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六十四章 重逢
    天刚刚亮,四海阁的公鸡打完一声鸣叫,风云无忌就从修炼的状态醒了过来,洗漱干净准备去找兰玲珑,昨天说好要在山银城的西城门见,今天的风云无忌不用去参加考核,而石强早就走了,大厅还没有多少顾客前来购买商品,只有几个伙计正在打扫卫生,擦拭货物。

    “风云师弟,你起了,客房有两位姑娘找你,师弟你说实话,你怎么和幽兰谷的兰玲珑搭上关系的,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情场高手啊!才一天的时间就把人家幽兰谷最美的一朵花给摘了,你让其他七大势力的人情何以堪啊!”秦海滨看到风云无忌后急忙的上前,脸上挂着赞赏的笑容,对着风云无忌说道,并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

    他多么希望自己也年轻十几年,这样的话,这次的幽兰谷招婿大会说不准,他也能得到一位美女的青睐。

    “她怎么来了,而且另一个是谁啊?”风云无忌心里想到。

    “还请秦师兄头前领路,估计是找我有事,否则幽兰谷的掌上明珠,四大美女之一会来找我这个默默无名的小子,秦师兄多虑了!”嘴上却是这样的说道。

    在秦师兄的带领下,风云无忌来到了一间客房,里面传出两个银铃般的声音,一个是兰玲珑的,另一个却是有些陌生,不知会是谁?

    “玲珑姑娘,这一大早的你就来找我,不知是何事啊?”风云无忌边推门边说话道。

    “风云公子,可不是我要找你,而是我旁边的这位,我的师姐风云无惜,昨天晚上我回去后,她就找到我,非要见你一面,而且一大早就把我拉起来,害得我美容觉都没睡成!”兰玲珑甜美柔软的声音响起,听了后让你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呵护她。

    风云无忌看向了兰玲珑说的风云无惜,这是一个身着宫装,面容姣好,二十上下的女子,眉眼之间和记忆中的大姐有着几分的相像,只不过出落的更加漂亮,更加的出尘,不沾一丝烟火气息。

    风云无忌看向她的时候,她也正在打量着风云无忌。

    “师妹,我想和风云公子单独聊聊,不知师妹可否行个方便?”风云无惜杏眼轻轻扫了一下兰玲珑,给她使了个眼色说道。

    “好的,不过师姐时间不要太长呀!我可是约了风云公子一起去游玩的。”看到两人神情,她猜想两人之间肯定有关系,而且都姓风云,兰玲珑知趣的说道,不过还不忘了提醒下风云无忌他们之间的约会,脸色微红的出了房间。

    “你可是大良国风云镇的风云无惜,父亲风云恒,你还有个弟弟风云无忌?”风云无忌在看到风云无惜第一眼的时候就感到了亲切,于是颤声的问道。

    “弟弟,正是我啊!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造化弄人啊!”风云无惜落下了眼泪。

    “大姐,当年你是如何脱险的,我回到家后见到了大坟,见到了小黑,所以才知道大姐你没事,在山银城我偶然的听说你在幽兰谷,所以就参加这个招婿大会,从而看是否能够见上一面,确认下是否是大姐你?”风云无忌也留下了眼泪,这些年自己一人独自为了家仇拼搏,不能找人倾诉,咋一见到亲人,情绪有点失控。

    “唉,说来话长,当年我得知噩耗,从风云镇逃出来,慌不择路,在一座大山的脚下路遇一股劫匪,大姐虽然自幼修习拳脚,可也不是五六个大汉的对手,终于在十几招后失手被擒,在被押送回山寨的途中,碰到了我现在的师傅-紫灵道长,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我脱离虎口,并在测试后发现我是上品的木灵根,所以收为了弟子。在办完事后带我回到了幽兰谷,一直到今天。”风云无惜稳定了心神后,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怪不的贺叔叔派了数千人都找不到你,以为你遭遇了不测,这可要多谢紫灵道长了,我和你的遭遇不同,我………”风云无忌把自己最近十年的事情说了出来,除了有些必须隐瞒的,都告诉了风云无惜。

    “你说是噬魂宗的千魂魔君和他的几个师兄弟灭的风云家,而且是为了一块子虚乌有的木牌,哼,等我修炼有成,我一定要把它噬魂宗连根拔起,在修仙界除名!”风云无惜在得知灭门的元凶后,柳眉倒竖,眼睛圆睁,俏脸含霜,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说对风云家的归属感,风云无惜毕竟比风云无忌年长十岁,对于风云家的眷恋之意要浓厚的多,对亲情也理解的最深,所以她的恨意比起风云无忌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到时你我姐弟二人联合行动,现在的我们不易暴露身份,而且修为不高,当务之急是提高修为。我看大姐你已经达到练气圆满了,怎么还没有筑基,以你的资质在宗门会给发放筑基丹的。”风云无忌在看了风云无惜的修为后,有些纳闷道。

    “弟弟有所不知,我们幽兰谷没有炼丹师,所以我们的丹药都是通过和其他势力交换而来,你知道招婿大会的真正原因吗?”风云无惜看了一下房间的四周,确定没有人偷听后,低声说道。

    “难道招婿大会还有不为人知的消息不成?”风云无忌问道,他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脸上满是疑惑。

    “因为几百年来幽兰谷一直是女修,所以对于炼丹和炼器都不是很精通,于是我们的上上代谷主,想了一个办法,因为在我们的地界有一片妖兽聚集之地叫做妖兽之森,里面妖兽纵横,常人都是有去无回,但是在这里确实出产几种药草确实炼制筑基丹和结金丹不可替代之物,于是谷主就举行了这个所谓的招婿大会,号召其他势力的男弟子来参加,第一关都是最为简单的,第二关才是重点,第二关的要求就是在妖兽之森采摘炼制筑基丹和结金丹的药草,最后得到药草的弟子要提供给幽兰谷一定数量的丹药作为迎娶幽兰谷弟子的聘礼,而最后一关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让两情相悦着能够成双入对,还有就是一些资质差的相对筑基无望的也会结为真正的夫妻,建立自己的修仙小家族,等待着下一代或者是下下代有资质突出之辈,一般女孩都会送到幽兰谷,这也是幽兰谷女修众多的缘由。”风云无惜把缘由解说了一遍。

    “哦,原来如此,那么如果没有得到药草的呢?”

    “没有得到药草的就会被淘汰,还有的不愿提供筑基丹和结金丹,那么他就没必要参加第三关了,说实在的每年第三关最多也就二三十人参加,成功的也就是十几人而已。”风云无惜不厌其烦的继续说道。

    “大姐你可以不参加,你的筑基丹弟弟我包了,你弟弟现在不仅是炼器师还是炼丹师哦!”风云无忌拍着胸脯打着包票说道。

    “你是炼器师我信,毕竟你是炼器宗的弟子,而且炼器对资质的要求不高,你是炼丹师我不信,我可是听师傅说过成为炼丹师的几大条件,你就拿你大姐开心吧!”风云无惜一脸的不相信,撇了撇嘴说道。

    “不信是吧,给你!这是我炼制的丹药,我在这个世上没有别的亲人了,都给你了,等我有时间再炼。”风云无忌说着就把盛放丹药的储物袋从腰间解下,递到了风云无惜的玉手之中。

    风云无惜接过储物袋,打开一看,不由的张大了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玉瓶,足有上百瓶,按照一瓶只能装三十颗丹药算,这里起码有着上千粒的丹药。

    随便拿出一瓶丹药,只见上面写着玉灵丹,倒出一个,顿时一股香气冲入到了她的鼻孔之中,仔细的端详,发现这颗丹药发着柔和的光晕,这个是玉灵丹不假,她以前服用过,可是色泽却是没有手上的好,香气也没有这个浓郁,显然手上的这颗丹药要比她曾服用的丹药,质量高出近一倍。

    “这真的是你炼制的?你确定不是洗劫了某个炼丹门派?或者是得到了莫大的机缘?”风云无惜像是在梦中,望着手上的玉灵丹,犹自不信的问道。

    同时也在为这个弟弟担心,怕他闯出逆天大祸,她这个做姐姐的因为实力低微,无法护佑他的周全。

    “大姐,你放心,此丹药绝对的是风云家的出品,不是抢来的,也不是偷来的,更不是从某个洞府之中得到的,你也不看看你弟弟现在练气圆满的修为能洗劫了那个门派啊?随便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伸伸指头就能灭我数十次。”风云无忌感觉很是冤枉,有些埋怨的说道。

    “好吧,既然是风云家的出品,那么大姐就先替你保管着。”风云无惜拿出大姐大的口气说道,这在以前的风云家,她也是如此照顾这个弟弟的。

    “还有,我看大姐你没有傍身的灵器,怎么样,小弟送你一个。”风云无忌知道幽兰谷的女修灵器和丹药都很缺乏,这是秦海滨告诉他的,而且刚才从大姐口中也证实了幽兰谷的弟子都不会炼制灵器,所以说道。

    “你能炼制什么级别的灵器啊!我用的可是师傅当年闯荡江湖时,所用的中品灵器-新月剑,威力很是厉害,以我现在的修为就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在风云无惜看来,风云无忌就算是能够炼制灵器,最多也就是能炼制下品的就不错了,毕竟他才学习炼器没几年,而且在谷中大多数的女弟子是没有灵器的,她因为摊上了一个好师傅,所以资源和灵器一直不缺。

    “看不起弟弟啊,好吧!就让你开开眼界。”说着把板砖从储物袋拿出来,给风云无惜看。

    风云无惜拿着板砖翻看了一番后,哈哈大笑:“弟弟,你这也是灵器,你逗死我了,姐姐让你看看什么是灵器。”说着拿出了新月剑,只见一道青红闪过,一个闪烁着亮光的长剑出现在风云无忌面前。

    “大姐你可以拿你的剑砍我的板砖试试。”风云无忌老神在在的说道,对于大姐风云无惜手上的新月剑有点看不上,这把灵器以他的目光来断定的话,就是徒有虚表,威力一般,因为越是威力强大的灵器,越是显得平凡,不像新月剑这么卖相好,看起来威力惊人。

    “嘭”的一声,风云无惜的长剑弹起了老高,放在桌上的板砖纹丝不动,上面一点痕迹没留下,反观新月剑的剑刃上却是崩了一个米粒大的缺口。

    “我的新月剑,弟弟你是成心的对吧!”风云无惜看到缺口后不由的眉头微皱,脸上露出心疼不已的表情。

    “不用心疼,我送你一把刀,比我的板砖还要好,是个法宝,是我意外得来的,留给你保命用。”说着风云无忌把饮血刀从体内拿出来。

    他已经和老血商量好了,让老血保护风云无惜百年,百年后风云无惜放老血自由,并为他找到一具肉身,让他能够重新修炼,从而再攀高峰。

    “这是法宝?”看着这个留着两个血槽,隐隐的带着血腥味的饮血刀,风云无惜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今天风云无忌给她的刺激太多了,她都感觉到这不真实了。

    “你滴血认主就行,告诉你这还是个有着器灵的法宝,当你遇到生命危急的时候,他会救你性命,还有这个法宝来路不清晰,你最好不到危急关头不要用出来,怀璧其罪的道理你懂得。”风云无忌再次的叮嘱道,在刚才他已经和饮血刀解除了关系,虽然这样会使他元气大伤,不过为了大姐的安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自己就这么一个亲人了,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他。

    至于他自己,则是无需考虑那么多,以他现在的手段,只要不去招惹强大的敌人,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况且他还有炼器师和炼丹师这两个很好的保护身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很吃香的,无人敢怠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