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四十章 蛇涎果
    湖心小岛的战斗更是激烈,身处一处小山峰的风云无忌,抬眼看着湖心处掀起的滔天巨浪,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在巨浪之中;来回的穿梭的,她浑身缠绕着一道红色的火焰,每一次的和蟒**击,都会在蟒兽二十多丈长的身体上,留下一个个焦黑的印记,使得蟒兽昂天咆哮,显然火焰攻击使得蟒兽受到的伤害非同一般。

    相比于青璇的火焰攻击,左帅的飞剑攻击就要逊色的多了,只见他控制着手中火红色的飞剑,化为一条胳膊粗细的火蛇,围着巨大的蟒兽身体漫天飞舞,一道道细小的伤口出现在蟒兽的身体上,又被火红色的剑气给直接烤焦了,使得伤口不会流血,从而对蟒兽的战斗力并不影响,好像只是对它搔痒一般,无足轻重。

    眼看着战斗不是一会半会儿就能结束,风云无忌盘膝坐下,双手紧握两块灵石,开始专心恢复体内的灵力和识海中的神识了,先前吞服的丹药都是恢复伤势和灵力的丹药,现在他一运转功法,顿时丹药的药效彻底的在体内化开,流向了四肢百骸,滋润着他干涸的经脉。

    距离虚亦谷关闭还有不到一日的时间,小湖中的战斗正在逐渐的减少,一条条蟒兽被击杀,染红了整个小湖的湖水,得胜后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在风云无忌处停留,直接朝着一个方向奔去,他们要找到一个最为安全的地方,去静等虚亦谷的关闭,届时虚亦谷的禁制力量就会把他们直接送出虚亦谷,这样他们在虚亦谷的收获才能彻底的保住。

    关饷倒是没有离开,反而是盘坐在风云无忌旁边,为他护法,毕竟还有十几条的蟒兽没有被击杀,还在湖水之中虎视眈眈,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

    风凌在击杀了蟒兽,扭头看了一眼风云无忌和正在湖心战斗的青璇,脸上流露出一种决绝的表情,然后一扭头就朝着一个无人行走的方向飞奔而去。

    大河剑宗的两名跟着左帅的弟子,也在得到筑基丹后,互相对视一眼,都转身离开了,对于正在和湖心岛上战斗的左帅置之不理,好像不认识一般。

    当风云无忌灵力恢复到了巅峰,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整个小湖一片狼藉,本来有着至少四五十条的蟒兽,现在只剩下了二十多条,整个湖水彻底变成了红色,这剩下的二十多条蟒兽都在紧张的看着湖心的战斗,好像湖心的蟒兽的生死决定着他们的命运一般。

    顺着蟒兽的目光望去,看到的是正在殊死搏斗的两人一兽,此时的三者好像已经进入强弩之末,就连攻击都变得缓慢无比。

    如果风云无忌离得够近的话,他就会发现三者战斗的目的,原来在湖心小岛上长着一颗一尺多高的绿油油的小树,在小树的顶端挂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红色果子,散发着一股清香之气。

    左帅和青璇显然早就知道这个果子的存在,所以一开始才会不约而同的双双直奔这条最大的蟒兽而来,别看他们现在都如同是强弩之末,但是都留有后手,只不过谁也没有使出来罢了。

    回头看了一眼盘坐在身旁的关饷,风云无忌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顺手掏出数十颗的灵石在关饷的身旁摆出一个聚灵阵,这样他恢复灵力的速度也会快上不少。

    给自己施加了一个轻灵术,双腿在峰顶一蹬,就如同一只大鹏朝着湖心岛飞去。

    “师兄!你来的正好,牵制住这条蟒兽王,我去取蛇涎果!”青璇看到风云无忌过来,登时大喜道。

    “哼!要想独吞蛇涎果,休想!”左帅显然是不想让青璇一人独得好处,出手阻拦青璇的身形。

    这时的风云无忌才看到湖心岛蟒兽身下的那株一尺多高的绿油油的小树,以及上面唯一的一颗红彤彤的果子,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青璇和左帅都直奔此处的目的。

    蛇涎果只生长在沼泽之中,五十年一开花,五十年一结果,五十年一成熟,一颗蛇涎果的成熟至少要花费一百五十年,而且这一百五十年还要有一条含有龙族血脉的蟒蛇以口水催化,这么苛刻的条件使得蛇涎果的功用也极为的逆天。

    以蛇涎果为主材,炼制的蛇涎丹,不仅能够生白骨,肉死人,最为逆天的是可以强化修士的经脉和肉身,使得身体更加适合修仙,更能经得起灵力的冲刷,从而使得丹田容纳的灵力是同阶修士的一倍有余,从而使得战力在同阶修士之中无敌。

    想起蛇涎果的功用,风云无忌的心中也是热血无比,对于蛇涎果的功用他可是在炼器宗的藏经阁中看到过,于是对着青璇道:“师妹

    !这个蛇涎果见着有份,炼制成的蛇涎丹必须有我一颗!”

    青璇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蛇涎果,以及拼命拦截她的左帅,知道此时不答应风云无忌,单凭她一人之力根本无法获得蛇涎果,于是俏脸寒霜道:“好的!”

    对于风云无忌此时的趁火打劫,她是恨得牙痒痒,但是此时的情势容不得她和风云无忌反目,如果她能和左帅合作的话,估计早就得到蛇涎果全身而退了,两人都不想看到对方独吞蛇涎果,所以一直都在攻击蟒兽王,风云无忌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使得她能够腾出手来去取蛇涎果。

    风云无忌手持板砖,灵力催动板砖,照着蟒兽王的头颅就砸了过去,左帅虽然想要阻止青璇去取蛇涎果,但是已经发怒的蟒兽王怎么会让左帅安然离开,尾巴在空中轻轻一扫,就拦住了左帅的身形。

    倒是青璇因为浑身缠绕着火焰,而蟒兽王好像对于青璇身上的火焰极为的忌惮,竟然放她离开。

    看着青璇浑身缠绕的火焰,出身炼器宗的风云无忌知道这是一种天地异火,非有绝大机缘者不可得,异火的威力随着获得者的实力增加而增加,是炼器宗核心修士的一种对敌手段。

    青璇一个闪身来到了蛇涎果旁,一道灵力击在蛇涎果上,顿时散发着香气的蛇涎果就从树枝之上滚落下来,又是一道灵力牵引着蛇涎果飞入到她早就准备好的玉瓶之中。

    “大功告成!”顺利获得蛇涎果的青璇不由得喜上眉梢,暗呼一声道。

    风云无忌看到承载蛇涎果的果树在蛇涎果脱落后,猛地迅速枯萎,没入到了泥土之中,他知道要想得到蛇涎果至少也要两百年以后了,不由得感叹道:“果然是天地奇物!”

    “走!”青璇得手后,猛地朝着风云无忌喊道,身体更是裹着火焰朝着关饷飞去。

    左帅紧跟着踏着飞剑就朝着青璇追去,他要抢夺青璇手中的蛇涎果,根本就不理蟒兽王的攻击,抽身而去。

    此时的风云无忌刚刚御使着板砖完成了一次攻击,正是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所以反应就比起青璇和左帅慢了一步。

    蟒兽王见守护一百多年的蛇涎果没有了,顿时昂天一声咆哮,足有两米大小的大口猛地张开,朝着三人逃走的方向吸去。

    顿时一股巨大的旋风从湖面升起,带着血水的湖水掀起了巨浪,形成一条条的水柱朝着蟒兽王的大口而去。

    看着面前形成的水柱,身后不停加大的吸力,三人的身形不由得变得慢了许多,尤其是处于最后的风云无忌更是如此,几乎感觉不到前进的动力。

    “哼!”青璇闷哼一声,显然是受了内伤,脸色不由得一变,只见她猛地催动全身的火焰,然后对着身后不足一丈的左帅就是一击。

    “无耻!”左帅本来对于身后的吸力已经应付的就有些困难了,但是青璇的落井下石,使得他不得不重视,嘴上虽然暗骂青璇,但是身体却是操控着飞剑,在空中一个飞旋,躲过了青璇的攻击,同时和青璇的距离拉开了一丈开外。

    青璇借着这一击之力,顿时从蟒兽王的吸力漩涡之中飞出,一刻也不停留,转瞬就不见了踪迹。

    风云无忌没有想到,左帅的一番躲避,使得青璇的攻击不偏不倚的击中了他,顿时他就如同是断了线的风筝,被蟒兽王的巨口一下子就给吞没了。

    感觉到吞了食物的蟒兽王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然后一个盘坐,就形成了一个蛇阵,开始消化得到的食物。

    “好险!这个蟒兽王至少有着筑基期的实力!”脱险后的左帅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望着身后的蟒兽王冷嘘不已。

    “姓纪的,你的好师妹都不救你,我和你八竿子打不着,就不要怪我心狠,见死不救了!”说完后,左帅转身朝着青璇消失的方向追去。

    此时的关饷已经进入深层次的修炼之中,丝毫不知外面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湖面恢复了往昔的平静,仅剩的二十多条蟒兽进入湖中,继续戏耍,好像刚才的战斗与它们无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