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这才叫有诚意
    “无忌师兄,你在哪啊?”慕容灵儿的声音从大殿的外面传了进来,顿时大家好像清醒了一样,不由的暗叫一声,第一美女不愧是第一美女,在不知不觉中就让在做的男修都陷入她的美貌中去了。

    “这里!”风云无忌应声道,顿时大殿上无数的目光全部的转向了他,有惊奇的目光,有赞赏的目光,有嫉妒的目光,有阴狠的目光,可谓是千奇百怪应有尽有,风云无忌直接的无视掉了,扭头看向大殿的门口,等待慕容灵儿的到来。

    “想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不是为我的儿子和令爱定亲的吗?怎么冒出了一个练气三层的小修士,想当年,如果不是你选择了慕容博天,我们就可以双栖双飞了,过上快活似神仙的生活了,不想现在你和慕容博天天各一方,互不相见。我还是有机会的。”蓝袍的老者首先沉不住气问道,同时追忆起当年的事。

    “容儿,蓝大哥说的对,你不是来耍我们玩的吧?反正我的儿子比起蓝老鬼的儿子一点也不差,你的女儿一定要在我们两个中间选一个,才不枉我们对你的痴情一片。要是我的儿子没有选上,那么你选择我也行。”洪姓老者也紧接着说道,甚至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来给儿子选老婆,还是为自己选老婆,而且还当着儿子的面,这老脸得有多厚,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旁边站立的年轻人,听了后,顿时脸上如同火烧一般,地下了头,看着脚尖,好像是在寻找地缝,准备一头钻进入一般。

    洪姓老者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脸色有些别扭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注意他,于是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

    “趁着灵儿还没来,我就告诉你们关于这个风云无忌的事,他是炼器宗的弟子,也就是慕容博天的弟子,慕容博天把灵儿许配给了他,可是这个事情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他慕容博天以为他是谁,怎么可以随便决定我女儿的终身大事,所以我才会请你们两个来,让我的灵儿在你们的儿子中间选一个,甚至我还请了我们共同的好友李大元大哥给我们做共同的见证人。”花想容有点不再淡定,慢慢的解释说道。

    “原来如此!”两人恍然道,同时又冷哼一声,蓝姓老者说道:“一百年前,慕容博天抢走了我的心上人,一百年后他的徒弟又想抢走我儿子的心上人,我蓝玉贵与你势不两立,慕容博天,你欺人太甚!”

    “蓝大哥,过去的事我们就让它过去了,我们应该摒弃前嫌,团结一直,一起对付慕容博天,我在这里跟着蓝大哥一起起誓,我洪铁与慕容博天势不两立。”洪姓老者望着蓝玉贵,说道。

    “小蓝和小洪,你们不要闹脾气了,都几百岁的人了,还是这个脾气,我们和慕容博天都是结拜兄弟,容儿当年选他,而没有选你们,那说明她是喜欢慕容博天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答应的,你们这个脾气怎么让容儿对你们倾心啊!”李大元看了看两人后,语重心长的劝说道,他一直没有说话,现在才出来说。

    二人被说的都扭过了头,这时慕容灵儿从殿门口进来,身后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使得她犹如从空中走出的仙女,被圣洁的光环包围着,风云无忌发现几年不见慕容灵儿出落的越发的水灵了,她那狡黠的眼神一直注视着自己。

    “无忌师兄!”慕容灵儿叫道,同时眼中的泪珠像是天上的雨点,落在了玉盘之上,顺着洁白如玉的脸庞流了下来,张开双臂就给了风云无忌一个大大的拥抱。

    众人的脸色齐黑,都是怒目而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风云无忌估计早就到阎王哪里报道无数次了在这一瞬间。

    尤其是两个年轻人,第一次见到即将到手的老婆,却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他们得脸色都青了,内心已经问候风云无忌上下十八代了。

    “灵儿,当着众位长辈的面,和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你爹就是这么教你的,看来我当年就不该答应你爹把你给带走。”花想容有些丢面子,一脸怒容的训斥道。

    “娘,这就是我的无忌师兄,我这辈子非他不嫁,你要是逼我的话,我就死给你看,我爹都答应了。”慕容灵儿小嘴撅起,一脸倔强的说道。丝毫不管在坐的人什么想法。

    “气死我了,你的婚事你不能做主,你爹也不能做主,能做主的就是我,来人给我把慕容灵儿给带回去,严加看管,出了问题拿你们试问!”花想容大怒道,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慕容灵儿被押走了,风云无忌重新的坐回座位,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百花谷的谷主不同意,他就带着慕容灵儿私奔,反正元婴召唤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只有等元婴都被召唤走了,再露面就行了,届时他的这位准丈母娘也就无法阻拦他们了。

    “你就是风云无忌,一个小小的练气三层的修士,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你是痴心妄想,灵儿是我蓝田的。”一个身着蓝袍的中年金丹期的修士冲着风云无忌说道。

    “就是,即使我田哥没成功,还有我洪锡呢?你休想从我们的手上把灵儿带走。”另一个中年金丹男修说道。

    “田儿,锡儿,你们两个稍安勿躁,既然我答应你们的爹爹要灵儿在你们中间选个夫婿,那么我的话一定会实现的,不过我希望不管是你们谁做了我的女婿,我都希望你们不要像你们的爹那样,伤了和气,直到今日才和好。”花想容看着两人说道。

    “是!”两人答应道,同时以一副胜利者的眼神看向风云无忌。

    “花谷主,想我风云无忌和灵儿自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天造的一对,地上设的一双,你这么硬生生的把我们拆散,你不觉得你有些缺德啊!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风云无忌抓住机会开口说道,他已经彻底被花想容的做法给激怒了,说话也不留一丝情面。

    “好你个风云无忌倒是长了一口伶牙俐齿,否则以你区区练气三层的修为,如何能得到我女儿的青睐,一定是你的花言巧语蒙骗了她,我更不能让她和你在一起了。”花想容听了风云无忌的话后,口气发冷的说道。

    “不过你可以在这里看着我们定下灵儿的夫婿,从而断了你的念想。”花想容想了一下继续说道。

    “容儿,这是我准备的聘礼,筑基丹百颗,结金丹十颗,灵石百万,极品灵器一件,你收下。”蓝玉贵唯恐下手慢了,花落别家,于是赶紧的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储物袋说道。

    “我的聘礼是筑基丹百颗,结金丹十颗,灵石两百万,极品灵器一件。”洪铁不甘示弱的说道,同时暗自加了灵石百万。

    风云无忌一看,就这点聘礼就想把灵儿搞到手,也太便宜了,而且自己还没出手,于是暗中把土空间的丹药和灵器及灵石装了一个储物袋后,说道:“哎呦,我说这是下聘呢?还是打发叫花子呢?这么点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不要说你们如何败给了我师傅慕容博天,从今天我就看出来了,你们是小气啊!没有我师傅大方,要是我的,我是不会就拿这么点东西糊弄花谷主的。”

    “你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是这些东西,都是我近十几年的收藏了,尤其是结金丹更是一丹难求。你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蓝玉贵最是沉不住气,于是最先开口道。

    “说你孤陋寡闻,你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你也不拿斤棉花四处纺纺,我风云无忌是什么人,你拿的那点东西,说实话掉在地上我都懒得弯腰捡起来,因为那丢份。”风云无忌微微笑着说道。

    “你风云无忌是谁?难不成你还是炼阁的阁主,我可是听说炼阁的阁主是财大气粗,精通炼丹和炼器之术,不过你才练气三层的修为,就是说破大天去,我也不信你能拿出比我们好的东西来。”蓝田接话道,一脸的不屑之色,他倒是知道有个风云无忌,不过那个风云无忌已经失踪近两年了,而且修为在筑基中期。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风云无忌开始设套说道。

    “赌什么?”蓝田眼神一亮,看来平日也是一个好赌之人。

    “赌资格,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加入到你们之中,由花谷主挑选女婿,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把拿出的东西送给你们,算做赔偿,你看如何?”风云无忌说出自己目的,他想只要让他能够进入这个圈子,凭借着财力和势力,还有和灵儿的感情,自己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

    蓝田和其他几人交换了眼色后,点头同意道:“好,我们赌了。”在他们的印象中练气三层的人,就是有慕容博天给他撑腰,估计也不会有多少货可以拿的出手,毕竟慕容博天还要顾及门派,门派中的东西是不会随便乱用的。

    风云无忌把早就准备好的储物袋打开,一样一样的往外拿,边拿边说道:“筑基丹五百颗,结金丹一百颗,其他筑基期服用丹药一千颗,灵器五十把,灵石一亿块,五百年药草十株,各种炼器材料若干。”

    “啊!”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因为在地上出现了无数的灵石,成为了灵石的海洋,灵石散发的灵力,使人如同沉浸在了灵力的海洋之中,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悬浮在半空中的五十把灵器闪烁着锋利的光芒,最为耀眼的是近百个玉瓶,那里可是无数的丹药。

    “怎么样?这才叫有诚意!”风云无忌笑着说道。

    就是花想容都没有想到这个风云无忌的家底是如此的丰厚,拿出这些东西,眼睛就不眨一下,要知道这些东西就是百花谷积攒上一百年也不一定能攒够这么多的东西,最为珍贵的是那百颗结金丹。利用的好,那就能造就一百个金丹期的高手,对于百花谷来说,最是珍贵无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