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考验
    花想容的大手一挥,一个灵力大手包裹着众多玉瓶被她收起,然后一一打开眼看,越是看脸上的惊容越是明显,因为这些丹药大部分是中品丹,但是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上品丹,而且筑基期服用的丹药的种类齐全,就连一些偏门的丹药都有几颗,光是这些丹药的炼制就需要至少数十个炼丹师炼制最少三年之久。最为关键的是你就是能够炼制,也没有那么多的药草给你炼制,而且成功率也不一定那么高,都能够顺利的炼制成功。

    花想容没想到的是这些丹药只是风云无忌土空间中的九牛之一毛,还以为他已经倾其所有了,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能为了自己的女儿倾其所有,这种心意起码值得肯定。

    “愿赌服输,我的资格有了,下一步你们拼什么?我随时奉陪!”风云无忌得意的说道,他从花想容的表情上看出来,她是已经默认自己可以参加角逐了。

    “好,我就不信,你能次次占先。”蓝田有些愤怒的说道,他感觉自己上了风云无忌的当了,否则怎会给自己增加竞争对手呢?本来只需要战胜洪锡就行,现在多出了一个风云无忌,虽然只不过是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但是看对方财大气粗的样子,保不齐有什么手段能够打败自己。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接下来的比拼,就算上风云无忌一个了。”花想容在大家都没有意见后说道。

    “按照我预先设定的,这次比拼的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毕竟你们如果和小女结成连理,还是要懂得一点情调的,否则不是太没意思了。”花想容说道。

    “怎么比?”蓝田上前开口说道,他遗传了他老爹的急躁脾气,他更想表现自己,好把风云无忌和洪锡在首次比试中给压下去。

    “比拼的方式很是简单,那就是我这里有一个阵法,这个阵法都是以琴棋书画和诗词歌赋为开启阵法关卡的条件的,此关卡共有九个,如果你们进入阵法后,谁最先从里面出来,那么就算谁赢。”花想容微微一笑说道,丝毫没有对于蓝田的无理不快,也是任谁收了那么一大笔的聘礼,心中也是乐开花的。

    于是在花想容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个山谷的谷口,谷口出处灵力闪烁,而且在两边的岩壁上刻满了各种阵法符号。

    “我再次的说一下,最先通过的人为优胜者,里面的关卡共分九个,每一个都是一道关于琴棋书画方面的题目,只要解开了,阵法关卡自然打开,进入下一关卡,在这里你们比拼的是各自的知识积累,以及对于这些方面的理解及造诣。”

    风云无忌在阵法打开后,随着二人进入到了里面,发现进入后竟然各自分开,自己来到一个门户前,发现果然如同花想容所说,是关于琴棋书画的题目,不过风云无忌却是不想一一答题过关,他有小白龟这个作弊利器,为何不用,何况风云无忌发现自己很难解开题目,毕竟这个世界的诗词歌赋,他是一窍不通。

    在小白龟的帮助下,风云无忌一路畅通无阻,一袋烟的功夫就来到了第九关的关卡前,让小白龟略做休息,而风云无忌也想考虑一下出去后如何应对。

    半个时辰后,在小白龟的帮助下,风云无忌顺利的成为第一个出来的人,而其他两人在风云无忌出来三个时辰后,才不约而同的一起破解题目走了出来。

    “好了,刚才大家都看到了,不是我偏袒,这局风云无忌胜!”花想容宣布道。在收了风云无忌如此大的聘礼后,她的内心倒是有点开始偏袒风云无忌了,直接宣布了结果。

    “我不服!我就不信他才不过二十上下,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和我近百年的浸淫在琴棋书画中想比,他的知识面和解题能力也无法和我比,我怀疑他耍诈。”洪锡一脸的不服输的说道。

    “哦,不服吗!你不知道这个是讲究天赋的,你没有天赋就算是浸淫一千年,也是那个水平,还没有我一天学会的多,不服的下一关再比。”风云无忌不屑的说道,同时拿眼斜视着洪锡,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有本事就来试试。

    “好了,此局已定,下局再轮输赢!”李大元散发出他那元婴气息,开口说道。

    在李大元的干预下,二人没有继续争吵,反而是互相瞪了一眼,然后都转向了花想容,等待着下一局的题目。

    “这局我要看到的是大家的实力,毕竟我们元婴期的修士即将被召唤走,为了能保证我女儿灵儿的安全,我想考验大家的实战能力,当然不会让你们互相打,那样的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也不好看,为此我专门捉了两头金丹后期的妖兽,只要你们击杀了,最先击杀者就是优胜者,因为没有考虑到风云无忌的加入,所以准备的妖兽只有两只,但是为了比赛的公平性,大家歇息三日,等我再去捉来一只,再一起比试。”花想容侃侃而谈,风淡轻云的说道。

    “我们就在这里打坐休息等待谷主,防止某些人趁机私会灵儿姑娘。”蓝田看着风云无忌说道,同时给洪锡打了个眼色,风云无忌的出现使得两人开始同仇敌忾,一直对外了,没有了风云无忌一进大殿那种互相仇视的目光,好的如同穿着一条裤子。

    “好,这样也好,我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容儿速去速回。”李大元看了一下蓝玉贵和洪铁,对着众人说道。

    本来想和灵儿见个面,然后趁势逃走的风云无忌只好乖乖的盘坐的大殿,运起功法,开始修炼,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风云无忌打算在和妖兽比斗之前,最好实力能提升一点,毕竟即将面对的是金丹期的妖兽,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交战经验。

    三日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而花想容在第二天就回来了,因为妖兽在被捕捉的时候受了点伤,所以为了公平起见,让妖兽养伤一日。

    在百花谷的一处广场上,数十个弟子正在地上刻画着阵法,这是一个禁锢阵法,在阵法内的人,除非外面的人打开阵法,否则是无法从里面出来的,当然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大,也是可以强行破掉的,还有就是懂得阵法,可以从阵法的漏洞之中出来,不过这是和妖兽的比斗,风云无忌他们不说有没有这个能力,即使有他们也不会这么干的。

    在阵法好了后,花想容从灵兽袋中,捉出了三只妖兽,分别放进了三个单个禁锢阵法之中。

    风云无忌打眼一看,这个不愧是金丹后期的妖兽,光是身躯就有三十多丈大小,还是山猿一族中的妖兽,据说这种妖兽和人一样聪明,懂得一些修炼之法,不仅肉体强大,而且还会灵力攻击,最为厉害的是它能够变身成为石猿巨人,浑身坚硬如石,而且力量巨大,一拳足以打爆一座小山,这可是风云无忌在妖族的时候,得到的一些关于妖族的资料显示的。

    “容儿,不必这么狠吧!这金丹后期的山猿,就是你我碰到了,要想击杀也要费一番周折,何况他们才金丹初期的实力,想击杀掉,我看是难入登天啊!”蓝玉贵看到山猿妖兽后,不由的心中忐忑不安,为自己的儿子担心,他儿子的实力如何,作为他的老爹是一清二楚,所以才会如此的说道。

    “就是,就是!”洪铁也随声附和道,他也是一样的心思。

    “风云无忌,你怎么看,这里就是你的修为最低。”花想容没有理睬两人,反而问风云无忌道。

    “花谷主,我想这关不是考验的实力大小吧,而是考验我们有没有迎战的心,如果在碰到这样的情况下,是否能够舍身为灵儿争取到脱身的时间,也可以说成是,谁能够为你的女儿去死。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不会让我的老婆死在我的前面的,如果想要伤害我的老婆,那么就要踏着我的尸体过去。”风云无忌在看到山猿妖兽的时候,就在猜测花想容的真实目的,在考虑良久后,终于猜出来来,于是说话的时候是慷慨激昂,义正言辞,大有一种英雄就义之感。

    “风云无忌,就你聪明,看来慕容博天收了一个好徒弟,不错,我就是考验你们的心性,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你们的实力,没有实力光是聪明,即使有心却是无力回天的。”花想容对于风云无忌的聪明还是给予了赞赏,起码那两个金丹初期的就没有这份眼力。

    “那就按照谷主说的,谁先击杀,算谁赢!”风云无忌笑着说道,他是有信心战胜这个山猿妖兽的,因为他的手段很多,单是五行不灭体就可以和它抗衡,更别提他还有很多手段。

    “既然你一个练气三层的都有胆量和金丹后期的妖兽一斗,我蓝田岂是怕死之人,奉陪到底,就让我看着你被妖兽撕成碎片,这样的话我和洪锡就可以看谁笑到最后了。”蓝田这是也表现出视死如归的气势,对着风云无忌说道。

    “我也是!”洪锡紧跟着不甘示弱的说道。

    “好,既然你们三位都同意了,那么就开启阵法,送他们进去。”花想容在他们说完后,立即拍板说道,防止他们反悔,因为如果风云无忌死了,那么不仅她可以得到聘礼,还能灭了女儿心中的念想,同时找到一个金丹初期的女婿,在自己走后,女儿的生命也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