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见吴供奉
    噬魂宗的主城幽魂城,地处幽魂山脉的外围,是所有进入幽魂山脉的人的必经之地,而噬魂宗每三年招收一次弟子,地点都是在幽魂城中,这天从城外来了一个依着朴素,身后背着一个红布包裹着兵器的大汉,这就是风云无忌,他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准备混入噬魂宗,摸清楚噬魂宗的实力,好为自己报仇制定好计划。

    风云无忌联系了幽魂城的丐帮人员,询问消息,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混入噬魂宗,从他们口中得知想要进入噬魂宗几乎不可能,因为噬魂宗的山门大阵需要他们独有的灵器百魂幡才能打开,而且每位弟子都有一块身份令牌,里面含有其精血印记,只要他身死,令牌就会碎裂,每年都有无数人想混入进去,都没成功,估计这些都是其他势力的探子,想摸情况的。

    想了想后,风云无忌觉得自己掌握的实力,没准也有探子混入其中了,于是在玉简中留言给了老江,让他派人探查,一经发现直接刺杀掉,同时又给诸葛长老留言,让他最近主意核心机密的保密工作,尤其是灵力炮的制作过程,还有就是收人的时候要严格,不要放进去探子或者奸细。

    同时给丐帮的徒弟吕东滨留下玉简,让他派丐帮弟子严加注意炼阁之人的动向,一经发现异常或者是奸细,即可通告给黯然这个杀手组织,其他的就不用他管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扩张丐帮,同时收集一切九大势力的消息,并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就送到幽魂城来。

    做完这些的风云无忌开始在大街上闲逛,突然他发现前面的一个人影很是熟悉,于是就偷偷的跟踪着,一直来到了城外的一座大山之中,看情形这个人在这里居住的时间不短了,一路都有人和他打招呼,山中有着一座小庙宇,香火还算是鼎盛,风云无忌随着他进入了庙宇。

    “什么人?出来吧!你从幽魂城一直跟着吴某,不知欲与何为?”前面的人在进入庙宇后的殿堂发现风云无忌还跟着,于是转身开口道。

    “吴供奉,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我,你都不认识了?”风云无忌终于想起这是谁了,这不就是自己在风云家的时候的师傅大河剑宗的吴供奉吗?于是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谁?恕吴某眼拙了。”

    “你再仔细看看!”风云无忌想起了自己把容貌改变了,于是运用五行不灭体再次的恢复本来的样貌,说道。

    “道友,你还是说吧,我真不认识你?”

    风云无忌一想也是,和吴供奉分别至少十年了,那时自己不过五六岁,是一个小孩童,现在已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了,无论面貌或者是身材都变化很大,他不认识自己也没什么,于是开口道:“吴供奉,你可还记得风云镇的风云家?”

    “啊!你到底是谁?不会是噬魂宗的吧,我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东西。”吴供奉大叫一声,神色惧怕,声音颤抖的问道,他忘不了那个杀戮之夜,想着每每想起,都会半夜惊醒,这也是他十几年修为没有寸进的原因所在。

    “呵呵呵,瞧把你吓得,话都不利索了,我是你的徒弟风云无忌啊!难道你一点消息没有听到。”风云无忌笑嘻嘻的说道,现在他已经知道仇人是谁了,所以吴供奉对于他没那么重要。

    只是在这里遇到吴供奉让他有些意外而已,现在他的身份,地位和修为都不是当时了。

    “风云无忌,你是风云家的风云无忌,你不会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风云无忌吧?”吴供奉满脸震惊的问道,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风云无忌已经死了,即使没死以他的资质,到现在最多练气七八层,根本没法和眼前筑基中期的这个青年相比,至于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风云无忌,他不过是认为同名同姓而已。

    “不错,就是我,风云家的风云无忌,我已经知道仇家是谁了,这不是正准备进入噬魂宗,好打探一下消息。”风云无忌说道。

    “哦,看来这些你有着非凡的遭遇,这样吧,既然你到了这里就随我到后院一叙,自从十年前来到这里,就是怕被噬魂宗找到,我生活在噬魂宗的眼皮底下,他们是做梦了找不到的,而且我还和一下噬魂宗的筑基修士有联系,可以得到一些消息。”吴供奉迅速的调整好了心态说道。

    看来这十几年的逃避生活使得他的神经强韧了许多,对于时事也看透了许多。

    “好吧!”

    于是二人进入后院,吴供奉把他知道的一切消息都告诉了风云无忌,从他的口中他知道了每隔半个月就会有一个进入幽魂城采购食物的筑基期弟子,因为山上的好多人还不会辟谷,需要食物,而山上的食物总不够吃,所以过一段时间就会下山采购,他也是在一次采购的时候和对方认识的。

    风云无忌看吴供奉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于是给他留下了一些丹药和灵石,就告辞了,毕竟他对自己有着修炼启蒙的教导,虽然当时他不一定怀着好意,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他是早没有了仇恨,因为即使当年他出手,也不过是为风云家多添一具尸体,于事无补。

    风云无忌再次的回到了幽魂城,发动了所以的丐帮弟子,密切的注意噬魂宗的采购弟子的动向以及他的一切的消息,准备从他入手混入噬魂宗。

    这天,机会终于到了,有丐帮弟子发现了采购的弟子,于是风云无忌迅速的寻找到,然后尾随了上去,风云无忌发现这个弟子最多只有筑基初期的实力,一身肥肉,都快胖成一个圆球了,看来噬魂宗的伙食不错,否则也不会吃成这样。

    时间很快过去了,风云无忌随着他出了城,向着幽魂山脉中噬魂宗总部出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突然现身,神识刺随即发动,立马该人就昏迷了过去,以他现在接近金丹初期的神识之力,对付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的修士,已经不费吹灰之力了,发动土遁术,包裹着他沉入地下百丈,使得无人可以探查到他们。

    道路上除了微风吹落的树叶飘落,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好像这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鸟儿还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也不知道在和同类交流着什么,仿佛是在诉说着刚才它们看到的一切。

    在地下风云无忌迅速弄出一个两丈左右的洞穴,然后把该弟子弄醒了,开始询问,这个噬魂宗下来采购的弟子,一看就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从他的口中很快就证实了这一点,原来他是负责伙房的管事,也就是负责噬魂宗所有人的吃食的,没过多久就把他的所有信息都掌握了,甚至连他的祖宗八代都背了下来。

    这名弟子叫做朱子明,人送外号肥猪,就是因为长得肥胖,修为多年无存进,况且在噬魂宗心地善良就无法生存下去,所以无人喜爱,就被打发到伙房,管理伙房的食物,风云无忌再次的把信息都重新整理了一边,又用搜魂术对他实行了搜魂,核对信息的正确性,最后把他剥了个精光,只是给他留下了十几瓶辟谷丹,这样十年八年之内他不至于饿死,而且他现在地处地下百丈,把他的修为废了,这样他要想出来除非有人解救,否则是无法出去的,不过风云无忌没想到了是,他的一番作为,竟然重新造就了朱子明,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风云无忌摇身一变,运用五行不灭体的变形之法,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肥胖的朱子明,然后用敛息诀模仿出了他的气息,如果不是常年接触的人,是不会发现这是个冒牌货的。

    这些都要归功于五行不灭体的奇妙之处,以及当年老血教授的敛息决,有其独到之处。

    风云无忌按照从朱子明那里得到的消息,顺着山路一路朝着噬魂宗而去。

    “肥猪!又去采购了啊!我看宗门就不该把你放进伙房,你是越来越肥了!”在快到噬魂宗的半路上,一个身着噬魂宗衣物的筑基中期的修士,看到风云无忌后,喊道。

    “师兄,见笑啦!师兄是出去公干了,不如我们一起回宗门。”风云无忌回应道,他对于如何用百魂幡进宗门,还不是很熟悉,虽然他从朱子明的口中知道了用法,可是朱子明的百魂幡他还没有时间祭炼,所以怕露出破绽。

    “呵呵,好你个肥猪,不就是你在伙房之中无法修炼百魂幡,于是只好用猪鸭牛羊等来祭炼你的百魂幡,从而你的百魂幡在宗门中被人耻笑,每次进出宗门都不愿意露出来,好吧,看在你饭做得不错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不过记得晚上一定要给我加个鸡腿哦!”

    “好说,好说!”风云无忌见到竟然还有这事,不由的心中暗呼一声侥幸,看来以后从朱子明处得到的百魂幡也不用祭炼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一座大山之前,只见此山被黑气所缠绕着,太阳之光照着在地面上,都被它给吸收了,那个师兄开口道:“肥猪,你知道吗?我每次站在宗门前,都有种自己特别渺小的感觉,尤其是看到我噬魂宗的大阵,更是如此,我噬魂宗作为魔门的第一门派,其底蕴深的可怕,我只不过是才见到其冰山一角就觉得无法抗拒,不过你在伙房是无法接触到这类机密的。”

    “是,师兄教训的是,我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子,还望师兄施展法力,快快打开大门,每次我站在宗门前,都感觉阴森森的,心里很是害怕。”风云无忌回应道。

    “你害怕就对了,你要知道我们这座护宗大阵当年炼成之时,用了多少修士的魂魄吗?我告诉你足足上亿,这可是我噬魂宗数万年的积累,毁坏了无数的百魂幡,千魂幡和万魂幡,它可保护我噬魂宗的传承,多少次八大势力都是被它所阻,才无法进入噬魂宗,灭我道统。”这个师兄自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