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六十七章 寒冰妖蜥
    一日后,风云无忌跟踪着肖姓弟子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小山谷,此处山谷三面环山,到处都是茂密的森林,谷中更是有着白色的雾气弥漫,使得周围数丈之内伸手不见五指。

    肖姓弟子盘膝打坐恢复消耗的灵力,妖兽之森中灵气还是很浓郁,要不也不会诞生这么多的妖兽,处于灵力恢复状态的他根本就无法察觉到风云无忌的悄悄接近。

    风云无忌双手已经掐诀。指尖的灵力不停的变化着,一道道法决飞速的在手上成型,法术“束缚术”眨眼之间就在手上完成,做好了偷袭的准备。

    “束缚术!”

    一道灵力从天而降,迅速的缠绕在了肖姓弟子的身上,使得他被固定在当地,无法动弹。

    然后风云无忌又掏出如意棒,一个横扫千军,“嘭”的一声,如意棒带着丝丝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击打在他的腰上,使得他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被扫出了数丈之远,身体更是弓成了虾米。

    “啊!”的一声惨嚎从他的口中呼喊出来,震荡的整个山谷到处都是惨嚎的回声,剧烈的疼痛感使得肖姓弟子从修炼中醒来。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法术所束缚,腰身之下一阵钻心的疼痛,估计脊椎骨已经折了,整个身体就如同是一只大虾米,弓在哪里一动不动。

    “是你,你想怎么样?”

    疼的满头大汗的肖姓弟子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终于看清了偷袭自己之人,这个满脸笑容的青年男子,不正是师兄杨钊欲杀之而后快的风云无忌吗?

    “你姓肖,你的齐师弟已经被我杀了,现在轮到你了,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风云无忌剑眉一扬,脸色冷峻,冷笑着说道,在他的眼中地上的肖姓弟子已然是一个死人了。

    “风云道友,还望你手下留情,饶了我这条贱命。以后凡是有你在的地方,我都退避三舍,不在你的面前出现。”没有骨气的肖姓弟子,顿时身子一软,双膝着地,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低声央求道。

    “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有什么价值?”风云无忌准备从他这里探问关于花子墨的消息。

    “我知道一个地方有着花子墨,而且我的储物袋中还有一些采摘的药草以及几株泣灵草,我都给你,还望你饶过我。”肖姓弟子声俱泪下的说道,并主动解下了自己腰上的储物袋,递给了风云无忌。

    “那好吧,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风云无忌手中灵力一牵,储物袋就飘向了他的手中。

    “给我死吧!”肖姓弟子眼神一变,由刚才的委曲求全,变的无比凌厉,一道蓄慢灵力的大手,直接从身后飞出,击向了半丈之处的风云无忌。

    “我早就知道你会如此,想要以储物袋分散我的注意力,从而趁机下黑手,你魔宗的手段也不过如此!”风云无忌冷笑道,纵身一跳,就躲过了刚才的致命一击。

    要知道刚才的一击,可是肖姓弟子现在能够凝聚的全部灵力,一旦被击中,风云无忌不死也会重伤,从而他就可以击杀风云无忌,从而活下来。

    可惜的是,风云无忌始终对于这个魔门的肖姓弟子有着戒心,所以,才没有着了他的道。

    “呼!”的一声,手中的如意棒又是一个横扫,接着就是连续三下挥动。

    “嘭嘭嘭!”三声过后,肖姓弟子的身体从腰部直接给分了家,两条胳膊被如意棒给砸了个稀巴烂,唯一能够活动的就只剩下嘴巴和眼珠了。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还能给你个痛快,否则的话,你就准备忍受我的千刀万剐之术吧!这个方法我还是第一次用,为了保证你能够有生命享受这个过程,我这里有一瓶止血丹,保证你能够在这个过程之中,不会死去,而且我还有一瓶可以让你能够始终保持清醒的,清心丸。”风云无忌从储物袋中掏出两瓶丹药,犹如在和他聊天一般,极为悠闲的说道。

    “哦!对了,我还有你们魔宗的百魂幡,只怕你死后,你的生魂也会被我祭炼道里面,届时只怕你什么秘密也不用说,我都可以知道了。”

    “好吧!我说!”肖姓弟子知道,现在他彻底的失去了反抗之力,而且难逃一死,索性就求一个痛快,尤其是看到风云无忌手中拿冒着丝丝黑气的百魂幡,他彻底的妥协了。

    于是肖姓弟子详细的描述了花子墨生长之地的方向和周边环境,独独的没提他师兄杨钊去召集姬无常和薛绍,还有自己的使命,更没提花子墨的守护兽是一只寒冰妖蜥,风云无忌估计他打算让自己不是死在寒冰妖蜥的口中就是死在杨钊的手中,可见噬魂宗弟子的阴险歹毒。

    风云无忌接过肖姓弟子的储物袋,打开看到果然有好几个玉匣,里面有着大量的药草,而且储物袋中还有一件魔器和一些灵石及符箓。其他的都没有什么价值,于是就收入怀中。

    “风云无忌,你个卑鄙小人,阴险无耻,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要饶我性命的,你……”肖姓弟子看到眼前的小青身体突然的胀大,巨口可以塞进一头牛,自己这点皮肉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于是破口大骂道。

    顿时小青大嘴一张,整个人就被它吞进了肚子之中,而它的身形再次的恢复原来大小。

    “哼哼,好叫你知道,你死的不冤,你有好多话没说,不用我替你补充了吧,我已经知道了,留你无用,而且确实是我饶过你了,可是我没说小青饶过你啊!”风云无忌嘻嘻一笑道,对于灭杀他满门的门派,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肖姓弟子话还没说完就进了蛇口,小青打了个饱嗝,自从进入妖兽森林,它就一直在吃东西,终于也感觉到饱了,估计有半年不吃也没事了,妖兽的妖丹它一时半会儿的消化不了,都交给了风云无忌保管。

    风云无忌认准了方向,朝着花子墨所在的山洞行去。

    三日后,风云无忌终于找到了那个山洞,于是利用土遁术进入里面查看。

    一头长十五六米的,有着一米多粗的腰身,四只健壮的大脚像是四根宫殿的柱子,支撑着这个蓝色的寒冰妖蜥的身体。

    此时的寒冰妖蜥正在假寐,身边有着十几只发着蓝色光芒的蛋,估计是它的后代,看上面残留的粘液,估计刚刚产下不久,在蛋的一旁果然生长着一丛花子墨,这是风云无忌神识发现的。

    见到杨钊和薛绍还有姬无常没有来,风云无忌决定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待他们进来,自己好趁乱行事。

    一日后山洞外传来了异动,而且渐渐的由远及近,风云无忌猜想是他们到了,于是从打坐中醒来,神识全面的监控着外面的动静。

    “杨兄,你说里面有花子墨,还有一只寒冰妖蜥,那么合咱们三人之力是否能够打过它呢?”洞中姬无常的声音响起。

    “姬兄,你别担心,我已经派我肖师弟寻找臧青山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快到了,我们五人一定可以杀死寒冰妖蜥,获得寒冰妖蜥守护的花子墨,现在我们三人先进去看看情况,到时好下手。”杨钊回应道。

    寒冰妖蜥对于其他人或者是妖兽的味道有着很大的分辨性,它那闭合着的眼睛在听到人声后,猛然的睁开了,刚刚产过卵的寒冰妖蜥是最为的暴躁的,前几天杨钊他们来的时候,它正准备产卵,所以没有理会他们,没想到拥有那个味道的人再次的进来了,而且还找来了帮手。

    对于即将到来的三人,寒冰妖蜥丝毫的不惧怕,在它的意识中,三人只不过是给它虚弱的身体,提高了三颗补药罢了,于是它调整一下身体,以准备进行突然袭击,然后又闭上了它那拳头大小的眼睛。

    随着深入,杨钊三人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姬无常已经放出了身后棺材里面的铁尸,他所在的门派以炼尸为主,尸分铁尸、铜尸、银尸和金尸,至于更高的层次不是他现在所能接触到的,他现在能够控制的也只有铁尸这种最低级别的尸体了。

    杨钊的百魂幡化作一个黑色的骷髅也挡在身前,薛绍伸手逼出一滴精血,一道道灵力打入到了这滴精血之中,顿时这滴精血开始迅速的蠕动,胳膊,腿脚和头颅从这里精血之中显化出来,在灵力的催动下,飞快的化作了一个遍体血红色的一米多高的血妖,摇摇晃晃的走在了他的前面。

    终于到底了,他们看到了洞内的一切,也看到了假寐中的寒冰妖蜥,以及妖兽卵和花子墨药草。

    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由姬无常操控着铁尸,薛绍控制着血妖去吸引寒冰妖兽的注意力,而杨钊却是负责抢药草和卵。

    在他们三人的眼中,药草还不是最为重要的,寒冰妖蜥的卵才是最为重要之物,此卵如果拿到外面的坊市去卖的话,一颗卵就能够换取数株花子墨药草,何况此处的卵至少有着十数枚之多,比起那一丛花子墨来,价值高了何止百倍。

    寒冰妖蜥在杨钊去偷取它看护的卵和药草的时候,突然的发难,一口白色的寒冰雾气从口中喷出,洞中的温度立马的下降了几度,骤然遇冷的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接着寒冰妖蜥直接的奔向了杨钊,拦在它面前的血妖和铁尸,一个照面就被撞飞了,根本就无法阻挡住寒冰妖蜥的脚步。

    “跑!”三人皆是亡魂大冒,开始慌不择路的逃窜出去。

    等寒冰妖蜥和三人在洞外传出激烈的打斗声的时候,风云无忌从土中钻出,把妖兽卵取了五枚,又把药草采摘干净,风云无忌就准备离开了,不过他打算离开前也不让杨钊好过。

    在洞口的隐蔽位置蹲下,看着三人一兽之间的战斗,风云无忌庆幸自己没有去招惹这只寒冰妖蜥,只见三人的攻击无论是灵力攻击,还是魔器灵器攻击,对于寒冰妖蜥没有丝毫的伤害,最多在身上留下一个白点,减缓下寒冰妖蜥的进攻速度。

    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原来他们是故意把寒冰妖蜥吸引出洞,好伺机摘取药草和偷取妖兽之卵,杨钊已经开始慢慢的离开了战场,转向了妖兽洞。

    风云无忌把身体藏入土中,依靠神识来锁定杨钊,从而跟着他进入了内洞之中。

    “被人捷足先登了,是谁呢?”在看到原来生长花子墨的地方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杨钊的心中想道,转眼看到妖兽之卵也少了,本着贼不走空的理念,杨钊把剩下的都收在了储物袋中准备出去。

    风云无忌在土中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法术“迟缓术”,见到杨钊转身要走,于是赶紧的打在他的身上,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妖兽卵,扔向了杨钊,杨钊中了迟缓术,于是没有躲过飞来的妖兽卵,只听“噗”的一声卵碎了,里面的蛋黄和蛋清,化为一股粘液,沾满了杨钊的全身。

    “是谁?”杨钊并没有看到偷袭者,于是出声喝问道,并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蛋清和蛋黄,举目四望。

    风云无忌并没有现身,而是直接土遁而走,这次筑基丹的三种主药都找到了,只要再找到附药,就可以炼制了,至于杨钊这次不死也脱层皮,因为妖兽是最记恨这些杀子仇人的,它们会和敌人不死不休。

    山洞外再次的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战斗之声,不过这已经和风云无忌无关了,返回的途中风云无忌打开了大姐给的那个传音符。

    “风云公子,自从听说了你在第一关的表现,我就想结识你,在见到你的第一面的时候,你穿着我亲手缝制的书生装,你那文雅的谈吐,渊博的学识以及你的独特的音乐才华,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着迷,从那以后,梦里全是你的影子,我再也忘不了你,望你看到我的留言后,在第二关里保护好自己,我等你!”声音到此而止,兰玲珑那种担忧以及忧伤的话语,以及字里行间表露出来的对他的爱意,深深的触动了风云无忌心底那块最为柔软的地方。

    十日后,妖兽之森的外面,已经有好多的人在等待,今天是规定日期的最后一天,风云无忌和小青一起出来,当然小青是藏在了风云无忌的衣袖之中。

    他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好多人都是一脸的沮丧,估计收获不大,不过看到万剑宗的百里屠却是一脸的不在乎,而光头强却是满脸的笑容,看样子是收获不小,合欢宗的花陵正在用目光扫描幽兰谷的女弟子,寻找目标。

    终于,天黑了,薛绍和姬无常狼狈的从妖兽之森走了出来,杨钊的身影却是不见了,二人出来后迅速的盘坐好,往口中塞入丹药,双手各攥一块灵石恢复起灵力来。

    时间慢慢过去,再也没人从里面出来,风云无忌数了数,进入两百人,出来一百零五个,除了自己杀死的两人外,命丧在妖兽之森的也有九十多人,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啊!

    “好了,既然已经无人走出,我宣布第二关结束,下面请各位展示你们的收获吧!”幽兰谷负责第二关的中年妇女说道。

    “我得到一株丹阳草.”

    “我得到三株花子墨。”

    ……………

    风云无忌发现七大势力的弟子都不着急,着急的都是些小宗派或者是散修,不过他们都收获都不大,最多的五株药草。

    “我这里有十株丹阳草,五株花子墨,七株泣灵草。”花陵是七大势力第一个上去的。

    “花师弟既然都出来了,我也说说我的收获,十五株花子墨,六株丹阳草。”光头强石强上前说道,并把药草都拿了出来。

    “我这里有二十株丹阳草,七株泣灵草。”百里屠也站出来说道,并把目光挑衅的看向薛绍和姬无常。

    “百里屠,你别得意,要不是我们的杨兄被寒冰妖蜥一直的追杀,我们的收获肯定比你多,我这里是五株丹阳草,八株泣灵草。”薛绍恨恨的看着百里屠说道。

    “哎呦,我们大名鼎鼎的噬魂宗弟子杨钊也会怕区区一只妖兽,我看你们出来的时候就没杨钊的身影,而且你们样子狼狈,我看你们二人是见财起义,把杨钊给杀了吧。”百里屠笑呵呵的说道。

    噬魂宗的剩余弟子立马把薛绍和姬无常围了起来,而薛绍和姬无常两派的弟子也把他们二人护住了,场面立马的紧张起来。

    “众位,且听我一言………”薛绍把他们三人遭受寒冰妖蜥的袭击说了一遍。

    “薛绍,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吗?”百里屠继续的问道。

    “这是杨兄怕他在的宗门引起误会,给我留下的传音符,我们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寒冰妖蜥同归于尽了,这是他的储物袋和法器,可怜的杨兄竟然命丧妖兽之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妖蜥只追着杨兄一人,无论杨兄怎么逃,最后都无法改变命运,唉,我可怜的杨兄,你死的好冤啊!要不是寒冰妖蜥就认定了你,你逃命是没有问题的。”薛绍边说边垂泪,好像自己是多么的悲痛似得,脸上更是一副悲伤的表情。

    哼,几大势力的精英弟子果然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风云无忌看着薛绍的惺惺作态,从容的化解了和噬魂宗弟子之间的误会,心中不由的暗自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