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七十一章 斗无常 上
    “玲珑妹子,你就等着做我姬无常的新娘吧!”姬无常扭过了头,对着兰玲珑抽动了一下脸上僵硬的肌肉,用力的挤出来一丝笑容,用他那阴冷的声音说道。

    “呸!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僵尸鬼,连笑都笑不出来的僵尸!”兰玲珑听了很是生气,对着姬无常唾了一口,娇声冷喝道。

    “哈哈哈!等我把你的情郎,击杀了,炼制成铁尸,由不得你不答应!”姬无常好像胜券在握,放纵的大笑道,好像他已经看到不久的将来,和兰玲珑一起双修的情景了。

    “把我击杀,炼制成铁尸,你问过我同意不同意吗?”风云无忌的神识一只全开,身周三丈之内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应,他早就发现了地下的铁尸不见了踪迹,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进行偷袭,不过他一直不动声色,配合姬无常说话,但是现在却是到了不得不反击的时候了,于是抽动了一下鼻子,冷冷的笑道。

    “给我杀!”姬无常阴冷的面孔变得更加的阴冷,带着一丝阴霾,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铃铛,暗喝道。

    只见在风云无忌身后的铁尸,已然露出半截身躯,猛然从地下一跃而出,挥动着它那漆黑的手臂,只朝风云无忌的后心而去,这次偷袭毫无征兆,更是在攻击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死在它这一招下的修士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都是修为比姬无常强大的修士。

    “我拍死你!”

    风云无忌的神识看着铁尸的身体距离他越来越近,顿时猛然一个转身,手中的板砖抡圆了,并灌注了全部的灵力,照着身后的铁尸就又是一下。

    “嘭!”的一声,板砖又一次的把铁尸给楔入到了地面之中。

    “不可能!我的铁尸天生就精通土遁之术,这种偷袭你肯定是躲不过去的!”姬无常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铁尸再次的被砸入地面,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

    “好一个炼器宗的弟子,也不知道慕容博天怎么教的,竟然在练气期就诞生了神识,而且神识强度还不弱于筑基初期的修士!”兰桂儿身为元婴期的大修士,一眼就看出了风云无忌刚才为什么能够躲过攻击,还能精准的进行反击了,心底暗自说道,同时对于风云无忌不由的有些刮目相看。

    “告诉你也无妨,小爷在炼器宗的时候,洞府之中老是有着无数地鼠乱窜,于是小爷我练就了一身打地鼠的本事,凡是地里钻出来的东西,小爷我都能准确无误的砸中,不信的话,咱们就来试试!”风云无忌呵呵一笑,缓缓的说道。

    “你才是地鼠!”姬无常怎么不能听出风云无忌这是在指桑骂槐,把他控制的铁尸说成是遍地都有的地鼠,这种最为卑贱的生物,简直就是对他阴尸宗炼尸之术的蔑视,赤裸裸的侮辱,这才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于是指着风云无忌的鼻子,喝骂道。

    “咯咯!”就连一直不动声色的兰桂儿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而兰玲珑和周晓青却是憋着嘴,用力的忍着,生怕笑出声来。

    周晓青现在毕竟是姬无常名义上的老婆,哪有老婆看到老公吃瘪,还进行嘲笑的,所以她是忍的最辛苦的一个。

    兰玲珑却是不想在风云无忌面前失去淑女的形象,所以在极力的忍着不笑出声来。

    姬无常再次的摇晃了一下铃铛,他不信风云无忌每次都能够准确的击中铁尸,刚才一定是凑巧,他才能躲过偷袭,进行反击的。

    “呼!”的一下,铁尸消失在地面之上。

    风云无忌此时也是全身关注,神识更是形成了一个直径有着三丈左右的大球,覆盖了身周三丈之内,凡是三丈之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神识感应。

    即便是一只蚂蚁的爬动,都逃脱不了他神识的感应,何况铁尸可是有着一丈多高,浑身被无数材料炼制成的铁疙瘩。

    “我看姬无常这次要栽了!”兰桂儿看着风云无忌,神识一扫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不由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怎么可能?”周晓青听了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看着场上的风云无忌和姬无常,她不明白,为什么师父早早的就下了结论,于是喃喃自语道,像是在询问师父,又像是在扪心自问。

    “原来,你躲在了我的脚下,那么就再吃我一板砖吧!”

    神识中,铁尸的身体一点点的从他脚下的地面钻出,于是风云无忌暗呼一声,双脚轻轻一跺地面,身体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旋转,头下脚上,手中的板砖猛地挥动,如同是从天而降的一块陨石,带着丝丝的破风之声,砸向了地面。

    “轰!”的一声巨响,当铁尸的头颅刚刚冒出地面不足三寸的时候,迎接它的就是一块足有门板大小,把阳光都遮挡住的板砖。

    地面一阵抖动,铁尸被风云无忌的连续三次击中脑袋,使得姬无常设置在它识海中的禁制,有了一丝裂缝,只不过这些风云无忌和姬无常都无法察觉罢了。

    双腿在虚空一蹬,然后一个平移,来了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风云无忌就又站立在了一旁的地面上,看着被砸中的铁尸,头顶已经由圆形变的极为平整了,上面还有刻画在板砖上的阵法纹理,印在了上面。

    “姬无常,你认输的话,小爷就不和你计较了,否则的话,小爷不介意替你师父好好管教管教你!”风云无忌看着三丈外,拼命摇晃着铃铛,想要控制铁尸的姬无常,顿时就知道现在的铁尸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了,姬无常已经成了没有牙齿的老虎,毫无可惧了。

    “哼!我阴尸宗的法术多着呢!我的好多手段还没有用出来呢,想让我姬无常给你这个名不见传的小子赔礼道歉,认输,白日做梦!”姬无常收起了手中的铃铛,掏出一根白色的哭丧棒,冷哼一声道。

    姬无常的这根哭丧棒是阴尸宗弟子必备的攻击武器,上面不仅雕刻出无数镂空的孔洞,还有着无数白色的叶片缠绕在棒体之上。

    当挥动哭丧棒的时候,无数孔洞就会发出呜呜的声音,这种声音能够迷惑修士的心神,最为关键的是上面的叶片,别看这些叶片薄如蝉翼,但是其锋利程度,不亚于一些神兵利器,加上叶片都是用阴尸宗的尸毒浸泡过的。

    凡是被叶片划伤一道小小的伤口,那么距离见阎王的日子就到了,在阴尸宗这根哭丧棒号称催命棍,是阴尸宗排名第二的大杀器。

    姬无常既然把催命棍拿了出来,那么就是准备用真本事和风云无忌较量了,毕竟借助铁尸战斗,有些胜之不武,但是阴尸宗弟子的战斗方式,就是一手催命棍,一手控尸铃。

    所以,和阴尸宗的弟子战斗,就相当于在和两个同境界的修士战斗,因此,无数战斗历史告诉九大势力的人,宁可和万剑宗的弟子战斗,也不要和阴尸宗的弟子对决。

    风云无忌也掏出了如意棒,手中开始掐诀,一道道灵力在他的手中盘旋着,准备随时击出。

    “千叶飞舞!”

    姬无常大喝一声,双手紧握着哭丧棒,身体中的灵力全部的灌注到了哭丧棒之中。

    顿时整个哭丧棒发出耀眼的光芒,灵力流过哭丧棒上的孔洞,顿时,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从上面发出,使人听了头昏脑涨,双眼发呆。

    “雕虫小技!”兰桂儿为了防止身后的女儿和徒弟中招,随手在身前布了一个隔绝声音的禁止。

    风云无忌本来掐诀的手,因为咋然听到迷惑心神的声音,一时之间没有防备,顿时手中的法决被打断了,灵力化为到到灵光消散了,双目都有些呆滞了。

    “嘭!”的一捧白色的花朵在哭丧棒的顶端悄然开放,无数白色的叶片从哭丧棒上脱落,化为一朵朵白色的花朵,在姬无常的灵力灌注下,猛然冲向了三丈外的风云无忌。

    “无忌哥哥!小心!”兰玲珑看着距离风云无忌的无数叶片越来越近,不由的急喊道。

    可惜的是,因为兰桂儿的隔音结界,使得她的声音无法从里面传出来。

    “呵呵!”周晓青看着风云无忌即将死亡,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能死在我的千叶飞舞之下,也不算丢人!”姬无常看到胜利在望,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

    “嗡!”

    风云无忌识海中的温神莲猛地一个颤抖,发出一道白光,把所有进入识海中的声音全部给驱赶了出去。

    “土遁!”风云无忌看着距离自己不足一尺的无数白色叶片,上面泛着绿色的纹路,隔着老远就有一股极为难闻的腥臭味道,顿时就知道这些叶片上含有剧毒,此时的他无论发出什么样的法术,都无法阻止这近千叶片临身了,万一要是被一片叶片划伤,上面的剧毒渗入体内,估计就要去见阎王,于是暗呼一声。

    顿时,风云无忌如同铁尸一般,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上千的叶片划过他的残影。

    “怎么可能?土遁术!”姬无常发出惊异之声。

    出身名门大派的他,可是知道土遁术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练成的,首先是修炼者必须具备极品的土灵根,天生和土灵力有着强烈的亲和力,其次是土遁术的法决有着上千个版本,但是没有一个版本能够使得施法者,如同风云无忌一样,双脚一跺地,就可以钻入土中,不见踪迹,他阴尸宗的炼尸除外,因为炼尸天生就是从土中钻出来的,天生就会施展土遁术。

    再次,土遁术的施展是需要时间去准备的,就如同释放一个法术一般,都需要掐诀,凝结灵力,但是风云无忌刚刚只是吆喝了一声,就不见踪迹了,这才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其实这点,处在场外的兰桂儿感触最深,她现在感觉这个风云无忌的身上满身都是谜,需要一一去解开。

    现在她对风云无忌的价值有提高了那么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