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魂奴
    吕东滨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嘴角的鲜血擦了一下说道:“师傅,这个事情要从一年之前说起,因为在发展势力的时候,我们和一个修真家族产生了冲突,刚开始我们双方都没有当回事,互相退让了一步后,就平安无事,谁知在当地的山脉之中,出现了一座灵石矿,而且据初步探测至少有着数千万块之多,灵石矿处在我们两个势力地盘的交界之处,为了独霸灵石矿,他们屡次的挑衅,击杀我丐帮的巡逻弟子,我忍不下这口气,就出手打伤了他们几个人。”

    “谁知,他们却越发的变本加厉了,我也打探到他们这个家族有一个最高修为不过只金丹初期的老祖,所以我也就没有联系炼阁和两位师娘,还有师傅你,我觉得凭借我和雀翎儿自能应付,果然,开始的时候,他们被我和雀翎儿打败了数次,安静了有半年多,直到十天前,他们竟然再次的挑衅,我就赶了过去,谁知他们竟请了噬魂宗的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我被他的千魂幡击伤,要不是雀翎儿动用秘术,把我带走,我估计就见不到师傅你了,当时他说要在今天来这里,接受丐帮。”吕东滨慢慢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风云无忌心中想道:“看来噬魂宗开始动手了,他们要收服丐帮无非就是看中丐帮的弟子众多,是打探消息的好帮手,在各大势力清除奸细之后,他们之间的了解极其的匮乏。”

    风云无忌又给吕东滨服下了几粒疗伤的丹药后,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出了石屋,石屋外张龙如同标枪一般的给他们站岗,风云无忌说道:“张龙,你带我去马家寨,我来解决一下。”

    马家寨此时正处于一片火海之中,山上的林木在风的作用下,越烧越旺,一个身着黑衣的红面老者悬浮在空中,他的身后还有一个黄衣的白面老者也同样悬浮在空中,两人的脸上露出张狂的笑容。其中黄衣的老者不停的喊道:“丐帮的帮主,你听着,限你一日之内出来受降,否则的话这片山林就是你丐帮的下场,得罪我李元丰无所谓,你得罪噬魂宗,那么就准备接受噬魂宗的千魂噬体之苦吧。”

    “哪家的狗没拴在,跑到这里狂吠啊!”风云无忌出现后,高声喝道,同时右手异火甩出,只见无数的火焰都朝着异火凝聚而去,火势顿时减小了很多。

    “你是谁?竟然敢替丐帮架梁子,你也不称称你有几斤几两,四处打听一下,噬魂宗是你惹的起的吗?”李元丰举目四扫,寻找着出声之人,但是口中却是说道。

    “说你是狗,你还真狗,你的主人还没发话,你就到处的狂吠,我要是你的主人,就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风云无忌在把火势扑灭后,从地下出来,露出了身形。

    “阁下是哪位?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吧?”黑衣老者在看到风云无忌后,开口问道,他感觉到风云无忌神识的强大之处,而且感觉到他的身体之中隐藏着巨大的力量。

    “我!你都不认识,可见你是多么的孤陋寡闻,这不能怨本少爷的知名度低,只能怨你孤陋寡闻,你张大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少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就是你家爷爷风云无忌。”风云无忌笑着说道,对于噬魂宗他可是准备连根拔起的,现在先拿下一个也不错,况且他已经在蒋明面前漏了身份,现在也不怕泄露身份,况且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他还不放在眼中。

    “好一张利嘴,我看你不过炼气圆满的修为,比起你们那个什么吕帮主,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你李爷我一个小手指就可以搞死你。”李元丰插话说道,他很想在噬魂宗长老的面前表现一下。

    风云无忌斜眼看了一下李元丰,微微一笑说道:“李家老狗,你既然这么想找死,那么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同时对着黑衣的老者说道:“你家的狗想着早点见阎王,你也来陪着吧,我今天就一打二了。”

    “狂妄之极!”李元丰大怒说道,同时手中掐诀,准备攻击风云无忌,而噬魂宗的黑衣老者则是眼睛一眯,死死的盯着风云无忌,看着他的身形,有点似曾相识之感,于是说道:“小子,我看你似曾相识,说说你的来历,如果我们确实有渊源的话,我不介意放你一马。”

    风云无忌心中一惊,自己在噬魂宗呆的时间有点长,尤其是经常的替人抵挡天劫,当时可是无数人围观,自己和朱子明的身形差不多,尤其是天劫轰击后,自己的体型几次恢复了原来模样,估计是被这个噬魂宗的长老给看到了。

    但是现在风云无忌却是不会承认的,他估计自己身份泄露的事这个噬魂宗的长老不知情,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况且噬魂宗那么大的势力,有些长老常年在外,只是偶尔回去一趟,他不知道耶属正常。于是说道:“怎么还没打就尿了,开始和我攀亲戚了,告诉你没门,你家无忌爷爷不吃这一套,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好,今天为了我噬魂宗的大计,我郑夏就出手灭了你。”黑衣老者再好的脾气,也被风云无忌的话激起了心中的怒火,什么时候堂堂金丹后期的他被人这么羞辱过,那次不是一报噬魂宗的大名,就吓的对方屁滚尿流,磕头如蒜。

    一个一丈多长的巨大黑幡出现在了郑夏的左手之中,右手飞快的掐着灵诀,无数的灵力从丹田之中灌输进了巨幡之中,只见巨幡在吸收了郑夏的灵力后,变的黑雾弥漫,笼罩了周围五丈方圆,而且黑气还在不停的变化着。

    风云无忌右手拿出了血魔戟,左手准备灵力攻击,准备以一敌二,并且要迅速的解决战斗。

    在他的记忆中,和噬魂宗弟子战斗的情况再现,记得噬魂宗的人最是惧怕雷系的攻击,而此时风云无忌已经可以运用丹田之中雷池的雷电之力,而且神识之中的雷电之力也可以动用,虽然只是其中的一丝,但是别忘了这可是天劫形成的雷电,威力是非同凡响的,自从能够动用丹田之中的雷电之力后,他从来没有拿噬魂宗的修士试验过,今天准备试验一下。

    李元丰右手握着一把飞剑,左手不停的掐诀,灵力被打入飞剑之中,飞剑开始变的灿烂耀眼,释放着夺目的光芒,剑尖处吞吐着一尺多长的剑芒。

    “看我的千魂幡之魂魔攻击。”郑夏好像是完成了法诀,大喝一声,黑气翻滚形成了一个五丈大小的,浑身冒着黑气,双眼空洞,手臂奇长,爪子锋利的闪着黑光的人形之物,悬浮在空中只朝风云无忌而来。

    风云无忌把早就准好的灵力招式用了出来,一柄灵力巨剑足有一丈多长,并且在剑的四周还有丝丝的雷电闪烁,散发着慑人的气息,于此同时,他右手血灵诀运用,血灵力从心脏出发进入到了血魔戟之中,一招血海连天发出,只见在李元丰的前方一个方圆十几丈的血色天幕笼罩而下。

    识海中神识刺早就准备好,而且这个神识之刺还蕴含了一点雷电之力,就在李元丰御使飞剑划破血色天幕之际,风云无忌的神识之刺发动,包裹了雷电的神识之刺,速度竟然是原来的数倍,就在眨眼之间就进入了李元丰的识海之中。

    “啊”的一声,李元丰从半空之中掉下来,同时他御使的飞剑也没有了光芒,一片黯淡,随着掉在了地上,而血色天幕则是乘机包裹住了李元丰。

    顿时一个只有三尺多的血色大球出现在了血魔戟的戟尖之处,血魔戟上血灵力闪动,无数的鲜血从李元丰的身上流出,通过血魔戟,然后进入到了风云无忌的心脏之中,被血晶体吸收,眨眼之间李元丰就变的虚弱无比,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奄奄一息。

    这是第一次吸收别人的精血,风云无忌有种特别舒爽的感觉,好像血魔决就是应该这么修炼的一般。

    而此时,千魂幡形成的魂魔,却是被风云无忌的灵力巨剑一斩而过。郑夏看到了,哈哈大笑说道:“没有用的,我噬魂宗能成为魔门的第一宗门,魂幡之术是最难破解的,你以为斩杀一次魂魔就赢了,那你就太天真了,我的魂魔可是近千修士的魂魄形成的,最是不怕灵力攻击和物理攻击,除非我身死,否则我的魂魔与你不死不休。”

    风雨无忌对于郑夏的话没有理睬,现在他真正感受心脏之处的变化,没有想到血魔戟还有这种功用,可以吸收敌人的血灵力,转嫁给主人,从而恢复心脏之中血灵力的消耗,看来血戟十二式和血灵诀,还有血魔戟的来历值得深究,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怎么也要进入神界之后了。

    “嘭”的一声,魂魔在临近风云无忌身前五尺的时候,灰飞烟灭了,它是被风云无忌的雷电之力给轰杀的,刚开始不太明显,等时间一到,直接灰飞烟灭。

    “噗”的一声,郑夏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无比,千魂幡变成了一面黑色的破布,上面还有丝丝雷电缠绕,中间一个大洞,郑夏双眼无神的说道:“这不可能,你怎么能破掉我的千魂幡啊!还有你怎么可能掌握雷电之力,这可是世间最为难于掌控的力量,从没有听说过有人掌握过。”

    看着失魂落魄,而且受了伤害的郑夏,风云无忌知道千魂幡的被破,使得他的身体本源受到伤害,因为千魂幡是噬魂宗修士的本命灵器,他飞速的思考对于二人的处理。

    忽然想到自己现在离开了噬魂宗,不如放他回去,让他做自己在噬魂宗的眼线,不过这个需要元神录中的一种魂印,只有给他施加了魂印,他就成为自己的魂奴,听自己的命令,不敢反抗了。

    这是他最近研究元神录发现的一种控制属下的法门,端的是阴毒无比,不对施加在噬魂宗弟子身上,他毫无心理负担。

    于是,风云无忌迅速的参悟,幸好他的魂树已经形成,原来魂印的施展需要借助魂树才能发挥效果,一刻钟后,两人的识海之中,都被风云无忌给下来魂印,而他的魂树之上却有多了两个亮着的分叉,分别指向了两人,其余的三个则是那三个血祭灵器傀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