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三十九章 蟒兽
    “呼!”的一下,蟒兽从水中飞速的窜起,如同一条巨大的长鞭,横贯当空,足有一米大小的巨口,口水顺着巴掌大的牙齿缝中流出,如同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掉落在湖水之中。

    一条足有大腿粗细的红色蛇信,从巨口之中喷出,如同是一柄红色利剑飞快的射向处在水中的风云无忌,一道浓密的绿色毒雾随着蛇信的喷吐也散发开来,使得蛇信更加无法看清其轨迹。

    “来的好!”风云无忌的神识外放,双目微闭,蟒兽的任何细微动作都在他的识海之中一一呈现,口中一声暴喝,双脚猛地在水中一踩,顿时身体腾空而起。

    只见板砖在他的手中迎风见长,眨眼之间就在灵力的灌注之下,由巴掌大小变为了门板大小,然后单臂轻轻一用力,顿时板砖化为的门板带着呼啸之声,如同天外飞来的陨石一般,照着蟒兽的头都砸了过去。

    蟒兽的身体在半空之中,轻轻的一个摆动,它的头颅想要躲避迎面而来的板砖。

    但是风云无忌怎么会让它轻易躲过自己的这一准备良久的攻击呢!神识外放监视着蟒兽的一举一动,而手上的法决不停的变换着,一道道的灵力打入正在半空之中飞旋而下的板砖之中,使得板砖随着他的灵力打入不停的调整着方向,以期能够稳稳的击中飞起的蟒兽。

    这是对付水中蟒兽的经验,也是他和数十只蛙怪战斗后得到的宝贵经验,只有在空中,无论是蟒兽还是蛙怪没有了接力之处,就无法在空中随意的变换身形,从而被击中的可能性增大了数倍。

    他等蟒兽脱离湖水,从水中跃起已经很久了,为了这一击,他甚至不惜以身犯险也从水中跃出,来吸引蟒兽的注意力。

    “嘭!”的一声巨响,板砖不偏不倚的直接就砸中了蟒兽的血盆大口,数颗巴掌大小的散着森森白光,带着丝丝绿色血迹的牙齿就从蟒兽的大嘴之中脱落下来,飞在半空之中,向着湖水掉落下来。

    蟒兽的身体在蛇首被砸后,顿时身体一个横移,就变成了一条直直的长条,尾巴朝向了风云无忌的方向,而不停摇晃的头颅却是距离他足有十几丈之远了。

    “给我过来吧!”风云无忌双手猛地放弃掐诀,一把就握住了蟒兽的蛇尾,双臂轻轻一用力,试图把蟒兽给甩起来。

    这只蟒兽可是有着十几丈长,半米多粗,光体重至少也在千斤以上,一般人还真是无法拿的动他。

    但是自从接触炼器的风云无忌却是有着一膀子的力气,因为在炼器当中少不得在灵器当中加入一些奇重无比的材料,加上常年的使用法槌击打材料,常年的锻炼使得他的双臂至少有着两千斤的力量,拉住处在空中的蟒兽,不费吹灰之力。

    好一个蟒兽,不愧是堪比炼气期圆满修士的战力,在被板砖砸蒙脑袋后,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当风云无忌的双手抓住蛇尾的时候,它直接来了一个打蛇随棍上,身体有了接力的地方,一个扭动,就朝着风云无忌的身体缠绕而去。

    “呃!”风云无忌猝不及防之下,眨眼之间就被蟒兽给卷住了,整个身体只露出头颅和脚丫出来,胸口如同是被压了一座大山,只能发出一声惊愕之声。

    这是蟒兽最为厉害的一种攻击方式,它能够利用身体的缠绕之力,越缠越紧,直至把猎物勒死,勒个筋断骨折。

    处在蟒兽身体缠绕之中的风云无忌,只感觉浑身如同被上了紧箍咒,一股股巨大的力量勒的他喘不过气来,双臂更是无法动弹,身体如同被勒成了一根棍子,而且这个根棍子还在逐渐的变细。

    “噗通!”一声,身处半空之中的蟒兽余力耗尽,卷着风云无忌跌入湖水之中,溅起了一朵巨大的水花。

    身处水中后,风云无忌更加的无法呼吸了,一股腥臭的液体从四面八方朝着他灌来,嘴巴,鼻孔,耳朵,眼睛更是如同被堵住了一般,无法张开。

    难道今日要命丧于此,风云无忌的心中不免的有些悲凉,此时的他根本就无法挣扎脱困,更是别提击杀蟒兽,获取筑基丹了,他感到前方一片黑暗,什么寻找凶手,为家族报仇雪恨,什么追求仙道极致,修炼成仙,什么鸿蒙七珠…..这一切的一切都即将成为空想。

    “我不甘心!”身体被蟒兽从湖水之中拉起,看着迎面而来的流着丝丝绿色血液的血盆大口,风云无忌不由的暴喝了一声。

    在生命受到威胁之际,他爆发了所有的手段,浑身灵力大放,一股股的灵力在经脉之中飞速的运行着,使得他的身体如同是一个充了气的皮球,逐渐的变大,竟然使得蟒兽紧紧缠绕的身体被撑开了几分。

    神识更是如同潮水一般朝着蟒兽那越来越近的头颅而去,没有学习过神识攻击的他,只好把所有的神识都灌注到了眼前的蟒兽识海之中。

    顿时他全部的神识就如同是一团炸弹一般,毫不费力的就进入到了蟒兽的识海之中,在它的识海炸了开来。

    如果风云无忌能够看到蟒兽的识海,那么他就会发现此次他的攻击有着多大的破坏性,在蟒兽只有巴掌大小的识海中,一团足有拳头大小的神识在这个巴掌大小的识海之中,如同一颗手雷炸开了所有能看到的一切,整个识海在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蟒兽虽然也是修为达到炼气期圆满的妖兽,但是毕竟没有开始神识,识海还处于混沌状态,根本无法阻止风云无忌神识的攻击,更是不能阻止他的神识在它的识海之中炸裂。

    识海被炸没了,就意识着它没有了思维,没有了思维意识着它已经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也就意味着它已经死去。

    神识全部离体而去的风云无忌,此时感觉头疼欲裂,要不是识海中有着温神莲的保护,他这一下透支了所有神识,不死也得变成植物人,或者干脆就如同现在的蟒兽一般没有了思维。

    蟒兽的死亡,使得紧紧缠绕风云无忌身体的巨大蟒身,逐渐的松弛了下来,最后从他的身上脱落了下来。

    “呼!呼!”大口的喘着粗气,风云无忌终于脱离了危险,伸手在蟒兽的尸体上一抹,顿时就把巨大的蟒兽身体收入到了储物袋之中,等待着安全后,再剥开蟒兽,取得其中封印的筑基丹。

    击杀一条蟒兽,使得周围还有十几条蟒兽,在不明白同伴如何死掉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一条上前攻击此时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风云无忌,从而使得他有了喘息的机会。

    恢复灵力的丹药如同不要钱一般的一把把的塞入口中,同时识海中由于温神莲的存在,使得脑袋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疼痛,逐渐的恢复正常,不过神识耗尽的他,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利用神识帮助作战了。

    灵力恢复的差不多的风云无忌,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四周的战场,顿时就面色微变,为自己的庆幸而暗呼:“侥幸!”

    本来有着近三十个战团的小湖,现在的战团不足一半,十几个炼气圆满的修士都成了蟒兽的果腹之物,剩下的十几个修士一看就是出自炼器宗和大河剑宗两大宗门,手上的法术威力,灵器级别都要高出不少,甚至能够对蟒兽造成一定的伤害。

    不远处,关饷操控着玄元刀,不停的在身前蟒兽身上造成大小不一的伤口,使得蟒兽在失去大量鲜血的情况下,攻击力逐渐的变弱,只要时间足够,以关饷现在就差一步进入筑基期的灵力浓厚程度,磨死蟒兽只是时间问题。

    其他的修士也是如同关饷一般的想法,根本就不和蟒兽正面交战,只是仗着灵器之力,不停的给蟒兽造成伤害,他们宁愿磨死蟒兽,也不和蟒兽近身战斗,因为他们曾经眼睁睁的看到不少修士近身后,都被蟒兽直接给缠绕住了,吞入腹中。

    旁边那些腹中鼓鼓的就是吞噬了修士的得胜蟒兽,它们正在努力的消化着腹中的食物,修士因为修炼天地灵气,使得身体到处充满着灵力,一旦蟒兽吞服了修士的身体,那么它消化后,就相当于炼化了一颗超级丹药,对于它们战力的提升,灵智的开启都有着巨大的帮助。

    风凌披头散发,身形有些凌乱的和正在处于强弩之末的一条蟒兽战斗到了紧要关头。

    此次进入虚亦谷,他的目标就是筑基丹,柳絮的失踪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直到前不久才彻底愈合,停滞不前的修为,只有靠筑基丹才能更进一步。

    近一个月来,他的收获也算是颇丰,但是比起筑基丹来,这些只不过是九牛之一毛,没有筑基丹,他就无法修为更进一步,更加无法在炼器宗立足,看着一个个同门的修为都逐渐的赶超过他,他的内心焦躁不安,发誓就是死也也要得到筑基丹,所以和蟒兽的战斗中,他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在拼命,以命搏命。

    风云无忌有心去帮助风凌一把,毕竟曾经在狄凤谷中,他有恩于自己,但是刚刚战胜蟒兽的他,灵力和神识都基本耗尽,再也无法继续战斗,所以只能眼看着风凌在哪里苦战,而无法出力。