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四十一章 虚亦谷关闭
    一股腥臭的气息从鼻孔和口腔之中钻去,顿时胃液翻腾,恶心头晕,一种极其想要呕吐的感觉出现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之中。

    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之处充满了湿滑的粘液,知道自己已经被吞入蟒兽之腹的风云无忌不由得一阵紧张。

    幸好蟒兽的肠胃比较粗大,使得风云无忌顺利的进入到蟒兽的大胃之中,半块身体浸没在粘稠的发着恶臭腥气的胃液之中,要不是有着灵力护体,估计身体就会被蟒兽那带着强烈腐蚀性的胃液给灼伤。

    要知道蟒兽的胃液有着熔金化骨之能,像强大的蛙怪被吞食后,就会被蟒兽消化的连点渣都不剩,何况风云无忌也是血肉之躯了,数百年来,丧身在蟒兽之口的修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些修士比风云无忌强大之辈比比皆是,都无法逃脱被消化的命运。

    此处的湖心岛是整个虚亦谷禁制最为薄弱之处,否则蟒兽王也不会成长到二十多丈,实力堪比筑基期修士,这从它和青璇,左帅战斗的时候一直盘踞在湖心小岛,从不离开就可以看出来。

    处在胃液之中的风云无忌伸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灵器,直接朝着身前的胃壁刺去,他要破开蟒兽王的身体,从中钻出来。

    “嗞!”的一声轻响,灵器直接被蟒兽王的胃液给融化成水,落入胃液之中,这固然与灵器灵性大失有关,但是由此可以看出蟒兽王胃液的强大腐蚀性。

    “难道,我风云无忌要丧身在蟒兽之口,我不甘心!我的家仇未报,我不能死!”眼见灵器攻击无效的风云无忌,在蟒兽王的胃中仰天大喝,发泄心中的不忿。

    “哎呦!憋死我了,终于能透一口气了!”老血久违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之中响起。

    “老血,快来帮忙,否则你家主人我就死了。”风云无忌听到老血的声音大喜,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急忙命令道。

    “这是什么状况,让我看一看!”一道血光从风云无忌的体内冒出,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饮血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老血一副明白过来的语气道:“原来如此!”

    “破!”饮血刀根本就不用风云无忌操控,一式力劈华山,就在他的面前划开了一道一丈多长的口气,外面的天光顺着缝隙透露进来,驱散了黑暗,带来了一丝光明。

    双腿猛地一蹬,身躯就从蟒兽王的身体中钻了出来,站在湖心岛上,看着二十多丈的蟒兽王因为饮血刀的一击,已经彻底的死于非命,就连鲜血也被饮血刀吸食了个干净,成为了一具干尸。

    湖中的蟒兽感觉不到它们王的气息后,顿时四散而逃,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迹,整个小湖变得极为的宁静,湖面连一个涟漪都没有。

    死亡后的蟒兽王身体没有丝毫的防御力,风云无忌用一把灵器刀把蟒兽王的尸体进行了解剖,他要寻找藏在它体内的那瓶筑基丹,因为这只蟒兽王至少存在数百年了,按照筑基丹存在越久,药效越强的规律,这条蟒兽王身上的筑基丹应该是整个虚亦谷中药效最好的丹药。

    “啪!”的一声脆响,风云无忌终于找到了一个碎裂的玉瓶,里面的筑基丹踪迹全无。

    “原来是你吞服了筑基丹,才会成长成整个样子。”风云无忌看着蟒兽王硕大的身躯,喃喃自语道。

    取出原来他击杀的蟒兽,利用灵器寻找到藏在里面的筑基丹,然后收入到储物袋中,再把这次收获到的灵石、丹药和灵器一股脑的都放入到土空间之中,腰上直挂了一个炼器宗标准的储物袋,整理完这些的风云无忌举目四望,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一条蟒兽,也没有一个修士的身影,算算时间,距离虚亦谷关闭不过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于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开始盘膝打坐,静等虚亦谷的关闭。

    “哧!”的一声破空之声,一道浑身裹着黑布的修士出现在了小湖上空,脸上的黑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他,望了一眼正在打坐的风云无忌,然后伸手掏出一面黑幡。

    只见他双手掐诀,一道道黑色的灵力灌入到了面前巴掌大小的黑幡之中,顿时黑幡化为一道黑烟,呼啸着钻入到湖水之中。

    不到片刻之间,黑烟裹着数十道正在扭曲挣扎的魂魄来到了黑衣人的手中,被他收入体内。

    “呵呵!没想到这次的收获这么大,师兄!你强加在我身上的耻辱,我会加倍还给你的。”黑衣人疯狂的大笑道。

    “什么人?”风云无忌被黑衣人的笑声惊醒,睁开眼睛看到距离他不足数十丈,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衣人,顿时大喝一声道。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么我不介意送你去死!”黑衣人阴阴的说道,一道黑光隔着数十丈就向风云无忌袭来。

    “嗡!”一声天地颤鸣,两道光柱分别包裹着他们二人消失在了原地,这是虚亦谷关闭了,存在于虚亦谷中的禁制之力,直接把他们二人送出了虚亦谷。

    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虚亦谷的各个角落,不论是正在和蛙怪战斗的修士,还是正在追逃的修士,还是隐藏在隐秘之处的修士,都逃脱不了被送出虚亦谷的命运。

    一阵晕眩过后,风云无忌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虚亦谷之外的空地之上,四周都是进入虚亦谷的修士,只是人数少了一半多,而先前朝他攻击的黑衣人也在其中,顿时一声怒喝道:“贼子,休逃!”

    黑衣人顿时面色大变,带在脸上的黑巾已经被风吹走,露出黝黑阴鹫的面容,只见他的身形化为一团黑烟,哧的一声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魔宗!”诸葛长老和大河剑宗的周青猛地睁开了双眼,互望一眼,惊呼道。

    两道身影不约而同的化为两道流光截住了黑衣人。

    “周青!留活口!”诸葛长老看着周青火红色的飞剑直接穿过了黑衣人化为的黑烟,顿时急喊道。

    周青说什么也是金丹期的修士,此时含愤而击,出手毫不留情,在他大河剑宗的地盘上出现魔宗的修士,这是赤裸裸的打他大河剑宗的脸,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击杀这个魔宗修士,才能挽回一丝颜面,不至于在炼器宗和其他小门派面前丢脸。

    虚亦谷开启虽然不禁止其他修士的进入,但是有着魔宗修士进入,却是对大河剑宗的挑衅,是大河剑宗不能容忍的,这在数百年来是第一次发生。

    诸葛长老的话已经喊晚了,周青的飞剑攻击速度速度何其快,电光火石之间,就把黑衣人烧成了一团灰烬,散落在空中。

    “哼!魔宗的爪子竟然敢伸到我大河剑宗,找死!”周青面色铁青的冷哼道,算是对诸葛长老的回应。

    “竟然没死?”青璇看到风云无忌的身影,俏脸含霜,带着吃惊之色,心中暗呼道。

    “紀师弟!我在这里!”关饷看到风云无忌的身影后,顿时高呼一声道。

    散修和小门派的修士,以及混入其中的大河剑宗外门弟子和炼器宗的外门弟子,陆续的离开了这里,他们要抓紧时间回归,去消化这次的收获。

    转眼之间,场上只剩下风云无忌三人和大河剑宗左帅三人,都紧紧的围绕在了诸葛长老和周青身旁。

    “拿出你们这次的收获吧!”诸葛长老笑着对身后的青璇,关饷和风云无忌说道。

    “两枚筑基丹,也算是不错的收获!”诸葛长老看到风云无忌和关饷手上的两个玉瓶,不由得抚须笑道,眼神却是扫向了左帅三人。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左帅!一定要给我比下去,不要给我大河剑宗丢脸!”周青那里不知道诸葛长老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由得对身后的三人喝道。

    “师傅!我们也只有两枚筑基丹!”左帅弱弱的说道,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什么?”周青听了后,顿时脸色一变,语气凌厉的问道。

    “其实,弟子本来已经抢到蛇涎果了,但是却是被青璇师妹给抢走了。”左帅睁着眼睛说瞎话,眼神闪烁着,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蛇涎果!”周青显然也是被左帅的话惊到了,蛇涎果炼制的蛇涎丹就是对已经金丹期的他也有着奇效,他本来是让左帅碰运气的,没想到这个虚亦谷真的诞生了蛇涎果,于是双目不由的盯在了青璇的身上。

    “这是真的?”诸葛长老显然也是听到了左帅的话,不由的把目光盯在了身旁的青璇身上。

    青璇有些幽怨的挖了左帅一眼,有些不情愿的把得到的蛇涎果从储物袋中掏出递给了她的师傅诸葛长老的手上,她知道这个蛇涎果既然交出来了,那么她能得到的好处也就会少不少,但是这样的情势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果然是蛇涎果!”诸葛长老查看后,顿时面色大喜道。

    “诸葛兄,这个蛇涎果可是见着有份,况且它还是青璇从我的弟子左帅的手的得到的,怎么说这个蛇涎丹也有我们师徒一份不是。”周青看着诸葛长老手中的玉瓶,眼中一片火热,就连称呼都变了。

    “明明是我的弟子青璇得到的,怎么会是左帅得到的呢?”诸葛长老可不吃周青这一套,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分毫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