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身份败露
    风云无忌随着管事来到了噬魂宗的宝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每次看到这里的收藏,他的面容都会僵硬起来,给惊呆了,不愧是九大势力,传承了上万年的大派,里面的东西是琳琅满目,都堆成了小山,各种丹药,功法,药草,炼器材料等等,上次和魂天魔尊在这里相遇,虽然毁坏了不少东西,甚至他后来也得到了不少药草和其他材料,但是对着这个巨大的仓库来说,只是九牛之一毛,饶是他身为炼阁的阁主,已经富可敌国了,但是还是眼馋不已。

    看着这么多的东西,风云无忌打算做个强盗,把这里洗劫一空,因为在他的计划中,这是其中的一部分,那就是掏空噬魂宗,使得他无力支撑诸多弟子的日常修炼之需,只有从经济上打垮了它,它才不能迅速崛起,还有就是把噬魂宗变成玄武大陆的公敌,这一步在给噬魂宗增添了十三位元婴就基本成功了,因为依照噬魂宗万无常的性格,他不扩张,不打其他八大势力的主意,那就不是千魂魔君万无常了,只要他攻击任何一个势力,必然成为大陆的公敌。

    洗劫了噬魂宗的宝库,必然会逼着万无常早日动手,侵占其他势力,因为要不是那些元婴修士刚刚晋升,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来稳固境界,熟悉力量,万无常早就动手了,而万无常也已经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了,他也需要稳固境界。

    打定主意的风云无忌,在土空间中建立了一个巨大的仓库,然后神识之力涌动,包裹着宝库中的东西,开始成堆成堆的搬运,根本来不及分类。

    幸好,管事的对于现在的他百般奉承,为了给他留下好印象,甚至为了以后能够有人替他抵挡天劫,已经暗示他,可以多拿一些材料了,毕竟这里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详细的统计数字,多点少点,都是他说了算,所以风云无忌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搬空这里,要是让管事的知道,估计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一日后,风云无忌在神识和佛识的交替使用下,终于搬空了噬魂宗的宝库,于是利用土遁术和小白龟的天赋,逃出了宝库的阵法,然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掌门一脉的宝库也给全部端掉了,幸好的是所有的元婴修士都在闭关,而金丹修士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踪影。

    “不好了!宝库遭劫了!”管事的扯着他的破锣嗓子喊道。

    一声呐喊,惊动了所有噬魂宗的修士,数十道破空之声响过,这里就凭空多出了几十个金丹期的修士,现在整个新晋元婴的修士都在闭关稳定境界,整个噬魂宗只有金丹期的修士是主力,处理着噬魂宗的日常事务。

    “怎么回事?”万无常的二弟子蒋明站出来说道。

    自从上次魂天魔尊大闹噬魂宗,万无常的大弟子江滨为了保护风云无忌自爆金丹后,蒋明现在就是下任掌门的候选人,现在他师父闭关稳定境界,整个噬魂宗的大小事务都是他在处理,隐然已有一宗之主的威严了。

    “我也不知道?朱脉主进入宝库选取材料,已然近两日,我看他还没出来,就进入宝库,谁知整个宝库已然空空如也,朱脉主更是不见了踪迹。”管事的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道,他的双腿不由自主的打着摆子,下身已然湿了,甚至还有一股恶臭从他身上发出。

    估计是吓的屎尿齐流了,要知道按照噬魂宗的规矩,任何人进入宝库之中,都需要他人陪同,尤其是管事的长老,这是上次魂天魔尊大闹噬魂宗宝库后,加上的规矩,谁知管事长老为了讨好风云无忌,竟然视规矩如无物,造成整个噬魂宗宝库被偷,这就是杀他一万回都不够看的。

    他已经预见,未来的暗淡生活,双目变的灰白,随时都准备死去了。

    “哼!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蒋明说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后,转身领着数十金丹修士就走了。

    只留下一脸迷糊的管事长老,颓废的蹲坐在地上,等待着蒋明的发落,等到他发现蒋明已经走了后,顿时双目放光,一个转身,趁着噬魂宗修士人人自危的时候,逃离了噬魂宗,去过隐姓埋名的生活了。

    话说,蒋明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这要从上次的魂天魔尊大闹噬魂宗宝库说起。

    上次,魂天魔尊在噬魂宗大发神威,就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也被他砍瓜切菜般的击杀了,金丹修士更是杀的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这样强悍的修士,竟然没有击杀了当时还是筑基期的风云无忌,所以风云无忌的身份早就引起了整个噬魂宗的高层怀疑,只不过,他的特殊性无法替代,所以大家才会对他忍让,只要不作出损害噬魂宗利益的事情,整个高层对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当时,万无常闭关前,曾特意的叮嘱过蒋明,一定要看好这个朱子明,万一噬魂宗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必然就是他干的,所以,在蒋明知道是朱子明进入了宝库后,就知道整个宝库被劫是谁的手笔了。

    “朱脉主!这是要去哪里啊?”蒋明领着数十位金丹期的修士堵住了噬魂宗和幽魂城之间唯一的通道,静静的等待着风云无忌的出现,当看到已经变化了身形,恢复了本来面目的风云无忌后,笑着说道。

    “呃!”风云无忌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个噬魂宗的反应如此之快,他才刚刚借助小白龟,从噬魂宗的大阵之中逃出,不足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堵在了当路上。

    “看来这才是你的真正面目,阁下到底何人,为何潜伏我噬魂宗,更是帮助我噬魂宗成就如此多的元婴以及金丹修士,甚至偷光我噬魂宗宝库,你的目的何在?”蒋明看了一下身后的金丹修士,又看了风云无忌一眼,觉得对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所以缓缓的问道。

    毕竟,对于一个正常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风云无忌的这种做法,帮助噬魂宗修士渡过天劫,但是又偷光宝库,这是多么矛盾的做法。

    “哈哈哈!”风云无忌一阵狂笑,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不知道这天来的这么快而已,看了一眼四周,对方数十位的金丹修士基本上都是通过他的帮助,而晋升金丹期的,这些修士现在成为了他敌人,这是多么的可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知道我是谁?你还不够资格,估计你师父来了还差不多。”风云无忌极为嚣张的说道。

    “既然,你不想在这里说,那么就到我噬魂宗的大牢里说吧!到了那里,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开口,届时你定然会求我早点杀了你。”蒋明阴阴的说道,看着风云无忌,如同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正好,小爷我也需要一个传话的给万无常带个话,你们这么多人,只有一个人有机会哟!”风云无忌冷冷的说道。

    他想检验一下这三年的修炼成果,能否和魂天魔尊一样杀金丹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从而判断一下他和魂天魔尊的差距。

    “诸位师弟,谁去拿下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让他尝尝我噬魂宗的手段。”蒋明对着身后的金丹修士说道,已经成为下任掌门候选人的他,现在好多事情都不需要亲力亲为了,自有无数修士替他去干,这就是权势的作用。

    现在的风云无忌,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圆满了,随时都有筑基的可能,但是任凭他服用多少颗筑基丹,都没有筑基的迹象,他知道,要想筑基,那就需要一个切机,至于切机在哪里,就需要去寻找了,也许,可以借助这些金丹修士,寻找一下切机在哪里。

    “我来!”一个面容阴狠的修士,从后面的人群中站了出来。

    这个修士,风云无忌可是记得了,好像是叫做翁立,当初他的天劫,在众多修士中,算是比较强大的了,估计造的孽不少,否则天劫的威力不会大,这也是当时他记住的缘由所在。

    “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根本不配我出手!”风云无忌冷冷一笑道。

    要知道三年前,不过炼气六层的他,就能战败金丹后期的山猿,现在他已经炼气圆满了,金丹初期的修士在他的眼中,还真是不够看的。

    “小子,猖狂!当初你不过炼气期修为,却是可以享受脉主的待遇,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要不是你的身份,我早就杀了你了!”翁立阴阴的道,脸色有些扭曲,可见,他内心的不平由来已久了,否则也不会第一个跳出来,毕竟他们这些人都受过风云无忌的恩惠,帮他们度过天劫,结成金丹,相当于有着再造之恩。

    “好!翁师弟说的对,我在这里宣布,谁生擒了眼前之人,那么他就是新的脉主。”蒋明的眼睛一亮,知道了激励身后修士的办法。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翁立这般翻脸不认人,心狠阴毒,只有巨大的利益,才能激发这些人内心的阴毒一面,无毒不丈夫,这句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登时,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看着风云无忌,就如同看到了他们的未来,只不过现在已经有人跳出来了,他们不能站出来抢功,现在他们心中的悔啊!肠子都青了好几回了,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狠下心来,第一个跳出来,这么好的事,竟然让翁立这个王八犊子给抢了先机,想想以后,见了翁立,要尊称一声翁脉主,心底不由的一阵不忿,甚至有些人已经暗暗期待眼前之人能够击杀了翁立,好为自己创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