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九十八章 张凡
    临淄城白家大宅中,看守家族本命玉牌的白老幺在发现白家大少和白七爷的本命玉牌碎裂后,急忙跑出祠堂,找家主禀告。

    “不好了,家主,大少爷和七爷的本命玉牌碎裂了,估计是凶多吉少了。”白老幺哭喊着嗓子禀报道。

    “慌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慢慢说。”家主白少波盘坐在大厅看到白老幺急匆匆的样子,不由的训斥道。

    “家主,不是小的慌张,确实是出大事了,大少爷去坊市玩,已经七天了,今天我照常在祠堂执勤,发现就在刚才,大少爷和七爷的本命玉牌同时碎裂了,所以就赶紧的过来报告。”白老幺稳了稳神后,说道。

    “什么,麟儿的本命玉牌碎了,你带我去看看。”白少波刚开始没听明白,这次听清楚了,不由的大急,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说道。

    祠堂已经围满了人,都是听到消息后赶来,看到确实是白家大少和七爷的本命玉牌碎裂后,都不敢吱声,等待着家主的命令。

    白少波已经从失去儿子的痛苦中醒来,迅速的整理着思路,回想着仇家,以及附近有实力同时击杀两人的人。

    “老六,麻烦你去一趟坊市,打问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少波整理思路后吩咐道。

    “大哥,你就在家等消息吧,既然欺负到我白家的头上,无论是什么人,我都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一个筑基后期的大汉站出来说道,想必就是白家的老六了。

    白家的事自不必提,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这一路游山玩水,可谓是好不自在,西门傲雪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这种生活了,在仙界,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事事都有人给安排,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且任何的事情都充满着而你我诈,处处都有阴谋诡计。

    在和风云无忌相处的日子,是她记事以来,过的最是开心的日子,她已经开始忘记要从风云无忌身上取土灵珠的事了。

    这天两人来到了临淄城,临淄城地处大明湖畔,以大明湖而闻名,是怀春少女和风流才子必来之处,所以很是兴旺,各种小吃,店铺林立,人流攒动。

    临淄城中有着三大修仙家族,分别是张家、王家和白家,其中白家的实力最是雄厚,是三大家族之首,白家老祖是金丹中期的修为,王家老祖和张家老祖都是金丹初期的修为,而且据说白家老祖的传承是得自万年前飞天盗的传承,飞行法诀在整个修仙界都是赫赫有名,一些元婴老祖都拿他没办法,否则他的法诀早被人抢走了。

    风云无忌从路人的口中对于临淄城有了初步的了解,也知道自己杀掉的白家大少和白七爷的来历,于是和西门傲雪不得不乔装了一番,避免被白家的人认出来。

    大明湖上,无数的小舟荡漾在上面,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就处在了其中一艘,湖光荡漾,微风吹过,一些船上还不时的传出阵阵丝竹之声,二人很是百无聊赖的斜躺在小舟之上,任凭小舟随着微风,在湖水中自由的漂泊。

    “雪儿,且听为夫对于当前美景赋诗一首。”风云无忌见到如此美景不由的诗兴大发说道。

    “想不到夫君还会吟诗作对,傲雪洗耳恭听。”西门傲雪黄莺般的声音响起。

    “朝云夕彩画垠尘,澄宇清清不尽轮。

    隔柳烟汀心尽渺,凭栏玉梦如真。

    山明浩浩乾坤,秀漪漪燕雀门。

    一点飞鸿飘苇絮,笑随世往来。”风云无忌朗朗的念诵道。

    “好诗,不知是哪位高才,可否现身一见,”一个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耳边响起。

    只见一个一身青衣的白面书生,手摇羽扇,站立在船头,微风吹起衣袍和长发,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什么人在这装逼。”风云无忌在看到书生的第一眼心里就不是很舒服,不由的暗骂一句。

    “敢问公子,刚才这首诗是不是公子所做,在下张凡这厢有礼了,冒昧唐突之处还请原谅。”张凡对着风云无忌躬身说道,但是眼睛却是盯着了西门傲雪的脸上,虽然西门傲雪进行了乔装,但是天上丽质,仙界公主的美貌岂是那么好遮掩的。

    “哦,原来是张公子啊,不知有何见教?”风云无忌被打扰了兴致,很是光火,说话也不客气。

    “敢问公子从何而来,不如由在下做东,请公子和这位姑娘到舍下,促膝畅谈一番,如何?”张凡拿出了屡试不爽的绝招,在他的记忆里,只要上了他的船,男的打死,女的放倒,他以此法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少女。

    “这个就不劳烦阁下了,你我素不相识,还是各走各的吧。”风云无忌早从张凡的眼神中就看出他的目的了,因为张凡看西门傲雪的眼光带有一种饿狼看肥羊的意思。

    “出门在外,靠的是朋友,你我一回生两回熟,以后不就是朋友了。”

    “夫君,你就答应了吧,你看张公子盛情难却,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张公子帮忙,也好自我们两眼一抹黑啊!”西门傲雪撒娇的说道,而且媚眼如丝的抛向张凡。

    “就是,就是!公子你就听这位姑娘的吧,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张凡早被西门傲雪的媚眼给搞得晕头转向。

    于是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上了张凡的船,张凡的船确实是华丽,里面有着两三个房间,装饰的豪华无比,看来张凡应该是张家的子弟,风云无忌想到。

    三人坐在船上,自有下人送上精美的吃食以及灵酒,酒过三巡,三人也彼此的熟络起来。

    “来,风云兄尝尝我张家独门的灵酒百花酿,这是采集上百种的灵花酿制而成,经过三年发酵才能喝的极品灵酒,在修仙界也是有名的。”张凡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酒壶倒出一杯酒后说道。

    “好”风云无忌端起酒来一饮而尽。

    然后在张凡的注视中,慢慢的晕倒在地,这是风云无忌早就计划好的,因为他想看看西门傲雪的实力,自从和西门傲雪成亲一来,他就发觉西门傲雪的不对劲,不过西门傲雪一直掩饰的很好,虽然他知道西门傲雪的目标是土灵珠,而且她还有一个金灵珠,但是具体西门傲雪为什么跟着他,以及是什么实力确实无从得知。

    “娘子,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就从了我吧,我管保你以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张凡淫笑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你对我夫君做了什么,我要喊人了。”西门傲雪装作一个柔弱女子的样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要干什么,你会不知道,你给我装什么装,你的夫君只不过是被我下了迷药,没有个三天三夜是不会醒的,你我成了好事,我就让他去大明湖喂鱼,至于你喊人,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人能听到,我的这个房间放置了结界阵法,声音是传不出去的。”张凡得意的说道。

    “好,那么你就可以你见阎王了。”西门傲雪脸色一变,说道。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张凡就身首异处了,而且毫无血迹,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西门傲雪抱起风云无忌,出了房间,踏空向着城内飞去。

    风云无忌继续的装晕,他发现西门傲雪的实力很是强大,只一下就解决掉了练气巅峰的张凡,张凡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如同踩死一只蚂蚁般的简单。

    在湖畔西门傲雪放下了风云无忌后,一脸幽怨的说道:“行了夫君,别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没事,你不就是想知道我的实力啊,我可以告诉你,没必要如此做。”

    “雪儿,不是为夫不出手,只是想知道我家雪儿的身手如何,我很满意,没想到我的雪儿还是一个大高手,秒杀练气巅峰的修士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而且杀伐果断,堪称是女中豪杰啊!”风云无忌大帽子高高的给西门傲雪戴起来。

    而张家却是乱了,因为张家的大少张凡的本命玉牌突然碎裂了,这表示张凡已经死了,家中的主要成员聚集在议事厅。

    “家主,据我所知大少的死可能和白家有关,因为白家在前几天刚刚死了大少和老七,正在四处追查凶手,所以我估计凡儿可能是死于白家之手。”张家老二首先说道。

    “先不要下结论,当务之急是找到凡儿的尸首,找到被害地点,看看有没有人看到过凶手,这事老三去办吧,其他人散了吧。”家主张亮说道。

    “是”张家老三领命而去,其他人也都散了。

    再说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在杀了张凡后,回到了客栈,两人一商量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再次的乔装,趁着张凡的尸体还没被发现,急忙的出了临淄城,朝着大明寺的方向而去。

    白家和张家经过两天的查访,终于知道了凶手是谁,于是让见到的人用灵力描画出来,广发下去,寻找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的踪迹,以两家的实力,很快就发现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的去向,于是各派出了两名筑基期修士对他们二人进行追杀。

    逃离临淄城的风云无忌和西门傲雪并不知道后面有了追兵,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一路游山玩水,好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