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魂天的强悍 上
    江滨身为万无常的大弟子,修为已经步入金丹初期,正在向着金丹中期迈进,他这样的修为在噬魂宗同辈之中也是个中翘楚,战力更是异常彪悍,曾经在筑基期的九大势力大比中,摘得桂冠。

    江滨的出现,可谓是解了风云无忌的危机,他要是晚出现几息时间,估计就玩完了。

    “你!”魂天魔尊嗤笑了一声。

    “怎么?你一个不过筑基后期的修为,也就是欺负一下实力比你低的朱脉主,碰到我,那就是被秒杀的料.”江滨冷冷的笑道,对于魂天魔尊看轻自己,极为的不满。

    是人都有傲气,何况是江滨这个噬魂宗现任宗主的大弟子,下任宗主的接任者,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轻视过。

    “哼!”魂天魔尊好像是不想废话,冷哼一声,大手一挥。

    顿时,灵力刃如同一道黑光闪过在了江滨的眼前。

    “小心!”风云无忌看到魂天魔尊的手一动,顿时就出声喊道。

    可惜,他的提醒还是晚了,对于魂天魔尊来说,击杀江滨只是弹指之间的事。

    “呃!”江滨一手捂着脖子,手指缝里崩出的鲜血,顺着胳膊流下,另一只手指着魂天魔尊,说不出话来,他的两眼泛白,双目开始变的无神,脸色因为失血开始变得苍白无力,逐渐失去血色,身体更像是失去了支撑,随时都会倒塌下去。

    魂天魔尊击杀了江滨,就如同是刚刚碾死了一只蚂蚁,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嘴上却是冷冷的道:“自不量力的家伙,找死!”

    江滨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对方手下一招都没有走过,就死了,他死都不甘心,自从修炼以来,他还没有这么的憋屈过。

    “爆!”江滨暗暗的喝道,在生命弥留之际,引爆了体内的金丹。

    一道极大的灵力团以江滨为中心,向着四周爆炸开来,“轰隆!”一声,整个宝库一阵地动山摇。

    江滨化为了飞灰,但是他自爆的金丹,却是还没有结束,要知道他的金丹可是上百年的修为凝聚而成,一朝得以释放,其威力之大,就是元婴期的修士也不敢硬接。

    “好一个江滨!”魂天魔尊眯着双眼,身体在灵力爆炸中,悍然不动,如同是江流之中的中流砥柱,屹立在哪里,对于江滨这种死了也要拉上敌人做垫背的,这种狠劲,不由的赞叹道。

    能在这种级别的金丹自爆中,泰然自若的魂天魔尊,由此可见,其修为不仅深厚,肉身修炼的也极为的变态。

    反观风云无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要知道,江滨自爆金丹,可没有考虑过风云无忌的处境,他只想在临死之时,拉上这个魂天魔尊,即便杀不死他,也会使得他伤筋动骨,修为大跌,届时,他自爆金丹,必然引起整个噬魂宗长老一级的元婴高手出手。

    巨大的灵力爆炸浪,直接把风云无忌炸飞了数丈之高,浑身的伤口因为这次爆炸,再次的崩裂开来,浑身如同是开了一个闸的水龙头,从各个部位冒出一尺多高的鲜血来。

    “嘭!”的一声重物落地,风云无忌因为失血过多,终于支持不住,脑袋一歪,昏迷了过去。

    “百鸟朝凤炉,还我的肉身!”魂天魔尊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风云无忌的身前,探爪伸向了他的丹田。

    “嗡!”的一道白光从风云无忌的丹田之中发出。

    一下子就把魂天魔尊给弹飞了数丈之远,这是仙器在护主,自发发出的防护,这也是现在的魂天魔尊修为低下,才没有得手,被护体神光给逼退了。

    以魂天魔尊对仙器的了解,这种护体神光,仙器本身也只能自发的发动一次,毕竟它发动一次,需要消耗的可是仙器之灵的灵力,这种力量是靠时间沉淀才能产生,并逐渐壮大的,失去一点,可谓是失去数百年的沉淀时间,所以仙器一般只会发出一次护体神光,对于自己的主人尽一下责任而已。

    但是,这一点时间,对于庞然大物的噬魂宗来说,已然足够了,江滨的自爆,第一个知道的就是万无常,紧接着就是挨着宝库近的闭关修炼的元婴期老怪们。

    要知道,金丹自爆不稀奇,稀奇的是在噬魂宗自己的地盘,还是防护严密的宝库之中,发生金丹自爆,那就不是稀奇了,而是必然有着大事发生。

    所以,这些元婴期的老怪,一个个瞬移着就进入了宝库,宝库的禁制好像对于他们来说万全没有效用,其实不然,因为元婴期老怪他们的手中都有着一枚进出的特殊令牌,只不过他们得速度太快,使人看不到他们使用令牌而已。

    “贼子!尔敢!”

    最先进入的是距离此处最近的朱子明的师父蓝羽山,毕竟他可是最为关心这个弟子的,人家可是救了他的命的。

    在他进入的时候,正好看到,魂天魔尊第二次伸手探向风云无忌的丹田,所以,他才会大声的喝止。

    “又来一个碍手的!”魂天魔尊把蓝羽山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只是那眼瞄了他一眼,暗自嘟囔道,但是他的手却是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照着风云无忌的丹田抓去。

    蓝羽山自从进入元婴期以来,一直在稳固境界和修为,没有机会出手试验一下元婴期修士的攻击力有多大,虽然眼前之人只不过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不够他一招秒杀的,但是他还是决定出手,因为如果现在他不出手,估计这个最有出息的弟子就命丧于此了。

    只见他的大手猛然一挥,顿时一个灵力盾就挡在了风云无忌的身前,紧接着左手一捻,一把细长的黝黑短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身体猛然一个晃动,直接瞬移到了魂天魔尊的身前。

    左手轻轻往魂天魔尊的丹田处一捅,这样的杀招,可谓是阴毒无比,修士的根本就是丹田,丹田被废,相当于断了修炼的前途,毁在蓝羽山这招下的修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们现在有的已然埋骨他乡,有的还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再说他的这把黝黑短剑,可是从筑基期就使用的法器,陪伴了他数百年,现在已经晋级为法宝级别,它不仅锋利异常,还带有噬魂宗特有的噬魂属性,一旦被捅破皮肤,就会直入识海,吞噬识海中的神识之力,在噬魂宗的法宝排行榜上也是赫赫有名。

    “叮!”一声脆响,黝黑短剑刺到魂天魔尊的皮肤后,就再也无法存进,只是在皮肤上留下一道白印,使得皮肤因为力量而开始下陷。

    “呵呵!”魂天魔尊冷冷的笑道,脸上带着一种戏虐的表情,嘴角轻轻一歪道:“老子就等着你近身呢?”

    只见他,双手轻轻一握,就把黝黑短剑就被握在手中,然后双臂一曲,用力一弯。

    “嘎嘣!”一声脆响,已经晋升法宝级别的黝黑短剑,就一分为二了。

    “什么?”蓝羽山喉头一甜,咽下了因为法宝被毁,而将要喷出的鲜血,吃惊的看着两段的法宝,惊愕的道。

    从炼气期开始,到凝结元婴,这数百年间,蓝羽山经过的战斗不下百次,炼体的修士,也不是没有见到过,可是像魂天魔尊这么变态的还是第一次碰到,法宝在人家的手中就是任意揉捏的面条,这样的力量,要是击打在修士的身上,还不是直接给拍的粉身碎骨。

    霎时间,蓝羽山的心底打起了退堂鼓,他自讨身体没有修炼到和法宝一个级别的强度。

    一个瞬移,蓝羽山就来到了风云无忌身旁,灵力一裹,就把他带在身旁,准备采取游斗战术,等待着宗门中其他的元婴修士到来。

    “嗤嗤!”

    几道破空声,数道身影出现在了宝库之中,为首的正是上任噬魂宗的宗主,其他的也是元婴中期,甚至后期的修士,这些人的实力加起来足于在弹指之间覆灭一个二流势力了。

    “掌门师兄小心,这个小子的炼体术特别厉害,一般法宝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而且力量奇大无比,我的蛇刃就毁在他的手中。”蓝羽山一见到来的众人,顿时轻舒了一口气,对着领头的老者躬身施礼道。

    “呵呵!没想到,还是惊动了你们这些老家伙,我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破界符,就直接离开的,看来这次是不行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拿你们来检验一下我的真实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了。”魂天魔尊环视了一下众人,毫无惧意,冷冷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潜伏在我噬魂宗中,你的背后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势力指使,老实交代,还能留你一命,否则的话,我噬魂宗的各种大刑,阁下就要一一遍尝了。”噬魂宗的宗主气势威严的说道,对于蓝羽山的提醒,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他也看到地上断为两节的蛇刃,但是他还是不相信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能够仅凭肉体力量就能扭断一件法宝,并且他也看到了江滨自爆修为对宝库造成的毁坏,他以为眼前的修士已然是强弩之末,毕竟不是任何修士都能够毫发无损的在金丹自爆中活下来,这样的修士他还没有见过,至少他自讨,换做是他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你们废话真多!”魂天魔尊懒得搭理这位噬魂宗的宗主,鼻子一声冷哼,嗤之以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