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四十二章 重回风云镇
    “这事你让青璇说!”左帅阴阴一笑,好像是有着把柄握着,对着青璇进行传音入密,但是嘴上却是傲然的说道。

    “卑鄙!”青璇暗骂一声,她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仪表堂堂的左帅,心理竟然这么阴暗,竟然拿在虚亦谷中之事威胁她。

    要知道在任何宗派,对着本派弟子出手,陷本门弟子于死地,都是死罪,她在得到蛇涎果后,为了摆脱蟒兽王的吸力,使得风云无忌葬身蛇口,这事只有她和左帅,还有当事人风云无忌知道,她的这种行为要是被宗门知道了,即是得到了蛇涎果,估计也没有她的份,还会被驱逐出炼器宗。

    “青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诸葛长老好像是也看出来什么,脸色一正,极为严肃的问道。

    “这?”青璇支支吾吾的不愿说出来。

    风云无忌看着左帅在那里阴笑,顿时就知道了什么状况,不想宗门有失的他,站了出来道:“长老!其实这一切都是左帅胡编乱造,扭曲事实,当时青璇师妹取得蛇涎果,我挡住了蟒兽王的攻击,而左帅师兄却是舍去蟒兽王,追赶青璇师妹抢夺蛇涎果,可惜弟子学艺不精被蟒兽王吞入腹中,要不是弟子从里面破开蟒兽王的肚腹,估计也会葬身蛇口,更不会站在这里了。”

    “你?”左帅没有想到风云无忌竟然会维护青璇,在他想来,风云无忌定然会借机发挥,落井下石,届时师傅垂涎已久的青璇就会被逐出炼器宗,从而进入他大河剑宗,说不准以后还能和他双栖双飞,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谁知事与愿违,于是指着风云无忌不知道说什么好。

    青璇对着风云无忌投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嘤嘤的说道:“师傅,此事涉及到纪师兄,所以弟子不好名言,还望师傅见谅!蛇涎果能够顺利得到,纪师兄功不可没!”

    聪明的青璇知道此时风云无忌既然站出来为她说话,那么她没有理由不把功劳分给他一份,否则就让左帅得利了。

    周青看着左帅的样子,以及听了风云无忌和青璇的话后,顿时明白了几分,知道再待下去就是自取其辱,于是袖子一拂,冷哼道:“走!”

    “我们也走!”诸葛长老看着周青一道剑光裹着三人离开了,于是放出飞舟道。

    四人上了飞舟,一路无话,直接进入了炼器宗。

    魔宗弟子在大河剑宗的出现,使得炼器宗和大河剑宗都极为的重视,纷纷派出精英弟子下山,寻找是否还有其他魔宗弟子在他们的地盘活动,目的何在?

    话说青璇一进入炼器宗,就被诸葛长老罚去面壁十年,她在虚亦谷的表现怎么能够瞒过人老成精的金丹期长老,为了保住这个上品灵根的弟子,只有先惩罚了在说,至于蛇涎果则是被丹殿的长老取走,准备开炉炼制一炉蛇涎丹,而为了安抚风云无忌,这炉蛇涎丹中有一粒是属于他的。

    关饷回到炼器宗直接闭关准备冲击筑基期了,有了神识,加上他本身资质,以及得到的筑基丹,这次筑基的成功几率达到五成之多。

    大师兄紫霄的洞府之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云霄盘坐在洞府中央,好像多年来从来没有挪动过一般。

    “山下弟子来报,在你的故乡大良国京城附近,发现了魔门弟子的踪迹,你在大河剑宗不是也魔门的弟子打过照面!师傅的意思是派人去打探下,这次你就和你三师兄去看看吧!你三师兄是筑基后期的修士,想来能够保护的了你的安全,你的主要任务就是给你的三师兄领路,你记住出门后,一切以宗门大局为重,当然前段时间你得罪了你二师兄,也有让你出去避一段时间的意思。”大师兄徐徐的说道,眼神中带着一丝关爱之色。

    “多谢大师兄!”风云无忌不由的对大师兄对自己的关心感到心里暖暖的,躬身施礼说道,平日紫霄就对自己关心备至,这次还能为了照顾自己和琅邪的关系,把自己从炼器宗支开,可谓是用心良苦。

    “三师弟,你要照顾好小师弟。”大师兄又对站着的另一个青年说道,他就是风云无忌的三师兄,名叫张士诚,长得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他为人诚实,热心,是风云无忌比较喜欢的师兄之一。

    “谨遵大师兄的命令,我们即可出发!”张士诚回应道。

    山门外,张士诚脚踏一个飞行器,让风云无忌站在上面,瞅准了方向,呼啸而去。

    “师兄,师弟,你们等等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是风云无忌他们走了半日后听到的唯一的声音。

    “小师妹,有什么事啊?”张士诚说道,他听出来是慕容灵儿的声音,于是停下飞行器等待着慕容灵儿,并开口问道。

    “哼,师兄偏心,能带纪师弟下山玩,却不带我,所以我就偷偷的跟来了。”慕容灵儿眼神变换,瞥了一眼风云无忌后,对着张士诚做了一个鬼脸说道。

    “我们是大师兄委派的公干,而且纪师弟对那里比较熟悉,所以才会带着他,你还是回去吧,要是大师兄和掌门知道了,我们就完蛋了。”老实巴交的张士诚有些神色惶恐的说道。

    “哼,我已经留书给我爹了,没关系,我们一起吧!”慕容灵儿打定主意要跟着他们,狡黠的说道,一副傲然自得的样子。

    “好吧!我发千里传音符给师兄,你记住一定要听我的话,否则我马上送你回宗门。”张士诚拿这个小师妹也没办法,于是和她约法三章道。

    “谢谢师兄,就知道三师兄对我最好了,我们这就走吧!”慕容灵儿高兴的说道。

    这次下山,风云无忌带着混元一气乾坤葫,因为这个葫芦没人重视,所以进内门的时候也就没人和他要,成为了他的私有物品,现在里面盛满了灵酒,用于补充灵力,其他的东西都收入到了储物袋里面。而且还兑换了许多的符箓和丹药,以备不时之需,至于在虚亦谷的收获则是放置在土空间,没有取出。

    回家的路使得风云无忌的心情跌宕起伏,一刻无法安定,对于一路上叽叽喳喳的慕容灵儿也随口敷衍着。

    不知道风云镇上怎么样了?大姐风云无惜找到了没有?家仇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看来这次出来,一定要趁此机会细细的查查。

    一路来到了京城,三人直接到了贺府。

    离开贺府将近九年的时间,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门卫都不认识风云无忌,所以风云无忌三人只得请求拜见。

    贺府大殿,里面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几年前一样。

    “贺叔叔,最近身体可好,一别近十年,你又添白发了!”风云无忌见到贺兰章后,发现他已华发早生,于是大礼参拜说道,对于这个世上唯一能够联系上的亲人,他心中既有激动,又有感慨,感慨岁月不饶人。

    “孩子,我身体好着呢,只不过最近几年尤其是这两年,边疆时有征战发生,所以不想老也不行了!”贺兰章伸手扶起风云无忌,笑呵呵的说道。

    “炼器宗张士诚及慕容灵儿参见贺将军!”

    “免礼,免礼!”

    “风云在炼器宗多谢你们的照顾,我在这替他过世的父母谢谢你们了。”贺兰章连忙见礼,拉着张士诚说道。

    “来人,先送二位少侠到客房休息,我和风云有话要谈!”

    张士诚和慕容灵儿被安排到了客房休息,风云无忌这次又正式给贺兰章见礼。

    “无忌啊!你姐姐还是没有消息,不过最近你家风云镇附近出了个怪事,老是有人失踪,已经失踪了近百口人了,不知和你家的事有没有关联,我已经派了好几批人去了,都没有什么收获。”贺知章有些落寞的说道,看来风云一家的死对于他有着很大的影响。

    “贺叔叔,我这次下山,就是去风云镇查探这件事的。”

    “那好吧,你们万事小心,一路上你们都辛苦了,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我还有事情。”说完贺兰章转身就走了,虽然已经有了白发,但是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的雄壮威武。

    一夜无话,第二天,做完早课修炼的风云无忌来到的慕容灵儿和张士诚的客房。

    “师兄,师妹,我们出发吧!”张士诚看到大家休息的都不错,精神饱满,于是说道

    “好的!”

    在给贺知章留下几瓶疗伤的丹药后,一行人骑着快马飞奔向了风云镇。

    “早就听说骑马很爽,没想到真的骑起马来,颠的浑身如同散了架般难受,一点都不好玩!”慕容灵儿在出了城兴奋劲过去后幽怨的说道。

    “你忍忍吧,一会儿就到了。”张士诚安慰道。

    两个时辰后,风云无忌一行来到了风云镇,风云镇经过十年的休养,已经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街上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无数的人在街上转来逛去,买一些自己需要的货物。

    风云无忌又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一切是那么的即熟悉又陌生,神色有些发怔。

    “听说原来这有个风云家,不过给灭门了。”慕容灵儿说道。

    “那我们去看看吧!看看几年前的灭门和现在发生的失踪人口有没有什么关系,不是说有弟子发现是魔门所为嘛!”风云无忌为了找个可以回风云家的理由这般说道。

    走进了曾经熟悉的家门,家门已经破败不堪,墙上到处是斑驳的墙皮,小草茁壮的长在了墙顶上,推开残破的大门,院子里到处是一米高的茅草,一眼望不到边,大坟上的茅草并没有因为上次风云无忌的消灭而消失,还是覆盖了整座大坟,甚至比起以前更加的茂盛了,坟前没有香烛几案,看来长久没有人来祭拜。

    风云无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着张士诚在里面行走着。

    “师弟,听说当年风云家的头颅都不见了,我看此地没有阴魂聚集,想来是被人当场收走了,以此判断乃是魔门修炼百魂幡秘术。”张士诚施展了一个探测术后说道。

    这些推断老血当年就告诉过他,这个秘术是炼制魔器百魂幡。

    魔器也是灵器,只不过是由修魔者炼制,而所谓的修魔者,乃修仙者的一个分支。

    普通修士追求仙道,可修仙路,漫漫遥长,且步步荆棘,想要有所成就,必须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灵根乃天生,无可选择,而这修仙的毅力,就全靠自己了,虽然每一个人都想在修仙之路上走得更远,可能够辛苦努力,并且持之以恒的毕竟是少数。

    不少修仙者一生碌碌无为,并不是资质太差,而是努力不够,有的人就此沉沦,但也有的人想要取巧。

    众所周知,修仙者追求天道,讲究循序渐进,基础扎实,但那些取巧的人,却另辟蹊径,他们创造出来的功法,不需要太多的努力,且修为进展极快,一时间,修仙者们趋之若鹜。

    这也就是最初的修魔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沉溺进去,不少才智之士发现,修魔者的功法虽然短期内效果明显,但却留下了不少隐患与漏洞。

    随着修为的深入,不仅速度会逐渐慢下来,而且还容易道心不稳,走火入魔,这是其一,其二,这些功法大多阴厉狠毒,有伤天和,虽然平心而论,修仙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奉行弱肉强食,视凡人如蝼蚁。

    但喜欢无缘无故杀人的修仙者毕竟不多,就算是杀人抢宝,总也有一个理由,乃是受到了利益的驱使,有所图,但修魔者就不一样了,长时间修炼乖戾的功法,性格也会变得阴厉狠毒。

    杀人为乐,用生人魂魄炼制魔宝,他们的行事,才是真的一点顾忌也没有。

    回想起老血对于修魔者的论述,风云无忌现在是感触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