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六十六章 地火蛮牛兽
    终于进入了内圈,风云无忌发现内圈的妖兽反而比起外圈的妖兽少了许多,记得在书上看到说实力强大的妖兽都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地盘内是不允许其他的妖兽存在的,而且曾经在虚亦谷中,对于这方面就有所认识,对于妖兽的气息小青好像是有着独特的感应,总能躲过那些强大的妖兽栖息地,这也是风云无忌在进入内圈后一直没有见到强大妖兽的原因所在。

    内圈的药草确实的比起外圈的多的多,参照丹道真解风云无忌采摘了很多炼制丹药的药草,丹道真解前面一大部分都是介绍药草的生活习性的,但是用于炼制什么丹药却是没有说明,像风云无忌见到的玉灵丹,固体丹和洗髓丹的丹方都是只有药草的数量配比及名称,可以说前半部分的丹道真解就相当于现代的《本草纲目》,只不过里面的药草种类更加的繁多,生长特点和习性更加的详尽罢了。

    有着丹道真解的帮助,风云无忌找到了炼制筑基丹的三种药草的简介,丹阳草,性喜阳光,一般生长在阳光照射时间最长之地,药草叶有七瓣,每年生长一片叶子,叶子就是丹阳草的精华所在,年份越长的叶子,里面蕴含的药力越是充足。

    花子墨,花开为黑色,性喜阴凉,一般生长的背阴之地或者是山洞之中。

    泣灵草,一种通体黑色药草,花开后如同婴儿脸,风吹过花朵,随着花朵的摆动,有着哭泣的声音发出,一般生长在沼泽之地,或者湿热之地。

    在又前进了五里左右后,在前方传来了树木的折断声,一阵颤抖从地面传到了风云无忌的双腿上,使得他的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

    地面的震动预示着前方有着战斗在进行着,风云无忌身形在树木的掩护下渐渐的朝着战斗的中心行去,为了避免显露身藏,他刻意的收敛了气息,紧闭呼吸,脚步放缓,如同一只捕猎的老虎般,毫无声息的靠近了属于自己的猎物。

    终于,风云无忌看到了战斗的双方,只见四周数十丈一片狼藉,无数残枝断木飘洒在地上,地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凹坑,显示出刚才战斗的激烈。

    在战斗的中央是一个穿着噬魂宗服饰的弟子在和一头蛮牛兽战斗,这个弟子他曾经在原来杨钊的身边见过,对于他有着一点印象,而蛮牛兽明显是个实力强大的妖兽,身高七八米,偶尔口喷火焰,眼如两只点着的灯笼,大腿粗的鼻孔里喷出白色的雾气,两只粗大如柱的牛角呈螺旋状,盘咬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尖角,蛮牛兽伏低着身子,后脚不停的击打着地面,战场四周折断的巨木估计都是蛮牛兽的杰作,看噬魂宗弟子凌乱不堪的样子就知道两者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阵子。

    “不知是哪位道友,还请道友帮忙,这个地火蛮牛兽身后的石壁上有着大量的丹阳草,你我杀掉此兽,二一添作五,如何?”感到身后有动静的噬魂宗弟子,却是没看到身影,于是高喝道。

    “我全要!”见露了行藏,风云无忌转身从巨树上下来,冷冷的说道。

    “是你,道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还是不要太贪,否则你自己也不是这个地火蛮牛兽的对手。”噬魂宗弟子对于在此处能够碰到杨钊师兄的对头,心中有些吃惊,脸色猛然一变,但是很快恢复了淡定说道。

    “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应付眼前的地火蛮牛兽吧,至于我的生死就不劳你操心了!”风云无忌准备在蛮牛兽击杀掉噬魂宗弟子后,再出手,于是双眉一弯,满脸笑容的说道,好像是在静等一场好戏的开场。

    “小子,你想看好戏,我已经给师兄他们发传音符了,只要一炷香后,你我二人谁死还不一定呢?”噬魂宗弟子撇了撇嘴,看着老神在在的风云无忌,发出呵呵的冷笑声,说道。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死吧!”说着风云无忌手提如意棒照着噬魂宗弟子打去,他本想不花费灵力击杀这个噬魂宗的弟子,准备静静的看着他被蛮牛兽杀死,听了这个噬魂宗弟子的话,不由的改变主意,如果来两个人,他自己不好应付,但是一个的话,风云无忌坚信他自己现在是筑基期以下无敌的。

    “卑鄙,竟然偷袭老子,让你试试老子的魔器嗜血轮的威力!”见到风云无忌说着话就挥棒打来,噬魂宗弟子很是生气说道,手上却是不慢,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个带着一圈锯齿的大圆轮。

    圆轮架向了风云无忌的如意棒,而此时噬魂宗弟子因为和风云无忌的战斗,而忽略了因为转身而看不到的身后的蛮牛兽,蛮牛兽一直在寻找机会击杀这个偷取自己食物的小贼,这次见机会来了,低头疯狂的冲向了噬魂宗弟子。

    “噹”的一声,双耳发麻,如意棒和嗜血轮碰撞在一起,因为巨力产生的碰撞声音使得风云无忌双耳如同灌入了滚雷之声,都有点经受不住,如意棒被高高弹起。

    看来这个噬魂宗的弟子修炼有炼体之术,否则以如意棒现在的重量,一般没有修炼炼体术的筑基期初期的修士都不好接,前几天黑蜘蛛还在它一棒之下,去见了阎王。

    噬魂宗弟子得势不饶人,右手的嗜血轮旋转的朝着风云无忌飞去,被如意棒带起的风云无忌,身在半空,无法接力使力,于是小时候修炼的武术起到了作用,一个铁板桥,只见飞着的嗜血轮擦着风云无忌的肚皮飞过,如果慢一步的话,他就被分成两半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电光火石之间,飞出去的嗜血轮打了旋后,又朝着风云无忌而来,这时的风云无忌已经双脚着地,于是土遁术使出,原地不见了身影。

    而这时还把注意力集中在风云无忌身上的噬魂宗弟子,丝毫不知道背后的危急,当听到蛮牛兽奔跑发出的粗重呼吸声,以及地面传出的震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有着一个敌人。

    这时蛮牛兽的巨角已经离他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来不及施法的他把左手的嗜血轮挡在了身前,“嘭”的一声,嗜血的弟子飞起来了,原来低头冲击的蛮牛兽,在巨角接触到嗜血轮的时候,头猛然的抬起,噬魂宗的弟子被顶飞了,如同是一枚出膛的炮弹,高高的抛射向半空之中。

    蛮牛兽灯笼般的火红眼睛紧紧的盯着被顶飞的噬魂宗弟子,这是它最拿手的招术了,一般的闯入它地盘的妖兽还没有能够禁得起它这一下的。

    “啊………”飞起十来米高的噬魂宗弟子嘴中喊出了惨叫之声,他这辈子没有这样的经历,从来都是他拿别人的身体当球踢,没想到自己也有当球的一天,还是被一只蛮牛兽给挑飞的,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简直辱没了他噬魂宗精英弟子的身份。

    风云无忌的神识已经能够监控身周的五丈之地,其实他使用土遁术,只是埋身在地下,神识却是监视着地面发生的一切,以他看来噬魂宗的弟子这次不死也得摔个重伤,因此现在首要解决的是蛮牛兽。

    把百魂幡放出,黑雾形成一个黑色的骷髅,眼中开始有着一点火星,这火星就是百魂幡的器灵,现在还没有灵智,等它成长为千魂幡,万魂幡后,这个犹如芝麻大的火星就变得如同拳头大小,产生属于自己的独有灵智,那时它的威力就会成千上百倍的提升,这粒火星是自从把王辉的百魂幡中的生魂引到自己的百魂幡后,才产生的,从而使得这个百魂幡的威力上升了不少。

    蛮牛兽被身前的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黑色骷髅所吸引,这时在它的身下,风云无忌的身形突然从地面上冒了出来,如意棒在灵力的催动大,突然变长,直接朝着蛮牛兽的心脏的位置直插而去,而且如意棒的表面还被风云无忌用异火“地火熔炎”包裹着。

    “哧”的一声,如意棒在地火熔炎的帮助下,毫不费力的穿破了蛮牛兽的肚皮,进入了它的腹中,朝着心脏而去,伤口处一片焦黑,并没有血液流出。

    “哞………”蛮牛兽发出一阵惨叫声,身体飞快的向前奔去,风云无忌甚至来不及拔出如意棒,就被带着飞了起来,幸亏蛮牛兽巨大,而且蹄子之间的缝隙也大,所以风云无忌躲过了巨大蹄子的踩踏,在它的身下来回的摇摆着,否则他有可能命丧牛蹄之下。

    在奔跑出几步后,蛮牛兽轰然倒地,压倒了一片树木,蛮牛兽并没有彻底的死去,嘴中还不停的呼吸着,不过估计活不过来了,既是妖兽的生命力强大,但是心脏被捅破了,就意识着生命走到了尽头。

    不幸的是,风云无忌直接被蛮牛兽的巨大身体给压在了身下了,浑身更是被体内流出的鲜血给冲刷了个遍,相当于洗了一个血澡。

    被压在身下,呼吸都困难,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把压在身上的蛮牛兽给顶起,于是他默运土遁术,直接从地下穿出。

    幸运的噬魂宗弟子,这时正好从空中落下,身体落在了蛮牛兽的肚子上,有着蛮牛兽的缓冲,他只是晕了过去,而蛮牛兽因为这一下受撞,顿时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生命更是因为这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彻底走到了尽头,转眼就连呼吸也没有了,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了。

    风云无忌见到蛮牛兽喷血后,于是收起百魂幡,来到了它的身边,把带着火焰的如意棒从它的身体中拔出,照着噬魂宗弟子头上就是一下,然后发动秘术收取他的生魂,等待有时间再处理,让小青把两具尸体吞掉,他自己收了噬魂宗弟子的储物袋。

    果然,如噬魂宗弟子所说,在石壁上长着七八株丹阳草,看年份叶子最多的估计有一百多年了,于是按照丹道真解记载的采摘方法,把三十年往上的叶子都采摘了下来,装入早就准备好的玉匣之中,顺便又挖取了两颗种植在土灵珠的空间内,看看能不能存活下来,同时,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本来采摘完毕的风云无忌要立马走人的,但是想起噬魂宗弟子说的他已经发送传音符给师兄,估计杨钊和另一位噬魂宗弟子快要过来了。

    想起噬魂宗灭杀风云家满门的深仇大恨,他觉得自己应该留下来隐藏好,到时跟着他们找机会把他们给做掉,反正早晚也要打上噬魂宗的,现在能消灭一个,对于以后的战斗就有利一分。

    于是风云无忌发动土遁术,藏身在地下三丈的距离。

    大概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杨钊和另一个噬魂宗弟子身罩一团黑雾,联袂而至。

    “杨师兄,我看此处有着战斗过的痕迹,而且地上还有齐师弟的嗜血轮,齐师弟传讯说发现了大量的丹阳草,可是我在山壁处发现这里的丹阳草都被采摘干净了,我估计齐师弟已经遇害了,而且来者还把丹阳草给采摘了个干净。”跟在杨钊身边的噬魂宗弟子在四处查看后说道。

    “肖师弟,你猜的不错,不过我有办法知道是谁做的,我有秘术可以把暂时还没消散的齐师弟的生魂凝聚,到时问问齐师弟就知道了。”杨钊阴冷着脸说道,他没想到有人敢击杀他噬魂宗弟子,要知道噬魂宗可是魔门第一大宗,在外横行惯了,只有噬魂宗弟子击杀他派弟子的事情发生,还没有人敢击杀噬魂宗弟子。

    “聚魂术”!杨钊口喝道,然后双手掐诀,黑色的灵力在手指间盘旋一周后飘向了四周。

    “哎!聚魂术居然失效了,不对,应该是师弟的生魂被拘禁了,否则我这个百试百灵的法术不会不起效果的。”杨钊见四散的灵力并没有像往常施展的那样,重新的聚集飘散的生魂,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兄,那我们怎么办,以你推测是什么人所为?”肖师弟面色微变,脚步紧紧的向前走了两步,好像是只有来到杨钊的身旁才会安全一般,放眼四顾后,低声问道。

    “我也估计不出,现在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幸好我们已经采摘了泣灵草,而且还找到了花子墨的生长之地,不过守在那里的是妖兽寒冰妖蜥,相当于人类筑基中期的修为,你我二人估计不是对手,我看我们可以联合几人一起,这样你我分头行动,你去联系藏青谷的藏青山,我去找姬无常和薛绍,到时我们在那处洞口会面,这是藏青山的玉符,在他十里之内就会发出光芒,到时你捏碎就行。”杨钊迅速的拿定主意说道。

    “好的师兄,你一路小心,我观这个内圈里的妖兽实力都是很强大。”

    “你放心,一般的妖兽我还不放在心上,我的百魂幡也不是吃素的。正好拿几头妖兽来喂养一下它。”杨钊一脸自傲的说道。

    风云无忌准备先跟着姓肖的弟子,从他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于是用神识牢牢的锁定他,以土遁术跟踪,肖性弟子还没诞生神识,所以他根本没发现,自己被死神跟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