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百花谷
    十日后,距离和慕容灵儿的约定时间还差最后三天,风云无忌这时正在赶往百花谷的路上,因为修为境界的掉落,而且丹田中灵力稀薄,风翅无法长时间的动用,而且夜鹰已经送给了小鱼儿,所以他赶路就吃力了很多,虽然大部分都是利用城市中的传送阵,但是也不是每座城市都有传送阵的,而且城市之间往往隔着穷山恶水。

    这十日,风云无忌除了给老江传信说,那三百多人全部晋升金丹,正在隐秘之地,修炼稳固境界外,就是赶路了。三百多人的金丹都被他安排在了丹鼎派的驻地,告诉他们在需要的时候,自然就会来找他们,他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尽快熟悉金丹期的力量,从而尽快的提高战斗力。

    风云无忌自己的修炼也没有拉下来,重新修炼的他,直接修炼鸿蒙诀土篇的功法,而且五行不灭体,元神录,还有血灵诀都一起修炼,而且都是从头开始。

    风云无忌发现自己的资质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现在自己应该是极品灵根了,而且在感应灵气的时候,不仅能感应到了土灵气,还有其他四种灵气,最为奇诡的是自己竟然能感应到一丝雷灵气,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看来天劫改变了自己的资质,而五行不灭体使得自己能够感应到五系的灵气。

    重新修炼的风云无忌境界提升的很快,短短十天就达到了练气三层的修为,但是他修炼提升需要的灵力却是提升了好几倍,比如从练气一层到二层足足相当于从筑基初期到中期所有灵力的总和,所以他的境界虽然是降下来了,但是灵力的攻击却是更加强大了,因为他曾经试着和一头相当于筑基后期的妖兽战斗,只是最为简单的一个灵力球,就把它给炸没了,如果说他的战力,纯以灵力计算的话至少要相当于九大势力出来的核心金丹初期的弟子,加上其他手段就是金丹中期也不能奈何了他,更何况他现在才练气三层,等他筑基后估计就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有一战之力,等他金丹期了,估计元婴期的修士也能斗上一斗。

    百花谷,因生产百种名贵花草而闻名于玄武大陆,它是一个全部由女修组成的二流势力,谷主花想容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据说是貌美如花,有玄武大陆第一美女之称,至今,还有无数元婴期老怪,经常出现在此,以求得到美人芳心。

    风云无忌在赶到百花谷的时候,已经是期限的最后一天,而距离元婴召唤大会不足三个月了。

    百花谷处在百花山脉之中,一年四季温暖如春,这里漫山遍野的都是各种花草争相斗艳,各显一色,风雨无忌没有心情关注这些,而是按照玉简上的路直闯向了百花谷的大门。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百花谷,报上名来!”一个身着花色衣服的筑基期女修从大阵中出来,对着风云无忌满脸怒容的喊道。

    风云无忌上下打量了一下此女,发现这个女修长得还是不错的,杏眼,高挺的鼻梁上面还有一些汗珠,樱桃小口,配上她的瓜子脸,还有额头上的刘海儿,给她平添了一种自然脱俗之美。

    “看什么看!姐有多漂亮,姐知道,你个登徒子,也敢跑到我百花谷撒野。”该女子看到风云无忌注视着自己看,不由的脸色一红,杏眼圆睁,樱桃小口一张喝骂道。

    “那个仙子,刚才多有得罪,我是被仙子的美貌给吸引住了,所以没有顾上回答仙子的话,我是想问一下仙子,你的百花谷可是有一个叫做慕容灵儿的姑娘。”风云无忌回过神来,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尽量的保持笑脸说道,他来是找老婆的不是来打架的,所以姿态放的很低。

    “哼”该女冷哼一声,说道:“还不是登徒子,都把算盘打到了我们少谷主的头上了,我们少谷主的名字都打问清楚了,告诉你想进百花谷没门,今天我们百花谷要接见大人物,也就是我们少谷主的未来夫婿,平日里你们来骚扰我们少谷主也就罢了,今天你还敢来,小心谷主发怒,让你做了我百花谷的肥料,实话告诉你,像你这样的要长相没长相,要修为没修为,要钱没钱,要靠山没靠山的主,我们谷主曾经一个月杀了十个,都给我们百花谷的灵花做了肥料了。”

    “那个我是来赴约的,不是你口中的登徒子,也不是没有名字,我叫做风云无忌,你去通报给你的少谷主,她就会来见我的。”风云无忌解释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该女的话语而生气。

    “你就是我们少谷主经常念叨的无忌师兄,我看你拉倒吧,也不知的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就你这模样和这修为,你骗的了我,少谷主是说过只要他的无忌师兄来了,就让我领去见她,可是她也说过她的无忌师兄是筑基期的修为,你个练气期的修在这里冒充也不打问清楚,而且他使用的灵器是一个棒子,你的灵器一看就不是棒子,我劝你还是赶紧的走吧,如果碰到我们谷主,你的小命就没了。”该女一脸的不相信,但是看到风云无忌的态度很好,不像以前来的那些人,直往她的脸上和胸部瞄,满脑子龌龊思想,于是把她知道的风云无忌的信息都说了出来,来劝说风云无忌,让他知难而退,她知道他是个假的。

    风云无忌顿时哑口无言,看来慕容灵儿没有忘记自己,不过让这么个奇葩的女子来迎接自己,太考验自己的智商了。

    风云无忌在土空间中一阵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自己在炼器宗的身份令牌,于是拿了出来,抛给了该女,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的身份令牌,是炼器宗的令牌,这次你可以相信了吧!”

    该女左右翻看了下,用神识感应了下后,抛回给了风云无忌说道:“令牌倒是真的,可是这也不能证明你就是风云无忌吧,万一你的令牌是捡的或者偷的呢?甚至是杀了真正的风云无忌,而冒充的呢?”

    看到该女还是不信自己,风云无忌不由的对该女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算你狠!”然后扭头就走了。

    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风云无忌发动土遁术,进入地下,再让小白龟帮忙,最后顺利的进入到了百花谷。

    看着忙碌着的百花谷弟子们,风云无忌随着端着灵果的女弟子而行。

    “你是哪位?”在路过一个门口的时候,风云无忌被拦住了。

    “我是来参加慕容姑娘的定亲宴会的,刚才去方便了一下。”风云无忌张口说道。

    “抓奸细!”拦住他的女子听了风云无忌的话后,立马大喊道,同时手上不慢,一道灵力形成的花朵砸向了风云无忌。

    风云无忌不知道哪里露了马脚,打又不能打,于是只好左躲右闪的,躲避着攻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被十几个筑基期的弟子给围住了,而且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这个奸细很是了得,大家快来帮忙啊!”众女子见很久没有奈何得了风云无忌后,不由的一起大喝,召唤左近的弟子。

    “不要打了,我是风云无忌!”风云无忌见越来越多的人围住了自己,所以张口喊道。

    “什么?你是风云无忌,大家住手!”其中一个筑基后期的女子听到风云无忌的话后,不由的惊呼一声,制止了大家的攻击。

    “不错!我是风云无忌,来找慕容灵儿的。”风云无忌回答道。同时目光清澈的看着说话之人。

    “去通知谷主和少谷主,就说风云无忌到了。”

    自有人前去通报,而风云无忌则在筑基后期女子的带领下,进入了百花谷的议事大殿。

    大殿中现在坐满了人,大部分是百花谷的女修,男修只有区区五人,他们没有坐在一起,对立而坐,个个是互相怒目相向,好像是仇人一般。

    风云无忌被安排在大殿的一角后,就无人打理了,反而是那五个男修都拿目光扫了他一眼,发现是个练气三层的小修士,就不再理会,继续互相仇视。

    “谷主到!”一声唱喝,只见一个身着绣着牡丹花的白色锦袍的女子,梳着高高的云鬓,满面春风而来,风云无忌看着她的未来岳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美,比起慕容灵儿来多出了一股风韵成熟的味道,而且气质非凡,如同九天之仙女,就连西门傲雪与她相比的话都有点自惭形愧,略有不及。

    “想容,没想到我们时隔百年竟然又见面了,你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五人中一身蓝袍的元婴期老者急忙上前说道,并伸出手想要扶花想容一把。

    “蓝老鬼,想容是你叫的吗?”另一个红袍的元婴期老者愤怒的上前拉开蓝袍老者的手,说道。同时扭头对着花想容露出笑容说道:“容儿,多年不见,一向可好,我看你现在是越发的漂亮了。”

    被红袍老者阻止的蓝老鬼很是气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眼中的怒火可以把人都给烧成灰。

    “蓝大哥,洪大哥,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都一把年纪了还像个二十多的年轻小子似得,当着你们儿子的面,也不怕失态。”花想容那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同时走向正中的椅子,然后轻轻的坐下,真是仪态万千,场上的几个男修都被她的几句话的声音,和她优雅的姿态给吸引住了,场上的气氛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