢合宗的宗门所在而去,欢合宗现在已经改名为噬魂宗的一个分舵-欢合堂,一路畅通无阻,在碰到几个欢合宗的弟子的时候,拒绝了他们的掐媚巴结,护送自己进入欢合堂,同时被告诫现在欢合堂的地面上不太平,有个叫做风云无忌的专杀噬魂宗的弟子,已经有十几人都遭了他的毒手,命丧黄泉了。

    “敢问师兄是噬魂宗的哪位弟子?”在欢合堂的阵法大门前,风云无忌被拦住了,一个守门的弟子脸上挂着笑容施礼道。

    “哼”风云无忌冷哼一声,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随手抛出了一块令牌。

    “原来是梁飞师兄啊!你请进,师叔都等候多时了。”验看了身份令牌后,风云无忌顺利的进入了欢合堂,头一次来到这里的他顿时被这里的开放给惊呆了。

    原来在欢合堂的内部,无论是墙壁还是地面,或者是屋顶,都被一幅幅的春图所填满,而且好多男修和女修在大厅广众之下就开始行事,在这里的女修都是没有穿着衣物,只是一缕轻纱遮体,各种玄妙之处,若隐若现,而且交合对象视心情而定,一路之上他至少发现十几伙人,玩的是不亦乐乎。

    “梁师兄,见谅,我们欢合宗就是这样,通过男女之事,互相促进修为,这是数万年的传承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今天就安排几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专门侍候你。”领路的一个弟子看着风云无忌四处扫描的眼光,而且有些面红耳赤,呼吸粗重的样子,笑着献媚说道。

    “不了,我修炼的功法,不能随意破身,泄露元阳。”风云无忌回应了一句后,就开始对于这次无遮大会,视若无睹了。

    在这个弟子的带领下,风云无忌很快进入了大殿,大殿中一个中年的男子****着全身,躺在一张大床之上,身周有着四个皮肤白皙,面色姣好的女修,正在对他的全身进行抚摸,而他的两只大手也没有闲着,逗弄着身旁的女修,而那个女修在他的爱抚和逗弄之下,浑身潮红,媚眼如丝,嘴中发出奇怪的声音。

    “启禀堂主,噬魂宗的使者梁飞带到。”那个弟子对于眼前之事似乎是司空见惯,视若无睹的上前说道。

    大床上的堂主,坐直了身子,可是双手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而那个被他抚摸的女子,好像是实在受不了,一式观音坐莲,盘坐在了他的身体之上,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男子开口说道:“小董,此次差办的不错,这里的人,你随便挑一个。”

    领着风云无忌进来的弟子,立即叩头谢恩,上前拉住一个早就注视了半天的女子,出了大殿。

    “梁飞,奉命前来接受你欢合宗的宝库,望堂主早日安排,我好回去复命。”风云无忌不卑不亢,目光清澈的说道。

    堂主挥手,让剩下的三个女修出了大殿,在身上披了件衣服说道:“实不相瞒,宝库的开启令牌在前任宗主之手,上次贵派围杀的时候,使得她离了欢合宗,至今下落不明,我也无法打开宝库。”

    风云无忌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说道:“你可以让我来试试,看看能不能进入里面,我粗通一些阵法。”

    于是风云无忌在堂主的安排下,被一个男修领到了宝库的位置,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脉,宝库就在山脉的中心,被阵法所覆盖,没有宗主令牌是无法开启的,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认认路,自己有着小白龟的帮助,进出宝库还不是手到擒来,分分钟的事。他好像看到了无数的丹药,药草和各种材料等在向着自己招手。

    夜间,风云无忌特意选了一个僻静之处休息,就是这样还是被无处不在的欢合宗男女弟子双修的声音,搞得是无法安然打坐,于是干脆进入了地底千丈之处,耳根子才清净,风云无忌想到四大美女中的花自怜,也是生长在这等污浊之地,不由的感觉到一阵恶心。

    子夜时分,风云无忌潜行来到宝库外围,因为无法打开宝库,所以这里就没人守卫,这使得他行动无所顾忌了,于是从土空间中召唤出来小白龟,在小白龟的帮助下,眨眼之间就进入了宝库之中。

    “什么人?”一声惊呼声,从宝库的深处传来。

    风云无忌没有想到在宝库之中还有人,把身后缩小的血魔戟拿了出来,神识戒备,看向发出声音之地。

    借着宝库中镶嵌的月光石发出的光亮,风云无忌发现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个竟然有些似曾相识,她在护着身后的中年女子,而在中年女子的身上有着鲜红的血迹,他想起眼前之女是谁了,于是开口说道:“你可是花自怜,花姑娘?我是风云无忌啊!”

    “你是风云无忌,你怎么能进入我欢合宗的宝库?”花自怜好像是想起了风云无忌是谁,但是还是问道,同时全身戒备。

    风云无忌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顿时知道问题出在了那里,于是浑身肌肉颤动,一会儿功夫,风云无忌就恢复了本来面貌,说道:“花姑娘,这次你可认的我?”

    花自怜看到恢复容貌的风云无忌,在感应他的修为,发现这么多年多去了,风云无忌的修为境界竟然不升反降,记得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可是练气大圆满,几年过去了,自己都快筑基中期了,他却是炼气圆满。于是有些不信的问道:“无忌公子是否还记得当年之事,是否给我说说,我好分辨真假。”

    于是风云无忌就把当年在酒楼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果然是风云无忌,当年的事也只有在场之人知道,我求你救救我师傅!”花自怜好像是碰到了救命稻草,哭泣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